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老师又怎样

  丁容容只是随便去参加了一场漫展,就认识了一个帅破天际的裁缝!更让人想不到的事是,这位裁缝居然是自己学校的客座教授?哎!等等!教授,咱们有话好好说,你不要离我这么近好吗!

  第一章 这个裁缝帅破天际

  丁容容其实没想过做COSER,当初在网上po的那组照片,完全是出自她对阴阳师这个游戏的喜欢,尤其是里面的SSR级式神青行灯,那是她做梦都想抽出来的。

  可她“肝”了无数个通宵,砸了不少钱,却迟迟未抽出这个稀有式神。

  于是,她怒了,上网买了一套青行灯的装备,自娱自乐地玩起了COSPLAY。

  而她瞎拍的照片被室友不经意地一转,竟然一传十十传百,在微博上流传开来,热门上更是出现了关于她的话题。

  一时之间,她成了继“最美交警”“最帅手抓饼小哥”后,第N位平民网红。

  这事儿有利也有弊,平日里不太熟悉的同学一时间突然像她的好朋友一样,个个找她来帮忙。这次的漫展,也是她受隔壁寝室的一个同学所托,主办方是对方的叔叔,盛情邀请丁容容来参加。

  丁容容十分想拒绝,可瞧见对方极力恳求的神情后,只好无奈地点了头。

  丁容容如约去了漫展,未料到自己一到后台便摔了一跤,人虽没什么事,衣服却……

  丁容容捂着腰间被划开了一道几十厘米口子的衣服,为难地说:“不然……今天还是算了吧?”

  那同学摇摇头,道:“好多圈里的人都是冲你来的,一会儿要是你不出现,他们不得砸了这儿?我记得这附近好像有家裁缝店,走!我带你去!”

  面对她的坚持,丁容容也不好再拒绝,乖乖地捂着腰跟着她去了。

  那家店铺看上去很小,牌匾也有些老旧,上面只有简单的四个字:私服定制。

  进去后倒把丁容容吓了一跳,与门面不同,里面的东西件件精致,门口摆着的样衣,桌上的缝纫机,就连量身用的软尺看上去都像是特殊皮制的。

  这家店不简单,丁容容在心底微微地感叹。

  店里只有一个男人,身上是简单的西裤和白衬衫,肩头搭着一条软尺,耳朵上别了根铅笔,从后面看过去,身影如青竹一般,修长挺拔。

  听见声响,男人转过身来,一张清秀俊朗的脸便出现在了她们面前。

  “什么事?”

  似乎看出了丁容容诡异的姿势,他说话时漆黑的眸子是对着她的。

  莫名地,她竟然有些紧张,顿了片刻,软声回道:“衣服破了一道口子。”

  男人点点头,示意她们先坐,然后翻找了一阵,拿着针线走了过来。

  陌生的气息突然靠近,丁容容的心跳得更欢了,而她思绪一乱,就爱乱说话。

  于是,下一秒,她突然蹦出了一句:“你直接缝会不会扎到肉啊?”

  男人听完笑了笑,嘴角微勾的样子甚是迷人。

  “放心,我的针可是上了保险的,真扎到了那你可就赚了。”

  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听得丁容容脸颊又一阵莫名发热。

  后来他帮她缝衣服时,她的心都是提着的,所有的感官都像是被放大了无数倍一样,而腰间那双有力的手掌带来的温度,更是让她连呼吸都乱了。

  末了,他用剪刀剪掉线头,瞧见她那副小模样,不由得调侃道:“抱歉,没给你找保险公司索赔的机会。”

  她被调侃地也不知说什么好,拿起自己的包包,头也不抬地问:“多少钱?”

  “不用了,举手之劳而已。”

  “不行不行,一定要给你钱的!”说着,她手忙脚乱地在钱包里找着零钱,心想着给多少合适呢?二十块?三十块?

