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们相亲吧

  【内容简介】在现代混的风生水起的陆小葱即使穿越回了古代,也是一代霸道女总裁。只可惜在这里不结婚是犯法的,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她决定去参加古代版非诚勿扰,为自己找一个夫君。可是那个叫钟钦的人,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古怪,又那么似曾相识呢?

  1

  陆小葱来到玫瑰阁时,门前果然是人来人往,门庭若市。

  青城的“玫瑰相亲大会”是举国闻名的。大喜朝男多女少,女儿家金贵,挑来挑去都对那些歪瓜裂枣看不上眼,这便导致婚配不均,连续几年新生儿比例下降,严重影响了大喜朝的生育计划。

  为此,大喜朝制定了新的婚姻法,指明所有已到婚龄却迟迟不结婚的男女都是犯法的。玫瑰阁便是在这个时候横空出世,找来许多优秀的公子,由他们组成最强征婚团,面向大喜朝所有女性,公开征婚。

  陆小葱背着手走到柜台前面,大方地甩出一锭金子,接待见她出手阔绰,立刻为她开了后门,将她加塞成天字一号的女嘉宾。

  陆小葱大摇大摆地走进去,一眼就看见端坐在正中间的钟钦。他一身黑色长衣,点缀着两笼鹅黄色绣袍,再配合那张青葱灵秀的脸,在二十四位男宾中,的确显得出类拔萃。

  见陆小葱堂而皇之地打量自己,钟钦微微皱了皱眉,却还是温和有礼地笑了笑,目光却没有为她逗留。

  陆小葱的心猛跳了一下。

  大会的光头司仪姓孟,也是玫瑰阁的老板,开始介绍流程:“天字一号女嘉宾请注意,每一位男嘉宾的桌前都点着长明灯,若是属意您,就会为您留灯;若是襄王无心,便将灯熄灭。下面请女嘉宾介绍一下自己。”

  陆小葱找了张椅子坐下,将腿一跷,懒洋洋地说道:“陆小葱,大喜朝首富,家财万贯,富可敌国。”

  这家世背景一出,二十三位男嘉宾双眼放光,唯有钟钦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大概是嫌弃她行为不端,言辞粗鄙。

  钟钦正欲倾身将灯吹灭,只听“嗖”的一声风响,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一颗石子,不偏不倚打中了钟钦的穴道。可怜的男人压根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就这样僵坐在位子上,瞪着一双眼睛动弹不得。

  陆小葱满意地笑了,她请来的这位能在百步之外点中穴道的高手还是挺靠谱的。

  光头司仪宣布第二个环节,是让陆小葱的亲朋好友介绍一下她的性格特长。

  陆小葱没什么好友,下人倒是有一大堆。她拍拍手,十来个下人排着整齐的队伍来到她的面前,表演起了男女二重大合唱,歌颂陆小葱的聪明伶俐、活泼大方。

  场上灯仍未灭,陆小葱清了清嗓子,暗中又飞来好几颗石子,不但点了其他男嘉宾的穴,还把他们面前的长明灯灭了,只留下钟钦面前的那一盏。

  钟钦急得脸都要憋红了。

  光头司仪正准备宣布第三个环节,让陆小葱讲述一下自己的感情经历。她却大手一挥,打断了司仪的流程。

  陆小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大咧咧地走到钟钦面前。

  “实不相瞒,我这次来就是为了钟公子。”她在钟钦面前俯了俯身子,笑得志在必得,“钟公子,你跟我回家可好?”

  钟钦一脸惊恐地看着她,似是被她的直白吓到了。陆小葱伸手打了个响指,接着又是一颗石子破风而来,打在钟钦的脖子上,迫使他点了点头。

  无视钟钦眼中的悲愤,陆小葱满意地直起了腰,伸出手挑了挑他的下巴。

  “礼成。钟公子,等着我上门下聘吧。”

  2

  几日后,正在街上视察铺子的陆小葱忽然听到下人来报,说钟钦请她去玫瑰阁一叙。

  “现在?”陆小葱皱眉,她还没巡完街呢。可这毕竟事关自己,陆小葱也不好怠慢,只是忍不住嘟囔道:“古人真是麻烦……”

  哪知她一到玫瑰阁,就听见斩钉截铁的四个字。

  “我不同意。”

  钟钦端坐在椅子上,俊秀的容颜上满是凝重与严肃。他的眉头几乎皱成一座山川,和坐在他对面一脸苦相的孟老板形成鲜明的对比。

  孟老板见陆小葱来了,犹如看见救星一般,连忙求助道:“陆小姐,我实在是没办法了,你自个儿和钟公子商量吧。”

  陆小葱吊儿郎当地坐下,面无表情地抬了抬下巴:“说吧,你为什么不同意?”

