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总裁,为你而弯

  苏郴有一天回家,发现自己家养的那棵波斯菊变成人后,先是讶异而后淡定:没事,自己是看《桃之夭夭》长大的男人,这年头,没什么东西不可以变成人……等等,你为什么是个男人?大兄弟,这套路不对啊!然后,他堂堂总裁,就这样沦为花农了!一个花农的职业素养是啥?养他,喂他,教导他。养,顾名思义就是给粮;喂,嗯,我们一般用嘴;教导,来人啊,关灯。

  一、一盆波斯菊

  苏郴接下父亲的这个小公司已经八年了,八年里公司利润涨涨停停,停停涨涨,始终陪在苏郴身边的只有财务部李经理,这位已逝父亲的昔日好友。

  于是当李经理笑容可掬地说,要送上自己的“菊花”给苏郴舒展身心时,苏郴的内心是拒绝的,但脸上没好意思表现出来。

  他在短短一分钟内,想了十几种方式,在拒绝的同时,不伤及这位师长的一番好意。

  然而,当东西真正送到苏郴手里时,他才反应过来,还真是盆菊花,而且是盆内管状花黄,外瓣淡白的波斯菊。

  李经理:“你最近太劳累了,而菊花入茶,正有明目养神的功效。这盆菊花我养了很久,送给你,等它开花,你就可以摘下来泡了。”

  李经理一番好意不能拒绝,而且他说的也有道理,苏郴自然乐于接受,事实上,只要不是李经理的真“菊花”,要他收下什么礼物都可以!

  只是他送的这盆波斯菊……花期都过了大半个月了,还不开花。

  “难道是需要点外在刺激?”苏郴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半晌后,他伸出手指在花苞上轻轻碰了碰。

  指尖碰到花瓣的时候,花朵微微颤抖了一下。

  苏郴甚至觉得花瓣都有些舒展开来。

  果然还是需要点刺激。

  这样想着,他又将手指探入,花朵抖得更厉害了。

  “哎哟!”

  空气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苏郴皱了一下眉头。

  “你是谁?”

  “我是波斯啊。”

  “波斯是?”

  “波斯就是我啊。”

  “不是,我是问,你是谁?”

  “我?我就是波斯啊。”

  ……

  这对话看来是没办法继续了。

  不过苏郴已然猜到声音从何而来。

  于是,他抓住花蕊,又是一阵揉捏。

  果不其然,空气中响起了惨绝人寰的尖叫声。

  “啊–”

  苏郴静默了一小会儿,才勉强消化这个诡异的事实。

  “……所以……你是这盆菊花?”

  “嗯……”菊花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挫折”中恢复过来,说话仍旧有气无力的。

  “你是人还是妖?”苏郴问了一句。

  “不是人也不是妖。”

  “那你是?”

  “我是仙。”

  “仙?”苏郴商人的本性一下子暴露出来,“那你能帮我扩大公司规模吗?”

  “不能……”

  “那你能帮我增加公司业绩吗?”

  “不能……”

  “哦,那还是捏死算了。”

  “啊!不……不要啊!”

  二、我要报警!有人偷了我的菊花

  那盆菊花说自己的名字叫波斯,正好对应他的品种。

  这话让苏郴不禁产生了一个疑问。

  如果说波斯菊叫就波斯,那瑶台玉凤是不是要叫瑶玉凤?

  再进一步,红毛菊叫红毛,白毛菊叫白毛?

  喂!这取名也太随意了吧!

  算了,叫波斯就叫波斯吧,还音同“BOSS”,其实苏郴挺喜欢的。

  要知道一般只有别人叫他BOSS,他还没叫过别人呢。

  自从苏郴知道了这个名字后,他闲来无事总要喊上几句。

  “BOSS,BOSS,大BOSS。”

  他自己叫着玩,别人可就不这么认为了。

  于是,几乎公司所有员工都以一种毛骨悚然的眼神看着他。

  老板叫自己老板,是抽风了吗?

