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难当(五)

  上期精彩回顾:擎天集团三十周年庆的时候,柚子不小心摔伤,梁爽与宁父不欢而散后回去参加综艺大冒险,体检时竟被告知自己还是个处女!

  楚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非常平静,平静得有些不寻常。以我对楚川的了解,他绝对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我放下筷子,神情严肃地盯着他道:“你跟我说实话,柚子真不是我儿子?”

  楚川看了我一会儿,忽然笑了,道:“这么紧张做什么?我是说如果,如果你跟宁肃之间不存在柚子的问题,你会不会跟他离婚?”

  我仔细地考虑了一会儿,才说:“应该不会吧?就算会,也不是在我还完全不了解他的前提下。我觉得婚姻是件很神圣的事情,如果没有感情作为基础,我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跟一个人结婚的。如果我真的是因为一夜情怀上的柚子,我完全可以打掉他,而不是把他生下来,还跟宁肃结婚。”

  楚川闻言扬了扬嘴角,不再说话。

  我看着这样的楚川,总觉得我们之间有些生疏。早些年的楚川,在我眼里完全就是个暖男,威力堪比中央空调,也不知怎么的,一觉醒来,就发展成了高冷男神。

  我用筷子戳了戳他的盘子,道:“喂,你之前干吗不理我?是不是我惹你生气了?”

  楚川喝了一口雪碧,云淡风轻地说:“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在我家烧烤,把我的房子烧了。”

  “……”

  这果然是该绝交的节奏呢!

  我正暗忖自己是该拍拍胸脯认下这笔账,还是该凭着多年的交情,死皮赖脸地求打折。这时,两个十六岁左右的小姑娘红着脸,相互推搡着走到我们面前。

  其中一个姑娘盯着楚川,满脸羞涩地问:“请……请问……你是楚川吗?”

  糟糕,露馅了!

  我第一反应就是拉着楚川跑路,谁知他一脸镇定地看着那两个女生,微笑着说:“抱歉,你们认错人了,很多人都说我跟楚川长得很像。这是我的女朋友,很多人都说她长得像梁爽,你们觉得像吗?”

  话音一落,就见那两个女生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了我。

  这是要拖我下水的节奏啊!

  我吞了一个鱼豆腐,佯装淡定地问楚川:“那你觉得,是梁爽漂亮,还是我漂亮?”

  楚川想了想,为难地说:“不摸着良心来讲的话,你比较漂亮。”

  我把筷子重重地往桌上一拍,怒斥:“瞎说什么大实话!”

  楚川:“……”

  接着,我转过头望向那两个女生,满脸堆笑道:“不要怀疑,我真的就是梁爽,骗你们我是金城武。需要签名吗?”

  那两个女生的嘴角抽了抽,对着楚川说:“抱歉,我们认错人了。”然后,就缩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闲人退场后,我得意地朝楚川扬了扬眉,表示:“此处应有掌声。”

  楚川忍俊不禁,伸出手拍了几下。

  闹了这么一出,我们也不敢在火锅店多停留,迅速吃完后就撤退了。在酒店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前往影视城录制《华丽大冒险》。

  本期的主题是《皇宫大冒险》。皇帝命令大臣找到流落在民间的公主,两位大臣各找出一位女子,都声称自己找到的那位是流落在民间的公主。皇帝为了找出真正的公主,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考验。

  在本期游戏中,八位成员分成两队,每队选出一位公主,在最后一轮中获胜的那一队的公主,就是真正的公主。节目组为了营造搞笑气氛,特地让八位游戏成员中的一对双胞胎兄弟–谢天、谢地扮演公主。

  我觉得父母给两个儿子起名为“谢天、谢地”,也是蛮任性的!

  而我跟楚川,又被分在了不同的队伍。

  第一轮比的是骑射功夫,两队成员依次上马射箭,得分高的那一队获胜。

  开场秀过后,主持人带着我们来到赛马场。这赛马场是古装剧中皇室专用的马场,看上去无比大气。虽说是赛马场,却连一匹马都没有,只有两台投币式的儿童摇摆车,一台是喜洋洋型号,一台是灰太狼型号。

  楚川无力地说:“别告诉我,这两台玩具车就是我们今天要骑的马。”

  主持人幸灾乐祸地说:“是啊!想想自己接下来可以骑这么可爱的马,是不是有点小激动呢?”