  这时,一只干燥温热的手掌覆住了她的小手上,她惊讶地抬起头,撞上了他漆黑的眸子。

  他嘴边的笑意隐去了一些,语气中也带了一丝不容抗拒的意味。他道:“我说不用了。”

  同学见状不由得一笑,说:“哎,容容,老板这是要让你以后多来捧生意呢!你再有COSPLAY需要的服装就来这找老板做嘛,到时候就能还这几十针的人情了!”

  男人笑着点点头,道:“对,以后还得请你多来照顾生意呢。”

  第二章 居然是客座教授

  那晚,丁容容失眠了,脑子里反复重播着白天在裁缝店的情形,尤其那个男人的脸,怎么都挥之不去。

  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和他会这么快再见。

  那天室友看剧入了迷,一个劲儿地嚷着不要离开欧巴,求丁容容帮她顶一堂选修课。

  好在室友要她顶的课是服装设计与工程,自打她去过裁缝店之后,莫名对这方面有了兴趣,于是也没多想便答应了。

  可……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站在讲台前讲课的,会是那个帅哥裁缝啊?!

  他这次也穿得十分正式,一身笔挺的西装,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一颗,随着呼吸,似乎还能隐约瞧见里面性感的锁骨。

  丁容容还是有些好奇,转头问了问旁边的同学:“给你们讲课的一直是这个裁缝吗?”

  “裁缝?同学你在搞笑吧?”旁边的同学一脸不悦地看着她,“这是我们系的客座教授苏长语,是学校花重金请来的!什么叫裁缝啊?会不会说话!”

  客座教授……

  果然,长得这么帅的,不可能只是个裁缝店的老板这么简单啊。

  丁容容后来一直试图降低存在感,她的头发都是随便拢了拢,形象不堪得很,担心在这种时候被台上的人发现,破坏了之前在他面前留下的印象。

  可显然苏教授的眼力好得很,中途抽人回答问题时,直接就指向了她。

  “那位同学,请你回答一下。”

  苏长语俊脸含笑,那模样跟那天在裁缝店时一模一样,瞧得丁容容又是一阵脸红心跳。

  她咬了咬唇,略带尴尬地回道:“教授,我其实是来旁听蹭课的,您问得太专业……我没学过。”

  苏长语眉毛抬了抬,笑得明朗:“哦?这这么说来,你是觉得我的课很好?”

  “是的,是的!”

  “那你说说,我的课怎么个好法?”

  丁容容既害羞,又尴尬,憋了好半天,突然蹦出一句:“秀色可餐!”

  这话一出,她就傻了,恨不得敲烂自己的脑袋!她这是公开说自己是花痴啊!

  全班的同学听完也都愣了愣,接着,一片大笑声传开,就连苏长语的脸上都难得地出现了哭笑不得的模样。

  他看着她,嘴角的弧度弯得极大,说:“同学,你应该不是学文科的吧?”

  丁容容摇摇头,确实不是,她学得是土木工程,爷们中的爷们专业。

  苏长语眸底忽然闪过一丝坏笑,道:“幸好,不然我就要替你们系的老师担心了。”

  丁容容:“……”

  下课后,丁容容怎么想怎么不对,觉得一定要去解释一下,不然这苏长语一直误会她是个花痴就糟了!

  虽然……她确实挺喜欢他那张脸的。

  怕同学误会,她默默地跟在他身后走了一段路后,在一处偏僻的角落才截住了他。

  “苏教授,我刚刚的话,您别误会啊,其实我想说的是,您的课特别好!真的!比您的颜值还要好!”

  苏长语一听这话,俊脸上闪过一丝遗憾,道:“啊,这么说你觉得我的脸也不怎么样喽。你刚刚夸我的时候,我还挺开心的……”

  丁容容一愣,万万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急忙回道:“不是不是!我说错了,您的脸比您的课好!”