  苏郴最后还是决定把波斯送回家中,这样,至少他还能在员工面前保持一点尊严。

  但事实上,在家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每次苏郴和波斯讲话时,阳台对面的邻居阿姨都要投来正义的凝视,然后再拉上窗帘,和家里的孩子说:“你不读书,以后就会跟那个哥哥一样。”

  苏郴简直欲哭无泪。

  那个,阿姨,就算上了最高学府,也有可能变成自言自语的神经病啊!

  把波斯送回家后,除了怕他寂寞,苏郴倒是没什么可担心的。

  他是一朵菊花,长在盆栽里,还能到处乱走不成?

  谁知某天回家,波斯还真就不见了。

  打开房门的那刻,苏郴发现里面的东西横七竖八的,地上衣服、物品,以及零食袋子散落一地。

  难道是,遭贼了?

  得到这个答案的苏郴十分淡定,他悠悠地往阳台上走去。

  不怕,他们家养了盆能“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的菊花。

  然而,去到阳台才发现……

  天哪!不见了!菊花不见了!

  花盆里除了挖了一个洞的泥土,什么也没有。

  简直丧心病狂!

  居然连盆价值十一块八毛的波斯菊都不放过!

  愤怒至极的苏郴,拨打了报警电话。

  “喂,警察吗?我要报警!有人偷了我的菊花。”

  “……”电话里头先是一阵沉默,而后说道,“你先平复一下情绪,千万不要洗澡,保留证据,我们等会儿就到。”

  闻言,苏郴皱了一下眉,关洗澡什么事?

  不过他还是静坐在客厅内,等待警察到来。

  其间,他突然听见房间内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

  思索了一会儿后,苏郴抄起电视机背后的高尔夫球杆,慢慢走向房间。

  他轻轻地推开门,发现床上隐约有一个人影。

  好家伙!让我抓到了!

  苏郴一边想,一边往里走,却在进门的那一瞬间,怔住了。

  屋内有一名少年,半跪在床上,翻动着枕头、被子,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少年全身赤裸着,露出修长的手臂,纤细的腰骨……

  我的天!

  苏郴突然捂鼻,夺门而出。

  “砰!”门被大力甩上。

  “苏郴!你干吗关门啊?”一如既往熟悉的声音。

  “……没……没事。”

  妈呀……鼻血怎么还在流……

  既然不是小偷,是自己人,苏郴就不用报警了,但不得不说民警离去时,那意味深长的神色还是让苏郴浑身不舒服。

  “不好意思,他没跟我商量就做出这种事,所以我一时没有防备……”

  “没事,第一次都是比较难接受的,习惯了就好。”说着,民警拍了拍他的肩膀,“只是这种事……还是要注意卫生。”

  注意卫生?

  嗯,一定是波斯吃东西不洗手的坏毛病被警察叔叔知道了。

  三、那你不要养我好了

  波斯说自己是菊中仙人,每到花期便可以幻化人形。

  现在就是花儿绽放的时期,所以可以像人一样,到处走动了。

  别问苏郴信不信,不信又能怎么样呢?

  他再冷酷无情,也不能放任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光着身子,到处游荡吧?

  对,就是光着身子。

  苏郴捂着眼睛,长叹了一口气。

  “波斯,你怎么又把衣服脱了?”

  “不要!你的衣服太大了!”少年撇着小嘴,神情十分委屈。

  “那你先穿着,我明天再去给你买合适的衣服。”

  话音刚落,波斯突然蹦到了苏郴面前。

  “喂喂!要不,我们现在就去吧!”

  ……

  “行吧。”早买早解脱,苏郴想着,也不用每天都涨得难受。

  然而事实证明,买衣服也不轻松。

  他基本上对所有衣服都有偏见。

  “太大了。”

  “太胖了。”

  “太难看了。”

  ……

  “那你想怎么样?”

