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送同学进局子

  吕西西就是一个小网红,每天发发微博,晒晒自拍,卖卖自家做的面膜,没想到有一天,居然被抓了!而且经办的警察还是自己多年前的同桌。同桌,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没收我的面膜就算了,口口声声说要娶我是怎么回事?

  楔子

  言和最近头疼得厉害。

  随着网络的发展,出现了不少在网络上出售化妆品的三无企业,以及一桩桩接连而起的假面膜、假化妆品的投诉案件。

  作为人民正义的代表言警官自然得一个一个盘问,一家一家搜查,当查到一家名为“千年狐”网店的时候,他彻底愣住了。

  这个店主,怎么有点眼熟?

  01.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同桌

  “哎呀!同桌!好久不见呀!”吕西西敷着面膜,噘着嘴,上前就要给他一个拥抱,“来来来,咱们抱一个?”

  言和拿起文件,挡在前面,道:“免了。”

  吕西西闻言小声地嘟囔了一句:“这么多年了还像块木头一样。”

  “嗯?”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这大晚上的,言警官带着这么一堆人跑进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孩子家,人家好怕怕呀。”

  吕西西说着环顾了一下四周,警察们正在检查她的面膜和化妆品,还有一些仪器。

  “我们接到报案,说你在贩卖假面膜。”

  “你才贩卖假面膜呢!”吕西西有些恼火地道。

  “这是她使用过后的结果。”言和说着将一沓照片依次展开。

  吕西西看了一下照片,照片里的一个女生一张小脸上红迹斑斑,还长了豆大的痘痘,看上去有些骇人。

  “这可不是我干的!”吕西西连忙说道。

  “是不是你干的,等检查结果出来就知道了。”言和说着顿了一下,“总之先跟我们回警局做一下笔录。”

  吕西西长这么大第一次进警局,这里看看,那里看看,似乎很好奇。

  半晌,言和推门进来,她立马挺直了身子。

  言和狐疑地看着她道:“吕西西,千年狐化妆品公司执行总裁?”

  “嗯嗯。”吕西西高兴地点头。

  她特喜欢别人称呼她为总裁,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

  “全公司……就两个人?”

  “那啥,人员精简,小众生产,高端品牌都这样。”

  相对比吕西西的好兴致,言和的眉头皱得更深。

  “这里显示你们全公司资产……只有两万。”

  “网站要求注册费五千,我爸多给了一万五,哈哈。”

  “……”

  思索了一会儿后,言和在本子上写了一行字,又道:“你现在不只是涉嫌贩卖假面膜,还有可能涉嫌非法注册皮包公司。”

  眼见事态朝不好的方向发展,吕西西猛地抓住了言和的手。

  言和怔了一下,手一滑,在讯问笔录上划出一条长长的蓝线。

  言和暗叫完了,这下肯定要被局长骂死了。

  就在言和出神的时候,吕西西突然起身,伸手要去抱他的脖子。

  两人隔着一张桌子,相互拉扯,扭来扭去的。

  “同桌啊,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的份上,你就不能放过我一马吗?”吕西西声音里略带哭腔。

  “你……你放开……感情是一回事,办案是一回事!”言和想要使劲儿,又怕伤着女孩子,不使劲儿又觉得她勒着自己难受。

  “怎么就不是一回事啦!我还记得上小学的时候你说要娶我来着……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呢!”吕西西狂打感情牌。

  “那……那是小时候。”言和干咳了几声。

  “怎么就小时候了!在我看来,仿佛还是昨天的事啊!”

  就在两人拉扯间,局长正好路过这间审问室。

  局长双手背着,一脸严肃道:“言和,你出来一下。”

  言和叹了一口气,哭丧着脸走了出去。然后,果不其然被局长骂了个狗血淋头。

  说什么徇私,说什么作风不对,一点也不给他反驳的机会。

  被骂完后,他筋疲力尽地重回审问室。

  却发现,这丫头,居然跑了!