  “啊?那这么看,你是嫌弃我的专业能力不够啊……”

  苏教授,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苏长语瞧着她一脸窘迫又无奈的模样,眸子微微一眯,笑得优雅迷人,道:“逗你的,惩罚你说话不算话。”

  丁容容一脸疑惑,问:“啊?”

  “你不是说要来我的店里做衣服吗?我可一直盼着你这单生意,你却一直没来。”他说到这里,微微俯身,微笑着与她平视,“怎么,衣服给你缝完了就想赖账?”

  她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我那天带了妆啊,差别这么大您居然都认出我来了?”

  苏长语点点头,回:“嗯,差别确实挺大的。”

  丁容容心头一沉,虽然她也知道自己妆前妆后差别挺大的,可是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还是觉得格外难受。

  “现在更漂亮。”

  丁容容有些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瞧着他。苏长语从上看过去,白的脸,黑的眸子,倒是可爱得很。

  他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又说:“有空去找我做衣服吧,我等着你。”说完便转身离开了,留下她一人愣在原地。

  隔了好半晌,她才摸了摸早已发烫的脸颊,心想,糟糕,她真的被他的美色迷住了!

  第三章 要给你签名吗

  丁容容一连犹豫了好几天,最后还是决定周末去裁缝店瞧瞧。

  她去的时候是上午,没什么客人,苏长语看上去很悠闲,抱着大碗在吃面条。

  听见声响,他抬起头来,瞧见是丁容容时,俊秀的眉毛微微一抬,眼神含笑,说:“不容易啊,这单生意我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来了。”

  她尴尬地笑了笑,问:“是直接量尺寸吗?”

  “不急,你先把草图拿来,我看看你想做什么样式的。”

  “草图?”

  苏长语又吸了一口面条,漫不经心地看着她,答道:“你想COS哪个人物,要给我人物平时的着装图片啊。”

  丁容容暗叫糟糕,着装图片她完全没准备!

  他看出了她的异样,眉毛轻挑,嘴边泛起散漫的笑:“你别告诉我你连想COS谁都没想清楚。”

  “怎么可能……”想清楚!她根本就是头脑一热就坐公交过来了好吗!

  苏长语的笑意更浓,长腿一撑站起身子,将碗放在一旁,拍了拍椅背,对她说:“那来吧,上网找你想COS的人物,我也能帮你参谋参谋。”

  丁容容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坐到了电脑桌前。

  她其实不太爱看动漫,知道的人物也少得可怜,找来找去也找不到什么正经的。

  突然脑子里蹦出来一个形象,也没多想,她转头问他:“百变小樱可以吗?”

  苏长语一愣,接着清俊的脸上满是笑意。他俯下身子,慢慢靠近,漆黑深邃的眸子盯了丁容容半晌,最后说:“已经长得这么可爱了,还扮可爱,这是犯罪啊。”

  他的声音很轻,薄唇一张一合间,有温热的气息微微喷在丁容容脸上,一下子就唤起了她心中沉睡的小鹿。

  他……他这是要干什么啊?!不知道她对他本来就有些意图不轨吗!居然还靠得这么近!

  丁容容赶紧移开目光,深吸一口气,以掩饰自己的情绪,片刻后,对他说:“其实我看的动漫挺少的,就喜欢百变小樱来着……”

  苏长语看了看她,也没多说什么,抬手将她的身子一扳,自己微微俯身站到了她的背后。

  精壮的胸膛若有似无地贴在她的背后,他一只手扶着她的肩膀,一只手覆上了她握着鼠标的手。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俊脸竟然贴近了她的颈间,一呼一吸间,带着暧昧的气流就这么萦绕在她的周围,像是能让世间万物燃烧的燃料一般,烧得她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既然你没有喜欢的,那就听听我的推荐吧。”他覆着她的手移动鼠标,最后定格在一张图片上,“我觉得这个人物就不错,下次你COS,一定会再火一把。”

  苏长语选的是水冰月,是个大众比较熟悉的动漫人物,而且这部动漫丁容容小时候也看过,也挺喜欢的。

  不过……

  “再火一把?”她提着一颗心,小声地问,“你为什么这么说?”