  苏郴无奈地瞪了波斯一眼,却发现波斯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到了另一边的衣架上。

  那里挂着好几件衬衫,款式、颜色均不同,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衣服上绣着一朵又一朵盛开的大黄菊。

  也难怪他喜欢……

  “啊,好好看。”波斯的情绪立马高涨起来。

  “那是儿童区,不用想了。”说着,苏郴抓起波斯的后衣领,将他整个人拖去了别的地方。

  买完衣服后,苏郴顺便带波斯去了超市。

  本来只是想买点新鲜的蔬菜,却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全因波斯在超市内顺手偷食。

  “你!”苏郴气得无语。

  “干吗那么凶啊?我出门洗过手了。”波斯咬着饼干,大眼睛眨啊眨啊的。

  他背后的食品架子,一片狼藉。

  苏郴揉了揉脸,勉强保持镇定,道:“这不是洗不洗手的问题。跟你说多少次了,买了才能吃。”

  波斯不解,噘着嘴,看了四周一眼,才发现周围挤满了围观的人群。

  店员小姐就站在人群前,双眼泛红,抽噎道:“先生,这个……”

  苏郴点头,表示理解。

  “所有咬过的东西,我都会付账的。具体情况我也会和你们老板解释清楚,你不用担心。”

  “谢谢先生。”店员小姐破涕为笑。

  见她笑了,波斯的心情也跟着好转:“你看,这样不就没事了。”

  他话音刚落,苏郴冷冷地甩了一句:“要不是我在,能没事吗?这都第几家超市了,为什么每次都不听话?”

  波斯第一次见苏郴黑脸,好心情骤然跌落:“你凶我干吗!我又不是故意的!”

  苏郴本来还想说什么,突然发现人群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金融杂谈》的记者?

  那人盯着他的公司好久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算了,我错了,我们走吧。”苏郴上前拉住他的手。

  苏郴不分轻重,抓得波斯手疼。

  波斯更加委屈,遂直接甩手,气道:“既然不喜欢,那你就不要养我好了!”

  此言一出,全场静默。

  原来是被包养小受和金主小攻闹别扭的场景。

  苏郴自然猜到众人的想法,但他又不能放着波斯不管,只能上前又拉住他的手,哄道:“乖,别闹了,我们回家吧。”

  “……那你还养我吗?”波斯眼眶泛红,其实他很怕苏郴生气。

  苏郴叹了一口气,道:“养……当然养。”

  话音一落,周围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哇!”

  苏郴在心里哀叹:好了,这下跳进黄河也不清了。

  没出苏郴预料的是,第二天《金融杂谈》就铺天盖地地报道苏郴是个同志的消息。

  出乎苏郴预料的是,公司的股票不跌反涨,而且公司官网、官博下面还有大量诡异的评论:

  @不成攻便成受:买了点股票做彩礼,请一定要天长地久!

  @BOSS菊美人更美:波斯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

  @超市老板:钱没赔完啊!

  ……

  四、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小菊

  “苏郴!苏郴!我好看吗?”波斯穿着印着菊花的长T恤,在苏郴的眼前晃悠。

  苏郴呵呵干笑了几声,并没有回答。

  让他怎么说?

  那满眼的怒放的雏菊……整件衣服,图案胡乱堆积毫无美感不说,最过分的是,衣服的屁股处也绣了朵小菊花!

  所以波斯每次背着他走动时,苏郴的视线总要跟着走偏。

  天地良心,他真的只是在看那朵雏菊而已啊!

  波斯虽然说得一口流利的现代语,偶尔也会蹦出几个流行词汇。

  可是他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还停留在百年前,他第一次见到电视机的时候,还以为是会发光的大盒子。

  问及原因,波斯说,他未开花的时候,花瓣是聚拢的,因此他只能听见声音,看不见世界。

  很多东西,他要么只知道名字,要么只知道形状,却很难将其联系起来。

  知道此事后,苏郴平日里又多了一个任务,那便是教波斯认识这个世界里的新东西和具体的使用方法。

  “这个是沙发,沙发,他是用来坐的。”

  “用来做的?”

  “对。”

  “好啊,来做啊,过来呀,你快过来呀!”波斯一边脱衣服,一边高兴地对他招手……

  “……”

  “这个是烤箱,烤面包的,千万不要乱碰。”

  “烤箱?”波斯睁着两只大眼睛,十分好奇。

  “对,但不要乱碰,不然你就会跟上次碰到烧烤架一样被烤焦的。”

  “啊!”

  波斯闻言一惊,一连跳开几米。

  从此,他再也不敢随便跑进厨房。

  “这个是冰箱,冰箱,是用来冰冻东西的。”

  “冰箱?”

