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到,小目标都定好了吗?

打赏5-10元,获取全年PDF杂志

陆泓

“新年要有新气象”,又到了这句话高频出现的季节啦。之前的愿望实现了吗 当,当然啦。在决定努力赚钱多年以后收入确实涨了,只不过增长的幅度并没跑过通胀。在期盼了多年要减肥、要达到目标体重以后,现在也达到自己的预期了,只不过,这个预期和公积金比例一样每年都会依据上一年度的实际情况“引体向上”一下。至于最传统的愿望—脱单嘛,在列出了明确到要在哪天、哪里甚至是以哪种方式结识白马王子或者缪斯女神之后……终于成功地把这个新年愿望的实现机会留给了下一年。好啦,我们说好看破不说破,揭穿真相的环节就此打住。

如果仔细回忆一下,你有没有发现,每年的新年目标好像都是同款?至于原因,还不是因为那些所谓的目标到最后也没有实现。

实现这些愿望难吗?难。毕竟已经有过许多次年初立下的目标转眼就忘的经历了。上学的时候,每个新学期都会给新书包上好看的书皮,买上一堆新文具,决定从新学期开始好好做人,结果该考砸的考试一次都没落下—“同学们,这道是送分题啊!”上班了以后,自我反省的机会就更多了—每一次省吃俭用后的丧买都会是一段美(pín)丽(kùn)人生的新开始。

以一个靠谱成年人的身份再问自己一遍,真的难吗?其实也还好,对吧?如果还说难,那大概只能使出“别人家孩子”励志法了。你看,2016年年初的时候,马克·扎克伯格说要研制一套智能家居,到了2016年年底他就成功研制出了像《钢铁侠》里Jarvis那样厉害的智能家居系统。看看人家的新年愿望,除了按照惯例每两周读完一本书,每周学习普通话,还给自己规定好了每周研究智能家居的时长。

再比如耐克的创始人菲尔·奈特,他除了坚持每天跑步数英里,更加擅长给自己的业务增长制定一个个小目标—刚入行时什么都不懂就给鬼冢虎做代理,等有了一定的能力以后就抓住机会做自己的品牌,再到后来打开一个个新市场。

比起擅长制定计划,他们更了不起的是把所有的目标都实现了。反观我们自己,好像每天能保质保量完成的目标就只有拿到游戏里每日任务的完成奖励了。当然啦,如果你真的能够在玩了《使命召唤9》以后,发现自己现在做的每件事都是蝴蝶拍动的那几下翅膀,并把这种感悟带入到现实生活中,为了不让生活里的“奥巴马号”沉没,每天努力完成实现happy ending所需的条件,那倒也是件好事。

还记得《死亡诗社》里Mr. Keating说的那句把握今天(Seize the day)吗?虽然这句话配合站在桌子上喊出“Oh captain,my captain”的效果更佳,但把它放到实际行动中更能振奋人心。借用一下这个思想,把新年愿望拆分成365份,每天完成一个小目标,看上去不就简单多了吗!

不容易实现的新年愿望

到底是世界太难改变我们还是我们太难改变世界呢?

餐桌去手机化

假如一桌子人大家都在玩手机那还好,如果一桌人里有那么一个人并不喜欢玩手机,那就非常尴尬了。看着别人盯着屏幕笑个不停,自己抛出的话题却没有人回应,好奇心和自尊心都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最近台湾那边新出了一种火锅,只有把一桌人的手机都放进桌子中间的容器里以后,电磁炉才能够有足够的火力把火锅煮开。看起来似乎能实现餐桌去手机化,但仔细想一下这样似乎也只是鼓励大家去吃火锅的时候带上备用手机,有点治标不治本哦。

记日记、写手帐

不同于出没时间不定的春节,1月1日在数字上看起来更像是一年真正的开始。所以从这天开始记录生活当中的点滴,不管是从内容还是从起始日期来看,都非常有仪式感。但老实说,这种想法到底是你自己产生的还是做年末大促销的商家灌输给你的?“错过等一年”特别容易说服自己做出一些冲动消费—比如买一本两三百元的笔记本,当然还需要搭配一支好写的笔,如果有可能的话再配一瓶鲶鱼墨水。但是,等买完这堆东西真的要开始每天写日记之后……你懂的。当然,如果把愿望改成买一本心仪的手帐的话,愿望似乎一下子就完成了呢!

做一个有趣的人

什么是有趣,似乎很难界定。每次觉得自己有进步的时候,身边的朋友也懂得越来越多,而且好像永远比自己更多—茶余饭后谈论的都是大卫·鲍伊和约翰·列侬,局座发新书了以后他们第一时间入手还晒出了亲笔签名,甚至一部新剧上线了以后,他们还能够对拍摄现场的布灯情况给出指点意见。

雾霾情况能够改观

篮球评论员杨毅前不久在微信公众号放了自己女儿和另外两个小朋友戴着口罩的合照,有网友在评论里问“北京小孩儿长大了能彼此认识吗?”这个问题就如同杨毅所说的那样,是“深深的感伤”。

每一张电影票都值回票价

《阿凡达》上映给中国影迷打开了3D电影的新世界大门,此后3D几乎成了大片标配,有很多运动镜头的《碟中谍5》给中国市场特供了一个3D版本。照这个情形来看,《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安利的120帧技术估计又会成为新潮流。几乎可以预见,在不远的将来,120帧的综艺电影、或者是120帧的喜羊羊和熊大轰炸贺岁档,想想真是一点也不激动。

世界和平和希望你开心

一句好的slogan真的很重要,比如和薛之谦一起火起来的那句“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还有另外一个无聊界网红王村村的那句“希望你开心”,只不过这两个愿望要实现真的好难。世界和平一直是空头支票,而想要别人开心得先奉献自己,都太累了。

容易实现的新年愿望

虽说大目标总实不成,但这些小目标好像一次都没落下过。

定一个新年愿望

要完成新年愿望的前提当然是有一个新年愿望啦。虽然这看上去是句无聊的废话,但要中彩票得先买彩票,不是吗?