  我沉默了一会儿,忍不住问:“冒昧地问一句,这是《华丽大冒险》中的华丽篇,还是大冒险篇?”

  主持人表示:“这是任性篇!”

  “……”

  于是,游戏在队员们投下一枚硬币后,摇摆车一边摆动,一边发出欢快的“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慢羊羊……”的伴奏声中开始了。

  我是演花瓶出道的,从未演过射箭的戏,再加上摇摆车一摇一晃,直到十个硬币用完,我手上的箭都没有挨到靶子的边。其他两位队友跟我半斤八两,好在我们队还有一个实力派担当,为我们赢得了十六分。

  再看楚川队,情况跟我们几乎相同,三位队员打酱油,光靠楚川一个人扳平比分。偏偏楚川今天就跟开了外挂一样,箭箭都射在了靶子上,有三箭甚至射中了靶心。

  比赛结果毫无悬念,楚川队获胜。

  为此,主持人对楚川的箭术做了特别采访,楚川云淡风轻地表示:“在拍摄电影《兰陵王》前,我曾经做过三个月的特训。”

  此言一出,小伙伴们八方点赞。

  我抱住楚川的大腿,奴颜婢膝地说:“楚大大,我想跟你在一个队。”

  楚川拍了拍我的肩,道:“我们不合适。”

  “……”

  第一轮比赛后是休息时间,我和楚川坐在阴凉的角落里,捧着小觅从外边买回来的鸭脖子大快朵颐。谢天、谢地两兄弟突然跑到我们面前,用一脸暧昧的表情看着我们。

  我自觉地把手里的鸭脖子递了过去。

  哥哥谢天表示:“用鸭脖子收买我们什么的,想都不要想!老实交代,你们昨天晚上是不是一起去吃火锅了?”

  我说:“是啊,怎么了?”

  弟弟谢地邪魅一笑,说:“没什么,只是上了微博头条而已。”

  我微微一惊,昨天我跟楚川确实是被两个女生认出来了,但我们明明掩饰得很好啊!楚川立刻掏出手机点开微博,我忙凑过去看,只见今天的微博头条赫然是–楚川梁爽秘密约会曝光。

  最热门的一条是网友整理出来的长微博。长微博的开头是一个女生发的一条微博,说自己昨晚在“红红火火”吃火锅时,遇到一男一女,神似楚川和梁爽,下面还附了几张照片。

  这条微博刚出来的时候,只是一群网友感叹,照片上的男女跟我和楚川极为相似而已。这原本是桩无头公案,谁知一个小时后,画风骤变。一个技术帝出现,以一张我跟楚川站起身,准备离开火锅店时的照片,参照火锅店的桌子高度,准确地算出了我俩的身高,再对比百科上我们的身高资料,竟相差无几。

  随后,又有网友爆料,昨晚我跟楚川就在Z市,入住的宾馆距离这家火锅店不到五千米。这下,就算我跟楚川站出来,说照片上的男女不是我们都没人信了。在确定照片上的人就是我跟楚川后,那女生激动地一股脑儿把所有偷拍的照片都晒了出来。

  综合一下照片的内容,就是楚川“煮煮煮”,我“吃吃吃”,还有一幕,是连我都没有发现的细节。

  昨天晚上吃火锅时,我夹了一个香菇,咬了一口发现没熟,就背着楚川偷偷丢进了火锅里。原是想等煮熟了再吃,谁想过一会儿就完全忘了这件事。很不巧,这个香菇被楚川选中了。他咬了一口,才发现香菇少了一小半,上边还有一个牙印,于是用一种非常无奈的眼神看着我。当时我吃得正欢,根本没发现,楚川只能面无表情地把香菇全部塞进了嘴里。

  此照片一出,微博上的粉丝们沸腾了。

  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有生之年系列!活得久了,真是什么事儿都能遇到啊!”

  楚川快到碗里来:“官方发糖!”

  傻白甜研究协会:“官方逼死同人!”

  我的女神是逗比:“国民CP一统天下!”

  男神么么哒:“男神腰不好,记得用骑乘!”

  等等!“官方逼死同人”的意思我懂,但“骑乘”是什么鬼,你们确定不会被和谐?

  我有些尴尬地看向楚川:“那个……昨天那个香菇……我吃它的时候,它表示不想被我吃掉,我就把它扔了回去。我们要尊重香菇的选择,你说是吧?