  02.这个总裁是假的

  当事人拒绝做笔录,言和也不是第一次碰到了。

  现在只要等化妆品的检验结果出来即可。

  不过再见吕西西一事,确实让言和挺讶异的。小学的时候,他俩是同桌,他还明恋过她一段时间。后来随着她转学,这件事就无疾而终了。

  吕西西的突然出现,勾起了言和很多回忆。

  他没想到,她比自己记忆中出落得更漂亮了,还成了个小网红,经常在微博里晒自拍,再配点文字。

  比如,噘起嘴亲亲的照片,配上文字:我爱你们,生命中遇见的每一个你们。

  伪文艺。言和嗤笑了一声。

  然后顺手,喀喀,点了个赞。

  言和这几天的生活就是上班,办案,下班,逛逛吕西西的微博,关灯,睡觉。

  可是周五凌晨一个电话把他吓醒了。

  “喂?”言和睡眼惺忪地问道。

  “喂什么喂!”

  局长的声音让言和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师父,我……”

  局长是他的师父,亦是手把手把他带出来的那个人。

  “我个头。”局长丝毫不留情面地道,“有特殊行动,三分钟内给我滚出来。”

  出门后,听着警鸣声,看着周围的人马,言和有些恍惚。

  “怎么了这是?”

  “网曝有人敷面膜,脸烂了。”

  “那现在?”

  “现在人在医院里。”局长说着皱了一下眉头,“现在事态这么严重,初始贩卖点又全部集聚在我们城。这几日,我们可能需要加班处理。”

  “嗯,知道了。”

  不知道为什么,言和突然觉得心里堵得慌,压抑得难受。他原先以为贩卖假面膜最多引起不良反应,隔几天就好了。

  没想到居然还有毁人面容这种事情。

  吕西西……也是做的这种事吗?他不安地想。

  几个夜晚的连续加班处理,最后处理到了吕西西的公司。

  其实就是她的一间小公寓。

  言和带人闯进去的时候,她还是在敷面膜,不过神情比起上一次恐慌了很多。

  警察们几乎把她的东西都没收了。

  “你们干什么呢!”吕西西护着自己的生产机器。

  言和皱了下眉头,道:“你别紧张,我们就例行公事。等事情水落石出后,东西会还给你的。”

  “那事情大概什么时候水落石出?”

  “现在案子有点多,估计一两天出不来。”

  “那我还做不做生意了?”吕西西怒道。

  “先停着吧,你得进去一段时间。”说着,言和拿手铐扣住了吕西西的手。

  吕西西涉嫌贩卖假面膜一事还没有确认,但是她注册假公司一事是事实,所以还是被抓了。

  03.言和,我要和你友尽

  “言和,我要和你友尽!我要和你友尽!”自打进了局里,吕西西就一直闹个不停,“同桌一场,有你这么不讲情面的吗?!”

  “我说过,情面是情面,办案是办案。”说着,言和又拿出了一些材料,“看看这些人,是不是都是在你家购买面膜的消费者?”

  吕西西正在气头上,连看都没看,就道:“不认识。”

  “可是他们都表示使用了一些网购产品,才产生了不良反应。好死不死的,使用的名单里都有你们公司的产品。”言和的神情第一次这么严肃。

  他原先只当吕西西是个小骗子,搞个假公司充当有钱人。随着深入调查,发现她已经涉及了违法的勾当。

  “小时候以为你就干点在别人背后贴小纸条的小恶作剧,没想到你连这种害人害己的事也做。”言和不留情面地说出了自己的失望。

  吕西西闻言怔了一下,道:“所以你这是不相信我喽?”

  “我只相信调查结果。”言和低头继续做笔录,没想到吕西西又开始闹腾,“我要和你友尽!这么多年同桌,你居然不信我,我要和你友尽!”

  言和挑了挑眉,道:“你知道友尽是什么意思吗?就友尽。”

  “就,就是朋友当不下去了呗。”

  “嗯,朋友当不下去了,然后该上床了。”

  言和突如其来地“开车”,让吕西西的脸颊“噌”地一下就红了。

  你……你……你在你们局当众调戏当事人,你们局长知道吗?吕西西在心里大吼。

  在做笔录的时候,吕西西一直面露不安,似乎在害怕什么。

  言和见状,给她倒了一杯水,安慰道:“你也别太担心,这些受害者的情况都不是很严重,及时认错的话,还可以减刑。”

  “我又没做错,我为什么要认错?”吕西西白了他一眼。

  言和突然有些愤怒地道:“你到现在还不知错吗?你到底还要害多少人?!”