  钟钦说得十分认真:“在下对陆姑娘毫无感觉,这门亲事,恕在下难以从命。”

  “可当时场上的灯只有你为我留了一盏,按照阁中的规矩,我们就算是配对成功了!”

  钟钦顿时愤怒难当:“我当时不知被谁暗算,穴道被点,动弹不得,如若不然,我第一轮就要灭灯!”

  “哦?钟公子就这么瞧不上我吗?”陆小葱凉凉地说道。

  钟钦一怔,不可否认,陆小葱的相貌、家世任谁听了恐怕都是想攀的,可这个“谁”里面并不包括他。

  “陆姑娘……”钟钦想了想,婉转地说道,“这一切想来都是一场误会,你并非在下属意的类型,在下也恐怠慢了你,所以这门亲事……”

  “怎么?钟公子这是打算吃干抹净不认账了?”陆小葱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带着那么点儿土匪抢亲的顽劣与恶意,笑眯眯地看着钟钦,说出来的话可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全天下都知道,玫瑰阁的婚配流程是奉皇命定的。说白了,这流程就是圣旨,钟公子辜负了我是小事儿,可要是因此抗旨,影响了前程,那可就是大事儿了。”

  “你!”钟钦发誓,他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女子。

  陆小葱忽然伸出一只手,挑起钟钦的下巴,低声哄道:“钟公子,你也不用摆出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我不会亏待你的。你看,咱俩都到了婚配的年纪,再不结婚是要蹲大牢的。你大好的前程栽在这上面岂不冤枉死了吗?你就当是我们两个人互相合作,假成亲,怎么样?”

  陆小葱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神情忽然温柔下来,信誓旦旦的模样好像用尽了一生的情意。

  钟钦怎么都没想到陆小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了。

  “当然,虽然是假成亲,我也一定不会亏待你。”陆小葱认真地补充道,“我会给你任何你想要的,不让任何人欺负你,哪怕将来我走了,我的家产也会全部留给你。”

  “走?钟姑娘打算走去哪里?”钟钦压低嗓子问道。

  陆小葱脸色一变,随即说道:“这事儿你别管,总之我陆小葱向来说一不二。”

  钟钦挑了挑眉,道:“我考虑一下。”

  陆小葱“啧”了一声,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然后道:“我就讨厌你们这些古人的磨蹭劲儿。”

  “七日。”钟钦顿了顿,“七日后,我给你答复。”

  陆小葱虽然不乐意,却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只得点点头,勉强同意。

  离去之前,钟钦忍不住回头看了少女一眼:陆小葱还坐在太师椅上,一脸慵懒地任由下人给她扇扇子,心情好了,就抓起一旁的碎银子赏人。

  五月的天骄阳似火,照耀在她明媚的脸上,似乎开出了娇艳的花儿。

  倒也有几分可爱。

  3

  没过多久,这个有几分可爱的认知就狠狠打了钟钦的脸。

  七日期限不到,陆小葱又杀来了。

  那夜,他正坐在案前看书,忽然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奇怪的歌声。歌词乱七八糟的,他听得不太真切,只隐隐听见什么“对面的男孩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这里的女孩很可爱,请不要假装不理不睬……”

  钟钦皱着眉头推开门,就在自家门前看见一圈围成鸡心形状的白蜡烛,而陆小葱正在他门口指挥站成两排的下人大合唱。门口围着不少看客,对着他们指指点点,脸上都是看笑话的神情。

  陆小葱毫不介意,见他出来了,立刻让下人们停下。她大手一挥,指着地上的白色蜡烛霸气道:“钟公子,山无棱,蜡烛灭,乃敢与君绝。”

  钟钦挑眉道:“若不是在下身体尚算硬朗,在下还以为陆姑娘是来给在下上坟的。”

  陆小葱不满地皱眉,嘟囔道:“电视里不都这么演的吗?怎么就你不被‘套路’啊?”

  “电视?什么是电视?”

  陆小葱脸色一变,很快遮掩过去:“这不重要。今天是花灯节,钟公子可愿和我一起去看花灯,增进感情?”

  大喜朝的花灯节只在每年春天举办,尚未婚配的男女多爱来此,将心仪之人的名字写在花灯上,再放入水中,祈求感情顺遂,得偿所愿。

  “不愿意。”钟钦一口拒绝。

  陆小葱瞪眼道:“你怎么就是不按套路来呢?”

  钟钦深吸一口气,道:“陆姑娘,七日之期似乎并没有到。”

  “我这人向来不喜欢将时间浪费在等待上,我喜欢掌握主动权。”陆小葱穿着金丝线织绣而成的衣服,整个人像块金子一样闪闪发光,真是又俗又土。

  钟钦摇摇头,道:“可我没兴趣。”

  陆小葱皱眉道:“你这人这么宅,天天窝在家里容易生病,以后生不出孩子的!”

