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纪人又在作妖了

  做为一只树精,木小姚很悲催,被袭胸就算了,被脱裤子耍流氓也算了,没想到还要在她身上上吊。大哥,要死请到别处死,死过人的房子叫凶宅,死过人的树叫凶树,很不吉利的。

  【一】好大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木小姚被袭胸了。

  一名身高一米八七的男子把手放在她的胸部,还带着浑身酒气。紧接着,她听到皮带松动的声音,这个男人居然当着她的面脱裤子!

  “啊!”

  木小姚想尖叫,可是她发不出声音,只能心里呐喊。

  “好大。”

  这句话也是她在心里喊的。与此同时,她用树藤一样的手朝男人脸上招呼了过去,于是,男人被抽倒在地,昏了过去。

  木小姚是一只树精。

  而这个叫鹿子鸣的男人,正手扶着一棵树撒野尿。

  木小姚被自己一时大力把人抽昏过去的举动吓了一跳,但还是红着脸说了句:“没素质。”

  她看向地上保持撒尿姿势昏倒的男人,犹豫了一下,伸出树藤帮他把裤子往上提了提,想了想,又帮他把中间的拉链也拉上了。

  做完这一切,木小姚脸红得几乎要滴血。这个时候如果放个洗脸盆在她的树桩上,不到一分钟就能接满一盆血水,去演恐怖片。

  不知道鹿子鸣什么时候才会醒,自觉已经仁至义尽的木小姚并不想管他,抖了抖树枝,几片叶子落下来正好盖住了他的脸。

  “哼,不想看他。”

  鹿子鸣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他感觉脸上有些痒,睁开眼睛,看见一片绿。

  “这什么鬼?”他抓起脸上的树叶扔掉,然后坐起身来,疑惑道,“我怎么会在这儿?”

  回应他的是一阵萧瑟的风(木小姚还借着东风把落在树枝上的鸟屎抖落在他的头顶上)。

  “可能是昨晚喝多了。”鹿子鸣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脑袋,自问自答。

  “昨晚太高兴了!”鹿子鸣想起了什么,兴奋地握起拳头,咧嘴一笑,却牵扯到了面部的伤处,“哎呦,疼……”

  “我的脸怎么了?”他疑惑地正准备抬手去摸,惊见手表上的时间,吓了一跳,“遭了!要迟到了!”

  说着,他跳起来就跑了。

  围观了全程的木小姚翻了个白眼,说了一句:“神经病。”

  两天后,熟悉的酒味又隐隐约约地传来,木小姚吓得缩起了叶子,迟疑道:“不会……吧。”

  眼见鹿子鸣提着啤酒瓶,一边往这边走,一边往嘴里灌酒。

  又来!这大白天的,他不会又要撒野尿吧……

  拜托,能不能注意一下公共素质……

  木小姚急得快要哭了,小女孩遇到流氓还能逃跑,但她一棵树,扎根在泥土里,根本没法逃。

  木小姚认命地闭上眼睛,但等了许久,都没有听到水流声。

  好像有什么东西绑在了她的树枝上。木小姚睁开眼睛,看到鹿子鸣在她的树枝上绑一根麻绳,还搬来几块废砖头堆在地上码好,然后脚踩上去,把头放进绑好的绳圈里。

  “……”

  木小姚宁愿他对着自己撒尿,也不想看到这个男人在自己身上自杀。

  她并不关心他的死活,只是要死麻烦到别处去死好吗!死过人的房子叫凶宅,死过人的树叫凶树,很不吉利的。

  而且她前几天刚听落在她身上的一对麻雀说:“城北的一棵歪脖子树,因为太多人类在它身上上吊,得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郁闷地死了。”

  她还有很多年想活。

  【二】掰弯了

  鹿子鸣拽了拽麻绳,确定了它的结实度后,准备蹬脚下的砖头。

  “……咦?”

