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虐狗,请速撤离!

  乔永诚一进门,就敏锐地察觉到家中气氛不太对劲儿。

  很快地,他就在客厅的茶几上发现了问题的所在:N城娱乐期刊头版头条,整个版面都是他和某个女明星的亲密合照。

  照片里的地点是某家休闲会所门口的台阶上。男的一身休闲西装,英俊挺拔,女的则穿了条晚礼式连衣裙,肩膀、锁骨,还有胸前大片肌肤都一览无遗。

  抓拍照片的狗仔技术很好。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两个人就像是在相拥热吻。

  可天知道,他连她的手都没敢碰一下。

  乔永诚小心肝儿突了突,忍不住替自己叫屈。

  娱乐期刊下面还有一堆报纸杂志。他再往下翻,无一例外,头版都是那张照片,更有不怕事的,还配上了大标题……

  “婚后三年,模范丈夫终出轨?!”

  “众诚国际创始人深夜私会女星,两人亲密热吻,疑似出轨。”

  “豪门媳妇难做……”

  乔永诚眼前一黑,几乎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死状。

  这时,楼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

  一下一下,仿佛踩在他的心上。

  乔永诚急忙抬头看去,就看见时欢冷着一张小脸儿,正一步步走下来。果然不出意外,手上还托着行李箱。

  “呵……呵呵……”他僵硬地扯出个笑,还没说话,幽幽地女声已经传进了耳朵里……

  “哟,乔少舍得回来啦。”说着,行李箱轮子磕在地板上,发出一声震耳的响动。

  乔永诚听着那声音,反射性地觉得牙疼。

  时欢站在原地没动,上下扫了他一遍,才道:“回来离婚的吧?”

  乔永诚皱眉道:“小欢!别乱说!”

  “哟,还挺横啊!”时欢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协议书拟好了吗?户口本我可是准备好了。咱也不用分割财产,我净身出户。省得人说我灰姑娘嫁豪门,图你们家的钱。”

  “时欢!”乔永诚沉了嗓音道,“你还越说越来劲儿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可以和你解释,动不动就提离婚,你让聪聪听见心里怎么想?”

  “你还知道顾及孩子啊!”时欢拔高了声音,尤不解气,又一脚踢倒了行李箱,“你说你这个星期回了几次家?!”

  “我……”

  “你见客户去了是不是!见客户见到和人都亲一块儿去了!”

  “我没……”

  “你要是个男人就敢做敢当!”

  “我敢做敢当什么啊!”乔永诚现在哭的心都有,“我连她的手都没碰着!”

  “鬼才信你的话!”时欢瞪着他,眼圈都红了,“乔永诚,你不顾及我不要紧。但是闹得这么满城风雨的,全城报纸铺天盖地地报道,你对得起孩子吗?!”说完,她狠狠地喘了两口气,然后弯腰拎起行李箱,大步往门口走。

  乔永诚顿时沉了脸,道:“时欢,动不动就离家出走,你能玩儿点新鲜的吗?”

  她步子一顿,道:“你有本事就不要每次来找!”

  两人擦身而过,他垂在身侧的手动了动,却没阻拦。

  大门开了又关,“嘭–”的一声,被摔得震山响。

  乔永诚揉了揉胀痛的眉心,一抬头,正好和儿子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聪聪蹲在楼梯上,正透过栏杆往下看,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道:“爸,你真怂!”

  “乔忆南,你找抽是不是?”

  聪聪撇嘴道:“就会欺负我。有本事你别让时小欢离家出走啊!”

  乔永诚轻哼,道:“你懂个屁!这叫情趣!”

  聪聪鄙视地看了亲爹一眼,起身上了楼,过了会儿,也拎了一个小行李箱下来。

  乔永诚太阳穴跳了跳,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聪聪一脸淡定,边走边说道:“哦,忘了跟你说,学校组织夏令营,今晚出发。”

  “去吧,去吧!”乔永诚嘴上不耐烦,还是掏出皮夹,抽出一大沓现金和一张金卡塞给儿子,“注意安全。不要乱勾搭女同学,当心糖糖生气。”

  你当我是你!聪聪心里冷哼一声,看在老爹大出血的份上,大发慈悲地叹息道:“爸,我妈昨天去了医院妇产科。”

  乔永诚一怔。

  “再过八九个月,我就能当哥哥了。”

  乔永诚呆若木鸡。

  …… ……

  门铃响了整整一个小时,时欢仍旧四平八稳地坐在沙发上吃水果。

  这套小公寓,是前年情人节乔永诚送她的礼物,面积不是特别大,地理位置却很好,在N城商业街附近。

  乔永诚当时除了想讨老婆欢心,也是想多个过二人世界的地方。谁知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里最后成了时欢的避难所。自从有了这套小公寓之后,只要两人一吵架,时欢就闹离家出走,留下独守空房的乔某某苦不堪言。

  “小欢,你开门。”

  “我们有话好好说。”

  “老夫老妻了,何必这么相爱相杀?”