  “之前你扮的青行灯不是在微博上很火吗?”

  丁容容一惊,下意识地转头看向他:“你还知道这件事?”

  他看着她愣怔的小脸,漫不经心地一挑眉毛,道:“当然,我还是你的粉丝呢。”

  这话惊得她不知如何是好,呆愣了半晌,才傻傻地问了句:“那……要给你签名吗?”

  “……”

  第四章 我看上的人能跑得了

  丁容容觉得,她与苏长语之间的关系正在朝诡异的方向发展……

  昨天她脑袋抽风问了他要不要签名,他沉默半晌之后,居然笑着回了句:“我的荣幸。”

  他的荣幸!

  她快被他调侃得都快哭了,尤其是看到他当时嘴角浅浅勾着地坏笑,总觉得他是在故意调戏她啊!

  然而最让人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面。

  等他帮她量好尺寸,她拿出钱包要付钱时,他居然又说不要钱,只是随口说了一句:“不然你没课的时候就来帮我做衣服吧,当抵债了。”

  “可是我平时还要……”

  她拒绝的话未说完,便被他截住:“这几天可能还会来个老师傅,他的手艺比我还好,我看你上次去上我的课,应该对这类知识很感兴趣吧?他要是指导你一二,你肯定能自己上手了。”

  “但是……”

  “如果你能穿上自己做的衣服去漫展,成就感应该会爆棚吧?”

  “……”这句话诱惑力确实有点儿大。

  他嗓音低沉,声线中带着一丝性感:“嗯?”

  “……好吧。”

  苏长语听到她答应了,笑意更浓,眸底带了一丝散漫,“真好,以后能长时间与我的偶像在一起了。”

  “……”

  那天之后,丁容容就莫名其妙地走上了,几乎每天都要去裁缝店报到之路。

  但苏长语也没骗她,在她去那儿的第四天,真的有位老师傅过来了。

  那老师傅是个精瘦的老头儿,看上去年纪很大,人也严厉得很,跟丁容容一见面,就开始考验她的基本技能。

  “画粉的时候软尺要按住!你是没吃饭吗?边画边挪,看看!这直线都快让你画成曲线了!

  “剪布的时候手别哆嗦!小小年纪的,怎么还不如一个帕金森患者?”

  丁容容:“……”

  几番下来,丁容容被他折磨得几乎掉了一层皮,可是又因为他是苏长语的师傅,也不好表现出什么情绪,只能默默地一边挨骂,一边干活。

  后来苏长语过来,老师傅看着一脸委屈还依旧干活的丁容容,难得地笑了笑,道:“这姑娘不错。现在很少有年轻人能挨住我的骂了,她被骂完既没发脾气,也没摆臭脸,至少说明她懂得尊重长者,单这一点,就很难得了。”

  苏长语看上去漫不经心,回答却狂傲得很:“我看上的人,当然不错。”

  老师傅就瞧不惯他私低下这副模样,斜眼看他,又说:“你看上人家,人家不一定看得上你哟!”

  苏长语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看上去比刚刚还有自信。他道:“我看上的人,你认为能跑得了?”

  不过这些话丁容容没听见,她当时还在勤勤恳恳地弄着手上的布,心里无数次吐糟,怎么这东西看着很简单,做起来这么难呀!

  忽然,一只手从她身侧穿过,白皙修长的手覆在了她的手上,掌心微暖,似乎还带着电流。

  “这里需要把衣角折起来再画。”苏长语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侧,提示她,“尺子垂直,前后距离量好。”

  他一边说,一边按着丁容容的手裁着布,声音在她的耳边,像是很近,又像是很远。

  她不得不承认,这一刻,胸膛那颗扑通扑通瞎跳的心脏,是为他而乱的。

  为了掩饰尴尬,她垂着头,低声开口:“你在这儿帮我,不怕那位老师傅生气吗?”