  楚川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低头继续看手机。

  三十秒后,我收到了楚川的点名。他转发了那条热门微博,并艾特我问道:“元芳,你怎么看?”

  我想了想,转发了这条微博,对网友们吐槽道:“小伙伴们,你们这是在用生命八卦,知道吗?”

  这条微博一出,就等于公开承认昨晚在“红红火火火”锅店被拍到的人就是我跟楚川了。我以为网友们的八卦之心肯定会熊熊燃起,谁知他们瞬间就换了关注点。

  女神今天卖蠢了没:“是本人!”

  我的女神是逗比:“这样暴露智商的回复!是女神本人!不是官方打理!”

  梁爽全国后援会:“楼上你不要黑我女神!女神,我要给你捡肥皂!”

  女神打BOSS:“女神,我要给你生猴子!”

  女神萌萌哒:“女神,我要给你生一个幼儿园!”

  面对骤变的画风,我也是醉了。

  玩闹过后,第二轮比赛开始录制,本轮比赛的项目是驴鞠。

  在唐朝时期,击鞠是一项十分盛行的运动,俗称打马球。骑马是一项具有危险性的项目,为了适应女子的身体特征,唐朝人发明了驴鞠,就是骑在驴上打球。

  节目组牵来八头驴子,众人一看顿时乐了。我骑着小毛驴,在马场上绕了一圈,自我感觉良好。

  比赛开始后,我一驴当先,奋勇击球,可惜……并没有什么用。半个小时后,我碰了一鼻子灰,两队也只是各得两分。剩下一局是决胜局,两队都铆足了劲儿,在马场中央掐成一团。这次我学乖了,骑着驴子在边上看着。

  主持人好奇地问:“你怎么不去帮忙?”

  我忧郁地表示:“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一个美少女。”

  主持人:“……”

  如果你们以为我真的只是想做一个安安静静的美少女,那就大错特错了!我是在雌伏,静待一个时机,震惊全场!

  终于,我等来了一个机会!五分钟后,两队掐成一团,在队员们“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争夺下,球被远远地打到了一旁。我瞅准机会,骑着小毛驴迅速上前,赶着球就往球门方向跑。谁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走到半路,就被一头驴子拦了下来。

  我抬头一看,是楚川。

  我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软软地撒娇道:“川哥,让让我呗。”

  楚川看了看身后的球门,对着我挑了挑眉,道:“你确定?”

  我无比坚定地说:“我确定!”

  楚川无奈地叹息一声,说:“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就成全你。”说完,骑着驴子往旁边退了一点。

  我心情好得几乎要飞起来,匆匆地说了一句:“谢谢川哥,好人一生平安!”就骑着驴子往球门处冲。

  眼见球与球门的距离只剩下不到三米,我提起球杆准备一杆进门,我的队员在身后突然大喊:“不要!”

  我置若罔闻,一鼓作气地将球射出。

  与我预想中的一样,球完美地进了球门!我兴奋地在驴子上大叫了一声,然后张开双手,转过身,准备接受队友们由衷的赞美。

  然而身后的画面跟我想象的不一样……

  当我转过身后,看到的不是队友喜极而泣、大声欢呼的画面,而是他们扶着额头,痛不欲生的样子,还有笑得不可抑制的敌对成员。主持人的声音适时在耳边响起:“谢天公主队得一分,本轮驴鞠比赛谢天公主队获胜。”

  我怔了一下,提醒主持人:“是谢地公主队!我是谢地公主队的!”

  主持人憋着笑说:“没错,你是谢地公主队的。可是你刚才那一球,打进了谢天公主队的球门,感谢你为谢天公主队做出的贡献。”

  我看看刚才进球的红色球门,再看看对面的蓝色球门,如遭雷击。

  我目眦欲裂地望向楚川,心痛地问道:“为什么?”

  楚川无辜地表示:“我拦过你,可是你坚持。”

  “……”

  我从未想过,“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句话,有一天居然会应验在我身上!

  当天的比赛录制完毕,因为我,我们队惨败,队员们意见一致地把我推出去接受惩罚。

  主持人问:“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我心如死灰地说:“真心话!”

  主持人抽出一张真心话的任务卡,读道:“拿出你的手机,回拨最近一次通话的号码,通话五分钟,不得透露自己是在录制节目的信息。”

  话音一落,我就暗叫不好。如果我没有记错,我最近的一次打电话话……因为体检的事,打给了宁肃。

  不仅如此,我的手机屏幕……是宁肃跟柚子的合照。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问:“我能不能选择大冒险?”

