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如顾

  别人都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到了顾宗玄这儿,老天爷却给他配了个恶毒的小妖女。劫了他的军火不算,第一次见面就要他休妻?好,我打不过你,我忍了!对付这种心狠手辣的女人,顾宗玄简直用尽了这一生的套路,本以为自己机关算尽得天下,谁承想春心一动难自控。看在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的份上,那我就要了你!可惜……

  楔子

  “砰–”

  枪声过后,是无尽的寂静。

  顾宗玄不感觉疼,只觉得有温热的液体顺着鬓角处流下来,在下巴汇成一滴。

  他仿佛在一瞬间失聪,什么也听不到。意识慢慢涣散,他忍不住想闭上眼睛。眼前已经模糊一片,他心里极度惊恐,像一只被困在牢笼里的野兽,想嘶吼,想逃,却不能将这牢笼撼动半分。

  终于,最后一根弦崩断,顾宗玄轰然倒地。恍惚中,他看到有蓝色的裙角在眼前晃动,却想不起是谁。

  世界陷入无声的黑暗。

  1

  顾宗玄觉得头疼,像是宿醉过后一样。明明已经有了意识,就是不能睁开眼睛,身体僵硬得不受控制,心里惊恐万分。

  忽然,一只温热柔软的手覆到他的额头上,身体像是瞬间被激活,军人的敏锐让他立刻伸手握住对方的手腕,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才看清了来人:小姑娘不过十七八岁,脸蛋嫩得像刚剥开的鸡蛋,一双杏眼水润无比,粉粉的唇向上弯着朝他笑,天蓝色的长裙,头发分成两股梳成了麻花辫,分别搭在两肩。

  顾宗玄立刻警觉起来,可还不等他有反应,小姑娘手腕一转,便抽出了自己的手,接着整个人往顾宗玄身上压,小臂抵到他的喉咙前,又偏着头凑近他,仔细打量他的侧脸,最后伸出闲着的那只手轻轻点了点他的太阳穴,咯咯笑道:“还真有用啊。”

  在战场上爬摸滚打了大半辈子的顾宗玄第一次这么被动,而且还是在一个小姑娘手下。他心知对方不是凡辈,双手举起不再反抗。

  对方很是受用,松了手站起身来,在顾宗玄床头立着,目不转睛地瞅着他开了口:“以后你得听我的。”

  顾宗玄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坐正,饶有兴趣地问:“凭什么?你是什么人?”

  “就凭我救了你。”小姑娘慢慢地开了口,声音不大,带着一股子不容质疑的傲劲儿,“我叫青灵。你不用管我是什么人,只需要记着你欠我一条命。”

  顾宗玄垂头瞧着她蓝色的衣角,问道:“你说你救了我,有什么证据?”

  “证据?”青灵伸手抚上他的太阳穴,“可别说你忘了。”

  顾宗玄一把将她想要收回的手抓住,面色有些阴冷地道:“这里中了枪还能活?你到底是什么人?”

  闻言,青灵也不再多说,趁他不备将手抽了出来,站起身来,朝他笑道:“我说了,你不用管我是什么人,你这条命是我救的,你得听我的。”

  顾宗玄知道青灵并非普通人,却不能确定她的来意是善是恶,只能确定自己招惹不起,于是问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娶我。”

  顾宗玄还是忍不住笑了,他堂堂一个大司令,怎么可能娶一个来路不明的妖怪?既然想嫁给他,青灵就不可能不知道苏静安的存在。他双手叠放在脑后闭了眼睛,道:“我顾宗玄这辈子,只能有一个正妻。”

  拒绝的话说得这样直白,青灵明显不高兴了,用脚狠狠地踢了一下他床边摆放整齐的军靴,转身就走。

  “等等,”顾宗玄出声叫住她,“我带出去的那些兵呢?还有……”

  “都死了。”青灵打断他,然后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去。

  确实都死了,随他一起出去的那些兵,还有盗取军火的军官。

  顾宗玄掀开草席,每一具尸体都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血一样,变成了惨白的干尸。他将白色的手套摘下,丢给旁边的小兵,眉头紧皱,心里思索着。

  盗取军火的军官是死了,但是那批军火也失踪了。

  这件事,和青灵脱不了干系。

  2

  “那批军火确实在我手里。”青灵吹了吹杯里的茶,抿了一口,放下,这才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顾宗玄,“进来说吧。”

  顾宗玄识趣地将门关上,坐到她的对面,盯着她,用逼问的语气道:“在哪儿?”