  钟钦凉凉一笑,道:“在下身体好不好,在下自己心里清楚。”

  陆小葱干脆地拉起他的手。肌肤相亲的时候,钟钦微微一怔,陆小葱一双纤纤玉手,细腻柔滑,指尖温暖。他没见过陆小葱这么大胆的女孩,丝毫不顾及礼节,当真是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

  “男女授受不亲。”钟钦板着一张脸,却没甩开陆小葱的手。

  陆小葱“啧”了一声,道:“拉个手而已,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啊!”

  就这样,钟钦被陆小葱带到了热闹的集市上。他和陆小葱的事本就被传得沸沸扬扬,如今两人携手出现在这样一个甜蜜的场合,好像一下子就坐实了两人的暧昧关系。

  钟钦顿时有种掉入圈套的感觉,偏偏陆小葱还在这个时候火上浇油:“钟公子,你看中了什么就买,不要同我客气,我有的是钱。”

  ……

  钟钦定定地看着陆小葱,花前月下的气氛实在是让人迷醉沉沦,前提是这位千金大小姐能不开口说话。

  钟钦觉得奇妙,便道:“陆姑娘,有时在下觉得你的行事为人,和其他姑娘有很大的不同。”

  “那当然,我本来就不是这里的人。”

  钟钦惊讶地看着她。

  陆小葱自觉失言,拍了拍他的肩膀,飞快地说:“我尿急,先去找个厕所方便一下。钟公子自便,我们一会儿见。”

  说罢,不等他挽留,她便走了个无影无踪,似乎完全不记得方才是她苦苦把自己拉来这里的。

  钟钦无奈地摇摇头,自从他进入玫瑰阁相亲之后,想嫁给他的人多了。钟钦见过不少女子,只是没想到,他找来找去,最后杀来一个任性妄为的陆小葱。

  一想到陆小葱,钟钦的头又开始疼了起来。

  忽然,天边炸开了琉璃一般璀璨的烟火。钟钦忍不住抬起头,怔怔地望着天边那一场盛世烟火。

  陆小葱就在那明明灭灭的火光中由远至近,款款而来。

  她走得昂首挺胸,眼中满是得意。

  “钟公子,心形蜡烛不喜欢,那这场烟火你可还满意?”

  钟钦顿时哑然,他怎么也没想到,方才借故离开的陆小葱居然是去准备烟火,一时间哭笑不得。

  过一会儿,钟钦正色道:“陆姑娘,我是男子。”

  陆小葱困惑地皱眉道:“你要不是男子,我犯得着这么大张旗鼓地讨你的欢心吗?”

  “可这些事儿,应该是男子对女子做的。”

  陆小葱不耐烦地挥挥手,道:“我就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什么男子女子,男人和女人是平等的。男人能做的事儿,女人为什么不能做?”

  钟钦的眼中忽然闪过一道晦涩难辨的光。他猛地拽过陆小葱的手,把她拉到自己面前,抬起她的腿,搂着她的腰,以一个高难度的姿势迫使她俯下身去。

  此刻,钟钦与陆小葱的距离几乎是唇齿相依,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使陆小葱的心十分不争气地抖了抖,一颗沉寂已久的心狂跳了起来。

  钟钦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贴着陆小葱的唇沉声说道:“至少这种姿势,陆姑娘就做不到吧?”

  陆小葱想说话,可喉咙发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钟钦又笑:“若陆姑娘真想和在下共结连理,以后这些事儿,还是让在下来做吧。”

  4

  陆小葱一身凤冠霞帔,坐在铺着大红喜被的婚床上,脑子仍有些发蒙。

  她还是低估了钟钦的办事效率,真没想到前一秒说着“以后这些事儿都由在下来做”的钟钦,下一秒就带着聘礼上门提亲。

  据钟钦说,再有几日就到他的法定配婚年龄,再不成亲就来不及了。就这样,他们的婚事定了下来。

  陆小葱听着院子里锣鼓喧天和推杯换盏的声音,心情还是很复杂的。虽说眼下一切都如她所愿,但她没想到会这么快。严格说起来,除了彼此的一张脸,她和钟钦完全不了解对方!