  “他去里面睡觉了。”他顿了顿,嘴角泛起丝浅笑,“况且,我帮我喜欢的人作弊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啊。”

  丁容容一愣,转头看向他,有些不可思议地问:“喜欢……的人?”

  “你忘了吗?”苏长语突然笑得有些坏坏的,眼神看上去也带着痞气,“我是你的粉丝啊。粉丝当然喜欢偶像了,所以,我最喜欢你了。”

  丁容容:“……”

  第五章 我会让他没勇气再出现

  老师傅在裁缝店待了快一个月才走,那段时间,丁容容几乎每隔几天就要被他折磨一阵,日子久了,倒也学到不少东西。

  老师傅离开的那天,她的新COS服也基本完成了。

  摸着成衣,丁容容开心极了,毕竟是自己辛苦了快一个月的成果,说没有成就感是不可能的。

  苏长语瞧见她那副小模样,眼底闪过一丝宠溺,说:“正巧过几天有一场COSPLAY比赛,你可以穿着自己做的衣服去参加。”

  “比赛?”

  他点点头,道:“听说是你们学校的动漫社主办的,你回去可以打听一下。”

  丁容容后来还真去了动漫社,不想还未等她说话,与她相熟的社长先说:“容容!你一定要帮帮我!”

  “帮你?”丁容容疑惑地问。

  “我们社最近想办一场COS比赛嘛,但我们一直拉不到赞助,好不容易有个学长说可以赞助,条件是必须要你参加!”

  “我参不参赛关他什么事啊?”她皱着眉问。

  社长急道:“总之一定不会坑你的!来吧来吧!就当救我一命!”

  她虽然有些犹豫,但片刻后还是说:“报名表拿来吧。”

  然而在她确定参赛的当晚,她微博底下的评论就莫名地炸了。

  @瞎啊踩我脚了:@丁家小容准备好接受我炽热的心了吗?

  她的粉丝不是很多,但不知为何这条微博的转发量会这么惊人,丁容容仔细看了看,发现转发的大部分都是僵尸粉!

  她被雷得不轻,刚想跟室友吐槽,室友却先开口了–

  “容容!校论坛上有人爆料,说美术系的系草学长在微博上跟你表白了!”

  丁容容无奈地看着屏幕,回:“我看见了……”

  “天哪!有知情人士说,那位学长会在动漫社举办的COS比赛当天,会跟你当面再表白一次!容容!你火了啊!”

  “……”

  丁容容只觉得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心想怪不得那会儿社长的表情怪怪的,原来他们计划着是这事儿。

  她实在纠结,甚至想放弃比赛,犹豫了几天也拿不定主意,于是某天去帮忙帮工时,跟苏长语说了这件事。

  苏长语听完,俊朗的脸上难得浮起一丝冷笑,语气也沉沉的,带着凉意。

  “胆子倒是不小。”敢觊觎他的人?呵呵。

  丁容容哪里知道苏长语的意思,连忙点头,道:“是啊,如果学校论坛说的都是真的,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胆子确实不小!所以我现在怎么办啊?临时说不去参赛好像也不太好吧?”

  “你安心参加你的,至于别的事,我帮你解决。”

  她有些意外地问:“你帮我?”

  听到她不相信的语气,苏长语修长的手指一勾,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道:“怎么?小丫头这是在质疑我的能力?”

  “不是啦,只是有点儿好奇你会怎么帮我。”她笑嘻嘻地凑近,“你难道想在比赛当天找几个大汉把他绑了,等比赛结束再放掉?”

  “怎么可能下手这么轻?”苏长语嘴角冷冷一勾,脸上浮起一丝诡异的冷笑,“我会让他以后都没有勇气再出现在你面前。”

  第六章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她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但总算是放了心。谁知在比赛的前一天,她又得到了一个所谓的内幕消息,说系草已经在比赛现场的广告位上贴满了告白海报,满墙都是“小容,我喜欢你”。

  她着急地给苏长语打了通电话,哪想他却并不放在心上,只说了一句:“安心等明天吧。”

  第二天,丁容容是怀着忐忑的心情到现场的,原以为广告位上会像昨天听到的一样,有很多辣眼睛的告白海报,结果,海报没有,只有一条超大的横幅!