  青灵眨了一下眼睛,弯了嘴角,将桌子上自己喝过的那杯茶端起来递给他。

  顾宗玄接过,透过清澈的茶水可以看到茶杯底部有三四片泡开的茶叶,他特意错开了那沾染了点点嫣红的地方,一饮而尽。

  青灵看在眼里,不知怎的,心下闷得慌,总觉得顾宗玄在嫌弃她,语气也变得不太好:“我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你要我娶你。”他明知故问,却仍是不解,“为什么?”

  “这不用你管。”青灵眼神躲闪,变得不自然,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常态,“我想你知道,策反的军官盗取军火是为了谁,他们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不过是为了几百块大洋。”

  “你什么意思?”顾宗玄的语气不自觉地带了几分威严。

  青灵站起身来,低头看着他,道:“军火在我手里,你若不听我的,大不了我弃了你,将军火交给那个姓周的,我也不会缺了什么。”

  顾宗玄使劲儿攥着手里的茶杯,不禁讥笑道:“就这么想要做姨太太?”

  “不只是娶我,”青灵接着道,“苏静安也不能留。要么你将她赶出去,要么我来解决。”

  “不可能。”顾宗玄回答得干脆,“我顾宗玄明媒正娶的人,除非是死,否则她一直都是顾太太。”

  他娶苏静安不过是为了大司令的位置,非要说什么感情,顶多就是心里愧疚,没有利益争执时,也可以好好待她,但是若能用她一人的性命换回这大批军火……

  很多人看着,他不能把苏静安怎么样,但青灵很“贴心”地给了他两个选择。

  青灵还是入了他的圈套。她虽然没有傻到直接冲到苏静安面前把她杀了,但也时不时地制造出一些意外。

  苏静安站在池塘边,端着个小瓷碗给水池里的鱼喂食,青灵站在远处大树后面,抬手作势朝她背后推了一把。

  像是被谁大力地推了一把,苏静安整个人不设防地掉进了水池里。水池有三米深,苏静安并不会水,再加上事发突然,她整个人在水里扑腾着大喊救命,再无半点平日里的优雅。

  在一旁伺候的丫头吓坏了,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是不停地大叫。

  “静安!”顾宗玄恰巧从外面回来,军装在身,英气非凡。他没有半分犹豫,当即便跳了下去。

  苏静安求生欲望强烈,根本不知道来人是谁,手脚胡乱地挥舞着想要抓住什么东西。顾宗玄没扯住她,反而被她一拳击向后脑勺,当下眼前一黑,全身无力地往水底下沉。

  青灵在远处瞧着他救苏静安,心里沉闷不是滋味,伸着脖子打量了好久,还不见人上来,也顾不得其他,快步走了过去。

  见是大司令的救命恩人过来,下人们只觉得她本事大,也忘了她是个小姑娘,赶紧迎上来扯着她往池子边走,哭道:“青姑娘快来救救司令和夫人啊!”。

  青灵伸头往池子里瞧了一眼,想着顾宗玄为了救苏静安,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心里更是像猫抓一样难受。

  “一群废物!”青灵狠狠地瞥了围着的下人一眼,就“扑通”一声跳了进去。

  池子不大,青灵下了水就朝着水底的顾宗玄游去。在伸手揽过他腰的一瞬间,顾宗玄忽然睁开了眼睛,青灵被吓了一跳,张嘴就被呛了一口水,手一松借力就要往上游。

  顾宗玄半点没有需要人救的迹象,反而伸手把青灵拉了下来,攥着她的手环在自己的腰上,脚一蹬往水面上去。

  3、

  “你为什么要杀了苏静安?”青灵坐在“溺水昏迷”后的顾宗玄床边,伸着手打量着自己刚涂过鲜红指甲油的指甲。

  “死人的东西你也用。”顾宗玄嗤笑,“我可没杀她,不救她的人可是你。”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青灵半点没有生气,往他身上一凑,朝他笑道,“她已经死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

  “我不会娶你,我只要那批军火。”顾宗玄放低了声音,眯着眼睛弯起了一边嘴角,正直英气的大司令,此刻却显出了一丝痞气,“之前你给过我两个选择,那么现在我也给你两个,乖乖把藏军火的地方告诉我,或者,我逼你把藏军火的地方告诉我。”

  不管她有多大的能耐,只要她还在司令府一天,顾宗玄就有把握。苏静安刚死,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他就算愿意娶,也不愿意遭受别人的议论。

  军火、名声,他都要!