  她忽然想到白日里行礼时,她悄悄地透过盖头打量钟钦。身着喜服的男人果然更加玉树临风,面如冠玉,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一双熠熠生辉的眼睛,好像能穿透她的盖头,直直看进她的心里。

  陆小葱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从裤腰带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里的男人有着和钟钦一模一样的脸,他穿着优雅的西装,在镁光灯光的照耀下显得那么英俊挺拔。

  陆小葱苦笑:“钟子期,想不到你的照片,是我唯一带来这个时代的东西。”

  陆小葱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本是二十一世纪一个白手起家,靠自己的能力建造了自己的商业帝国的女强人。不料因为一次意外事故,她居然穿越到了大喜朝。在尝试过各种回到现代的方法都失败以后,陆小葱终于接受了现实,运用她的智慧在大喜朝做起了生意。

  幸运的是,把现代的那一套放到古代依旧十分吃得开,她很快东山再起,成为大喜朝的首富;可不幸的是,这个朝代,要求男女到了规定年龄必须结婚,否则就会被抓去坐牢。

  陆小葱实在没有办法,才想着先解决一下自己的婚姻大事。哪怕只是政治婚姻,至少把牢狱之灾避过去。

  选择钟钦做她的夫婿,并不是偶然。究其原因,是钟钦长得和钟子期一模一样。

  钟子期是她之前所在的时代里,一个一直想和她搞对象的小明星。对方很喜欢她,可陆小葱一直没有答应跟他交往。

  这些年来,她早就习惯了一个人,一个人拼搏奋斗,一个人面对流言蜚语。她还学不会如何坦率地接受别人的关怀和爱。钟子期的爱太过纯粹狂热,那样浓烈的热情,让她害怕自己会被灼伤。

  她从不肯轻易相信别人,也不敢相信钟子期对她的爱能维持多久。她怕万一自己陷进去,对方却抽身而出,怕过分的信任会换来对自己的伤害。

  可是,如果陆小葱知道钟子期会以那种方式离开她,她一定不会选择逃避。

  然而,什么都晚了。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钟子期走了,她也来到了这个不属于她的时代。

  第一眼见到钟钦的时候,陆小葱惊呆了,觉得他也许是钟子期的祖宗。出于对钟子期的愧疚,她想着找谁结婚不是结啊,便把主意打到了钟钦的身上。

  无论钟钦是什么人,她都会尽可能地对他好。

  正想着,门外传来脚步声。陆小葱赶紧把照片收好,坐端正。

  木门“吱呀”一声,开了又关。饶是见过无数大场面的陆小葱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她紧紧地闭着眼睛,直到听见脚步声在自己面前停下,手下意识地绞到了一起。

  “陆姑娘还坐着?难道真要等在下来掀盖头吗?”来人道。

  陆小葱一怔,接着一把扯下盖头,发现钟钦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陆小葱莫名地烦躁了起来。

  “辛苦钟公子了,今晚让你睡床。”

  “这恐怕不好。”钟钦幽幽地说,“怎么说陆姑娘也是女子,哪有让陆姑娘睡在地上的道理?”

  陆小葱有些不耐烦:“那我睡床,你睡地上?”

  “实在抱歉,在下身子骨弱,睡地上怕寒气入体。”

  “那你想怎么样?”

  钟钦不动声色地倒了一碗水,放在床上,气定神闲地说:“古有梁山伯祝英台同榻而眠,今日在下与陆姑娘效仿古人,以水为礼,倒也未尝不可。”

  陆小葱翻了个白眼,要不怎么说古人就是麻烦呢!她上前把那碗水拿开,自己往床上一躺,然后道:“别整那些没用的了,不就是一起睡个觉吗,我也少不了一块肉。我睡里面,你睡外面,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钟钦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陆小葱,倒真开始大方地宽衣解带。

  陆小葱到底不是美色当前不动心的,于是假装不在意地偷瞄钟钦的身材:好家伙,这个文弱书生居然有腹肌!

  她捂着鼻子,免得有什么不好的东西从鼻子里流出来。为了缓解尴尬,陆小葱道:“钟钦,如果以后你有子孙后代,你一定要给他们留一句话,让他们代代相传。你要让他们记住,永远不要接近一个叫陆小葱的女人。”

  “为什么?”

  陆小葱的表情一下子淡下来,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她才低声道:“会死的。”

  这三个字好像耗尽了她所有的感情,使她看起来绝望又难过。

  钟钦陪着她沉默了一会儿,才挑眉调侃道:“没想到陆姑娘这么猴急,已经打算要和在下生儿育女了。”

  陆小葱懒得解释,她总不能告诉钟钦,自己是穿越过来的吧。

  这时,一张薄薄的纸片从陆小葱的袖口滑了出来。钟钦眼尖,伸手将那纸片拾起。那是他从未见过的纸质,上面画着一个栩栩如生的男人。男人身着奇装异服,脸长得和他几乎一模一样。

  他定定地看着陆小葱,才发现那个不论什么时候都一副吊儿郎当样子的大小姐此刻脸色苍白,一副心虚的模样。

  钟钦心里当即明白了几分。

  他笑了起来:“陆姑娘,你要和在下成婚的原因,莫非是在下和这位公子生得一模一样?你无法得到心中所爱,才想到在下这里来找找安慰?”