  “我怎么害人了?调查结果还没出来呢,你在警校学这么多年就学了个血口喷人?”

  “我没学血口喷人,但我学了心理学和行为分析学。你要不是心虚,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抖腿?”

  闻言,吕西西抿了抿唇,按住了自己因不安而不停抖动的双腿。

  “还有,告诉我,为什么非要注册公司自封女总裁?”

  “为了更好地卖化妆品啊。这叫品牌营销。”

  “那化妆品有生产许可证吗?”

  “……没有,就一些自制的。”

  “那你就是违法了。”说着,言和看了她一眼,然后站起身来,指了指身后,“自己进去蹲着。”

  吕西西看着那间小牢房,一张小脸又皱在了一起。

  “呜呜,没天理啊!小时候说要给我买栋大房子,现在倒好,位置小不说,还是个带了铁栏杆的。呜呜。”

  言和:“……”

  04.反转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抓了吕西西的第二天,那个投诉“千里孤”化妆品公司的人,突然跑来说要撤诉。

  “你说……是因为你是敏感肌肤?”言和看着那人递交的材料有些茫然地问道。

  “嗯嗯,是我自己的肤质有问题,跟西西的面膜没有关系!西西还是我点女神!”来人露出了八颗牙齿标准的笑容。

  “可是你既然是敏感肌肤,怎么当时也没问自己的情况就跑来投诉了?”

  “我……”那人有些羞愧地道,“不好意思,以前没用过面膜,没经验。”

  言和:“……”

  在那人撤诉后,中午检验报告结果也出来了。确实部分网购化妆品存在有毒物质或不良物质,但不包括“千里狐”的产品。

  检验科的女同事还喜滋滋地告诉言和,幸亏有这次行动,让她发现了“千里狐”这种小众牌子,价格亲民,效果又好!

  言和:“……”

  既然结果出来了,言和也只能放人。吕西西的假公司也因为只有虚假执照没有刑事责任,罚了几万块钱勒令重改之后,就由着她去了。

  历经整场反转下来的言和只觉得喉咙干干的,他觉得自己应该找个时间向吕西西道歉,他确实不该在结果没出来前就冤枉她。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赶回局里,吕西西就被无罪释放了。

  而他关于她的现在的消息,除了微博得来的,再没有别的。

  于是,他又默默地开始了微博的点赞之旅。

  吕西西以前是个不好学的孩子,但听说她后来去国外读了名牌大学。

  具体能干到什么地步,言和没什么概念。不过他在吕西西离开警局之后的第三天,看到了一则新闻报道。

  说名为“楼兰蜜语”的化妆品大公司准备收购一家名为“千里狐”的自营公司,其总裁是某著名大学医学院的高才生,自制了一款可以完颜、亮肤的面膜。也正是因为那项产品,让“楼兰蜜语”的总负责人决定收购该公司,并聘请吕西西为首席化妆品研发工程师。

  言和看完这个消息后,又打开了吕西西的微博。

  今天的动态是一张吃饭时的自拍,和几个文字:做一个正能量少女。

  半晌后,在一众“女神好美”“女神我爱你”的言论中,多了一条一本正经的评论:吃饭不要自拍,容易噎着。

  05.居然被拉黑了

  言和平常就上上班,刷刷吕西西的微博,可是他今天发现吕西西的微博照片里多了一个男人!

  一个眉眼细长、五官柔美的男人。微博下的评论都是求联系方式的,没过多久吕西西真的发了链接,点进去是那人的微博。

  那人也是个网红,微博名叫贝贝熊。微博下方天天有评论:老公我爱你!老公什么时候和我结婚!

  言和皱了一下眉头,心想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这一款男孩子吗?

  那吕西西呢?

