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段我暗恋你的小时光

  作者有话说:这篇文是来自于一首日语歌,去年大约听了500遍?基本上会唱了,那种小心翼翼喜欢一个人、暗恋一个人的心情,其中的患得患失,在本篇文章里应该体现得酣畅淋漓。桃子姐姐从不吹嘘什么,只是暗恋的经历一箩筐,总是眼尖地在人群中发现他的身影,然后像得到什么宝贝似的开心地捂紧胸口,这大概就是暗恋的心情。那么孩子们,别暗恋了,勇敢地去表白吧!即使会失败!(当然咯,因为桃子姐姐的暗恋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的……胸口痛)。

  01 这样就可以了

  什么都是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拍集体照,大家吵吵闹闹,这个刘海没弄好,那个衣领歪了;最后一次上体育课,听体育老师唠叨,到了大学体育可是要算学分的,你们这些小姑娘小伙子可要重视啊;最后一次站在学校的喷泉前,欣赏绚丽灯光下的水幕。

  这是高中毕业前的一个月。耳朵里鸟鸣和微风轻拂树叶的沙沙声变得微弱,更加明晰和确定起来的,是迅速翻卷子和唰唰写字的声音。

  第一声鸟鸣时关初期便醒了,拉开窗帘,外面的天还是灰蒙蒙的,几辆汽车和正在打扫马路的清洁工人,早餐摊小贩的吆喝声,构成了全新的一天。

  爸爸妈妈还在睡梦中,关初期给自己热了一杯牛奶、煮了一个鸡蛋,独自吃完了早餐。

  一直以来,她都是个让人不那么担心的女孩子。尽管有点内向敏感,不那么爱说话,但她心地善良也乐于助人,所以不管是在家还是在学校,她都是那种存在感不高但好感度还不错的人。

  出门时正好六点,从高一起她就习惯早起。往学校反方向坐了几站后,她在一个站台下了车,原地等了五分钟后,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似乎还有点困,一边走路一边打着哈欠揉着眼睛。

  走近了,男生才发现她,睡意朦胧地打招呼:“早上好啊,关初期。”

  “早上好。”她尽量不着痕迹,平淡如水地回应道。

  “对了,昨天物理作业是几张卷子来着?”楚泽南问,又打了个哈欠。

  “三张。”关初期低着头,始终没有抬起头跟楚泽南对视。

  “啊,我只做了两张,待会儿去学校让我抄一下啊!”楚泽南懊恼地大叫一声,话音刚落,公交车来了。关初期回答的那声“嗯”被淹没在嘈杂的车流声和鼎沸的人声当中。

  车刚停稳,关初期刚踏上一只脚就发现平时冷清的车里乌泱泱的一片,人挤人。

  “今天什么日子啊,这么多人?”楚泽南小声地抱怨着,走在前面为关初期挤出一条还算宽敞的路来。走到后排座位,楚泽南好不容易占据了一席之地,高声喊道:“关初期,快来这儿!”

  关初期抬头,视线跟他相交,脸立刻发烫起来。她赶紧低下头,一路上说着“不好意思”,挤到了楚泽南旁边。

  楚泽南把她塞到自己前面,一只手拉着吊环,为她辟出一方小小的天地。

  关初期也试图伸手去拉吊环,无奈身高劣势导致拉吊环十分吃力。楚泽南看着她,顿时笑了起来:“你可以把我的手当吊环。”

  拥挤的公交车里,空气稀薄,她和楚泽南的距离只有不到十厘米。关初期只觉得自己脸烫得都要发烧了,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

  她试图伸出手去拉楚泽南的手臂,但最终在触碰到楚泽南的校服外套时,像触电般弹开了。

  她还不敢。

  关初期退而求其次,拉了楚泽南的书包带子。

  这样就好了,这样就可以了。

  她长舒一口气。

  楚泽南低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

  公交车虽然拥挤,但行驶得还算平稳。车厢里都是瞌睡虫的气息,每个人都昏昏欲睡。关初期抬起头,偷瞄了一眼楚泽南,他好像睡着了。一个周末不见,他的刘海好像剪短了,比起之前要更可爱一些。这样的楚泽让她想起高一时,她第一次见到楚泽南的样子。