  可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从不出门的青灵破天荒地上了街,看起来水灵又懵懂的小姑娘正是人贩子的头号目标,况且在这泉水镇里也没有谁见过她几次,都以为她是外来的,没有难缠的背景,简直是送上门来的好买卖。

  而在青灵的眼里,他们的行为无疑是自寻死路。不过身在泉水镇里,她不可能杀完人转身就离去,所以并不想动用能力引起骚乱。

  但她也不屑于做小伏低。

  她长相本就清秀无害,这副表情落到几个地痞眼里就显得懵懂害怕,手贱的那个嘴里叫着好妹妹,抬手就摸了上去。

  在将要触碰到青灵脸蛋的时候,那地痞忽地被人一把抓住。

  青灵的眼神缓和下来,默默地收了袖中的匕首。

  “你没事吧?”打扮儒雅的男子,穿着西裤衬衫,格子马甲。

  青灵轻轻地摇了摇头。她见过他,临县的周斌,顾宗玄的死对头。

  随从一直环顾四周,忽然凑到周斌的耳朵轻语几句。他微微颔首,跟青灵说了再见,就匆匆离开了。

  顾宗玄本是要回家的,哪知老远就透过人群看到了青灵和姓周的在说着什么,第一反应就是糟了。

  几个地痞愣了半天,直到周斌离开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青灵还在这儿,顾宗玄也不想管刚才发生了什么。

  人们以为遇到了好戏,可谁知不过是一场失败的英雄救美,见地痞还在纠缠,看热闹的人没有散去。

  顾宗玄见周斌离开,以为他已经知道了军火的所在之处,心里愤怒又焦急,可偏偏人群就像一堵墙,谁也不肯让开半分。

  “砰”的一声,顾宗玄朝天鸣枪,人们立刻骚动起来,慌乱逃窜。

  “在这泉水镇,还是我顾宗玄说了算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说给谁听,在慌乱的人群中,直直地向着青灵走去,眼神里满是怒火。

  吓呆了的地痞抓着青灵的胳膊不知所措,被顾宗玄一脚踹翻在地,他把青灵护在身后,下一秒就要开枪的样子,却只是吼了句:“滚!”

  几个地痞连忙爬起来,求饶着踉跄地跑了。

  顾宗玄高青灵两个头,面对面地抓起她的手,低头瞧了一会儿,半句话不说。

  “你心疼我?”青灵有些俏皮地笑着,撞进顾宗玄眼睛里,一瞬间竟然让他产生了保护欲。可一想到她和周斌不知目的地接触,他就恼火。

  “军火一天不交出来,你就还是我顾宗玄的人。”顾宗玄往上抬了抬握着青灵的手腕,瞥了一眼。

  鲜红娇艳的指甲油衬得她皮肤更加白皙细腻,青灵察觉到他的目光,偏头笑着解释:“去铺子里新做的指甲,活人的东西,不晦气。”

  “你出门就只是为了做指甲?”顾宗玄用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还是嘴硬。”

  “你不信我?”青灵眨眨眼,蓦地朝顾宗玄的唇亲了上去,蜻蜓点水般,“你尝尝硬不硬。”

  强硬惯了的顾宗玄只有调戏女人的份儿,还从未被一个小姑娘戏弄过,饶是一个大男人也不禁脸上一红,思绪瞬间被打乱,转身强硬地拉着她往家里走:“回家!”