  鹿子鸣被迫弯了弯身子,因为麻绳往下降了降,又降了降……最后他一个跟头栽了下去,没死成,树枝弯了–弯到了地上。

  鹿子鸣不明白为什么前一秒还笔直的树枝,突然就弯了。寻死关头,鹿子鸣决定不计较这些细节,下来把砖头移动了一个位置,找了另一条树枝挂上麻绳继续寻死,结果他的小拇指刚碰到树枝,树枝又弯了下来。鹿子鸣不甘心,继续换。最后在他坚持不懈地努力下,终于掰弯了所有他够得着的树枝。

  厉害了!我的哥!

  “啪啪啪!”木小姚在心里替他鼓掌。

  “啪啪啪!”

  这一次是替自己鼓的。要知道演一棵患有骨质疏松症的树有多不容易,现在请不要叫她树精,叫戏精。

  鹿子鸣并没有放弃,只是屡次失败让他有些恼火,他一脚踢翻了脚边的砖头,盯着树干。木小姚看他慢慢地往后退,大概退了五米远,然后大步朝她冲来。

  他这是要撞树自杀啊!

  此时,刚好十二点,正午的阳光照射着木小姚,与往常晒太阳时不同,木小姚感受到阳光照在她身上,让她有了一些不一样的变化。

  “嘤……”

  鹿子鸣又栽倒了,只是这次同他倒下的还有一个人。

  鹿子鸣本应撞得脑袋开花,可头顶的触感一点也不坚硬,反而很柔软。

  “你压到我了……”木小姚红着脸说。鹿子鸣的头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她的胸口上。

  凭空响起的女声把鹿子鸣吓得连忙爬起来。看清眼前的少女后,他揉了揉眼睛,开始环顾四周。

  “别找了。”木小姚整理好头发站起来,“你寻死的那棵树就是我。”

  她差点忘了,过了今天中午十二点她就两百岁了,两百岁的树精可以幻化成人形。

  她戳了戳完全愣住的鹿子鸣的胸口,道:“我告诉你,寻死不要找树,树都是有生命的,你死在我们身上多让我们硌硬啊。”

  “你要是真想死,我给你个建议,跳河,哦,不行,河神一定会嫌弃河水被污染了……”

  “跳楼?”木小姚撇了撇嘴,“还是不行,清洁工清理路边上的尸体多麻烦啊,说不定还会吓到路过的小孩,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

  最后她对鹿子鸣说:“难道活着不好吗?”

  鹿子鸣看着她,眼神绝非善意。

  木小姚讪讪地道:“哈哈,死活是您的自由。那我就不打扰了,您继续。”

  木小姚没走几步就被鹿子鸣拽着后衣领提了回来,问道:“树枝是你故意弄弯的?”

  “我那是晨起做伸展运动呢,嘿嘿。”

  “我这脸也是你打的?”鹿子鸣指了指脸上还没散去的淤青。

  “别告诉我这是爱抚。”他赶在木小姚回答之前又补充了一句。

  “当然不是爱抚,这是爱的教育!教育你随地小便!”木小姚一想到这件事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难道我对你……”鹿子鸣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那晚他酒喝得有点多,具体干了什么他根本不知道。

  “嗯!我看到了辣眼睛的东西!”木小姚重重地点头。

  鹿子鸣抓了一把头发,颓然地蹲在地上,道:“你这教育可够深的,我的饭碗都丢了。”

  【三】该配合你演出的我视而不见

  鹿子鸣在地上捡起一颗小石子,边画圈圈边说:“我是个演员,跑了五年龙套,好不容易通过面试,能够演男主角,虽说是网剧,但好歹也是男一号。那天晚上我很高兴,喝了点酒,对你失礼我很抱歉,但我也付出了代价。就因为这道伤,导演不让我演了,说我不能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定好了角色还去喝酒打架,这种问题演员他们不用。”

  “这件事对我的打击挺大的,所以才想寻死,但是现在冷静下来发现这样做特别懦弱。不好意思,我话说得有点多,我就是想找一个人倾诉……”

  鹿子鸣在这儿用悲情男主角的语气说了一堆话,一抬头,才发现木小姚早就不见了。

  那句歌词怎么唱来着:“该配合你演出的我视而不见……”

  “好香啊……”