  陆小葱搞不懂钟钦的脑回路怎么能曲折成这样,连忙说道:“不是,你别误会,我和这个人没有关系的。”

  钟钦仍不肯相信她:“没有关系,陆姑娘会私藏他的画像?”

  “这是个意外。”陆小葱低声道,“我也不想的……”

  “原来如此。”钟钦终于松了手,语气却淡淡的,“夜深了,陆姑娘还是早日歇息吧。”

  当晚,陆小葱望着钟钦宽厚结实的后背一宿没睡。

  她觉得钟钦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居然产生了负罪感。

  她望着钟钦的后脑勺出神,脑子里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她的负罪感到底是因为钟子期,还是因为仲卿呢?

  5

  对于玫瑰阁来说,钟钦的婚事儿算是一件大事儿,尤其是钟钦能和陆小葱这样条件好的女财主结婚,不但鼓励了广大男同胞,而且还是玫瑰阁最成功的案例。

  为此,玫瑰阁特意举办一场盛会,请钟钦和陆小葱作为特邀嘉宾来为大家讲讲他们的感情经历。

  这种制造噱头进行宣传的手段陆小葱不是没用过,她估摸着玫瑰阁也想利用他们再扩大一下知名度。她是个商人,懂得什么是双赢,只是没想到钟钦也一口应了下来。

  说到钟钦,陆小葱一直想找机会跟他解释一下那张照片,可想来想去又觉得没必要,毕竟她和钟钦只是假结婚,没什么情感纠葛。

  可是陆小葱总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毕竟自那以后,钟钦跟她说话老是不阴不阳的。

  她想着不行啊,她一代富豪,驰骋商场,不能输在感情这种事儿上。

  再怎么说,钟钦都是她的挂名夫君,搞好夫妻之间的关系,也是很有必要的。

  八月十五日,正是花好月圆的时候。

  玫瑰阁在青城的广场上搭建了一个巨大的舞台,舞台周围竖着九根长柱,上面挂着玫瑰阁的牌匾,取的是“天长地久”的寓意。历年被玫瑰阁撮合成功的新人也被邀请了回来,而作为主角的钟钦和陆小葱的出场方式自然与众不同。

  孟老板一直在叮嘱他们一些细节–钟钦需要踩着高高悬挂着的大红丝带,在漫天花雨的烘托下,拥着陆小葱滑到为他们特意准备的二楼平台上。

  这就很尴尬了。

  陆小葱十分怀疑地看着钟钦,问道:“你行不行?”

  钟钦斜了她一眼,冷冷地道:“你这个问题是对在下的侮辱。”

  “你知道我的身家有多少吗?我可不想就这么摔死!”陆小葱紧张而严肃地说道。

  “放心吧。就算在下掉下去,也一定会拽住夫人的。”

  陆小葱一个激灵,一张脸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她低声道:“你喊我什么?”

  “夫人。”钟钦说得一字一顿。

  “哦。”陆小葱应了一声,抬起头看钟钦,今日他穿着一袭墨蓝色的长衫,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身长玉立。

  陆小葱有点儿不好意思,她什么场面没见过啊,居然会被区区一个钟钦弄得脸红心跳的。

  钟钦已经在自己的身上系好钢索,确认无误后才朝陆小葱伸出一只手,道:“来吧,夫人。”

  陆小葱将自己的手慢慢地放到钟钦的掌心里,仿佛是一个神圣的仪式。钟钦将她往怀里一带,然后一只手拽着悬挂在半空中的红色丝带,另一只手搂着陆小葱,在钢索的助力下,整个人以一种非常酷炫帅气的姿态踩着红丝带滑了下去。

  漫天花雨中,陆小葱怔怔地望着钟钦,不禁道:“你好帅。”

  闻言,钟钦挑了挑眉,惊奇地看着陆小葱,问道:“夫人说什么?”

  陆小葱回过神来,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可若是否认又未免显得太过矫情,于是粗声粗气地道:“夸你呢,没听见就算了。”

  钟钦似笑非笑地带着陆小葱落在高台上,台下掌声雷动。陆小葱站得不太稳,只得紧紧地攀住钟钦胸口的衣服,因此听到了在他的胸腔之中强有力的心跳声。

  陆小葱顿时有些怔愣,这是她来到这里以后,头一次感受到这么强的生命力。那种鲜活而积极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心生眷恋,仿佛终于在这个时代找到了落脚之地。

  “夫人在想什么?”钟钦一边朝台下挥手示意,一边压低嗓音问她。

  陆小葱有些茫然,甩了甩脑袋,这才发现自己满脑子都是钟钦。

  她老实答道:“我在想你。”

  钟钦惊讶地看着她。

  脚下站着的高台忽然晃了起来。陆小葱低头一看,原来是玫瑰阁为了节约成本而搭建的“豆腐渣工程”承受不住他们的重量,摇摇欲坠,正要坍塌!