  翻了一遍吕西西的微博内容,就见她说:贝贝最帅,贝贝我爱你。

  言和冷哼了一声,高冷地做出了一个决定:哼,这条不点赞。

  自此,在吕西西微博里任何关于贝贝熊的内容,言和都拒绝点赞。

  几天过去了,他竟然发现吕西西的微博里能点赞的内容屈指可数!

  怒不可遏的他换了个小号,给吕西西发了条私信。

  烟盒子:这位博主,你好。我有件事想声明一下,我关注你的微博是为了欣赏你的生活,因为我很钦佩你的生活态度。但你最近只发与那个男人有关的动态,让我非常失望。

  言和只是随便一发,也没指望得到吕西西的回复。像吕西西这种“日理万机”的网红,根本无暇顾及他。

  他的微博大号“盐河”,天天给她发晚安,连个已阅的标记都没有。

  不承想,第二天醒来,居然得到了她的回复。

  吕xi西:烟盒子同学,我晒男人也好,晒化妆品也好,那是我的生活,不爱看就取关,我没有强迫你。

  言和想要解释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却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于是言和又用大号在吕西西微博上留言:有话好好说,为什么非要拉黑呢。

  然后,言和就发现自己的大号也一并被拉黑了。

  再也不能给吕西西点赞的言和发现自己的生活就像失去了一个部分。

  这是他这种拥有一板一眼,固定式人生的人无法接受的。

  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把每天晚上九点写日记的时间挪出来专门点赞、评论她的微博,她把他拉黑了,他这多出来的三十分钟怎么办?

  思索了许久,言和决定去找吕西西。

  好吧,他承认以上只是原因之一,最重要的是,他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言和没有吕西西的联系方式,索性直接去她公司了。

  就是那间公寓。

  进去的时候,吕西西在玩游戏。

  “喀喀。”言和干咳了几声。

  吕西西白了他一眼,懒得理他,继续玩游戏。

  “喀喀。”又加重了几分。

  “你想干吗?”吕西西抬起头,问道。

  “故人来访,你不打算和我聊一下吗?”

  “我不是早就说和你友……”话至一半,吕西西想起友尽的真实意思,又改口道,“我早和你绝交了。”

  言和闻言,不但没有离开,反而自主脱了鞋,走了进来。

  “上小学的时候,你也经常说和我绝交,从来没有实现过。所以,我可以猜测,那都是你的一时气话。”

  “嗬。”

  “那天的事,我跟你道个歉,我不该……”

  没等言和说完,吕西西就放下了游戏机手柄,站了起来,虽然没有他高,但还是死死地瞪着他。

  “你要是真当我是朋友的话,就不会把我抓进去。”

  “我也是公事公办。”

  “那你知道你的公事公办给我带来什么结果吗?我本来可以一举成为‘楼兰蜜语’的首席化妆研发工程师的!现在呢?我还住在这个不足三十平方米的破房子里!”

  言和愣了一下,道:“收购没有成功吗?”

  “我被抓进去的那天正好要去开洽谈会。”

  “可是我有看到新闻……”

  “应该是没来得及收回去的通稿吧。”吕西西冷哼了一声,道。

  “对……对不起,我……”

  言和还想道歉,吕西西却不给他机会,抛下一句“道歉有用,要警察干吗”,就准备走出屋外。

  可是还没出门,就被一个男人挡在了门口。

  言和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微博里的贝贝熊。

  贝贝熊指着言和惊呼:“姐,这不是你上小学时一直暗恋的对象吗?”

  吕西西:“……”

  06.我想做个小白脸

  贝贝熊一句话让言和瞬间心花怒放,因为这句话包含了两个信息:第一,他不是她男友;第二,她也喜欢他。

  言和干咳了几声,上前,想要去拉吕西西的手,却被她躲过了。

  “你……你干吗?!”吕西西吓了一大跳,结巴地问道。

  “还记得我小时候说过想给你买房吗?我是认真的。”

  听了言和的话,吕西西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拜托,大哥。你想给我买房,我不想啊!

