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打不死的小蜜蜂

  以前,看完大家写的正能量值班日记,总是感慨万分,今天,轮到自己来写了,却处在发蒙中,感觉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一打开文档,发现又不知从何说起。

  我清楚地记得我是2013年11月11日入职的,没错,我和墨子、悠悠是一起进来的,当时我还是一个青涩的大四学生,对于编辑这个职业一知半解,看着周围的人都那么优秀,我突然生出一种自卑感,加上我花了四个月的时间才过了人生中第一篇稿子,备受打击,毕竟其他人都已经开始在做自己的第一本书了,一个编辑花了四个月时间来成长,太慢了……这看似漫长的四个月是我有生之年最努力的四个月,从没对一件事这么执着的我,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每天都沉浸在找稿子中,吃饭在找稿子、逛街在找稿子,连做梦都在找稿子,身边的朋友一度以为我要疯了,我已经不记得多少次午夜梦回,主编姐姐出现在了我的梦里,每次睁开眼,看着黑漆漆的房间,都在心里安慰自己:幸亏是个梦。

  经过一百多天的不懈努力,我过了人生中第一个稿子–《那些年我们错过的勇气》,心里说不出的喜悦,看着放在办公桌上,主编姐姐写了一个大大的“过”字的纸稿,激情澎湃,仿佛一切的付出都值得,这也算是对我努力的肯定,本以为可以稍事休息,结果是我想多了,图书流程在紧锣密鼓地展开,我清楚地记得这本书的标题我想了不下一百个,在无数个毙掉重来中,我也有过怀疑和气馁,可是想想自己花了这么久才找到的稿子,不能半途而废,心底深处充满不甘心,每当自己缺少激情的时候,我就会在心底问自己:就这样放弃值得吗?久而久之,这种怀疑的心绪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永不服输的执着。

  也许就是因为我的这份热情和执着,所以我才能在编辑这个岗位不断成长,从《那些年我们错过的勇气》到《同学别将就》,中间这段时间仿佛不能以分秒来计算,而是以书籍,每次回想起这段经历,脑子里都是穿梭在公司各个部门的自己,我不能马上说出三年有多少分钟,但是我清楚地知道在这三年里我做了多少本书,其实这样就足够了,每一本书都代表着曾经的我,那个懵懂而充满热情的我。

  有一次,一个朋友好奇地问我是什么支撑我在编辑这个岗位待了三年,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想过,是因为有一群有爱的同事,有还算不错的收入,有爱我的作者和读者们,还是因为自己内心深处对这份工作的喜爱?我想这些因素都有吧,就因为有这些,所以我才能在编辑这条路上越走越好,越走越远……

  经常跟作者聊天的时候,作者会打趣地问我,我会在编辑这个岗位上待多久,五年,十年?还是一辈子……我无法给这份工作加上一个精确的日期和时间,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想只要保持着心里的这份热情就好,人一生总要找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并且为之努力一回,不管未来如何,不管能够坚持多久,只求当下乐在其中。我只希望当我老了,有一间温暖的书房,书架上摆满书籍,每一本书的责任编辑位置上都有我的名字,当我随手拿起翻阅时,还能想起当年执着热情的自己。

  文/颜小二

赞 (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