  鹿子鸣在距离他十米远处的红薯摊边看到了盯着被烤得黑漆漆的红薯流口水的木小姚。

  “小姑娘,这个大!现烤的。”卖红薯的大叔很会看眼色地挑了个大的给木小姚。

  木小姚十分感动地接过,她在这儿待了两百年,每次闻到烤红薯的味道都忍不住流口水。虽然她平日里可以靠光合作用,吸收二氧化碳填饱肚子,但生理上的饱腹感和舌头上真正尝到食物的味道是不同的。

  她飞快地掰开红薯,尝了一口,满足地闭上眼睛。

  “小姑娘,好吃吧?八块钱。”大叔朝木小姚伸出沾满炭灰的手。可木小姚一直在埋头吃,丝毫没有给钱的意思。

  “嘿嘿嘿!小姑娘!”大叔不快地在她面前晃了晃手,“看你长得这么秀气,不像乞丐啊?给钱!”

  木小姚呆呆地看着他,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慈眉善目,笑嘻嘻给她红薯的大叔突然变了脸,凶狠地瞪着她。

  “八块钱是吧?”鹿子鸣走过来,从钱包里掏出十块钱,大气道,“不用找了。”随后他又想了想,又掏出二十块钱,“再给我来两个大的。”

  木小姚手里的那个红薯早被她几口吃完了,看鹿子鸣手上又有两个,便想去拿,谁知鹿子鸣轻轻地把手往上一提,蹦了两下都没够着。

  鹿子鸣推着她的脑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我跟你商量件事儿,我要是天天给你买这个,你愿意当我的经纪人吗?”

  美食在前,木小姚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鹿子鸣这才把胳膊伸平,将红薯递过去,道:“吃吧。”

  木小姚开心地抓过来吃了。鹿子鸣看她嘴边还粘着炭灰,瞳孔里倒映着金黄色的红薯肉,像是看到了一个有趣的宠物一样,不禁揉了揉她的头,道:“小树精真好养。”

  别看他买红薯这么大方,他也只能对这一件事大方而已。常年跑龙套的鹿子鸣,自然是没什么钱请经纪人的,老是孤身一人去剧组面试,实在是有点寒碜。鹿子鸣觉得,是时候请个经纪人,装一装了。

  木小姚趴在鹿子鸣的床上,捧着鹿子鸣的笔记本电脑看电影,吃着鹿子鸣买来的红薯笑得花枝乱颤。她看的全是鹿子鸣给她下的有关明星和经纪人题材的电影,昨天鹿子鸣带她回来跟她解释了半天什么是经纪人,经纪人要做些什么,如何扮演一个有气势的经纪人。木小姚一副听天书的模样,鹿子鸣索性进行趣味教学,下了几部电影让她自己看着学。

  晚上他跑剧组回来的时候,木小姚已经枕着笔记本电脑睡着了。

  “还挺刻苦。”鹿子鸣笑了一声,托着她的头把笔记本电脑移了出来,然后给她盖上一床被子,自己从旁边的橱柜里拿了一套垫被铺在地上睡了。他租的房子面积很小,一室一卫,连客厅都没有,只能和木小姚挤一间。

  第二天一大早,鹿子鸣就听到屋子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鹿子鸣没事的时候习惯睡到自然醒,被不自然的声音吵醒难免会有起床气。他虽然已经醒了,眼睛却不愿睁开,隐约感觉到有人朝他走近,刚想睁开眼睛,比他更快一步的是,一张嘴唇贴到了他的脸颊上。

  于是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近在咫尺吻他的木小姚。

  【四】失忆还是X骚扰,这是个问题

  “你干什么!”

  鹿子鸣猛然跳起,“哐当”一声又撞了回去。他是靠着衣柜这头睡的,起身时撞到衣柜门的下沿,硬生生地磕回到了地铺上。

  鹿子鸣有些晕乎乎地看着微微一笑的木小姚对他说:“宝贝,你醒啦,早餐我买来了。”

  鹿子鸣早就过了那个“妈妈逼你吃早餐”的年纪,已经很久没有按时吃过早餐了。

  他呼吸急促,胸脯起伏,道:“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车祸?丧失了一部分记忆?我以为睡了一晚,其实睡了很多年,然后在这么多年里我跟你发生了什么,我们恋爱了,又或者……结婚了?”