  自从言和知道吕西西小时候也喜欢自己后,就开始对吕西西展开强势追求。

  他换了一个又一个小号,在一群“女神美美哒”“女神我要给你生猴子”的言论中,雷打不动地每天发一句“请和我交往”。

  然后,雷打不动地被拉黑。

  除此之外,言和还经常到吕西西的“公司”楼下等她,尽管从来没有正式和她照面过–吕西西见到言和就躲。

  但是,某人还是正大光明地找上门来了。

  “我听说你们这儿应聘化妆品试用对象?”言和拿着一张简陋的招聘海报问道。

  “哦。”吕西西扯了扯嘴角,随意应了声。

  “听说招了三天,都没人来?”

  “哦。”

  “那我怎么样?”

  吕西西白了他一眼,道:“先生,我们卖的是女士用的化妆品。”

  “这个没事吧,以前老有人说我的皮肤和女人一样。”

  吕西西看了他的皮肤一眼,确实是很细腻,便道:“我们这儿卖的是美白产品,你已经很白了,就算了吧。”

  “可我想要变得更白。”

  “那么白干吗?当小白脸?”吕西西的眼白已经快翻上天了。

  谁知,言和不怒反笑:“嗯,我在追求一个女总裁。我盼望她哪天能包养我。”

  疯了。

  言和一定是疯了。

  吕西西得出了这个结论。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无论她在哪里,他都跟到哪里的呢?

  “西西,你在家吗?”言和一边喊,一边走进来,手里还捧了一束花。

  吕西西躲在柜子后面,不想出去。眼见着言和走了进去,思索了一会儿后,决定跳楼。

  反正她家在二楼,应该没事。

  结果,跳下去的时候,她磕到了一块砖,摔断了腿。

  然后,言和成了自己住院时期的看护人。

  “你弟弟说他在学车,没有时间,所以就托我来照顾你了。”言和笑着说。

  吕西西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总能缠着她是因为家里有弟弟这个叛徒。

  “来,吃饭。”言和说着舀起一勺粥,吹了吹,送到吕西西的嘴边。

  吕西西闭嘴,摇头,坚决表示拒绝。

  言和耸了耸肩,道:“你要是不愿意吃,我只能用嘴……”

  话没说完,吕西西就夺过了他手里的碗,狼吞虎咽起来。

  吃完后,她一脸哭丧地问言和:“你干吗非得缠着我呢?”

  “我喜欢你啊,从很早之前就喜欢。”

  言和云淡风轻地说着,西西的脸却红得厉害。

  “喜欢这种事是可以胡说的吗?再者说了,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

  “可是我记得,我还记得你走的时候,我哭了好几个晚上。”

  闻言,吕西西捧腹大笑:“哈哈,真的假的?你那时候都六年级了,丢不丢人啊。”

  “不丢人。”说完,言和封住了吕西西的嘴。

  和你有关的事,都不丢人。

  07.和网红谈恋爱压力好大

  言和和吕西西正式交往了,但言和没想到吕西西一个小网红,居然也有人时刻关注着她。

  于是,自己就以吕西西男友的身份出现在了大众眼前。

  要是群众只是安静地吃瓜,言和就不管了,但这些家伙非说自己配不上吕西西!

  hello?

  我和我女朋友是天下第一绝配好吗,谢谢你的关心。言和忍不住用小号怼了一名网友。

  之后网友顺藤摸瓜,找出了他的大号,还找出了他的照片。

  “天啊,西西,你怎么会看上品味这么差的男人。”

  “大哥,你虽然长得不错,但衣品也太差了吧。”

  ……

  言和盯着手机上的评论,若有所思。

  他的衣品差吗?白衬衫搭蓝色牛仔裤怎么了?多休闲呀。

  就在言和思考的时候,吕西西的弟弟从旁边走过。

  耳钉,闷青色碎发,破洞裤子,皮夹克,嘻哈风?

  言和皱了一下眉头,道:“不是很懂你们年轻人。”

  贝贝熊听得一脸茫然。

  大哥,你貌似就大我两岁吧?