  “对。”

  波斯打开冰箱,想要把自己的头放进去。

  “不对!你不能把自己放进去!你太大了!”

  苏郴话音一落,面前赫然出现一道刺眼的光芒。光线退去后,冰箱隔板上出现一朵艳丽盛放的菊花。

  “你可以出来了吗?”苏郴问。

  “不要,里面好凉快啊。”那朵菊花说道。

  “出来!吃饭了!”

  “不要!”

  “哦,那你待着吧。”说罢,苏郴关上了冰箱门。

  “不……不要啊!”

  让苏郴觉得最有成就感的,应该是教会波斯使用电脑。

  学会使用电脑后,波斯一个人在家也不会觉得无聊。

  不过,互联网里什么都有,真不知道他平时在玩些什么。

  直到有一天,家里收到一份报刊。

  《健康菊花刊》?

  这是什么?

  苏郴好奇地打开报刊,在打开的下一刻又将其合上了。

  啊!我的眼睛!

  “波斯,这到底怎么回事?”苏郴有些恼火。

  “啊,我的报刊来了吗?”波斯激动地奔了过来,正要打开却被苏郴拦住了。

  “你从哪里订的这种东西?”

  “菊花总部啊!”

  “……那是什么?”

  “‘给热爱菊花的人一个家’,他们是这么说的。”说这话时,波斯眉眼弯弯的,十分好看。

  苏郴却觉得那笑容有些刺眼。

  “给我退了。”

  “为什么?”

  “这本有问题,我明天给你换一本,还有那个什么总部,赶紧给我退了。”

  “哦……”

  波斯有些莫名失落。

  不过第二天,他的心情立马就多云转晴了。

  因为苏郴给他订了一本《菊花文艺赏刊》,每一期都有菊花摄影赏。

  看见那么多漂亮的花,嗯,有一种家的感觉!

  此外,苏郴还特地买了菊花种子,为波斯播圈了一片花圃,种上菊花。

  过了几个月,终于长出了绿色小苗。

  “啊啊,好多菊花!”

  波斯在长满了小苗的花圃里高兴地来回奔跑,苏郴在后面看着,目光粲然。

  这时,背后有一个声音响起。

  “小娃!你要好好读书,不然就跟那两个哥哥一样,把葵花当成菊花。”

  ……

  五、不会?那我教你好了

  苏郴最近的睡眠质量十分不佳,老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身边乱晃。

  而且还老是做些……和波斯有关的梦。

  到底怎么回事,苏郴也不清楚。

  但自己对波斯的感觉,他还是清楚的。

  只是波斯不谙世事,自己却对他想入非非,会不会太过禽兽了?

  不过,波斯也确实说过喜欢和他在一起呀。

  当然,具体意思可能和他不一样……

  可是……

  就在苏郴每天陷入自责,释然,自责,释然这种死循环时,他发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每天早晨醒来的时候,他似乎都能看见有人鬼鬼祟祟地从屋里跑了出去。

  然而很快,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又是一夜,苏郴躺在床上假寐,果然逮到了那个偷偷摸摸的家伙。

  是波斯。

  他趴在苏郴身上,这里捣鼓,那里捣鼓的。

  不过,搞了半天,都没什么进展。

  “不会弄?”苏郴难得笑了一下。

  见苏郴醒了,波斯吓得整个人立了起来。

  “你弄了几天了?”

  “五天。”

  难怪。苏郴恍然大悟。

  “不过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菊花总部的姐姐们告诉我的……”

  “你还没退那个什么总部啊!”苏郴头疼道。

  “她们人都很好的。”

  说着,波斯低下了头,本来想着苏郴一定会臭骂自己一顿,没想到他反而一把拉过自己,翻过身,把自己压在了身下。

  “你喜欢我吗?”苏郴问。

  “嗯。”波斯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苏郴俯下身子,贴着他的耳鬓,轻声道:“你是不是不懂怎么解开这拉链?”

  “……嗯。”波斯的耳根也跟着红透。

  “那我教你好了。”

  说罢,苏郴扑倒了他,顺手关了灯。

  苏郴怎么也没想到,只裸露了一晚,第二天居然得了重感冒!