  木小姚依旧笑着道:“你在说什么?”

  鹿子鸣用被子裹紧身体,道:“如果不是失忆,你这就是×骚扰!”鹿子鸣注意到木小姚身上穿着他的白衬衫,长发披在肩上,光着双腿,至于里面有没有穿,鹿子鸣根本不敢看,这一副事后的模样是想怎样啊!

  木小姚疑惑道:“我在扮演经纪人,这样不对吗?”

  “你……”鹿子鸣气息有些不稳道,“你这是正经的经纪人吗!”

  “你给我看的电影上就是这样的啊。”

  “……”

  鹿子鸣总算知道问题的根源在哪儿了。那几部电影是他很正经地在搜索引擎上问网友有什么比较专业的艺人与经纪人题材的电影,有人推荐了几部,还顺便附上了网盘地址,他没多想就打包下载了下来。现在看来他这个问的人很正经,可推荐电影的人极其不正经。

  鹿子鸣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在木小姚光洁的双腿上,感到鼻头有点热,他一把抓起床上自己的一条运动裤丢给木小姚,道:“穿上。”然后,自己去了卫生间。

  看着滴在洗手台上的两滴鼻血,鹿子鸣脸红得像两个血袋,这时电话响起,缓解了他对自己的鄙视与羞耻。

  电话是卫导打来的,半个月前鹿子鸣曾去面试过他的戏,不过没被选上。这次他打电话来干什么?鹿子鸣带着困惑接了电话。

  那头响起一个北方男人的声音:“喂,小鹿,我这儿我有个综艺节目,你有没有兴趣?”

  木小姚见鹿子鸣吹着口哨从卫生间里出来,喜气洋洋地走到她跟前,给了她一个痞笑,然后拽住她右脸向外一扯,道:“收拾行李。”

  木小姚捂着被这家伙突然发疯捏疼的脸,问:“干什么?”

  鹿子鸣一边唱歌,一边把内衣裤塞到行李箱里,道:“我接了个大活儿,卫导有一个野外生存的真人秀节目找我参加,他还说同期嘉宾里有一位大咖。”

  鹿子鸣闭上眼睛美滋滋地想:“同大咖一起录节目,我离火不远了。”

  晚上鹿子鸣做的也是自己一夜爆红的梦,嘴里还念叨着:“合照可以,TO签也没问题。”

  人有了梦想就是不一样,第二天鹿子鸣六点就醒了,还难得地做了造型,他这个直男还给自己敷了张面膜,才拎着昨晚收拾好的行李箱带着木小姚出门去与卫导会面。按照卫导的话说,这个综艺的制作周期很紧,今天签了约就要立刻前往录制地点,因为录制地点必须保密,所以要同其他嘉宾会和,然后一起坐大巴去。

  鹿子鸣是到的最早的,签约桌上摆着一摞合同和几支笔,他看了已下觉得合同没问题,签的时候还特意问了一下:“卫导,你昨天说的有位大咖,是真的吗?”

  卫导肯定地点了一下头,道:“真的。”

  鹿子鸣觉得没做亏本买卖,便在合同上潇洒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过了一会儿,参加录制的其它嘉宾陆续到达,鹿子鸣皱了一下眉头,这些人都是生面孔,没有熟脸,怎么说他也在演艺圈摸爬滚打了几年,没有理由不认识真正的大咖啊!

  这时候卫导悄悄在他耳边说:“大咖马上就来了。”

  鹿子鸣看了桌上的合同一眼,总共有六份,现在才签了五个人,确实还有一位没来,于是兴奋地把手在裤子上搓了搓,准备和这位“大咖”握手。

  木门被推开,鹿子鸣怀揣着要上台领奖的心情站起来,展开笑容,可是这个笑容还没完全舒展开就僵在了嘴角,因为最后来的这个人,他依旧不认识。

  “我觉得我可能遇到了假大咖。”鹿子鸣说。

  “哎?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来人诧异道。

  说着,他在合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贾大咖。

  【五】对剧本

  “哈哈哈哈哈!”