  主持人一听,顿时双眼发光,激动地对着摄像机说:“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请千万不要换台!根据我多年的主持经验,接下来一定有猛料!”

  小伙伴们纷纷默契地手拉着手,围在我身边喊:“打电话!打电话!打电话!”

  愿赌服输,我只能叫小觅拿来了我的手机。工作人员在我的手机上绑上扩音器,两台摄影机跑到我面前给了两个大特写。

  我视死如归地按亮手机,宁肃和柚子的合照赫然出现在屏幕上。

  主持人夸张地叫道:“你们猜梁爽的手机屏保是谁?居然是晴天娱乐的总裁宁肃!传说中娱乐圈里女星最想嫁的男人!”

  说完,主持人把麦克风递到我面前,问:“你用宁先生的照片做屏保,这是不是说明,宁先生也是你心目中的男神?”

  我沉默了一会儿,决定实话实说:“我用宁肃的照片做屏保,是为了……辟邪。”

  此话一出,全场都用一种“你这是在作死”的眼神看着我。在他们看来,我一个娱乐圈的小明星,公然用娱乐圈大BOSS的照片辟邪,这完全是不想在娱乐圈里混了啊!

  主持人尴尬地说:“你的勇气令我折服!”说完,把话题扯了回来,逼着我在众目睽睽之下点开通话记录。

  通话记录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大魔王”。

  什么叫深谋远虑!未雨绸缪!女中诸葛!

  我早就想到宁肃在工作期间给我打电话,可能会被别人发现,所以在通讯录里把他的名字改成了“大魔王”,今天果然派上了用场。

  宁肃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听得出他声音的人不多,只要我掩饰得好,除了楚川,没人会发现我打给的是宁肃。

  主持人催促道:“快打,伸脖子是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

  我硬着头皮摁下了宁肃的号码,短暂的“嘟”声过后,宁肃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为了防止他说出什么“是不是想我了”之类的暧昧话语,我先声夺人:“吃晚饭了吗?”

  宁肃冷静地说:“现在才下午四点。”

  我胡言乱语道:“你知道‘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吗?中国共产党必须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我们今天的游戏就考这个呢!”

  我正准备把“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意义阐述一番,将这五分钟敷衍过去,却被宁肃无情打断了。

  “我看了今天的微博头条。”

  “……”

  我讪笑一声,道:“您日理万机,还有空关注娱乐新闻呢?”

  宁肃表示:“我现在的心情很不愉快。”

  “……”

  心情不愉快,多吃巧克力啊!

  宁肃霸气外露地说:“我希望你时刻记得,自己是谁的女人,我不希望再看到你跟其他男星闹绯闻。”顿了顿,他狂拽炫酷地补上一句,“你吃过的香菇,只有我能吃”!

  “……”

  我顿时觉得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用香菇来发表宣言什么的,真的没关系?

  主持人兴奋地在边上手舞足蹈,一副挖到了猛料的样子。我看了一眼计时器,距离通话结束还差两分钟。

  我说:“那啥……我还是给你唱首歌吧?”

  宁肃高冷地表示:“除了《我爱你》,我不想听你唱任何歌曲。”话音刚落,我的身边就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宁肃问:“什么声音?”

  我瞥了一眼,如实地回答:“我的队友听到你的发言太兴奋,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电话那头瞬间就沉默了。

  主持人见露馅,连忙开口:“您好,我是《华丽大冒险》的主持人王帆,很高兴能跟您通话,请问先生怎么称呼?”

  我以为宁肃会像上次在金兰奖颁奖典礼上那样,和稀泥糊弄过去,谁知他坦然地回答:“我姓宁,单名肃。”

  全场安静了三秒钟。

  主持人难以置信地问:“您是晴天娱乐的宁总?”

  宁肃不冷不淡地应了一声。

  这句话信息量实在太大,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主持人震惊过后,小心翼翼地问:“请问您跟梁爽的关系是?”

  宁肃用再平静不过的语气说了一句:“梁爽是我的女人。”

  随后,也不给人消化的机会,丢下一句:“录完节目之后马上回来,否则我会对你做很奇怪的事情。”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通话结束后,全场的人就这么默默地看着我。

  而我的耳边无限循环着一句话:“我会对你做很奇怪的事情……我会对你做很奇怪的事情……我会对你做很奇怪的事情……”

  究竟是什么奇怪的事啊,浑蛋!