  02 同学,你的书包

  时间倒回到900多天以前。

  临近开学,关初期由于前一天晚上太紧张而失眠,早上起晚了。赶到学校时,分班仪式已经结束,班主任们也不知去向。

  她在公示栏找了半天才在11班找到自己的名字,路过的学校工作人员告诉她现在办理入学手续要去办公楼。她匆匆赶去办公楼时,又被办公楼的老师告知“高一十一班的班主任啊?去班上了啊。还没办理入学手续?那还不赶紧去,待会儿人都走完了。”

  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关初期又急急忙忙跑去教学楼,找到自己班级后,同学们在开了个短会后已经散了,不过班主任还留在教室里,问她为什么来晚了,关初期解释后,好在班主任没有批评她,告诉她一些须知事项,就让她回家去了。

  一来二去,关初期跑得头昏脑涨,等走到学校门口才突然醒悟过来,一直背在肩膀上的书包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那里面可还有缴完学杂费剩下来的几百块钱,爸妈给她备用的。

  关初期一下子就蒙了,她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跟保安讲自己书包丢了,如果有人送书包到保安室就麻烦联系一下她,然后失魂落魄地按原路回去找。

  找遍了所有的路,连书包的影子都没有。

  空旷又偌大的校园里,“欢迎新同学”的横幅在风中摇曳,新同学关初期颓丧地坐在花坛旁边,唉声叹气。

  背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这个书包,是你的吗?”

  关初期回过头,看到了刘海短短的楚泽南,他笑容干净得一尘不染,好像雨后的彩虹。

  大约是他的笑容太好看,关初期在那一刻甚至都忘了自己书包遗失这件事。

  楚泽南甩了甩手上的一块塑料牌子,上面贴有关初期的照片:“书包里有你的学生证,上面有你的照片。刚刚我在楼上,看到你很焦急地在到处游走,应该是在找什么。这是我在老师办公室发现的,喏,给你。”

  关初期这才醒悟过来,脸上飞起云霞,低着头接过书包,声音很小地说了句“谢谢。”

  “没事儿,看你学生证上也是高一十一班的。以后大家就是同学了,有什么事情要互相关照啊。”楚泽南一把揽过关初期的肩膀,来了个兄弟式的鼓励,在她肩上拍了拍。

  关初期紧紧地抱着书包,要不是因为她的短发可以遮住耳朵,怕是在楚泽南面前早就露馅了。

  那个时候,也跟现在一样,鼻尖掠过夏天的气息。

  不同的是,那时是晚夏,此时是初夏。

  晚夏是初见,初夏却是要告别。

  想起来就让人鼻酸。

  可是公交车的一个急刹车把鼻酸的关初期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

  这个刹车实在太急太猛,以至于重心不稳的关初期直接朝后仰去,这一仰不要紧,只听见“刺啦”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破了。

  一秒钟后,关初期身体重新恢复平衡,而楚泽南的书包却掉了一半下来–他的书包带被刚才重心不稳的关初期扯断了。

  关初期顿时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她有些结巴地说:“对、对不起。书包我会买个新的给你。”

  楚泽南看到她都快哭了,立刻安慰她:“没事儿,我家还有其他书包,回去让我妈补补就行了。”

  “我一定会赔给你的。”

  不管楚泽南再怎么安慰她没关系,但关初期还是坚持着。无计可施的楚泽南只好在下车后,郑重其事地跟关初期说:“关初期,书包这事你真的不用放在心上。你不也平时在每次我忘记交作业时都悄悄帮我补上,还总帮我整理课桌,这事就算抵了啊。别再乱想了。”