  背后传来卫导豪迈的笑声,鹿子鸣知道自己被骗了,更让他生气的是,这个贾大咖名字起得土土的,五官却长得极为漂亮。鹿子鸣长得是那种硬朗的帅,而贾大咖是妖娆的美。木小姚现在看他的眼神,让鹿子鸣很不舒服。

  “别生气。”卫导拍了拍他的肩膀,又指了指墙上早已布置好的摄像头道,“录综艺最重要的就是幽默感,‘假大咖’这个梗我们后面准备剪一个宣传花絮,你在里面有镜头。”

  既然给了他露脸的机会,鹿子鸣便不再生气。签约过后,卫导说录制地点在一个偏僻的小岛上,于是一行人上了大巴前往小岛。

  “我可以坐这里吗?”贾大咖看着木小姚旁边的空位说。

  木小姚微笑着点头。

  “……”鹿子鸣默默地走到了后一排。

  他从座位的缝隙中看着他们有说有笑,半个小时后还互相加了微信。

  鹿子鸣后槽牙咬得咯咯响。旁边一位刚睡醒的兄弟拍了鹿子鸣一下,道:“哎,我说,你怎么睁着眼睛还磨牙呢?”

  “……”

  鹿子鸣赶紧把窗户打开,透了一会儿气,不然他得被气出忧郁症。

  制作组在距离小岛还有五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给他们找了家民宿落脚,他们未来十五天都得住在这里。

  “小姚,我跟你挨着一块住。”挑房间的时候,贾大咖对木小姚说。

  鹿子鸣阴阳怪气地道:“认识不到半天都叫起小名了。”

  贾大咖眯起桃花眼,道:“一见如故。”

  木小姚默契地点头,赞同道:“嗯,一见如故。”

  鹿子鸣冷冷道:“我不想拆散两位故人,但她是我的经纪人,得挨着我住。”

  最后木小姚既满足了贾大咖的要求又满足了鹿子鸣的要求,像夹心饼干一样住在了两人的中间。

  鹿子鸣:“……”并没有觉得很高兴。

  制作组算不上什么土豪制作组,甚至是个超穷制作组,给他们找的民宿连鹿子鸣上大学时住的宿舍都比不上,宿舍里好歹有卫生间,可他们住的民宿里一层只有一间卫生间,还是男女共用的,走廊上又不设灯。大冷天的夜晚,鹿子鸣瑟缩地从房间里出来,拿着手机电筒,靠着憋着的一泡暖尿跋涉到走廊尽头上厕所。上完厕所后,他准备一股脑儿冲回房间,却在打开厕所门的时候愣住了–木小姚站在贾大咖的房门口,抬手敲了三下门,贾大咖就打开门把她请了进去。

  鹿子鸣神游似的慢吞吞地走在走廊上,似乎感觉不到冷了,因为再冷也没有他的心冷。

  呵呵,是对剧本吧,现在不都流行半夜对剧本吗?

  可就算是对剧本,也应该是他和贾大咖对啊!

  但人家单身男女,恋爱自由,他能说什么。

  进了房间后,“哐当”一声,鹿子鸣重重地甩上了房门。

  【六】蛋碎了

  第二天早上一行人聚在长桌旁吃早餐,木小姚顶着黑眼圈,与她拥有同款黑眼圈的还有贾大咖。

  “你俩昨晚没休息好吗?”卫导狐疑道。

  “是啊,昨晚太累了。”两人异口同声。

  鹿子鸣猛地握紧了拳头。

  “小鹿……你的蛋碎了。”卫导惊讶道。

  鹿子鸣下意识地往身下看了一眼,愣不到半秒钟后,才反应过来卫导说的是他手里准备的煮鸡蛋。

  卫导又递了一个完整的鸡蛋给他,道:“今天的任务要消耗很多体力,多吃点蛋白质补补。”

  “卫导你偏心,我也要补蛋白质。”旁边的贾大咖居然噘起嘴,撒娇似地说了这么一句。

  卫导无奈地笑了笑,也递给他一个鸡蛋。

  鹿子鸣忍住把第二个蛋捏碎的冲动,这小子真是什么都要跟他抢,连鸡蛋也要跟他抢!