  “苏郴!你是不是要死了?”波斯抱着苏郴痛哭流涕。

  苏郴想要把这个一百来斤的东西从自己身上推开,可惜怎么也使不上劲儿。

  “你……你走开……我……暂时还死不了……”他沙哑道。

  最多被你压死。他在心内补了一句。

  “喔喔!太好了!”波斯高兴得站了起来,然后就着苏郴的身子,奋力向上,再向下……

  “嗯……”

  苏郴闷哼一声,小祖宗你倒是轻点儿啊。

  六、你走

  苏郴病了好几天,却找不出生病的原因,想着自己怎么看也不是一吹风就病倒的角色啊。

  不过自己生病期间,波斯倒是安分了许多,天天忙里忙外照顾他,虽然偶尔会犯点小迷糊,把药量弄混,把药品弄丢啥的……

  当然,既可以休息,又有人照顾,这一场病也算值得。

  唯一的遗憾是,病好后,他又要和波斯分开。

  他发现自己最近真是越来越喜欢和波斯待在一起了。

  下班时间还没到,他就赶着收拾东西,回家和波斯见面了。

  他喜欢和波斯待在一起,喜欢他含羞咬着他的样子,更喜欢他主动起来的样子。

  至于身子越来越沉重之类的问题,大概都是错觉吧。苏郴想。

  一天,苏郴听见两个女同事正在聊天。

  “哎,你看到昨天那集《聊斋》了吗?”

  “看了,那个花妖太可怕了。”

  “对啊,她把那个男的生吞了的画面,我差点看吐了!”

  “不过这个太常见了,装成美女骗人感情,最后吸人精魄啥的。”

  “那倒是,不过有点俗套。”

  ……

  苏郴路过了她们时,两人还在闲聊。

  妖怪吸人精魄很常见?

  开什么玩笑,又不是奇幻小说。

  苏郴嗤笑了一声,然后走向办公室。

  办公室门边,正站着李经理。

  他似乎也听到了那两个女同事的对话,神情局促不安。

  “李叔叔?”苏郴叫道。

  “苏总……”李经理站了起来,双手贴着裤缝,显得过分拘谨。

  “叔叔,你怎么了,我们不是这种扭捏的关系吧。”苏郴哭笑不得。

  他们的关系应该更像是,恩师和徒弟,长辈和后生。父亲去世后,一直都是李叔照顾他,也是李叔叔手把手将他从商界小白,带到现在的一方人物。

  “小郴。”

  李叔叔一般不叫他小郴,除非有极其严肃的事情……

  “怎么了,李叔叔,我没做错什么吧?”苏郴有些茫然。

  “不不,不是你做错什么了。是我,是我做错了。”说着,中年男人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

  “什么意思?”苏郴还是不解。

  “小郴!”李经理“扑通”跪在地上,“小郴,我错了。”

  “叔!”苏郴连忙将其扶住,并想要拉他起来,但李经理就是不肯起来。

  “小郴,我错了,我……我不该把那盆妖怪送给你的。我罪有应得,我错了,你能不能跟你爸说一声,让他不要再来找我了……”

  “什么妖怪?什么不要让我爸找你?”苏郴听糊涂了。

  “你爸最近老来找我,搞得我家鸡犬不宁的,我真的是受不了了……求你,求你跟你爸说说……”

  苏郴越听越觉得荒诞,他父亲离世都多少年了!

  “叔叔,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就算我爸要托梦给你,可他干吗老缠着你?”

  “我不该把那盆吸人精血的菊花送给你啊。那菊花说要吸你的精血,我当时鬼迷心窍,想着你死了,就可以吞掉你家的财产……”

  李经理话里的意思越明朗,苏郴就越难受。他爸离世这么多年,不可能会去找李经理,唯一的解释就是李经理自己,做贼心虚。

  他把李经理当恩师,李经理却一心想要他死?

  而且……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那波斯……也是一心想要害死他?

  哈,怎么可能!

  苏郴自然不信李经理说的,但心里还是不舒服。

  回想起来,确实是波斯先勾引他的,而且和波斯在一起后,自己的身体也仿佛被掏空了一般。

  哎,算了。苏郴甩甩头,抛开混乱的思绪。

  回到家后,苏郴心里还是闷闷的,不想说话。

  但波斯在他身边叽叽喳喳地说着话。

  “苏郴,你看这个,这个好好看。

  “啊啊,我们什么时候再出去玩啊?