  青灵不反抗,任由他带着自己走,那种温暖的感觉,时隔多年,再次涌上心头。

  顾宗玄真的有些怕了,怕青灵被逼急了,把军火给了死对头周斌。他一直对自己有十足的把握,这次的失算让他不能释怀,或者说,他觉得既然青灵说喜欢自己,那就只能喜欢自己!也因此,他也更加迫切地想知道青灵为什么费尽心思要嫁给他。

  他可不觉得青灵是一个容易被大英雄所迷惑的单纯小姑娘。

  4

  周斌不会无端地来泉水镇,他打探到了消息,得知顾宗玄并没有找到那批军火,想趁机一举攻下泉水镇。

  枪声响起时,青灵正在厨房里盛面,一碗窝了两个荷包蛋的阳春面。

  不是她做的,她自己不会做,下人做的,她不想给顾宗玄吃难吃的东西。

  经过昨天那场闹剧,她觉得顾宗玄心里多少是有她的,几乎一夜没睡,总觉得自己终于是打动了顾宗玄。

  青灵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出门,心里欢喜着,冷不防和来人撞上,整个人朝后摔了下去。门槛有些高,她本想努力站住,谁承想一脚绊在了门槛上,全身的力量压在了没站稳的脚上,猛地崴了脚。

  满满的一碗面摔到了地上,瓷碗碎了,好好的面也糟蹋了。

  青灵心里既心疼又恼怒,顾不得脚疼瞪了来人一眼。顾宗玄穿着合身的军绿色制服,军帽遮了些阳光,在眼睛处形成了浅浅的阴影。

  他看起来非常不悦,也没有要扶青灵的意思,就那么站着,情绪有些激动地问了她一声:“周斌突然出兵攻打泉水镇,你是不是已经把军火给了他?”

  对此,青灵也有些愕然,她不懂什么兵家之道,和周斌也仅仅是有过几面之缘。不知怎的,她忽然就变得有些敏感,顾宗玄在乎的不过是那批军火,根本不关心她的脚疼不疼。

  她的心口又有些闷,说出的话也是违心之语:“不过是你技不如人罢了,军火还在我手里,也根本没有要给他的意思。”

  闻言,顾宗玄心里又燃起了希望,说话的声音也温和了些:“这关系到泉水镇几万人的性命,你不能见死不救。”

  “顾宗玄,你要知道我从来不是什么圣人。”青灵揉着自己的脚踝,又变成了一贯的清冷,“你若是娶我,我便将这军火做嫁妆。”

  “好,我娶你。”顾宗玄回答得急切,他要的是军火,只想哄住青灵,只要军火到手,那主动权就到了自己的手里。

  青灵看得出他的心思,可心里就是憋着一股劲儿想要证明他对自己是有一丝丝感情的:“我要的是明媒正娶,择良辰吉日。”

  顾宗玄摸着腰间的手枪不语,情况紧急,他心里已经烦躁透顶,如果藏军火的地方不是只有青灵知道,他真的想一枪毙了她。

  青灵却以为他在权衡利弊,手撑着想要站起身来,可脚根本用不上力。她委屈地撇撇嘴,眼睛眨啊眨的,忽然就蹦出了几颗泪珠,抬头看着他,道:“顾宗玄,你背我……”

  他嗤笑,若不是知道她是什么性子,怕真的会被骗过去。

  可顾宗玄知道,周斌已经打到了泉水镇门口,他已经没了耐心,也没有时间择什么良辰吉日,就仗着青灵喜欢他,蹲下身伸手便掐住了她的脖子,迫使她抬起头来,凑近轻声道:“你算什么东西,别以为我会一直容忍你。”

  青灵瞬间变脸,楚楚可怜的样子立刻警惕起来,动作飞快地将顾宗玄压在身下,手枪也不知何时到了她的手里,顶着顾宗玄的脑袋,冷声道:“你可别忘了,你这条命我随时都能收回来!”