  而横幅上面写的是……

  “想追她?呵,还轮不到你。”

  丁容容愣住了,看着上面的字,脑海里莫名浮现苏长语说话时的样子,不由得,一颗心扑通扑通地狂跳不止。

  而另一边,那位系草也在跟动漫社社长大声理论,问他为什么不守信用。

  “不是我不守信用啊,是昨天突然有人给了我双倍的赞助费,让我撤掉你的东西,挂上他的,所以……”社长笑嘻嘻地拿了一沓钱给系草,“对不起啦,这钱还给你。”

  系草气得咬牙,转头发现丁容容来了,一阵惊喜,刚想朝她走过来,却看见另一个男人靠近了她。

  丁容容今天穿的是一身水手服,两条金黄色的辫子再加上额头上的小月亮,一瞧便知道是COS水冰月。

  而那个男人,一身黑色西装外加一件斗篷,身材挺拔修长,气场也十分强大。他脸上还戴着面具,头上扣着一顶黑色的礼帽,一瞧便是动漫里水冰月的恋人……夜礼服假面!

  只见那位“夜礼服假面”轻轻地拍了丁容容的脑袋一下,道:“江米条脑袋。”

  那神态、动作亲昵得,仿佛二人真如动漫里一般,关系亲密。

  系草愣住了,脑袋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气冲冲地跑到了二人面前,指着“夜礼服假面”问:“我的海报,是你换走的吧!”

  面具下,漆黑的眸子露出漫不经心神情,悠闲地看着他,道:“是又怎么样?”

  “凭什么!”

  嘴角轻轻一勾,“夜礼服假面”的语气更加淡然:“凭我比你有钱啊。”

  “……”

  系草被气跑后,丁容容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她知道,这个“夜礼服假面”除了苏长语不会有别人,于是指了指横幅,问:“这个真是你放的?”

  苏长语眉毛一挑,道:“我说了会帮你解决,怎么样?够霸气吗?”

  霸气!当然霸气!可是……“轮不到你”是什么意思啊?

  丁容容总觉得不对劲儿,可看着苏长语又不太敢问,后来比赛开始,也顾不上多想,便去了后台。

  丁容容COS的并不是当下最热的人物,却是全场最吸引人的,毕竟有一位身材挺拔的搭档在旁边帮她站队,俊男靓女组合,自然会有很多人喜欢。

  比赛结束要下台时,现场突然响起了一阵音乐,仔细一听,竟是《美少女战士》的主题曲!

  丁容容一惊,还未反应过来,苏长语便朝她伸出了手。

  “亲爱的水冰月小姐,我能请您跳支舞吗?”

  四周皆是起哄声,羞得她不知如何是好,半晌后,苏长语微微俯身,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小丫头,这么多人在看呢,给点儿面子,嗯?”

  他说话时,薄唇若有似无地擦着她的耳郭,带着电流,电得她整颗心都酥了。

  于是,下一秒,她几乎是无意识地将手搭上了他的手上。

  一曲终了,丁容容感觉自己胸腔里的那颗心已经不是她的了。

  听着耳边一下比一下响的心跳声,她突然觉得,心底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土而出。

  连她自己也阻止不了了。

  丁容容咬了咬嘴唇,在苏长语还未放开她的手时,说:“苏长语。”

  “嗯?”

  “我……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苏长语深深地看着她,半晌后才开口问:“这算是表白吗?”

