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一定要你爱我

  时常听见身边有人说–我都这么大了,已经过了“主动追一个人,费尽心思也不放弃”的年纪了。为了一个人奋不顾身,想想都是一件没有什么意义的事儿。

  佳琪就正在做这件没有意义的事儿。

  她生日那天,请了一群朋友在酒吧里庆祝,输了几把游戏,喝了点儿酒后,觉得酒劲儿有些上头,就走到吧台旁坐着透透气。

  有人轻轻地在她面前放了一杯水,说:“喝点儿蜂蜜水吧,解酒的。”

  佳琪抬起头,看见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哥,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之后她几乎天天往酒吧跑,把所有的酒水饮料都点了个遍,小哥惊叹地说:“你这么喜欢喝酒啊。”

  佳琪在心里暗暗地说:傻瓜,我喜欢的才不是喝酒。

  那次她喝完酒后才发现没带钱包,小哥好心地替她垫付了酒钱。佳琪打开手机,问他:“我加你微信,发红包给你吧。”

  回家后,她开心地在床上翻滚–终于加了小哥的微信。

  没错,她是故意不带钱包的。

  加了微信发完红包后,她就急急忙忙地打开了他的朋友圈–里面什么也没有。

  去的次数多了,两个人又熟悉了一些后,佳琪偶尔会开玩笑地问:“你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女孩吗?”

  小哥羞涩地笑笑没有说话,低头擦着高脚杯。

  有人说她这么主动不好,即使最后成功了,对方也不会珍惜她。

  可佳琪觉得,一段感情里,总要有个人主动吧。既然酒吧小哥不主动,那么她愿意做这个主动的人。

  有一次多喝了一点儿,酒壮怂人胆,她揪着小哥的袖子,一字一句地向他表白:“我喜欢你。”

  小哥冷静地抽出自己的袖子,给她倒了杯蜂蜜水,说:“谢谢。”

  谢谢?!谢谢是什么意思?

  她问了所有人,都说这是拒绝的意思,可她觉得自己还有一线生机。

  就像刮奖券的时候,很多人刮到一个“谢”字就会停下来,可佳琪就是那个不甘心非要全部刮完的人,直到看到赤裸裸的“谢谢惠顾”四个字。

  她最后给酒吧小哥发了条微信:“你想和我谈恋爱吗?”

  酒吧小哥的回复非常直接:“不想。”

  佳琪放空了一会儿,擦了擦湿润的眼睛,打字回道:“谢谢。”

  她终于接受“他不喜欢我”这个事实,即使之前知道自己的微信被他屏蔽了也没有放弃过,这次她决定要放手了。

  朋友都说她第一次就该放弃了,明知道对方对你没什么意思,还傻乎乎地凑上去。

  佳琪并不觉得自己傻,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喜欢的人,不去表白,怎么知道对方喜不喜欢自己呢。

  谁说只有认定对方也喜欢你,才能主动追求。

  明明只要去喜欢就好了呀。

  文/大熊

赞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