  “小欢……小欢欢……小欢欢啊啊啊啊……”

  见时欢还是不开门,乔永诚干脆唱了起来,调子一会儿是超级玛丽,一会儿又变成了喜羊羊,还时不时地敲着门板,给自己打节拍。

  最后,时欢受不了他的魔音,忍无可忍去开了门。

  门打开那一瞬间,乔永诚脚下一闪,急忙挤了进去。

  结果他动作太快,吓得时欢往后一躲,撞上了鞋柜。

  乔永诚吓得差点魂飞魄散,赶紧去扶,还不忘道:“小心点儿,可别撞坏了我闺女!”

  时欢不用想也知道是亲儿子卖了自己,轻哼一声,转身就走:“你怎么知道就是闺女!”

  乔永诚赔笑道:“不是闺女是儿子也行。只要是你生的,什么都稀罕!”

  这话听着怎么有点儿别扭呢?

  时欢往沙发上一坐,派头和老佛爷一样,道:“离婚协议书拟好了?”

  “离婚协议书没拟好。不过我带了另一样东西来。”乔永诚涎着脸凑过去,顺便从公文包里掏出笔记本电脑和U盘道,“老佛爷,我和那小女明星真的清清白白。我有证据!”说着,他将U盘插好,开了机。

  U盘里有会所门前的监控录像。

  红外线摄像头即使在夜间也能将画面拍的十分清晰。

  他和那个女明星是一个出来,一个进去,正好在会所门前相遇。那女明星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总之她踩到了自己的裙摆,然后朝正走下台阶的乔永诚扑了过去。

  报纸上的照片捕捉到的就是两人身体交错的瞬间。因为角度取得好,看起来就像是两人在拥吻。可接下来的情景是乔永诚在她扑来时迅速跳开了,任由那么个大美女直接摔倒在台阶上。

  看到这里时,时欢忍不住笑了出来,随即又绷住,问道:“知道你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乔永诚立刻态度良好地认错:“知道,我不该夜不归宿,留下你独守空房。”

  时欢横了他一眼,道:“谁独守空房!”说得好像她寂寞难耐一样。

  “我!”乔永诚赶紧从善如流地道,“你不回家,我就得独守空房。”说着,手脚不老实地将她搂进怀里,“小欢,商量个事情呗?”

  “放!”

  “以后离家出走可以,别再提离婚了行吗?我心脏受不了。”

  “就是要让你长记性!”时欢点了点他胸口,道,“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我就不提。”

  记得当年怀着聪聪,几乎折腾掉她半条命。她觉得自己对这件事有了心理阴影,而且那时候她只身在外,乔永诚并不知道聪聪的存在。说起来,这算是两人第一次共同等待一个生命诞生。她想要第一时间和他分享这个消息,结果一宿没等到人不说,第二天还等来了他铺天盖地的花边新闻,怎么能不气!

  乔永诚感受着胸前的力道,有些愧疚地道:“我昨天喝多了,就去公司睡了一宿。以后不会了。不管多晚,我都回来陪你们。”

  “嗯。”她应了声,算是消了气。

  两人相拥在一起,静静地坐了一会儿。

  乔永诚忽然诈尸一般一拍大腿,道:“不对,我差点忘了!”

  时欢被他吓了一跳,埋怨道:“你干什么一惊一乍的?”

  乔永诚慌张地往外掏手机,道:“给唐逸珅打电话!他上次生二胎敲诈了我一大笔,这次说什么我也得从他那里诈回来!”

  时欢顿时觉得无语。

  那边乔永诚的电话已经拨通,不等对方开口,他已经奸笑出声:“喂,我老婆怀孕了,准备红包吧!”

  “时欢怀孕了?”听筒里的声音听起来没什么起伏。

  “嗯。”

  “看来今天报纸上的事情你是解决了。”

  “解决了。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呵……”唐逸珅冷笑了声,道,“那正好,我们之间的事也该解决了一下。”

  “我们之间的事?”乔永诚蒙了。

  “你儿子昨天在学校里亲了我女儿。”唐逸珅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闻言,乔永诚瞠目结舌,随即一阵心潮澎湃:聪聪在学校亲了糖糖?这小子行啊!

  “哈!哈哈!”他忍不住笑出声,赶在唐逸珅再次说话前,抢先道,“红包不要了,就当是聘礼!”说完,立刻挂断电话,抱住时欢,狠狠地亲了一口。

  “亲爱的,这下咱不光有闺女了,儿媳妇也有了!”

  文/花时玖

赞 (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