  脸羞得通红,她点头道:“对,表白。”

  他笑了笑,道:“哦,那真抱歉,我不能接受。”

  第七章 小丫头,我喜欢你

  丁容容没想过,人生中第一次告白,竟然会以失败告终。

  其实她一直觉得,在两个人相处的这段日子里,苏长语的态度很暧昧,虽然没有明确表示什么,但是……他们之间的气氛,似乎有些不一样。

  所以她觉得,只要有人捅破这层纸,他们就一定会在一起。

  可到头来……

  那之后,丁容容就没再去过裁缝店,更没有与苏长语联系过,他的课也没有再去听过。

  然而万万没想到,那天之后没多久,她竟然听舍友说,他辞去了客座教授的职务。

  她有些不敢相信,苏长语难道是因为她而离开学校?

  怕她死缠烂打?所以连教授的职位都放弃了,直接走人?

  丁容容的心情真是复杂得要命,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被人当成洪水猛兽,避得这么小心。

  不过也无所谓,反正她已经决定两耳不闻窗外事,接下来的日子除了学习什么都不想了。

  可谁能料到,就在她决定平静学习的时候,学校论坛上竟然又掀起了一阵波澜!

  某个“知情人士”爆料,说当初打败系草,并且站在丁容容身边的人,就是学校请来的客座教授苏长语,并且上面还说,苏教授其实喜欢丁容容很久了!

  丁容容惊了一下,不知道这事儿到底怎么传出去的,有些害怕这些传言会传到苏长语的耳朵里。

  他会不会觉得这是她爆料的?觉得是她故意设计的?

  丁容容头痛死了,虽然她已经不想和他联系了,但是更不想被他误会!

  于是她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给苏长语发一条微信。

  丁家小容:“苏教授,不知道你看没看到学校论坛上的帖子,不管怎么样,请您相信我,那帖子不是我发的,我根本不知情!”

  长语长安:我知道。

  丁容容一愣。

  长语长安:“因为帖子是我叫人发的。”

  丁容容震惊了。

  后来苏长语发的是一条语音,他的声音比平时更加低沉悦耳,还微微含着笑意:“对,我就是故意的。”

  丁容容无言以对。

  长语长安:“是不是觉得莫名其妙?甚至想打我?”

  丁家小容:“您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呵呵!”

  长语长安:“那就来店里找我吧,给你揍,绝不还手。”

  丁家小容:“不用了,反正我只是想告诉你不是我发的,至于别的……我没兴趣。”

  长语长安:“那你也不感兴趣为什么我拒绝你之后,会做这些?”

  丁家小容:“……”

  长语长安:“来吧,我解释给你听,一切。”

  隔了很久,他从语音换成了文字。

  长语长安:“小丫头,我很想你。”

  丁容容看着那四个字,心跳又不争气地开始乱跳了。

  第八章 瞧瞧他那护妻的怂样

  丁容容觉得自己挺丢人的,之前那么信誓旦旦地说不再想苏长语的事情了,结果才几天的工夫,就被他一番话以及那句“我很想你”弄得乱了心绪。

  那天想了很久,她还是决定去找他,快刀斩乱麻,一切都说清楚了,也省得她再纠结。

  可谁能告诉她,为何她到了裁缝店之后,会看到之前教她的那位老师傅?并且苏长语还在……蹲马步?!

  她愣怔地看着两人,问:“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你来得正好!”老师傅一瞧她来了,脸色便缓和了些,“我刚刚才知道你已经好久没来了,是不是这小子欺负你了?!我走的时候就告诉过他,你们是师兄妹,要互帮互助,团结有爱,结果他却欺负你!师父现在帮你收拾他,让他以后不敢再犯!”

  丁容容惊讶得不行,心想这老师傅什么时候成她师父了?和苏长语还是师兄妹?这哪儿跟哪儿啊?!

  不过,这不是重点!

  “您误会了!”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是我做错了事,不好意思来找他,和他真的没关系。”

  “哦?是这样?”老师傅点点头,“既然是你错了,就跟他道歉吧。”

  “……”

  苏长语似乎也有些看不下去了,站直了身子,对老师傅说:“老头儿,你够了啊!”