  到了教室,回到各自座位上,其间楚泽南还来找关初期借过一次物理试卷。早自习结束后,班主任进来通知大家去操场参加高三最后一场动员大会。

  走出教室,关初期发现自己的手一直在抖,低头一看,掌心已经湿润。

  高三最后的动员大会还有另一个名字–誓师大会。也就是让大家站在操场,握紧拳头放到太阳穴的位置,向学校和家长代表们保证自己一定会竭尽所能,考出水平、考出风采。

  人群熙熙攘攘,高三一共八百来号人,有那么多的背影,关初期一眼就准确地找到了楚泽南站的位置。

  十一班第三排倒数第二个位置。

  他歪着头,脸上挂满笑容,在跟旁边的男生开心地讨论着什么。

  关初期不敢一直看着楚泽南,只好时不时地从第一排的位置回过头去,穿越层层人山人海,只要看到楚泽南的一丁点边角,都会觉得很满足。

  一直以来,不管是在教室、走廊还是回家的公交车上,关初期像安了雷达似的,都会自动搜索楚泽南的位置。

  楚泽南这个人吧,很特别。

  明明是超级无敌大学霸,却总爱抄作业;长相特别受欢迎,却基本是绯闻绝缘体;看起来玩世不恭,但每次班里有什么事他总是第一个冲在前头。

  正是因为他足够特别,所以关初期才会足够喜欢他。

  可是接下来的这一整天,除了还物理卷子,楚泽南都没再跟关初期说过话,甚至在回家的公交车上,她也没看到楚泽南的身影。

  失落感侵袭了关初期,她觉得,一定是因为今天早上的书包事件,自己被楚泽南讨厌了,所以他才不愿意跟自己搭同一班公交车回家。

  喜欢一个人,暗恋的心情未能明确,总是这样患得患失,一丁点风吹草动就草木皆兵,如临大敌。

  03 送她回家

  倒数第29天。

  早上倒是在公交车上碰到了楚泽南,但只淡淡地打了个招呼。关初期很想问楚泽南昨天下晚自习后去了哪里,为什么没有跟她搭同一班车回家;但她最终只是停留在想的层面,不敢付诸实际。

  今天的公交车恢复了以往的冷清,关初期和楚泽南一前一后地坐着。

  其实楚泽南可能不知道,关初期确实跟他顺路回家,但并不顺路上学。

  自从高一那次相遇,得知楚泽南住在离自己家几站远的地方后,关初期就开始了漫长的早起生涯。每天早上她都会早起半个小时,先搭车去楚泽南搭车的那个公交站台,等到楚泽南以后,再假装跟他同路,一起搭车去学校,争取多那么一点点的,跟他独处的机会和时间。

  如此,已经900多天。

  在这倒数第29天的清晨,走进教室时,学习委员正在扯掉黑板旁边的“倒数30天”的日历,有几个女生凑在一起抄作业。

  楚泽南趁着时间还早,去操场跑圈运动去了。

  关初期路过那几个女生时,她听到那几个抄作业的女生在小声讨论:“哎,你知道吗?楚泽南好像申请了国外的大学,不用参加高考哦。”

  “怪不得他每天都过得那么潇洒。不过人家成绩好,家里又有钱,申请国外的大学是理所当然的啊。”

  “但我听说他准备去北京的大学啊?”又有个女生悄声道。

  “你又是听谁说的?”

  “就经常跟他一起玩的那些男生啊。”

  关初期竖起耳朵,试图听清楚每一个关于楚泽南的字,听到最后,她垂头丧气地趴在了课桌上。

  父母早就决定了让她去南方的一所大学,所以不管楚泽南是出国还是去北京,从此他们俩的结果就只能是南辕北辙。

  回家的公交车上又遇到了,因为是晚上,公交车还是一如既往地空,楚泽南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耳朵里戴着耳机,不知道他是在听歌还是听英语听力,所以关初期不敢上前打招呼,怕打扰了他。