  虽然言和对这种装扮深恶痛绝,但第二天还是不动声色地换上了美式酷炫嘻哈自由风。

  你问这是什么风格?

  言和会摇摇头告诉你,他也不知道,淘宝店家是这么跟他说的:“穿上这套衣服!你女朋友的粉丝绝对不敢怼你!”

  约会的时候,吕西西盯着他目瞪口呆。

  “你抽风啦?穿成这样?”

  “这叫潮流,你不懂。”言和一本正经地说。

  约会的时候果不其然又被人偷拍了,消息传到网上确实没人骂他了,而是隐隐地同情。

  “本来以为大哥只是衣品差,没想到现在脑子也不好使了。”

  “西西大概也是知道他的情况才……啊!西西真善良。”

  ……

  言和对这种现象表示非常满意,只要他们承认他和西西绝配就行。

  他一高兴,直接穿着这套衣服去上班。

  然后在局里的更衣室里遇到了局长……

  “师父,我……”

  言和刚想解释,局长就拍了拍他的肩膀,称赞道:“挺不错的,继续保持。”然后,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言和看着他离去的身影,百思不得其解,他还以为会被狠狠训斥一顿。

  没有人知道局长那时想的其实是:“都怪我老是训这孩子,结果训出了毛病……”

  言和和吕西西恋爱的第一百天,带吕西西去一家高级餐厅吃饭。

  “干吗突然带我来这儿?”吕西西环顾了一下四周,“不会要求婚啥的吧?”

  “嗯。”

  言和回答得这么诚恳,让吕西西一下子愣住了。

  “不会这么套路吧?”

  “这套路我已经想了十几年了。”言和说着挪开椅子,单膝跪了下来。

  “嫁给我吧,西西。”他拿着一枚戒指说道。

  08.她还是那个坏丫头

  言和猜到吕西西会逃婚,但没想到她会逃得那么快,在求婚的第二天她就不见了。

  吕西西的父母和弟弟对此似乎也不知情。

  有什么事非要连家人都瞒着?

  就在言和想不通的时候,一个爆炸性的消息揭开了一切。

  网爆千里狐化妆品公司的化妆品混合了一种不知名的药物,没有安全认证,最近的检验结果都表明使用了它后,皮肤会产生极强的依赖性,虽然能是皮肤短暂地容光焕发,但一旦停用很可能会产生不良结果。

  千里狐公司被愤怒的消费者骂了一遍又一遍,网店和微博上差评、谩骂满天飞,还波及了吕西西的父母和弟弟。

  始作俑者吕西西却人间蒸发了似的。

  言和看着手头上的相关案子一个又一个地多起来,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也是,他怎么会不了解她呢。

  她永远是那个不爱读书,尽想些歪门邪道的坏丫头。

  言和还记得二年级和她做同桌时,她就明确告诉过他,哎,木头,这里是分界线,你别过来。

  他喜欢她,觉得她长得好看。那时候的小孩子估计觉得长相是最重要的事情。

  因此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她很喜欢欺负他,拿他的东西,抄他的作业,还让他帮她付钱。

  她有时候也会跟他说,木头,你长大后给我买房吧?