  身子陡然向下一沉,陆小葱下意识地想要抓住钟钦朝她伸过来的手,却在半空中失之交臂。

  钟钦惊慌失措的脸离她越来越远,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破败的风筝,离开了风的怀抱,只能堕入深渊。

  她的余光又瞄到朝这个方向跑过来的孟老板,他正对着钟钦喊:“老板小心!”

  孟老板喊钟钦老板。钟钦是老板?他是哪里的老板?

  陆小葱的意识渐渐抽离,这个似曾相识的画面终于让她失去了所有的知觉。迷迷糊糊之间,她看见钟钦的嘴巴开开合合,似乎在喊她的名字。

  “葱姐!”

  曾经也有个人这样朝她伸出手,想要抓住她;也有个人这样叫她的名字,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

  是谁呢?那个人是谁呢?

  陆小葱忽然想到一张脸,才恍然大悟。

  哦,原来是钟子期啊。

  6

  “葱姐!”

  陆小葱回过神来,看见钟子期那张在镁光灯下特别闪耀帅气的脸。

  钟子期的眼睛里面好像有光,开心而期待地看着她:“为何今日有空来见我?”

  陆小葱有点儿尴尬,她记得自己好像是谈完了生意恰好路过摄影棚,想到钟子期在拍摄,于是过来看看的。

  钟子期本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路人甲,被她发掘后,拉到自己旗下的娱乐公司,没多久就成了娱乐圈炙手可热的新人。

  说起陆小葱认识他的过程,真是巧合又奇妙。那日陆小葱没带助理,自己一人去逛商场,走着走着就被钟子期拍了一下肩膀,叫住了。

  钟子期右手抓着一个样貌猥琐的男人,左手拿着陆小葱十分眼熟的钱包。

  “这位大姐,你的钱包方才被这歹人所偷,我帮你抢回来了。”

  陆小葱眉毛一跳,下意识道:“你喊我什么?”

  “大姐啊。”对方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

  陆小葱念及对方帮了她,也没再计较他称谓上的问题。她见钟子期生得俊朗,骨子里又有种别人没有的正义感,便跟他签了合约,让他成为自己旗下的艺人。

  据钟子期所说,他是从乡下来的,不是很了解城里的一切。他的纯朴让陆小葱忍不住生出点儿老妈子情结,毕竟这人是她带回来的,所以一直事无巨细地提携关心着他。

  哪知道就是这份关怀让钟子期对陆小葱滋生爱意。陆小葱天生缺乏安全感,一直想尽办法躲着他。可钟子期就像是撞了南墙心也不死,执着得让她害怕。

  “没什么,我和影棚的老板约了谈生意。”陆小葱眼观鼻鼻观心地说道。

  钟子期的笑容一僵,万分沮丧地“哦”了一声。但很快他就扯了扯嘴角,得体恬淡地笑道:“那你等我一会儿,我请你吃饭。”

  陆小葱胡乱地应了一声,其实她哪儿有什么生意可谈,不过是个借口罢了。陆小葱为了不被人戳穿自己的谎言,只好藏在幕后,偷偷地看着钟子期。

  意外就是在那个时候发生的,她先是听见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等回过头才发现,临时搭建的布景铁架正在摇晃。陆小葱发现时已经晚了,就在她以为自己将要被掩埋的时候,钟子期向她跑了过来。

  不但跑了过来,还在最后一刻把她救了出来。

  陆小葱没来得及对他说一个字,他的身影就消失在那些坍塌的铁架子里面。等钟子期被人挖出来的时候,人已经咽气了。

  陆小葱没有想到,这个世上还有钟子期这样愚蠢的人。为了救她,可以连自己的命都不要。而她呢?她从头到尾都在逃避他的爱意,伤了他的心。

  很久以后,摄影棚把钟子期拍的最后一组照片寄给了她,那些照片对她而言无疑是一种折磨。她陷入了漫长的自责中,愧疚感让她每一天都痛不欲生。

  后来呢?后来呢?

  陆小葱的头忽然疼了起来。她记得自己带着那张照片去墓园祭拜钟子期,结果不小心从山上摔了下来。

  再然后,她就来到了这里。

  这里?