  看吧,对喜欢的人就是这样,如果呼吸会影响他的话,也许关初期会选择窒息而亡。

  城市的灯火映照在车窗上,景色不断在后退。关初期头靠在窗户上,眼皮有些重。车走走停停,车门关了又开。突然,她听到有人激动地喊了一声楚泽南的名字。她条件反射地往后看,看到一个个子高挑,有着一头秀丽长卷发的女生,开心地在跟楚泽南打招呼。

  楚泽南也热情地报以回应,似乎很惊讶在这辆车上碰见那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自然地坐到了楚泽南身旁,关初期看清楚了她的样子,很白很甜美。

  一看就不是什么坏人。

  就像自己不可能是幸运的女主角,这个漂亮女生也不可能是恶毒女二。

  那个女孩子愉快地跟楚泽南聊着天,关初期觉得自己心里跟吃了黄连一样苦。她恨自己无能,不敢踏出那一步。

  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煎熬着,明明不想听,他们的聊天内容还是钻进了她的耳朵里。

  “那次竞赛以后咱们就没怎么见过了啊!”

  “对,这不是得回原籍参加高考吗,所以我搬回了这里,转学到了实验。”

  “那我们以后就是同级生了?”

  “几个月的同级生,哈哈哈。”

  他们聊得很开心,似乎是相见恨晚。

  一直到了那个女孩子下车,楚泽南去送她,才发现了关初期的存在。他有些诧异地说:“关初期,你也在车上啊?怎么没跟我打招呼?”

  关初期心口不一地说:“我今天很困,上来就睡着了,没发现你。”

  说完,关初期转过头,她马上就要哭了。

  三年,她每天跟楚泽南一起上下学,楚泽南从来没提出过送她回家。

  而眼前这个女孩子,第一次跟楚泽南同车,楚泽南就送她回去了。

  关初期沮丧得几乎跟一口气喝了一整瓶陈年老醋一样难受。

  04 手可摘星辰,摘不到他的喜怒哀乐

  第二天上课,身为语文课代表的关初期负责分发上次模拟考试的语文试卷,发到楚泽南那一桌时,她其实很想问那个女生是谁,你们关系很好吗?但脱口而出的却是:“那个书包的事……”

  “啊,那个啊?你不用在意,我不是说了我还有备用的书包吗?”很明显,楚泽南已经完全不在意书包的事情了。说完,还把新书包拎给她看。

  不管楚泽南是怎么想的,但关初期还是决定要买个一模一样的书包还给他。她其实心里已经有点闹别扭了,可楚泽南完全没有察觉到。或者说,楚泽南根本不会察觉到。

  下午放学,打扫清洁,关初期和楚泽南轮到一组。

  一直以来,关初期都习惯了把比较重的任务揽到自己身上,所以她习惯性地搬过课桌,踩在上面去擦黑板。刚站上去的时候,楚泽南提着水桶进门了,关初期侧过头,四目相对,她一个紧张没踩稳,桌子猛烈摇晃,人眼看就要摔下来。楚泽南反应迅速,扔掉水桶就跑过来稳住课桌,关初期吓得哇哇大叫,最终幸运地没摔下来。

  劫后余生的关初期双腿发软地站在课桌上,呆呆地望着洒了一地水的教室地板以及在旁边喘着粗气的楚泽南。

  她慢慢蹲下来,把头埋进膝盖里,放声大哭。水洒了一地。

  楚泽南不明所以,以为她是吓哭了,赶紧上前安抚她:“没事没事啊,别哭了,下次擦黑板这种事情就让男生来做。”

  楚泽南不知道,她不是因为这件事而哭泣,而是因为在那一瞬间,她觉得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赢得楚泽南的心,那种深呼吸一口气,无可奈何的沮丧侵袭了她。

