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尽头,没有你的尽头

  所有的谎言都被揭穿的时候,荷小喜还是面不改色。

  同学们都说她是个奇葩。

  奇葩荷小喜在开学第一天告诉她的同桌,自己的妈妈是政府高官。第二天她说她住在城里最贵的洋房–胡桃院。

  第三天,她看见校门口有个年纪很大的老奶奶顶风冒雨地卖茉莉花,她把茉莉花全都买走了,带到教室里,见人就送。同学问她茉莉花是哪来的,她说,哦,一个想追我的男生送的。

  后来,茉莉花的谎言被揭穿了。

  两个月之后,有人说发现荷小喜不住在胡桃院,住的只是老平房。再后来,大家发现她的母亲不是政府高官,而只是政府高官家里的用人,这个真相也暴露了。

  荷小喜说,她是无法控制自己想说谎的欲望,似乎一定要把生活吹得天花乱坠,她才会觉得快乐。

  从那以后,很多人都不再相信荷小喜,并且对她疏而远之。

  荷小喜当然知道“狼来了”的故事,只是她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故事里那个放羊的孩子。

  她是亲眼看着一个穿天蓝色棒球服的男生躲在女更衣室的窗户外面偷拍的。

  咔嚓–

  快门声惊到了离窗最近的女生,女生们手忙脚乱地冲出更衣室,偷拍的人已经溜之大吉了。

  但是,有一个穿白色运动装的少年却正好经过,女生们把他当成了偷窥者。

  少年名叫蒋焕。

  他跟荷小喜同班,坐在荷小喜后排的后排。荷小喜喜欢他。

  荷小喜生平第一次为自己的恶习感到懊恼,就是因为蒋焕。不管她怎么替蒋焕辩解,大家都不相信她。

  蒋焕还说,荷小喜,你就不要帮倒忙了,你越解释,大家就越怀疑事实跟你说的恰好相反。

  我谢谢你了!

  荷小喜委屈地看着自己面前的少年。他长得不帅,但有一种干净的气质,像三月春风般令人心旷神怡。荷小喜的情绪一激动,忍不住脱口而出:可是蒋焕,我喜欢你呀!我不想看到你被人冤枉。

  蒋焕闻言,眼睛里面忽然波涛万丈。

  荷小喜是第一个向他表白的女生。他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可是,为什么偏偏却是荷小喜呢?偏偏是大家嘴里的谎话精呢?

  寒假之后,偷拍的事不了了之,蒋焕开始特别留意荷小喜。虽然嘴里依然不断往外冒谎话,但是,行动是最好的证明。他看见荷小喜大冷天光腿跳进喷水池帮小朋友捡玩具,看见她从虐猫人的手里救了一只嗷嗷待哺的猫崽细心照顾,看见她在公交车上仗义执言教训猥琐大叔,他开始越来越相信荷小喜说的,她骨子里是个好人,只是管理不好自己想说谎的扭曲心理。

  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荷小喜说喜欢自己,这句话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蒋焕纠结得睡不着觉了。

  直到有一天。

  荷小喜跟同班的几个女生跑了步之后,坐在操场上喝汽水。女孩子们看着操场上的热血运动少年,聊起了自己的理想型。有人问荷小喜,听说你喜欢蒋焕,是不是真的啊?荷小喜咬着吸管说,当然是假的。

  那时,蒋焕抱着篮球,愣在了荷小喜身后。

  荷小喜是在很久以后才得知,蒋焕听到了她的否认,她急急忙忙地去找蒋焕,想跟他解释,她再一次无比真诚地告诉蒋焕,我只是不想被她们知道我喜欢你,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你。

  蒋焕笑得云淡风轻,说:“其实,并不重要呢!”

  呃?荷小喜茫然地望着蒋焕。

  蒋焕说,荷小喜啊,如果我跟一个女孩在一起,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猜她哪句是真话哪句是假话,对这样的感情我没有信心。虽然我也对你有好感,但是,我并不想过模棱两可的日子。

  他说:小喜,如果你是一个诚实的人,那我一定会认认真真地来回应你的喜欢。

  后来,哭红了眼眶的荷小喜终于暗下决心,她要痛改前非。

  花了很多的时间去跟心理医生沟通,找到了无法自控想要说谎的怪症根源,最后,荷小喜终于在高中毕业的那一年焕然一新了。

  大学伊始,她以盛装来到蒋焕面前,像宣布结婚誓词那样郑重地告诉他,自己将永远不再对他说谎,蒋焕的背后却传来了一个女生清清脆脆的声音:“蒋焕–”那是他刚开始交往的女朋友。

  蒋焕不敢看荷小喜的眼睛,千言万语只说出了一句:“对不起,我没有想到我也会对你说谎。”

  荷小喜先是愣住了,但用最快的速度平复情绪以后,她笑了。

  她说:“不,蒋焕,你没有说谎,你说我成为诚实的人你就会认认真真回应我的喜欢。现在,我看到你回应了呢。”

  蒋焕吞吞吐吐地问:“荷小喜,你还好吧?”

  荷小喜说:“我没事。”这是她最后一次对蒋焕说谎。

  此后时光漫漫,岁月悠长,荷小喜其实并不确定她的世界里还会不会有谎言,但是她可以确定,她的世界里没有他了。

  真话与谎言,没有绝对,没有纯粹。

  而爱情这件事,却绝对而纯粹,只会走向两种结局–爱或不爱。

  文/语笑嫣然

赞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