  对了,这里是大喜朝,并不是她以前所在的时代。

  陆小葱猛地睁开眼睛,看见钟钦那张焦急万分的脸。

  “钟钦?”陆小葱终于从那长久的梦魇中逃离了出来,怔怔地看着钟钦,男人的脸上不仅有担忧,还有一点儿也不吝啬表露出来的刻骨爱意。

  然而这爱意让她不禁心酸了起来。

  她想到了钟子期,那个为了救她,连自己性命都不要的笨蛋。

  钟钦还没说话,站在他身后的孟老板却阿弥陀佛地叫了起来。

  “太好了,太好了,老板娘没事儿了。”

  陆小葱猛地想起在她失去意识之前,孟老板喊钟钦的那声“老板”,以及……那声唤起她所有回忆的“葱姐”。

  她一个激灵,从床上弹了起来,看着他道:“你才是玫瑰阁的老板?!”

  闻言,钟钦的动作定住,良久才舒了口气。

  他抬手挑起陆小葱的下巴,轻声笑道:“被你发现了,这戏我就没法演下去了。”

  陆小葱猛地瞪大眼睛,恨不得掐住眼前这个男人的脖子。

  “钟子期!你是钟子期!”

  钟钦摇摇头,拍了拍陆小葱的脑袋,道:“不,应该说,钟子期是我。”

  7

  陆小葱并非没有怀疑过,为什么大喜朝会有玫瑰阁的存在。

  这种和二十一世纪某相亲节目极为相似的相亲模式,显然已经超越了这个时代应有的认知,起初陆小葱以为只是巧合,毕竟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钟钦才是玫瑰阁的幕后老板。

  钟钦就是钟子期,这实在是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儿。

  不可否认,她选钟钦结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对钟子期有愧,当她看到和钟子期长得一模一样的钟钦时,她下意识地对他好,并尽可能地给他任何他想要的东西。把钟钦当成是钟子期的祖宗也好,前世也罢,陆小葱只想做些最力所能及的事儿,去补偿他,也让自己的心里好过一点儿。

  此时,陆小葱尽量维持着自己的面部表情,不要太过于狰狞,她死死地瞪着钟钦。

  钟钦却一派悠然地烹茶,顺便淡笑着抬手为她抹平眉间的褶皱。

  “皱眉头老得快。”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陆小葱质问道。

  钟钦为她倒了一杯茶,而后道:“实不相瞒,因为一次机缘巧合,我穿越到了后世。我字子期,便以此为名,本想在后世寻得求生之道,不想碰见了你。”

  据钟钦说,那一日天上出现七星连珠奇观,他也不知怎么的,就被吸入星盘之中,再醒来就去到了现代。钟钦一边寻找回去之法,一边努力适应现代的生活,直到遇见陆小葱,所谓命运一般的相逢。

  钟钦之所以会跟着陆小葱当明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出于对陆小葱的信任。毕竟在那个时代,陆小葱是第一个说要帮他的人。

  当某一天,钟钦发现自己对陆小葱的感情超出了朋友之情时,他才意识到陆小葱于自己的重要性。他是君子,活得坦荡,于是向陆小葱表明心意,没想到陆小葱拒绝了他。

  后来,摄影棚发生意外,他舍身救了陆小葱,却因此回到了以前的朝代。

  钟钦只当自己做了一场梦,纵使肝肠寸断,也不再想她。因为他知道此生恐怕是没有机会再和陆小葱相见–毕竟他们之间,隔着几千年。

  他利用在现代所学,结合大喜朝的国情发展自己的事业,玫瑰阁便是因此而来。钟钦深知这类相亲活动需要高质素的嘉宾撑场的道理,所以让孟老板当台面上的主人,自己去做征婚嘉宾。

  钟钦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会再次见到陆小葱。

  陆小葱神色复杂地看着他,道:“所以,你早就认出我了?”

  钟钦微笑道:“毕竟葱姐于我是独一无二的。”

  陆小葱红了脸,道:“钟子期!你浑蛋!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死了以后,我有多么的……多么的……”

  她说到一半说不下去了,声音哽咽,视线也被雾气笼住。

  “你能有多么的什么呢?你并不喜欢我啊。”钟钦打断了她的话。

  陆小葱想说话,可是又不敢说。

  钟钦观察着她的神色,淡淡地说道:“当我再见到你时,我虽然很开心,却也只能避开你。可是你为什么非要选择我呢?你无法爱上现代的钟子期,难道就会爱上古代的钟钦吗?”

  陆小葱哑口无言,她心里有很多话想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钟钦叹了口气,道:“答应和你结婚,不过是我纵容自己做的一场梦而已。”

  他站了起来,留给陆小葱一个背影,他的脸在阴影中显得特别不真切,唯有那笑容穿越经年,依然如昨。

  钟钦说:“这几年,我一直在研究穿越时空之法,本想着……算了,不提也罢。后天便是七星连珠之日。你来找我,我想办法送你回去。”

  陆小葱张了张嘴巴,问道:“那你呢?”