  等我回过神来时,就看见众人目光如炬地盯着我。我认命地说:“你们想问就问吧。”

  众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后,一位女队员弱弱地问:“你跟宁总的事情,宁太太知道吗?”

  我愣了一下,宁太太?什么宁太太?我不就是宁太太吗?

  那一瞬间,我明白了宁肃话语里藏的玄机。他刚刚说的是:“梁爽是我的女人。”

  而不是我的妻子,我的太太,我的爱人!

  妻子只能有一个,可是他的女人可以有很多个啊!

  再加上宁肃最后无理取闹的一句话,叫人根本联想不到他是在跟正牌夫人说话,所以现在所有人都把我当成了宁肃的情人。

  这种有苦说不出,打碎牙齿和血吞的滋味,真是长使英雄泪满襟啊!

  导演走过来,面色凝重地说:“梁爽,这件事情曝光以后,对你和节目的影响都非常不好,我建议把这段删掉,重新录一遍。”

  我说:“……成,您说了算。”

  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经过节目组商议后,决定把我的第一条通话记录改成楚川的名字。这样既不会暴露我的隐私,也能借机炒作一下我跟楚川的绯闻,为节目组增加一点收视率。

  节目重新开始录制后,我的手机屏保变成了系统自带,通话记录里的第一位也成了楚川。

  当楚川的手机铃声在录制现场响起的时候,队友们一起围着我们起哄道:“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仿佛刚才那通电话从未发生过,真真是演技一流呢!

  楚川低头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而我的表情……是一个大写的尴尬。

  按照原定计划,节目录制完毕后,我在酒店休息一晚,第二天就得坐飞机回S市。可宁肃闹了这么一出,还放出豪言,如果我不马上回家,就要对我做奇怪的事情后,我就不怎么想回家了!

  我拉着楚川蹲在小角落里,恨恨地握起拳头说:“楚川同志,资本主义现在已经骑在了我们的肩上,我们必须团结起来,拿起铁锄,推翻他们的统治!我们一定要让他们知道,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反抗,剥削不休,反抗不止!”

  楚川非常给面子地点了点头,然后问道:“所以,你准备如何反抗?晚上吃火锅?还是香辣小龙虾?”

  我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怒道:“吃吃吃!你就知道吃!除了吃,你还知道什么?”

  随即,我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状道:“我要离家出走!我要回家看我爷爷!你要不要跟我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楚川想了想,说:“我这几天没有通告,你想去哪里都行。”

  我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说:“楚川同志,你的革命觉悟非常高,组织非常欣赏你,认为你的建议跟组织的理念并不违背,所以我们可以吃完香辣小龙虾再旅行!”

  一个小时后,我和楚川甩掉小觅和楚川的助理,美滋滋地吃了一顿香辣小龙虾后,坐飞机回老家。

  我和楚川的老家位于M市的山区,地处偏僻,却是全国有名的旅游景点。我爷爷是个道士,就住在景区里的一所道观里,过着闲云野鹤般的日子。

  简单点来说……就是闲得发慌!

  楚川家距离我家不到一千米,经营着一家宾馆,是附近有名的土豪。在我小的时候,楚川家还是穷得叮当响的。楚川六岁那年,楚川爸爸跑出去创业,过程如何艰辛我不清楚,反正等他回来,就成了一个暴发户。我亲眼见证了楚川家的危房变青砖碧瓦,白木耳变燕窝,过上了令人羡慕的暴发户生活,并跟着沾光,得了不少好处。

  回到老家后,爷爷眯着眼睛看着突然出现在道观的我,并没有想象中“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喜悦,而是吐出两个字:“胖了。”

  “……”

  爷爷您一点都不讨喜!

  爷爷是个老古董,常年穿着一身洗得泛白的道袍,每天弹琴、写字、画画,对高科技产品打心底里排斥,认为这些东西有碍他的修行。道观里除了一台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安装的电话,再没有其他现代化设备。在道观度过了一个闲得发慌的晚上后,第二天吃过早饭,我就上楚川家去串门了。

  进门的时候,楚川母亲正坐在宾馆大堂里剥大蒜,见到我进来,吃惊地瞪大了眼睛,道:“哎哟喂,这不是小爽吗?”