  十五岁以来的她,每一次无意间与楚泽南的视线相交,耳朵就会发热,所以她一直留着可以遮住耳朵的短发,从未扎起过。很多时候,就算只是擦肩而过,她也会紧张得难以呼吸。

  是那么喜欢。却又是那么悲伤,放在心尖尖上,即使手可摘星辰,也摘不到他的喜怒哀乐。

  能够看见他,跟他说话都是莫大的幸福,但这些幸福很快就会被时间剥夺,是她再怎么努力也求不回来的。

  05 一场注定没有结果的思念

  离高考还有两个星期。

  雪片似的试卷渐渐少了,更多的是老师在心理方面的指导。毕竟,两个星期,即使是咸鱼,想翻身都很困难了。还不如放平心态,保证能做对的不做错,做不对的蒙对一两个。

  下午的安排是照毕业照。

  要照毕业照的一共有五个班。十一班的同学们在最后,其中好些人为了节约时间,甚至在教室里做完一套英语选择题才下楼。

  自由选择站位。

  关初期跟几个关系还算好的女生站在一起,最左边的第三排。摄影师让大家准备时,关初期踮起脚尖来快速地扫视了一圈全班同学,一眼就看到了楚泽南。他站在最右边的第四排。

  一个左,一个右。也许他们之间差的,并不只是南辕北辙。随着摄影师咔嚓咔嚓三声,他们一群人的十八岁,被永远地定格在了胶卷和相片里。

  很多年后,当无意中重新翻到这张照片,相信很多人会指着其中一个小小的人,风轻云淡地说:“这曾经是我喜欢过的人。”

  曾经喜欢过的,多看一眼都觉得奢侈的人。

  最后却让彼此之间唯一的合照蒙上了灰尘。

  拍完毕业照以后,大家都疯狂地将手边的东西朝天空中扔去,似乎要提前发泄这三年来的压抑、不忿以及痛苦。

  现场一片混乱,关初期没什么好扔的,练习册和试卷都还有重温的价值。她在漫天书本和雪花的混乱当中行走着,想要回教室。不知不觉走到了楚泽南的身边,他似乎也被这氛围感染了,脸上因为激动微微泛红。

  在吵闹的现场,也许是气氛到了位,关初期想要问他毕业后的打算,却一直堵在喉咙里。楚泽南也发现了关初期,揉了揉她头发,大声说:“毕业了以后还是要常联系啊。”

  关初期点点头,虽然知道这只是客套话,但心里有点小高兴。

  在她微微雀跃时,楚泽南很快转过身去背对着她,跟别人挥手致意。她探出头,发现是上次在公交车上遇见的那个女生。

  有女生在八卦:“哎,这就是那个物理竞赛跟楚泽南共享金奖的赵盈盈啊。”

  “听说他们打算报同一所大学,一起学物理。”

  “这还真是令人嫉妒的郎才女貌啊。”

  “什么郎才女貌,明明是我们楚泽南有貌!”

  女生们还在争执着,关初期已经走远了。她微微的雀跃顿时一扫而空,反倒觉得先前楚泽南说的那句话,变得非常遥远。

  这是一场注定没有结果的思念。

  06 半句普通的鸡汤

  只剩不到半个月了,如果是倒转的沙漏,恐怕只剩最后一丁点的沙子。

  而往往到最后,时间过得就越快。

  大家已经忙不迭地的四处递同学录,想让交好的同学写下对自己三年的印象以及未来的展望。

  同学录的日渐风靡甚至超过了《太阳的后裔》的热度,不少人上课都在偷偷写,其中甚至包括那些学霸和乖乖牌学生。

  这样的情况被老师发现了几次,他虽然强调了很多次下课再写,但基本没起作用,老师也理解这种状况,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关初期前几天鼓起勇气交给楚泽南的同学录上,祝福语那一栏只写了一行字:即使生活不是那么轻易……

  然后就没有了。

  似乎是一句话写到一半,就被什么打断了,然后忘了再要拾起,以为自己写完了,就这样交了回来。

  关于“生活不那么容易”这种鸡汤,关初期一天能写八十条。

  失落。失望。

  不过也想得通,本来自己在楚泽南心里就是无足轻重的存在,是自己逾越了。关初期抬起头,刚好看到楚泽南走出教室的身影,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已经微微有点模糊。