  卫导说的任务是:坐船过海,野外真人秀节目里常见的套路。导演组给他们发了几百瓶矿泉水和几卷胶带,要求他们做成一条船划到对岸,用时最短的那个赢。

  鹿子鸣在绑胶带的时候死死地盯着贾大咖,他们两个几乎是同一时间把做好的船扔到了海里。

  “小心点。”鹿子鸣穿上救生衣准备上船时,在一旁观看的木小姚轻轻地说了一句。

  鹿子鸣斜了贾大咖一眼,道:“你还是多多关心他吧。”

  木小姚有些茫然地站在海边,没多久,鹿子鸣就划出了好几米远。

  “哎哟!”

  前面那条船上的贾大咖发出一声大叫。船划到中段,胶带已经开始松动,船尾部分沉到了海里。

  鹿子鸣脸上有些得意,加大了力度划船,却依然没有避免同样的命运。

  “天哪!天哪!”他的鞋子进了水,船身也开始有些摇晃,他小心地蹲下抚摸着船道,“兄弟!稳住!”

  但这位大兄弟显然是稳不住了,塑料瓶沉得越来越多。忽然“扑通”一声,前面的贾大咖先他一步掉进水里,他索性一边游,一边推着船前进。鹿子鸣也采取了这种策略,跳进水里,水流有些大,不断地冲击着他,还好他穿着救生衣,有浮力在前进不是很困难。

  只是前面说了,这个制作组比较穷,所以买的救生衣……鹿子鸣惊恐地发现,他的救生衣也开始进水了。由于他的力道过大,腋窝处炸开了,他抬头一看,前面的贾大咖已经用神奇的速度游得没影了。

  突发的意外让鹿子鸣后脊发凉,他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待在水里。他扶住没有被淹没的船头,想要跃上去,然而就在他用力的一瞬间,“哗啦”一声,老天爷在耍他似的,矿泉水瓶全部散开了。鹿子鸣呛了一口水,进入肚子的水越来越多。

  “救……救命!”鹿子鸣扑腾着向离他最近的跟拍潜水艇求救。

  “快!那有人喊救命!”

  摄像师很快发现了,鹿子鸣欣慰一笑,但不到一秒他的脸色就变了,他的脚卡在水下的岩石缝里拔不出来了……

  身体很笨重地在下坠,鹿子鸣开始耳鸣,忽然一个水花掀起,好像有人跳了下来,又或者是他的幻听,此刻他脑袋发胀,感觉自己快要窒息。鹿子鸣开始回忆自己的一生,那些片段像走马灯一样在脑袋里回放。

  “完了,真的完了。”鹿子鸣闭上眼睛,喃喃道。

  【七】她划出的水花是七彩的

  你相信有仙气这回事吗?

  那时,鹿子鸣只觉得在濒临死亡的关头有仙女朝他吹了一口仙气,然后他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木小姚。

  木小姚是一只树精,树的呼吸方式和人类不一样,在白天他们吸收的是二氧化碳而呼出的是氧气。

  木小姚的嘴巴贴着他的嘴巴,睫毛在水下如精灵一样闪闪发光,鹿子鸣接收到她的氧气,像太阳穴上擦了风油精一样精神,一脚蹬掉了石头,两人浮出水面。鹿子鸣发现木小姚的体质很独特,她整个人是浮在水面上的,人类只有在传说盐度很高的死海上才能做到,他猛然想到她是树精,树本来就可以飘在水面上。

  木小姚拉着鹿子鸣像人型救生圈一样往潜水艇那边游,鹿子鸣眼前闪现《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被绑在木桩上,孙悟空来救她的场景。

  虽然他们的剧本可能拿反了,但他真的觉得,她划出的水花是七彩的。

  还有就是,她的嘴巴好软啊。

  白天进入肚子里的水太多,所以有尿频的后遗症。晚上鹿子鸣不停地跑厕所,在他第三次从厕所返回房间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没有钱的制作组,选择的民宿隔音效果不太好,时高时底的“嗯”“啊”的声音,鹿子鸣听了一会儿耳朵就红了。