  “啊,对了,院子的花最近开了哦。”

  ……

  苏郴觉得头疼得厉害,过了许久,才沉声道了一句:“够了,不要吵了。”

  要是以前,波斯早就和他顶嘴了,但今天波斯机智地察觉到苏郴的怒火,赶紧闭嘴不说话了。

  看他不开心,波斯想拿新学的东西逗他开心,便主动解衣。衣服脱至一半,苏郴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们妖怪,真的会吸人精血?”

  波斯没有回答,但神色有些异样。

  “是你和李经理说,我幼时盗了你的法力,让你延迟开花,所以你要他把你送到我身边,以便吸我精血来报仇?”

  波斯还是不说话。

  苏郴比谁都了解波斯,比谁都知道他不擅长撒谎。

  “那你为什么要待在我身边?”

  吸我一次精血不够,还要吸我千千万万次吗?苏郴心里气道。

  “我……”波斯张口,总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只能默默闭上。

  好像有千万句解释,又不知从何说起。

  “你走吧。”苏郴说。

  “什么……”苏郴的话超出了波斯意料,他睁着一双大眼睛,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刚才我说的,有一点不对,你就留下。如果没有,那你就走吧。”

  这是苏郴说的最后一句话。

  说完,他就闭上眼睛了。

  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整间屋子空荡荡的,只剩下自己一个。

  空气中还残留着独属于波斯的清香。

  可是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七、我才没有不喜欢他呢

  波斯走的第一天,苏郴便发现自己的生活变得一团糟。

  无论是休息还是工作时,他都会想起波斯,仿佛波斯已经融入了他的骨血,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再也没有办法割舍。

  波斯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留着他的味道。

  包括那台电脑。

  “滴滴滴滴!”有邮件发来。

  邮件主题为“菊花总部”。

  又是那个。

  苏郴皱了一下眉头,打开了邮件。他真的很担心波斯从那个奇怪的总部学到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邮件显示:您发表的帖子有110条新回复,赶紧来看看吧。

  点进相关链接后,苏郴才知道那原来是个论坛,里面的人杂七杂八,什么都聊。

  波斯则是开了一个帖,叫作《我和那个他》。

  0L 波斯:我呢,是上面的那个。

  不管你们信不信。

  我不喜欢他啦,他盗走了我的法力,害我延迟了十几年才开花。

  以前他就是个臭小鬼,现在还越长越凶。

  评论里说我喜欢他的,都是乱猜的,他就是我的花农而已。

  胡说,我才没有喜欢他呢。

  胡说,我才没有不喜欢他呢。

  ……

  213L 师驴长技以骑驴:我的天,你真的是波斯?你老公真的叫苏郴?

  214L 我不是故意的:小波波,我今天走路摔倒时不小心压扁了一朵雏菊,那个不会是你吧?

  215L 晋太元中武陵人炸鱼为业:都散了吧,估计是被苏郴发现了,然后抓起来……嘿嘿嘿

  216L 我不是故意的:至今没有回复……不会真被我弄死了吧?

  “叮咚!”

  帖子有了新的回复:

  219L 花农一个:此贴终结,各找各妈。

  而他,要去找波斯了。

  只要知道波斯喜欢他,是真心喜欢他就够了。

  这样,就算被波斯吸食精血而亡,他也愿意。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更何况波斯是一朵比牡丹花还美的波斯菊呢!

  苏郴逢人就问:“你见过波斯吗?”

  也不管人家见没见过,认不认识。

  然而就算是这样,得到的最多的回复也是“对不起”“不好意思”。

  直到他遇到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

  “老先生,您见过波斯吗?”

  “颇丝?”

  “波斯。”

  “泼?”

  “波。”

  “不好意思啊,小伙子,我‘b’‘p’不分。要不你再跟我说一下?破书?”