  她觉得,这个背影一生都会印刻在她的脑海中。

  永远不会忘记。

  楚泽南没有完全地走出教室,而是站在教室门口跟前来找他的赵盈盈说话。关初期注意到,楚泽南递给赵盈盈的那张同学录上,字排得密密麻麻,几乎写满了。而赵盈盈歪着头,仔细认真听楚泽南讲话的样子,就连关初期这个女生看了,都要心动了。

  她想,楚泽南和赵盈盈之间应该是有很多回忆才能写这么多吧,像她这样在楚泽南心中只能算得上路人甲的人,就只能得到半句普通的鸡汤。

  07 其实你不用这样的

  花了两个周末的闲暇时间,关初期终于找到了卖那种书包的商店,找到了同款的书包。

  她翻看了一眼吊牌,手像触电般退回来。

  贵,非常贵。

  看来楚泽南家境好的话不是乱传的。就算她所有的零花钱都拿出来,也买不起。

  她更加失落,觉得自己跟楚泽南的距离被拉得更加遥远。远到就像坐在清晨的海滩边,随着升起的朝阳,渐渐看不清楚的地平线。

  她咬着牙,回家问父母借了这笔钱,说有很重要的用处。

  一直以来对关初期信任有加的父母没有多问。

  她咬着牙买下了书包,打算在周日晚自习时给楚泽南。

  吃过晚饭,出发去学校。夏天一步一步靠近,空气里有香樟树叶的味道,路上行人也都换上了凉爽的装扮。下午刚下过雨,气温不算高。

  夏日临近,白昼变长,夜晚变短。

  关初期提着装有书包的包装袋,像提着自己三年以来的心事,想要交付给楚泽南。上完第一节晚自习后,天才彻底黑掉。虽然不尽相同,但这样的夜晚又让她想起高一下雪的那个夜晚。

  那是高一第一次月考,刚进入新环境不太适应的关初期考得并不好,而当时的老师要求特别严厉,要求必须把试卷上所有错题做对才能回家。

  关初期记得很清楚,她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的。离开时学校只剩路灯陪着她。那天下了很大的雪,她呼出的都是白气,手冰凉,耳朵冻得发痛,整个人冷得直哆嗦。

  她心情十分低落,想着以后该怎么办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叹气时刚好走到校门口,有一个阴影跟上来,她吓得大叫,却被人捂住了嘴巴。她更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以为自己在学校都遇上了抢劫的。

  结果一回头,看到了打着伞的楚泽南。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又惊又喜。

  “我们不是顺路回家吗?”楚泽南说。

  “那你捂我嘴巴干吗?”

  “我在后面叫了你几声,不知道你在走什么神,捂你嘴就是怕你尖叫啊!”

  关初期不说话了。她知道,他早就改完错了。

  楚泽南不肯说真正的原因,她也就不问。

  也许是那个时候,也许是更早一点。她就喜欢上了楚泽南。关于楚泽南的记忆她总是很清楚,她甚至连细节都烂熟于心,她还记得,那个雪夜,楚泽南跟她一起搭公交回家,在到她家前一站时,楚泽南说:“我突然想起我妈让我买的东西我还没买,对不起,你先走,我要在这站下车,你自己注意安全。”

  说完,楚泽南甚至没给关初期反应的机会,就跳下车走了。

  望着楚泽南奔跑离去的背影,快要冻死的关初期松了一口气,太好了,她不用搭到楚泽南家的车站再搭回来,也不用担心穿帮。

  回到这个夏夜,关初期走到楚泽南课桌旁边,把书包交给他。楚泽南十分惊讶,拉着她出了教室。

  在昏暗的走廊楼梯口,楚泽南低声问:“这个你在哪里买的?”

  关初期如实相告。

  楚泽南皱了一下眉:“这么贵,你哪儿来这么多钱?”

  关初期老实回答:“问父母借的。”

  “发票还在吧?”