  晚上上厕所总会发现不得了的事。

  他轻咳一声,不打扰人家的“夜生活”,抬脚回自己房间,却在越来越靠近自己房间的时候眉头越皱越深,这……好像是两个男人的声音。

  而发出声音的房间……他停留在了贾大咖的门口,正是这里。

  又是这里。

  鹿子鸣关掉手机上的智能灯,站在黑暗里很久,直到里面的人结束。

  走出来的人是卫导。

  等卫导走远后,鹿子鸣敲开贾大咖的房门,迎面就是一拳。

  贾大咖被打得后退三步。

  “你神经病啊!”他捂住鼻子大叫。

  鹿子鸣抬起脚再想踹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是卫导回来了?鹿子鸣几乎可以预见,卫导回来看见他暴揍他的小情人后,他的惨状–节目不用录了,直接回家。但鹿子鸣此刻没有一丝畏惧,他只想替木小姚揍死这个渣男。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门外站着的人是木小姚。

  “你们……怎么回事?”她捂住嘴,惊恐地看着贾大咖的鼻子正在流鼻血。

  “问他啊!”贾大咖带着哭腔道,“宝贝!你们家的艺人有暴力倾向!”

  “他背着你乱搞!”鹿子鸣吼了出来。

  “谁乱搞了!”贾大咖昂着头不服地道。

  “我亲眼看见卫导从你的房间里走出去,你们在房间里……我都听见了。”

  贾大咖脸上一红,接着娇羞地低头捂住脸。

  鹿子鸣:“……”

  他要的不是这种反应啊!

  木小姚的反应更让贾大咖大跌眼镜,她欢快地跳到贾大咖跟前,兴奋地问道:“你搞定他啦?”

  贾大咖继续娇羞地点头。

  “等等……”鹿子鸣感觉头有些晕,“你俩没事儿?”

  贾大咖和木小姚同时看着他,问道:“我俩有什么事儿?”

  “你半夜跑到他的房间里去,难道是纯聊天?”

  木小姚道:“当然不是。”

  鹿子鸣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我们在打《王者荣耀》。”

  “……”

  鹿子鸣:“我感觉有点尴尬。”

  鹿子鸣学会了一个道理,别认为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里就会干污污的事儿,没准儿人家只是单纯地组队打游戏。

  等这次乌龙事件过后,鹿子鸣要手抄一百遍:爱国、敬业、富强、和谐,友善,一方面为了端正思想,一方面为了明年能更快地集齐五福。

  木小姚说她第一眼看到鹿子鸣就知道他是“姐妹”,这个姐妹有双重含义–贾大咖和她一样是树精,桃树精。

  鹿子鸣顿悟,怪不得划船比赛的时候,贾大咖一下水就游得没影了,原来他和木小姚有一样的体质。

  然而男性桃树精十个中有九个是gay,贾大咖一直喜欢的是卫导,会来录这个节目也是为了卫导。

  鹿子鸣有些愧疚地抽出两张面巾纸递给贾大咖,道:“大兄弟,对不住了。”

  “算了。”贾大咖上前一步揽住木小姚,“想想你也是为了我的宝贝。”

  鹿子鸣眉头一皱,虽然知道这家伙是个gay,但看他揽住木小姚还是很不爽啊!

  贾大咖满意地道:“但是为了补偿我吃好几碗饭才能补回来的血,你得向我的宝贝告白。”

  闻言,鹿子鸣心跳得飞快,其实不用贾大咖说,在知道他俩没关系的那一刻他就想这么做了。

  “木小姚,我跟你商量件事,如果我每个月在《王者荣耀》里给你送装备,你愿意当我的女朋友吗?”

  一瞬间,他们仿佛回到了那个红薯摊前。

  “我要是天天给你买这个,你愿意当我的经纪人吗?”

  网瘾少女和那天的吃货少女一样,爽快地答道:“好啊。”

  文/不二

赞 (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