  两人贴得近,顾宗玄盯着那嫣红的唇,脑子里忽然嗡鸣一声,鬼使神差般吻了上去,酥麻的触感瞬间传到心里。顾宗玄奇异于这种感觉,偏偏又舍不得松开,伸手揽住她的腰往自己身上贴,却还是觉得不够,翻身把青灵压在身下,贪婪无比地揉捏着。

  顾宗玄的索取让青灵喘不上气,她挣扎着想要推开,却不能撼动他半分,心里一狠,在着胡乱往自己嘴里探索的舌头上咬了一下。

  顾宗玄吃痛哼了一声,这才清醒过来,慌乱地松了手。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失态,此刻他坚信,青灵的确是个妖精。

  站起身离她一丈远,清理了头脑中的思绪后,顾宗玄背对她留下了最后一句话:“大不了,我们一起死。”

  5

  他赌对了,青灵根本舍不得他死。

  即使他没有那批军火,但青灵有着异于常人的能力,虽不知到底是什么,但总归是多了一成胜算。

  泉水镇的大门缓缓打开,以顾宗玄为首的大队人马整齐地排列在泉水镇的主干道上。

  怕是没有想到他敢出门迎战,周斌多少有些惊讶,而周斌那边的武器明显多于顾宗玄,仿佛胜利在即,气势正盛。

  周斌朝天开了一枪,兵马得到了号召,一排排的机关枪同时按下,枪林弹雨迎面朝着顾宗玄打来。

  千钧一发之际,坐在一旁茶馆里的青灵将手里的匕首丢出去,径直到了顾宗玄的身边,像是凭空被人操控着,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划过,一颗颗坚硬的子弹被挡住,垂直掉到了地上。

  双方交战异常激烈,只有周斌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他觉得有异,便渐渐指挥着自己的人撤兵,末了,朝泉水镇丢了几颗手榴弹。

  顾宗玄有了青灵的保护,本打着这次就将周斌杀了,不留后患。历经战场多年,他明显感觉到了周斌有撤退的意思,也知道穷寇莫追,但他就是不舍得放虎归山,此刻冲在前面,几颗手榴弹全部丢在了他的身边。

  青灵也没有料到,立刻慌了,忘了自己的脚伤猛地站起来,可还是来不及了。

  “轰”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将近处房门上的玻璃震碎,巨大的热浪袭来,火光冲天。

  不过片刻,泉水镇立刻横尸一片。

  青灵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顾宗玄,匕首并没有护住他。虽然身体完好,但是满身炭黑,双目紧闭,深红色的血从耳朵里、鼻腔里流出来。

  她颤巍巍地伸手探了一下他的气息,心里还是一惊,忽然胸闷到眼前有些发黑,闷到喘不上气来。

  “顾宗玄……”她轻轻地唤了他一声,眼泪不争气地砸了下来。

  青灵不信他死了,看似柔弱的身躯竟然将比自己高了两个头的大男人背了起来,沿路拍着医馆的门,可谁敢开。

  她找不到医生,也见不到活人,硬是坚持着走过了三条看不到头的大马路,把顾宗玄背回了司令府。

  府里静悄悄的,一点人气儿都没有,青灵不禁替顾宗玄感到委屈:“顾宗玄,真到了要紧的时候,还是我待你好。”

  “青小姐!”有人出声喊她。青灵朝声源处看去,管家满脸激动地从地窖里出来,后面跟着苏静安生前的贴身丫头。

  “管家。”青灵面上毫无波澜,可心里已经是急不可耐,压抑地问道,“其他人呢?”

  管家轻叹一声,道:“都跑了。”

  丫头跟在后面,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怕是吓得不轻。

  青灵看着守在顾宗玄身边,还不知他已经没了气的管家,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兴奋又痛快的感觉。

  “管家。”青灵异常平静地的叫他。管家转过头看她,只见一向没有攻击力的小姑娘突然举起匕首,勾着嘴角,凶狠的眼神叫人不寒而栗!

  “你……”剩下的话硬生生断了。

  青灵出手就是狠招,匕首从管家的脖颈上划过,温热的鲜血溅了她满脸都是。可是她满不在乎,伸手变换着,嘴里念念有词。

  只见管家的伤口不再流血,反而有缕缕的红色烟雾飘出来,顺着青灵所指的方向,源源不断的涌进了顾宗玄的胸口。

  不过片刻,管家就变成了一具灰白色的干尸,再无半点生机。

  已经被吓傻了的丫头也逃脱不了。她全身哆嗦着蜷缩在墙角,看着青灵一点点向自己逼近……

  可是不够!