  “我?”钟钦自嘲地笑了笑,“我当然是留在属于我的地方了。”

  8

  落霞漫天,孤鹜齐飞。

  陆小葱坐在鸳鸯楼的阁楼包间里,怅然地望着窗外的景色。

  古代的环境都没有被污染,一切都干净得很。这里的人简单、纯朴,和她以前所在的时代有着很大的不同。

  她忽然想起,自己就是在这里看到钟钦的。

  那时快到她的婚配之期,丫鬟翠儿拿了一大摞世家公子的画像来给她挑选。忽然,大街上传来喧天的锣鼓声。陆小葱推开窗户,就看见骑在马背上,正含蓄有礼地向四周百姓抱拳致意的钟钦。

  她还以为自己大白天见了鬼。翠儿告诉她,钟钦是有名的大才子,连续参加了好几届玫瑰相亲大会,却还是没有找到合意的姑娘。

  彼时陆小葱以为,这次相逢是上天赏赐给她的机会,让她可以弥补心中的遗憾,让她能把亏欠钟子期的那些回报给他。可她怎么也想不到,钟钦就是钟子期。

  今天就是钟子期要送她回去的日子。夜色渐渐笼罩下来,天边的北斗七星越发明亮闪耀,陆小葱的心底却百般不是滋味。

  她结了账,想着鸳鸯楼的酱牛肉好吃,便打包了一份,然后揣着外卖朝跟钟钦约定的地方走去。

  荒郊野外,钟钦果然等在那里。他的手边有一台陆小葱看不懂的机器,上面铜线环绕,看起来十分厉害。

  她磨磨蹭蹭地走过去。钟钦见她来了,脸上一点儿异样都没有。

  “准备一下,我们开始吧。”他说。

  “等一下!”陆小葱忽然出声阻止。

  “怎么了?”

  “酱……酱牛肉……”陆小葱结结巴巴地说,“对,鸳鸯楼的酱牛肉特别好吃,你尝尝。”

  钟钦微笑道:“以后我还有很多机会吃,你过去吧,耽误了时辰就不好了。”

  陆小葱看看天,道:“大喜朝……大喜朝其实挺好的,这儿民风淳朴,你看,我在这儿还有事业……”

  钟钦却对她的话置若罔闻,淡淡地说道:“这儿再怎么好也比不上现代。你该走了。”

  陆小葱全身的力气仿佛打在一团软棉花上,让她一口老血憋在心口怎么都吐不出来。她想自己话都说到这个分上了,钟钦却还是不懂。

  陆小葱咬着牙站上了钟钦的仪器,钟钦在一旁摆弄着,不知怎的,星光下,那仪器竟然发起光来了。

  陆小葱忽然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害怕。

  她真的要回去了吗?回到现代–那个没有钟钦,也没有钟子期的时代?

  不……不……如果她真的走了,那他们此生真的不会再相见!

  想到这里,陆小葱一个激灵,赶在那仪器发出刺耳的鸣叫声之前,跳了出来。

  她跳的位置十分精准,所以准确无误地将钟钦扑倒在地。

  陆小葱紧紧地抱着钟钦,紧闭着的眼睛一直不敢睁开。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强烈得使她的血液沸腾,让她的脸也跟着红了起来。

  “我不走了。”她喃喃自语,又重复了一遍,“浑蛋,因为你,我走不了了!”

  身下的男人忽然笑了起来。

  陆小葱一愣,连忙从钟钦的身上爬起来,果然看见他笑得脸都红了。她猛然意识到什么,再去看那个所谓的仪器,仪器响够了,竟然消停了下来。

  “你又骗我?!”陆小葱这一次是真的掐住了钟钦的脖子,钟钦笑得气都快喘不上来了,拉下她的手,然后反手将她拥入怀中。

  “我并不是骗你。若是我能研究出穿越之法,我早就回去找你了。”他喟叹一声,道,“我只是在试,我能不能赢得了你心中的未来。”

  陆小葱听后,沉默良久,才道:“……你赢了。”

  “真的吗?你确定,你选择了我?钟钦、钟子期?”

  陆小葱不免心酸了起来,其实是她一直没有给他回应,才会让这个原本心高气傲的男人纠结成这样。他们之间浪费了太多时间,既然上天都给了他们这个跨越时空的机会,她又怎么能否认,他的确是她的命定之人呢?

  “是,就是你。”陆小葱扳过他的脸,“姓钟的,这一次,无论你穿越到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找回来。”

  钟钦惊喜地看着她。

  陆小葱笑着,将一个吻用力地印在了他的唇上。

  “谁让你已经是我的夫君呢。”

  文/李望水 图/初心

赞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