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这个世界,更喜欢你

  2015年2月,我第一次没有在家过年,而是去了大理。

  飞机落地昆明,因为太晚,我就在机场附近的旅馆住了一晚,早上6点的飞机再飞大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赶路了。到达大理机场以后,我首先被天空的蓝和清冷的空气给感动哭了。在城市那么久,第一次觉得我离天空那么远,城市里的霾让人觉得天空又矮又沉,真的让人绝望。

  所以,每个来过大理的文艺青年,都心心念念着想要在大理开一家客栈,“大理三千户,户户栽花”,想一下也是极美的。随后的十天时间,我就在大理浑浑噩噩,混吃等喝。大年三十儿的晚上,春晚的音乐和炮竹声按时响起,我窝在白族人的小客栈里,和Q聊了聊人生。

  是的,这其实是我和Q的第一次旅行,如果你想要更快地了解一个人,请和他一起去旅行。这一路上的各种突发状况,都会迅速地剥掉一个人的伪装,好在,Q的表现还不错。

  那天晚上,电视里播放着春晚,Q送了我一本特别的书,是把我微博上所有的内容重新排版印刷的一本书。他的诚意快要突破天际,然而作为新年的开始,我竟然拒绝了一个人的爱意。

  随后,Q扛着三脚架说要出门去拍星星。很久以后,Q告诉我,当天晚上他难过得躲起来掉了一点眼泪,恨不得什么都不要立刻就回家。可后来一想,算了,怎么也得陪你安全回家,对吧?

  对,你要是走了,我们就不会有后来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理之行就是我们这辈子只要一想起就觉得又好笑又好气的回忆。

  过完大年三十儿,白羊座的Q心也大,一扫昨晚阴霾,骑着小电驴带我环游洱海、双廊、喜洲、大理古城,给我拍了很多照片。到了海舌公园附近,我俩找了好久那两棵远近闻名的夫妻树。还没走近,就看到两棵蘑菇一样的大树,圆鼓鼓的,紧紧挨着,树枝生长交缠到了一块,前面是一大片空旷的田野。当时我的心比较粗糙,没有想到Q顿时心生温柔,举着照相机足足拍了半个小时,我就半靠在电驴上等他。等到他特别开心地跑来给我看照片,忽然就轻声对我说,我可以抱抱你吗?

  很久以后,Q说,我以为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不会见面了。

  啊,听起来有点无辜有点悲伤呢。然而,当时的我还是没开窍,我依然拒绝了这个坚强的男生,我还吓得弹开了身体。

  现在想来,Q的内心也是足够强大,小心翼翼地陪着我在大理逛吃逛吃,还要时不时被虐,尽管这样,也依然表现为一个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

  旅行结束后,我反思了一下自己,我觉得我可能在很多时候伤害了Q的心灵,但我怎么会承认嘛。所以说出口的是,你成功地避开了所有我不喜欢的那些毛病,比如小气、自私、不爱干净。Q没好气地回道,可不啊,那时候我把你当老佛爷一样供着啊。我笑哭。

  而现在,Q先生每每回忆起大理之行,都觉得不可思议,总是说,啊,我当时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求拥抱?我真是豁出去了啊。

  在后来的很多次聊天中,我们总是回忆起大理,每一次都能发现一些新的细节,我们就像两个傻子,反复回忆,却不觉得腻。就连在大理吃的喜洲粑粑、鸡丝凉粉、秘制卤肉和茶树菇炒腊肉,味道也好像还萦绕在口腔。我希望有一天,我会再一次去大理,和最初的那个人,游荡在清澈的洱海边、错落的小巷间。我们一起喜欢这个世界,那样的时光一定胜却人间无数。

  文/罗俭

赞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