  顾宗玄的伤口在一点点愈合,但还是不够!上次为了救他,青灵杀了十几个人,可现在的顾宗玄没有时间等她去找够十几个人。

  “顾宗玄……”青灵心里着急,眼泪又不自觉地掉了下来,她吸了吸鼻子,心下已经做了决定。

  她捡起地上沾了血的匕首,在手腕上一划而过。

  6

  顾宗玄的手指微动,他感觉全身酸痛,却还是撑着坐了起来。

  地上满是血迹,两具干尸入目,看那衣服他心里知晓,是管家和丫头。

  管家是府里的老人,平时里没少帮衬他,多少是有些感情的。看到此景,他忍不住心里微微一动,他知道,这定是青灵干的!

  “吱呀”一声,房门被人推开,面色惨白的青灵端着一盆热水进来,见到顾宗玄醒了,立刻放下水盆飞奔过去,扑到他身边,紧紧地抱着他的腰,将脸埋到了的怀里,声音里是无尽的欣喜:“顾宗玄,你终于醒了。”

  可顾宗玄真是气急了,狠狠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用力掰开。他没有注意到,青灵那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又渗出血来。

  他泄恨似的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腕,满腔怒火全部发泄出来,不只是因为管家的死,这场败仗让他没有办法好好思考,他觉得归根究底,都是因为青灵不肯把这批军火交出来。

  那一次次意识到自己莫名对青灵产生的好感,就像是一下下狠狠的耳光打在他的脸上,时刻提醒着自己要清醒,不要陷进这场莫名其妙的感情漩涡里。

  他赌不起,他不知道青灵为什么喜欢自己,多年来第一次有了让他手足无措的事。最可怕的是,自己渐渐对她产生的感情,他既贪婪地享受,又不肯给自己留下弱点。

  青灵心里害怕,也不知道是怕顾宗玄真的气急了打她,还是怕顾宗玄不要她了。

  她忽然就哭了起来,也不敢乱动,只喊道:“顾宗玄,我疼。”

  他好像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青灵,不管不顾地哭起来,忽然开始想起,这个女人好像从来没有对他做过什么,虽然行事狠辣,可好像都是为了他。

  “顾宗玄,我知道错了,你别恨我好不好。”

  “顾宗玄,我就要死了,你原谅我……”

  他心里忽然就难受了一下,没有问她为什么会死。

  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傲劲儿,好像对青灵服软一次,自己下一秒就会无地自容一样。

  而且在他心里,就算全泉水镇的人死了,青灵也不会死,她那么自私的一个人,还没有嫁给他,怎么舍得死呢。

  顾宗玄松了手,下床扶起了管家、丫鬟二人的尸体往外走,半个眼神都不施舍给她,说出来的话也带着违心的快意:“我会将你安葬。”

  青灵忽然就止住了哭声,她已经不再奢求什么。她的血虽和常人的不同,但是为了救顾宗玄,她体内的血已经远远不足以支撑自己活下来。

  以前她一直觉得自己身份低贱、不祥,可现在顾宗玄身体里也流着她的血,她终于觉得自己是可以配得上他的了。

  可也已经晚了。

  “军火就在城南郊外的一座废宅子里。”

  这是她临死前,留给顾宗玄的最后一句话。

  不过是为了少些愧疚,去把管家二人埋葬的半晌时间里。他推开门时,青灵已经走了。

  顾宗玄看着好像在熟睡的小姑娘,不由自主地抚上了她的脸,一滴泪猝不及防地掉了下来。

  他没有惊讶,没有快意,甚至没有任何的感想,只是觉得心里闷闷的,好像丢了什么珍贵的东西一样。

  7

  军火被藏匿在泉水镇周边一座废弃的宅子里。

  院子里杂草丛生,但推开房门,里面并不是顾宗玄想象中的样子。

  屋子里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尘埃,但是家具摆放得很整齐,桌子上齐齐摆放着几本泛黄的旧书,书下还放着一沓白色的纸,好像主人不过是出了趟远门,总会回来一样。

  鬼使神差般,顾宗玄竟然没急着去找军火,而是走过去抽出了书下的那沓纸。

  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歪歪扭扭的并不好看,但还是努力写成了整整齐齐一行一行的样子。

  小兵在另一间屋子里找到了军火,前向顾宗玄禀报。

  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开始搬,自己却抽出了椅子坐下,翻看着那并不厚的一沓纸,看了起来。