  关初期不明所以地点点头,楚泽南二话不说,连晚自习都不上了,拉起关初期就去店里把书包退掉。

  一路无言,最后下车时,楚泽南才看着她说:“其实你不用这样的。”

  关初期心凉了一下。

  楚泽南没说完的话应该是:“其实你不用这样的,会令我很困扰。”

  自己果然是惹人讨厌了吧。

  沮丧。

  08 逃避这一切

  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就这样到了高考的前一天。

  学校放了假,关初期下午拿着准考证去找考场。

  她的考场在十五中,离本校有一段距离。似乎没什么人跟她在一个考场。等她确定了座位对英语听力没有任何影响时,便打算离开考场。不过刚走出考场的教师门,她迎头撞上了一个人。

  楚泽南。

  不知是缘分还是孽缘,他竟然就在隔壁考场。

  关初期既紧张又兴奋。她那抹快要熄灭的爱情小火苗又遇见春风,吹又生了。回到家里,她下了很久的决心,决定在考完的第一刻,跟楚泽南表白自己的心迹。不管结果如何,让她三年的心事都跟随这场万恶的考试一样,给她一个交代吧。

  第二天第一堂考试考前,他们同时安检。

  楚泽南伸长手臂,任由探测器在身上扫来扫去,他歪着头对关初期说了句“加油”。关初期低下头,耳朵又发烫了。

  这一句“加油”,就像一针强心剂打在了关初期的心脏上。她在每场考试的试卷左上角都写上了–楚泽南,为我加油。

  两天后,随着最后一堂英语考试结束,高中生活彻底宣告结束。关初期在离考试结束十五分钟时就已经开始紧张,等交卷时,手心已经全是汗水。

  她第一个交完卷,跑出考场,发现赵盈盈已经雀跃地站在楚泽南旁边,激动地跟他说着题很简单一定可以去那所学校的话,她这才发现,原来赵盈盈跟楚泽南就在同一个考场。

  她跟他只是同一个考点,而他们在同一个考场。

  这才叫缘分。

  关初期所有的热情被一盆水浇灭了。

  她又回到了缩头乌龟的状态,悄悄绕过他们。楚泽南在身后喊她,她像做贼心虚的小偷,非常快地跑开了。

  她想逃避这一切,她要逃避这一切。

  09 其实你不用这样的

  毕业晚会。

  乌泱泱坐了一大片,许多人也大胆起来跟老师勾肩搭背,称兄道弟。

  饭吃到一半,楚泽南有些微醺,脸上泛红。

  关初期穿了明黄色的裙子,在一旁安静地吃东西。

  楚泽南走到关初期这一桌,像得了软骨症似的,猛地往关初期身上倒,关初期吓了一跳,赶紧接住他。楚泽南把头靠在关初期肩膀上,附在她耳边说:“那天的话我没说完。其实你不用这样的。不用这样…”

  话没说完,楚泽南就被人拉走了。

  关初期知道,他只是有些醉了。

  也不想去探寻他究竟想说什么。

  成绩出来,如同传言一样,楚泽南去了北京,而关初期也遵从父母安排去了南方。

  从此就是真的南辕北辙。

  大学的某个深夜,南方的关初期敷着面膜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她接起。

  那边却没有说话。

  她挂掉后,那边发来一条短信–

  其实你不用这样的,不用这样努力。因为你所有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了,每天从你家搭几个站到我家等我一起上学。每次我忘记交作业时都悄悄帮我补上,总是帮我整理课桌。

  你都这么努力了,你也得给我机会努力啊。

  可是你没有。

  关初期没有回短信。

  因为她听说,楚泽南最终还是跟赵盈盈在一起了。

  很久以后,她才在网上看到了当年楚泽南在她同学录上写的那句话的完整版:

  即使生活不是那么轻易,但我希望你在我的未来里。

  10.最后一次的暗恋

  照完毕业照那天下午,在那样的光景,柔和的阳光,吵吵闹闹的十八岁少年们,她对着他的背影,轻轻地说:

  不想告诉你

  无法告诉你

  我对你的种种心情

  再见

  这就是最后一次的暗恋

  文/蘑菇味桃子

打赏
赞 (25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