一次旅游

虽然后来被证明是谣言,但是突发奇想买一张机票出国,只是为了去某个不知名广场上喂喂鸽子的做法的确很酷。然而旅游这件直接影响生活幸福度的事情多少还是考虑一下为好。在去年的话题当中我们已经罗列了一大堆旅游目的地—从挖掘本地到开发全球,从水乡古镇到欧美某村,消费范围全覆盖,欢迎选购。

吃顿好的

一次次的惨痛经历告诉我们,吃得贵并不一定就是吃得好。多少家网红餐厅多少次让你心甘情愿在门口等上个把小时以后,用花里胡哨却并不好吃的菜欺骗你的人民币。而最终你的收获只是一个定位和九张图片,以及随之而来的寥寥几个赞。就当是看在平时自己那么辛苦工作的份儿上吧,把钱贡献给真正好吃的东西—比如自己在旅游过程当中和当地人学的一道特色菜,或者是妈妈做的菜。

有一种愿望叫春秋大梦

如果春秋大梦界办选举,以下几位都很有实力胜出。

坎耶·韦斯特的总统梦

在欧美乐坛里坎耶·韦斯特的嘴炮功力算是一流,毕竟他在歌词里什么都敢写,在MV里什么都敢拍,包括制作全裸的特朗普塑像。自从在2015年的VMA颁奖典礼上宣布竞选2020年的总统开始,韦斯特在公众眼里就像是被下了降头。当然,如果侃爷真的如愿在2020年当选美国总统,没能连任的特朗普会不会非常后悔在当选2016年《时代》年度封面人物以后,立刻送了一本签名版给侃爷呢?

取消一系列等级考试

前两天安徽取消了全国英语等级考试(PETS),结果被不少人误解成取消四六级考试,以至于有很多学生在社交媒体上开始羡慕“别人家的招办”了。这真的是一件“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大家都能有一个”式的笑话。假如因为一部分人的成绩不太好就立刻取消一项等级考试,那干脆取消所有考试好了,因为每项考试肯定都会有人考砸。现在不比当年,不能用在家务农影响学习作为借口,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这才是莫大的损失。

全国人民每个人都捐一元钱

这算是全国小朋友除了“长大以后妈妈把红包从银行取出来以后,会有多少钱”,另外一个春秋大梦了。虽然一元钱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的确是九牛一毛,但是由于募集对象是13亿人,还是得劝各位早点放弃这个想法。严肃地告诉你,这种做法一来未经相关部门审批,二来面向社会的不特定对象筹集资金,甚至不会返还出资人任何本息的做法,分分钟构成非法集资,还是快点停止这个不切实际的设想吧!

不用加班

读书的时候只要没读死,就往死里读,上班了就变成往死里加班。并不是30元的饭补或是50元的车补真的那么诱人,也不是白天工作效率低,实在是事情太多了。无数的表格要做,无数的材料要跟,无数的客户要对接,越到年底天越冷,谁想半夜孤零零站在马路边打车啊。虽说有调休,但调休有效期3个月是几个意思?而且没休完的休息日折算成工资还不如睡个懒觉来得实在。我们的目标是—不,用,加,班。

为什么总是完不成新年愿望

流水的新年,铁打的愿望,几时才能一一实现

新年自带的特效

新年总给人带来百废俱兴、蓄势待发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常常给人一种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错觉,从而产生“3年赶英,5年超美”式的雄心壮志。然而,就像在难过的时候不要做决定,开心的时候不要随意答应别人一样,新年不要动不动就想着“完成一个小目标”,毕竟一年到头最后发生被自己打脸这样的事情,大家都不想的。

缺少内心驱动力,执行愿望的意愿就不强

相比用“完成之后就能够得到××”的方式来激励自己,来自内心的激励更加有效。就像丹尼尔·平克在《驱动力》里写的那样,奖励只能带来短期的爆发,就像少量咖啡因只不过是帮你多撑了几个小时,更糟糕的是,它还降低了人们继续这项工作所需的长期积极性。出于内心的兴趣爱好则能够把苦工变成有意思的工作,甚至激发创造力。

即使愿望很可行,还是苦于拖延症晚期

印象笔记在2016年岁末做了一份关于2016年新年计划完成情况的调查。从中我们可以看到85%的人有过新年计划,但是到了年底可以完成的不到3%。而在失败的97%当中,有一半的人认为失败的原因是拖延症。比如最普通的每两周看一本书,拖延症患者就非常容易产生“明天一起看了就行”的念头,当然这种想法也适用于减肥等很多种情况。完不成的愿望最后都成了空想,变成了对自己赤裸裸的嘲讽。

打赏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