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再没有这样一个你

  1.

  很多很多年前,久远到我刚刚开始成为一名编辑,我也不太记得你是如何出现在我用来约稿的QQ里。

  只记得有一天,我坐在出租屋的电脑前,加班到深夜。

  也是有点累了,这时你在QQ的那头冒出来,问我在做什么,要不要一起看电影,要不要你来我家陪我。

  老实讲,当时的我,被你吓得鼠标都被扔到了地上。

  觉得你变态神经病,脑筋是不是不正常。

  一个大男人,大半夜的要来陪一个姑娘?非奸即盗吧。

  2.

  再后来,你到了我所在的公司上班。

  除了你和一两位美编,整个公司几乎全是女孩子。办公室里永远都是满满的朝气,说不完的话题。

  直到有一天,大家在群里聊天说夏天到了,什么样的防晒霜比较好用,什么样的遮阳伞效果最好。

  你应该很想参与这场话题,毕竟你需要有一副男人的躯壳,但有一个少女的内心。然后你兴致盎然地向广大少女推荐了一款夏日必备单品–透明肩带。

  QQ群里瞬间就沉寂了。

  我知道的,那些女孩子,一定也觉得你变态神经病,脑筋是不是不正常。

  和我当时的想法一模一样。

  但是那时候的我,已经有一点点懂你了。

  从此之后,整个公司几乎没有人跟你说话,而我这么没个性随大流的一个人,虽然知道你一直把我当朋友,却又做不到那么洒脱地下班和你一起走。我们每天下班就像偷情一样,一前一后走去公车站,在一个隐秘的地方等车来,还要左右看一看有没有同事在场。

  3.

  再熟悉一点,我们开始一起出街。

  有时候,看着你一米七八的个头,明明是一个直男的外型,也会忘记你娇羞的内心。

  所以,当我逛到一半突然觉得不对劲,往地上一蹲跟你撒娇说“妙叔叔,我肚子疼……”的时候,你顺嘴的那一句“你的大姨妈不是刚走的吗?怎么又疼?”总是能将我雷得外焦里嫩。

  有时候和你一起逛商场,你会自然而然地把我拉去CK的柜台,然后无比真诚地向我推荐他们家的内衣,说轻薄好穿、如若无物,说得好像你曾经穿过无数次。

  我始终不敢回忆当时店员看我们的眼神,只好拉着大块头的你逃离了现场。

  还有一次,你和我坐在沙发上看电影,我穿着一条宽宽松松的睡裙,双腿蜷缩在沙发上,正是靠你的那边。可是睡裙的裙摆好巧不巧的,落在了大腿中间,不上不下,不尴不尬。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把裙摆往下拉一点,就在我一直犹豫之间,你竟然伸出了手,轻轻将我的裙摆拉了下来……

  好样的,干得漂亮。

  4.

  是的,你总是这样。不管别人如何看如何想,你都只想做你自己。

  对啊,有时候,活得漂亮还不如活得坦荡。

  漂亮多少经过修饰,坦荡却从未有过遮掩。

  也是和你在一起之后,我也变得不太在意别人的眼光。

  记得有一次你要去剪头发,我也想一起去。可当时的我,正在小杂货店里买了一床凉席,非常没形象地扛在肩上。

  你一脸鄙视地看着我,甚至不想让我跟在你身后。

  哼,我偏不听。

  走进理发店,面对着诧异地看着我的店员,我嘴一咧,说:“快,给我们家少爷剪个头发,顺便也给我剪剪。”

  透过理发店的玻镜墙,我看到你额头落下三根黑线。

  有时候,我也会死皮赖脸地拖着你的衣摆,跟你说:“反正你也没有男朋友,我也没有男朋友,要么我们凑和一下吧。所以你什么时候带我回家见咱爸妈?”

  在你面前,我就是这么没脸没皮。

  我也不管你看着我自导自演这出戏时,是满脸笑意,还是一脸嫌弃。

  毕竟像你这样,我可以无需演技本色出演的朋友,已经少之又少了。

  5.

  前段时间,我在网上看到关于天蝎的评论,说天蝎高冷记仇又难哄。

  我觉得并不是啊,只要金牛没那么倔强,我几乎可以与每一只天蝎都友谊天长地久。

  可终究还是改不掉倔强的毛病,后来在我的写手群里,你因为什么事情,和另一个人吵起来。我这只金牛啊,一向都是帮理不帮亲,有时候甚至对亲人会更严格一点,所以我把你踢出了群。

  我以为和你好言好语讲几句,你就能平息怒火了。

  可我忘了,你是天蝎啊。记仇第一名。

  从此你就与我断交了。

  断交多久呢?

  久到后来我们再也没有一起逛过街吃过饭看过电视聊过八卦花痴过美男。

  都是骄傲的两个人,你以为我刀枪不入,我以为你百毒不侵。

  我们都以为没有对方也行,毕竟人生的列车并不会因谁而停。

  可是多年之后回想起来,如果真的能够穿越到曾经,我想我会选择站在你这边。

  什么正义什么道理什么是非分明,哪里抵得过四两拨千金的两个字–友情。

  6.

  这个世界有许多的爱与不爱,有许多的情与非情,有许多的确定与不确定。

  我不确定妙叔叔到底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他的回答是:“有没有别的选项?”别的选项?这真是一个令人深思的回答。

  文/喵小姐

赞 (49)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