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衣

静水

40多年前的关中农村,过年才有机会穿新衣服,母亲却跟我们过不去。

去姨婆家、老姑婆家拜年,她自己换上洗干净的旧衣服不说,还让我们也换上旧衣服。我想不明白,有抵触情绪,可胳膊扭不过大腿,就噘着嘴巴依了她。12岁那年,在我因为爱美而坚决抗议时,母亲才给我解释:“去家境不太好的亲戚家,穿得太好了,他们会觉得自己寒碜而不自在。”

那時,过完年新衣服就被母亲收起来了,压在箱子底,等比较隆重的场合再穿。可平日里倘若去姨妈家,母亲都会将过年时的新衣服取出来给我们穿上,带的东西也不比过年差,显得极为隆重。又不逢年过节的,有必要吗?在我嘀咕时,母亲说话了:“妈这些姊妹里,就数你姨妈最心疼我了,不能让你姨妈操心。”

多年后在处理很多事时,我都会想起儿时穿衣的事。

(苦乐年华摘自《今晚报》2017年2月6日)

赞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