  我甜甜一笑,礼貌道:“楚姨好。”

  楚姨放下大蒜,走过来用沾满大蒜味的手拉住了我的手,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才道:“这么多年不见,真是越长越漂亮了啊!我听你爷爷说,你结婚好几年了,连儿子都有了,这事儿没错吧?”

  我说:“是的呀。”

  楚姨一拍大腿,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道:“我就说吧,长得好看的姑娘容易被人拐走!这不,我一个不留神,你就被别的男人拐跑了。”

  我:“……”

  楚姨您入戏太深啊!

  我自小由爷爷带大,楚姨心疼我身世可怜,一直很照顾我,只是有一点不好,总拿我当他们家的童养媳,张口闭口都是让我长大后嫁给楚川,听得我和楚川的耳朵都起老茧了。

  楚姨心痛了好一会儿,才重新拉住我的手说:“你现在嫁给了别人,怪只怪你和小川有缘无分,楚姨不好说什么。只是我们家小川打小就死心眼儿,心里惦记着你,别的女人看都不看一眼。现在你婚也结了,儿子也有了,他该死心了。有时间你帮我劝劝他,赶紧找个好姑娘结了吧。这些年他一个人在外头打拼,做什么都是孤零零的,有心事了、生病了,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我这个当妈的只要一想到这些,心就像在油锅里炸啊!”

  楚姨越说越入戏,最后连眼眶都红了,用手直抹眼泪。

  我哭笑不得,一边帮她抹眼泪,一边安慰道:“楚姨你想太多了!阿川对我哪有那么多心思啊?他不结婚只是没遇到对的人,等哪天遇上了,三年抱俩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儿。”

  楚姨一听,泪水一收,脸色一板,道:“怎么,你不信小川对你有那些心思?”

  我敷衍地说:“信信信!”

  楚姨一看就知道我在敷衍,不悦地说:“我儿子喜欢谁,我这个当妈的还不知道?从小他就宠着你,他爸给他带点什么好吃的回来,他一口都舍不得吃,全带去给你,就你这小没良心的,吃了就忘!你刚结婚那会儿,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问他出了什么事也不肯说,提起你就发脾气。我琢磨着不对劲儿,跑去找你爷爷,才知道你结婚的事。你说小川要真对你没意思,他能这样?”

  我急忙澄清:“楚姨,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在他家烧烤,把他的房子烧了,他才会那样生气!”

  “胡说八道!”楚姨骂了一句,又道,“以小川对你的心思,就算你把我们家祖宅烧了,他都会在边上拍手叫好,他能跟你计较这些?”

  我闭嘴不说话了。

  我觉得楚姨说的话实在没有道理,楚川对我有没有意思,我还能看不出来?

  我的情商从小就高,男生对我有没有意思,我几乎一眼就能看出来。楚川对我,从来都是坦坦荡荡的,什么脸红心跳、说话结巴这种现象,从未在他身上发生过,我哪怕再自恋,也不能自恋到这份上啊。

  楚姨见我不说话,正准备说些什么,楚川听见动静从楼上下来了。他跟我打了一声招呼,就盯着楚姨问:“妈,你的眼睛怎么红了?”

  楚姨面不改色地用手揉了揉眼睛,表示:“我刚才忘了在剥大蒜,揉了一下眼睛,辣的。”

  楚川关心道:“那我帮你用湿毛巾擦擦。”说完,就往洗手间走。

  楚姨一把拉住了他,道:“行了,我现在好多了,不用擦了,你带小爽上楼玩去吧。”

  楚川跟她确认:“真的没事儿?”

  楚姨表示:“真没事儿,赶紧上去吧。”

  楚川闻言,便带着我往楼上走,楚姨在后面对我叮嘱了一句:“小爽,我说的事你多上点心。”

  我:“……”

  楚川把我带进房间,然后关上门,问:“我妈刚才跟你说什么了?”

  我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你妈说自己眼角纹越来越多了,让我帮忙查查,擦什么能延缓衰老。”

  楚川的眼中满是怀疑。

  我面不改色地说:“不骗你,骗你是我奥黛丽·赫本。”

  楚川:“……”

  下期精彩预告:宁肃带着柚子寻找“逃跑”的梁爽,两人在梁爽老家互诉衷情,又在柚子的神助攻下,同睡一床。

  文/沦陷 图/戏格格

赞 (7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