  买房?他不知道这个有什么意义。

  你就说你给不给我买吧。她那时噘着嘴看他。

  买,西西要什么,我都给你买。言和咧嘴而笑。

  他从小就喜欢她,因为她长得漂亮,好像也不只是因为这个。

  他那时候长得像女孩子,总是被人欺负。她就拿起石头朝那些男生一个一个扔过去。

  打架大概拼的是气势。论气势,没人能拼得过吕西西。

  和西西在一起的那四年是言和最开心的时光,后来她突然转学,他真的一连哭了好几个晚上。

  听说是因为她亲生父母有钱了,要把她从养父母手里接过去。

  接着又听说她在亲生父母家待了没几年,因为不乖,又一个人搬出去住了,偶尔会像父母要点钱,但基本上都是自己一个人过活。

  言和想象不出那些年吕西西一个人是怎么熬过来的。

  吕西西躲起来了,全天下都找不着她。

  公安局发了通告,还是没能寻到她的行踪,只收了她的公司,取缔了营业执照,继续等待事情的进展。

  可是网民们不愿意,天天到局里的微博下留言,要求要严厉惩罚她。

  还有人拿了言和和吕西西的合照,说A城公安局徇私。

  因此,寻找吕西西的重任一下子落在了言和的身上。

  言和不吃不喝整整一天,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转头又去了吕西西的公寓。

  他还记得他以前找她时,要不是她摔下去了,他都不知道她在哪里。

  果不其然,他在公寓里的某处找到了她。

  那里有一块多余的空间,刚好可以躲起来。

  她为了不让人家认出她,将脸抹得黑不溜秋的,头发也剪短了,参差不齐的。

  “昔日网红沦落到这种境地?”言和调侃了一句。

  吕西西瞪了他一眼,道:“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我都两天没吃东西了。”

  “给。”言和抛给她一份食物,她立马狼吞虎咽起来。

  吃完后,她抬头问言和:“我大概要判多久?”

  “不多,至多五年。”

  “五年还不算多?!”吕西西好看的小脸皱在了一起,“五年后我都变成黄脸婆了。”

  “西西。”言和收敛了神色,“现在跟我走吧。五年之后,要是没人愿意娶你,还有我。”

  “娶我哪儿那么容易,我要大房子。”

  “我买了。”言和笑了笑,“在跟你求婚前,我就买了。”

  “那还差不多。”

  “可以过来了吗?”言和朝她勾了勾手指。

  “看,飞碟!”吕西西朝着言和身后大喊。

  好拙劣的转移注意力的方法。可是言和还是信了,或者说,他逼迫自己信了。

  所以,他真的转了头。

  再转过来的时候,吕西西不见了。

  08.你记着我的大房子

  “这边!木头!”吕西西站在门口,朝他扮了个鬼脸。

  小学时常玩的游戏,在后面拍人,却跑到前面去,不过当游戏再现的时候,言和还是愣住了。

  “我以为你……”

  我以为你会逃跑。

  吕西西白了他一眼,道:“堂堂大警官,见到犯人非但不抓,还让人家跑了,是大罪吧。我没那么没良心。”

  “你本来就没良心,否则也不会用那种有依赖性的药物。”

  “……”言和一句话让吕西西语噎。

  “不过,这恰恰证明我在你心里的地位果然不一样。”言和说罢,在她手上扣上了手铐。然后牵过了她的手。

  09.番外

  言和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吕西西以前脑子笨就算了,长到了二十几岁还是一样脑子不大灵光。

  原来千里狐公司一直有两名员工,吕西西只是起包装作用的女总裁,所有事情来源于公司的另一名成员,也就是她的某个表姐。

  要不是言和在调查中发现,吕西西差点遂了她表姐的意,成了“替罪羔羊”。傻姑娘也不是刻意包庇犯人,而是天真地以为公司注册时总裁是她,出了事就得由她全权负责……

  表姐最终被警方捉获,判刑五年,而对千里狐产品制作过程一无所知的吕西西被拘留了三十七天,最后被判无罪。

  三十七天后。

  吕西西打了个呵欠,从大院里缓缓走了出去。

  不得不说,墙外的阳光格外刺眼,刺得吕西西一下子睁不开眼睛。

  半晌过后,她缓缓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风衣,高个子,五官俊朗的男人。

  “好久不见。”言和朝她笑了笑。

  吕西西白了他一眼,道:“哪里好久不见,你昨天才来探过监好吧?”

  “……”言和扯了扯嘴角,“我就是煽情一下。”

  “这情煽得很差,警官先生。”说完,吕西西钻进了言和新买的跑车里,“哇,这车看上去好酷啊!一定很贵吧!”

  “不知道,我租的,一天一百。”

  闻言,吕西西忍不住捂住胸口,气道:“我怎么看上你这么穷的一个男人!”

  “后悔了?”

  “嗯嗯。”吕西西拼命地点头。

  “后悔了也没用。”说完,他在她的唇瓣上落下一吻。

  文/一剑青 图/莎蔓萝

赞 (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