  “让你起来了吗?!给我继续蹲着!”老师傅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瞧瞧你那护短的样子!我还没怎么着呢,就这么舍不得了?”

  说着,老师傅指着他,对丁容容说:“看看他这样子,怂不怂?你说怂不怂?”

  丁容容:“……”

  后来老师傅又损了苏长语两句,就起身去后屋睡觉了,走之前还嘱咐丁容容:“千万不要被他一两句就骗住了,为难他一下!让他明白情路艰难!”

  她听得哭笑不得,后来见他真的走了,赶紧走到苏长语身前,将他扶起来。

  “马步蹲这么久,腿都麻了……啊!”

  感受着倒在自己身上的高大身躯,丁容容强忍着紧张,说:“苏教授,你这是犯规。”

  明明都拒绝她了,为什么还要对她这么暧昧?

  “我腿麻了呀,借你的肩膀靠一靠。”苏长语两手扶在她的腰上,撑着身子看着她,“你不会这么小气吧?拒绝了你的告白,连这种举手之劳都要拒绝我?”

  一提到告白的事,丁容容就气不打一处来。她双手推着他的胸膛,将二人拉开了一些距离,“所以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拒绝了我,为什么又要做这些?!”

  听了她的话,他微微一笑,再开口时,语气中带着不可一世的霸道:“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舍得让喜欢的女生在我面前小心翼翼,低三下四?先表白的人注定是这场爱情中的弱者,你是我想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我不想你变成那样。”

  丁容容整个人都惊呆了:“你……你什么意思?”

  “我说我喜欢你,比你喜欢我时还要早。”苏长语眼眸深邃,“你还记得大一时,你去图书馆借书,并且在某本书里发现的一片枫叶吗?”

  她回忆了一阵才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当时她和室友一起去的,看到那本书中夹着的枫叶时,室友还开玩笑地说不知哪个神经病放在里面的。而她却说挺美的,并且当晚还用塑封模将那枫叶表好,后来又放了张纸条进去。

  上面写着:愿读此书的人,都能发现生活中的小美好。

  苏长语吻了吻她的手,说:“那片枫叶是我夹进去的,而且当时我就在你们旁边,也听到了你和朋友的对话。后来我再去翻那本书,发现你把枫叶套上了膜,还放了张纸条……我不得不承认,当时我就心动了。”

  他觉得只有善良、可爱的人才会有如此举动,况且这个善良的女人长得还正巧是他中意的类型……他怎么能不动心呢?

  “我打听到你是大一新生时,说实话我感觉挺挫败的。”毕竟他也算是个教授,喜欢上学校的学生已经很不可思议了,而那学生竟然还这么小……

  所以那之后他就没再去想她了,直到前不久,她穿着一条破了的裙子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

  那一刻,他才发觉,原来沉寂许久的爱意并没有消散,反而在见到她之后,更加浓了。

  所以从那天起,苏长语就暗暗发誓,一定要将她追到手。

  丁容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想了半天,呆呆地问他:“那你为什么在拒绝我的表白之后,就辞掉教授的职务?”

  “因为我不想受到别人的非议啊。”他伸手掸了掸她的额头,“教授与学生谈恋爱……就算不犯法,也会被人议论。我倒是无所谓,但是伤害到你,就不行。”

  她满心的感动,也不知该说什么,看着他好半晌,才问:“为了我辞掉自己钟爱的工作,值得吗?”

  “所以以后你想和我分手时,想一想我曾经为你付出过多少。”苏长语唉声叹气地道,“哎,以后我就只是个小裁缝店的老板了,也不知道女朋友会不会嫌弃……”

  丁容容笑了,道:“那就看你表现喽,毕竟你女朋友还年轻得很,想再找也是有可能的。”

  他听完,恨恨地咬了咬她的嘴唇:“那你试试看啊!”

  文/L小姐 图/FFYY3232

赞 (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