好吃勤做

章诒和

大概由于母亲文化水平比较高,她极少啰唆,更无废话。她说的话很像“格言”,我大多牢记在心,也努力付之于行。但实践的效果和初衷大半不符。这里,以母亲的三句话为例,做个简单的说明。

第一句:女孩子,不要占小便宜,否则要吃大亏。

实践的结果:我从未占过小便宜,但大半辈子都在吃亏,而且是吃大亏。

第二句:你要会讲话,会写字,也要会穿衣,这是面子功夫,为的是以后能谋个好差事,有碗饭吃。

实践的结果:写字、穿衣姑且不论,要命的问题是我一直不会讲话,最终导致了此后的命运。

第三句:女孩子,不能好吃懒做,将来看婆婆怎么收拾你——这话,母亲是笑着讲的。我把头一歪,问:“那能不能好吃勤做呢?”站在一旁的父亲忙点头,连声道:“可以,可以。”

我高兴地扑向父亲!此后,我奉行的原则就是好吃勤做了。

我的勤做,是一点点培养起来的。小学设有“劳作”课,老师教我们捏小泥人,做石膏像,做砚台,用高粱秆扎飞机模型,我兴致可高了。我用小刀削高粱秆,不小心把手指头削下一块皮肉来,鲜血直冒。妈妈赶来替我包扎,我不觉得疼,嘴里还哼着小曲儿。这是我“勤做”的初级阶段,到高级阶段,从杀猪、烧炭到打袼褙、纳鞋底,没有我不会的。

1978年,我回到北京,带着高度自觉且极其完美的“勤做”精神回到母亲身边。毫不夸大地说,我整日手脚不停。没活儿干的话,就做个精装纸本啦,自制咸鸭蛋啦,给旧衣服改个样式啦。我不停地在房间走动,把母亲搞得头晕眼花。母亲也有夸奖我的时候,因为我经常下厨烧菜煨汤。我要以此報答母亲的养育之恩。

2003年,我随姐姐到美国探亲、旅游,顺便把高度自觉且极其完美的“勤做”精神带到了大洋彼岸。人家准备丢弃的炒锅,被我擦得锃光瓦亮。地上拾到的树枝、枯叶,我收罗来做成一幅立体图画,没人欣赏,就自己欣赏。一天,外甥带我去一家小酒店买葡萄酒。我一眼看到店主人身后有个玻璃大瓶,里面装的全是软木瓶塞。我顿时亢奋起来,一把将外甥拽到身边,激动万分地说:“瓶塞!我想要那些瓶塞!你能跟店主人说说吗?告诉他,我是搞艺术研究的,这些瓶塞又多又好,我要自己动手用它们做成一件艺术品,为美国之行做个纪念。问问主人,能不能送给我或卖给我?成全我的创作吧!”我说得真诚又急切。

外甥把我的话翻译出来,店主人点点头,微笑着递给了我。我真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谢意!遂问:“能不能与我合影?照片也将被我用瓶塞装饰起来。”店主人非常乐意,我们笑着走到一起。

回国不久,我的手工作品《酒瓶塞》完成。美国小酒店里的合影也被我用瓶塞装饰好,放在一个显眼的地方。

好吃勤做,真的很好。

(步步清风摘自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四手联弹》一书)

赞 (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