  “……”

  是听力不好吧,大爷。苏郴腹诽道。

  苏郴不吃不喝,一连在街上晃荡了好几天,最后坚持不住,眼前一黑,轰然倒在了地上。

  昏迷中的苏郴梦见了很多东西。

  他梦见了幼时的自己,总是嘻嘻哈哈地举着一朵波斯菊。

  那时候他还以为那是向日葵。

  他还梦见了他见到那朵波斯菊的原因。他见着一个赤身裸体,跪坐在地的漂亮“姐姐”。他见那位“姐姐”长得漂亮,二话不说,“吧唧”一口,就在人家嘴唇上落下一吻。

  然后,姐姐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朵波斯菊。

  当然,昏迷中的苏郴也不知道,他昏倒一事,被写进了《八卦周刊》:某上市公司总裁昏倒在女厕旁,疑为尿急。

  八、注意体力消耗

  苏郴昏迷时老是回想起幼时见到的那个漂亮“姐姐”,睁开眼睛又看见了波斯,这才猛然发现他们其实是同一个人。

  “波斯,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苏郴狐疑地问了一句。

  “岂止是认识,你还盗走了我的法力,害我变不成人形!”波斯愤愤不平地说。

  “哈?印象中我只亲了你一口,你就……”

  “花妖就是靠亲吻缔结法力契约的!”波斯怒道。

  “原来如此,”苏郴顿了一下,“这就是你要吸我精血的原因?”

  闻言,波斯内疚地低下了头,道:“对不起,我不该不经过你允许就做这种事。”

  “我允许!”说着,苏郴抓住了波斯的手腕。

  “啊?”波斯愣住了

  “我允许!”苏郴摆正了波斯的脸,“波斯,我想过了,就算你要拿走我全部精血也没关系,我只愿在活着的时候,能一直和你在一起!·”

  听到苏郴这么说,波斯一张小脸立马红了。

  他辩解道:“你胡说什么呢!我……我不是每次吸了你的精血后……又立马归还给你了吗?”

  归还?

  这下,苏郴全明白了。

  原来交换精血是靠……

  这样想着,他又搂住了波斯。

  “那我现在这么虚弱,是不是得吸点你的精血来补补?”说罢,他的双手往不可描述的地方摸去……

  “啪!砰!”

  苏郴被人从床上直接推落。

  “你想什么啊!”波斯双颊通红,“交换精血也是靠亲吻啦!”

  ……

  半晌之后,床下传来哀号声:“我的腰……”

  苏郴将昏迷时梦到的事情和波斯说了一遍,发现梦里的内容基本属实。

  波斯还补充了后来的事,说苏郴后来因为要上学没有时间,就把波斯花寄存在李经理家。小孩子忘性大,隔了几天就不记得了。结果这一寄存,就是十多年。

  “我在李家十多年,听他讲了许多你们父子俩的坏话,耳朵都快磨出茧了。”

  “我倒是没想到他那么讨厌我和我父亲……”

  “不只是讨厌,已经是憎恨了吧。我刚学会说话时,闲得无聊,骗他说我是吃人的妖怪,可以帮他吸你的精血,夺你的命啥的,他居然就屁颠屁颠地把我送给你了。”

  苏郴闻言,神色暗淡了下来。

  没想到,他曾经以为最亲近的人竟然……

  伤感的小火苗还没成长为巨大的火焰,就被波斯一下子浇灭了。

  “不怕不怕,我帮你报仇啦!”说着,波斯拍了拍苏郴的胸膛,“自从我可以幻化人形之后,就经常跑到他家,扮成你爸的样子,吓得他都快哭了。我还说如果他不老实,再害你,就让他下来陪我,哈哈哈。”

  苏郴见他手舞足蹈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出来。

  小家伙,原来那些事情都是你搞出来的。

  医生办公室里。

  “医生,苏郴没事了?”波斯的心情有些小雀跃。

  “嗯。”

  “那他最近体质差,也是因为之前的病毒性感冒没有完全好?”

  “嗯。”

  “也就是说,他体质虚不是因为我咯?!”

  此言一出,医生和苏郴同时陷入了沉默。

  片刻后,医生推了推眼镜,道:“那个,虽然没什么关系,但还是要注意一下体力消耗,过度……总是不好的。”

  苏郴:“……”

  文/神晴 图/ffyy3232

赞 (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