  青灵很早就注意顾宗玄了,那时的他只是司令身边一个小小的军官。

  泉水镇的冬天总是很冷,大雪吹袭一夜,天地穿上了厚厚的白衣,可青灵没有。

  她已经冷得快忘了自己是谁,只有几个画面还回荡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她也会梦到自己的童年,虽然看不真切,却也能感受到自己的家境不赖,父母也很喜欢她这个女儿。

  她断断续续的记忆里有一条雪白色的大狗陪着她,可是有一天她在街上跑着,迎面来了一辆车,她来不及躲开,那条大狗冲了过来,替她挡了这一劫。

  车上下来了两个骂骂咧咧的人,有个人的额头上受了伤,渗出了血。

  很多人都围了上来,没有人管那条倒在血泊中的狗,也没有人管在一旁心里充满着恐惧的她。

  她听不真切,叫骂声、议论声全部变成了嗡嗡的嘈杂声。

  她蹲在大狗的身边,小小年纪已经不自觉地露出了让人心惊的眼神,她想着,为什么死的是它?为什么不是你们!

  后面她记不得了,人们慌乱逃窜,惊恐地喊着妖怪。

  再然后她被赶了出来?那条复活的大狗也被打死了?

  记不真切了,或许是吧。

  她四处流浪,吃不饱,穿不暖,遭人排挤,受人欺凌,终于在几年前来到了泉水镇。

  那天大雪纷飞,她窝在司令府门边冻得直哆嗦,是顾宗玄蹲下来问她冷不冷,还把刚买来的糖炒栗子递给她,又将自己的披风留给了她。

  “你不怕我吗?”那时的青灵懵懂,总觉得自己生来就是个祸害。

  顾宗玄笑了,道:“我怕你一个小姑娘做什么?”说着,拿回给她的栗子,伸手掏出来剥开一个递到她的嘴边,“尝尝,热乎的。”

  她把栗子含进嘴里,很快嚼完吞咽下去,但那抹笑容,从此留在了她的心里。

  一直浑浑噩噩的青灵忽然就有了希望。

  她一直偷偷地生活在泉水镇附近的破宅子里,每天除了探索自己莫名的能力,就是到司令府偷偷看顾宗玄。

  她知道了苏静安的存在。

  他认真地为苏静安挑选好看的衣服;为了让她吃到热气腾腾的馄饨半夜跑出来;也可以放下架子努力逗她笑。

  她很羡慕苏静安,羡慕到妒忌。

  再后来,顾宗玄想策反。还不等计划实施起来,青灵便替他对苏司令–苏静安的父亲下了手。

  顾宗玄如愿以偿当上了司令。她以为苏静安要被赶出去了,以为顾宗玄对她那么好一定只是为了司令这个位置。

  可等来的是他同苏静安结婚的消息。

  她也想过,就这样一直下去也挺好的。

  直到顾宗玄去追击盗取军火的军官,当场中枪身亡。

  她像一个来自地狱的魔鬼,用一把匕首结束了很多人的生命。那是她第一次真实地触碰到了他,便再也不想收手了。她想要得到他。

  即使一步错,步步错。

  顾宗玄心里没由来地一阵疼,像瞬间被人抽去了力气一样浑身瘫软,摁着怦怦跳动的心脏有些喘不上气。

  好久才缓过来。

  尾声

  顾宗玄将这批军火运了出来。临走前,他叫住了身旁一个小兵,毫无感情地吩咐了声:“把这座宅子烧了。”

  虽不知为何,小兵还是照办了。他随手在桌子上抓了一把司令刚才看了好久的纸引火,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他不识字,看不懂。

  小兵用它点燃了成堆的干枯柴火,又将未烧完的纸丢在了火里,火势瞬间蔓延开来。

  纸张飘散开来,没有人看见,那里夹杂着一张画像–漫天大雪里,年轻的军官笑得温暖。

  顾宗玄带领着大批军队向着泉水镇里行进,背后是冲天的大火。

  寂静中,他仿佛听见有人在说话。

  “顾宗玄,你背我……”

  “好,我背你。”

  文/水苏 图/戏格格

赞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