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衰神恋爱了

  【故事简介】作为一个土地神,我的终极目标就是升官发财,走上人生巅峰。可自从家里来了个衰神,我所有的运势都被他搅乱了。更可怕的是,我期待已久的桃花运,和他紧紧绑在了一起……

  一

  我在A城当土地神已经十多年了。

  这是我们家族代代相传的神位,负责监察A城这片区域,并定期向上头汇报情况。

  老爹去世前,曾紧紧地抓着我的手,让我努力修炼,有朝一日晋升神位,光耀门楣。可我知道,这个美好的愿望短期内是不可能实现的了。

  因为,我家里住着一个衰神,撵不走,逃不脱。

  自他赖上我的那天起,所有桃花运和财运,都与我无缘。

  二

  土地神不像其他神仙,有高薪福利,所以我和扑通老百姓一样,上班下班,朝九晚五。

  托我家那位衰神大人的福,这份工作是我第九十九次面试失败后找到的。为了能好好混到转正,我再三拜托衰神大人别跟着我去上班,可他哪里听得进,我前脚刚出门,他后脚就屁颠屁颠地跟过来了。

  所幸,现世的人类看不到他,所以不会被他那张惨白的脸和奇怪的装束吓到。

  “槐恒。”我一边等着地铁,一边压低声音求他,“上班的时候你别靠近我,免得我倒霉做错事儿。”

  槐恒作为衰神,周身散发着衰运,只要他一靠近,我就会发生倒霉事儿。

  那个高大的身影抱臂站在我的身侧,一身残破的铠甲,灰白的头发在地铁疾驰而过时肆意飞舞。他的眼神三分冷漠,七分嘲弄,幽幽地望了我一眼,吐出三个字:“我尽量。”

  他的话音刚落,我只感觉到小腹隐隐作痛,愈演愈烈。

  都是这个倒霉的衰神,害我上班第一天就犯了胃疼,疼得我走路都迈不开步子。

  我捂着胃,哀怨地挤上了地铁,在汹涌的人群里努力抢占着座位。眼看座位近在咫尺,一个彪悍的大叔将我一把推开,大步一跨就要坐下去。

  “扑通。”

  就在他坐下的刹那,屁股居然落空了,整个人狠狠地栽在地上。紧接着,接二连三的人朝那个座位拥去,却一个个在半路被绊倒。

  我回头看去,只见槐恒神色淡然地靠在车壁上,冷声道:“不懂怜香惜玉的男人。”

  “不是胃疼吗?还不去坐。”就在我惊疑着要不要坐过去时,耳旁一阵暖风吹过,像是情人间的低喃细语,摩挲着我的耳垂。

  还不及反应,我就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推到了那个位置。

  坐下的瞬间,槐恒自然而然地飘过来,往我腿上一坐,一只手搂住我的腰,一只手按住了我的脖子。他将头埋在我的颈部,亲吻着我的肌肤。

  “讨点儿奖励,不过分吧?”他边吻边说。

  我浑身一震。

  这家伙,在家就算了,在公共场合也这么肆无忌惮,真是……

  “反正他们又看不见,你何必紧张。”槐恒感觉到我紧绷的身子,抬起头,嘴角微扬,“你的气息真是一如既往的美味呢。”

  被他这么一闹,我完全转移了注意力,什么胃疼,好像瞬间消失了……

  槐恒一直很依赖我身上的气息,虽然我并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独特之处。

  我同意他在我身上汲取气息,但也告诫他在我办公时少靠近我,可他显然没听进去。

  那天正在开会,一屋子的高层领导,我兢兢业业地在旁边做着会议记录,谁想槐恒突然穿墙而过,畅通无阻地飘到了我的身上,再一次姿势暧昧地坐了下来。

  “我说的是尽量,可没答应你一定会做到。”对于我要杀人一样的眼神,槐恒视而不见,转而瞥了坐在我对面的部门经理一眼。

  那经理自我入职后就对我倍加关照,殷勤地约了我好几次一起吃晚饭,都被我婉拒了。

  “一个小时了,他看了你一个小时。”槐恒搂着我的手一紧,“我不喜欢别人盯着我的东西。”

  槐恒的眼底有一闪而过的怒气。他蓦然垂首,吻住了我的耳垂。缠绵酥软的吻一路向下,在脖颈处停留辗转。

  不同于以往的强取豪夺,这个吻像是烈焰,一路点燃我的感官,像是要突破我的防线。

  之前,槐恒的吻点到即止,可这次他居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唇瓣抚摸过我的胸口,带着点儿挑衅的意味。

  纵然我极力克制,也经不住槐恒的手段。我握笔的手颤抖不止,一声低低的呻吟自口中溢出。

  霎时间,领导停止了讲话,一屋子的人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了我。槐恒终于功德圆满似的缓缓地松开了我。

  我涨红着脸,低头一个劲儿地道歉。对面的经理一脸讶异,有些嫌恶地调转了目光。

  “小楚啊,工作时候就该想工作的事儿。”领导轻咳着缓解尴尬,“你的试用期延长三个月。”

  这件事过后,我在公司里成了异类,大家总在背后对我说三道四,弄得我几乎想要辞职。

  “都怪你!”想起这些天的委屈,我的泪水就忍不住涌上了眼眶。到家后,槐恒每靠近我一步,我就后退一步,“你走开啊!为什么要缠着我?为什么不让我过正常人的生活?”

  “因为我忍不住,因为我离不开,因为我没有你,就活不下去。”槐恒定定地看着我,眼神落寞,“楚湘,你不该对人世存有感情的。三年前,我们相遇时,我就这么警告过你。”

  三

  初见槐恒,是老爹刚离世的时候。我正在往上头递交土地神申请书,等待工作牌的发放,一时间毫无收入,碌碌无为。

  路过某条小巷子的臭水沟时,我看见无数妖魂聚集不散,只见团团包围里,一道身影孤立无援。

  不知为何,我的心口没由来地隐隐作痛。

  等我反应过来时,我的脚步已经不由自主地冲进了包围圈里。妖魂的哀号声震得我耳膜都要裂了。我壮着胆子拦在那个身影面前,大声道:“我是这里的土地神,神明在上,不许你们造次。”

  听到我自报家门,那几只妖魂有些慌张,嘴硬着叫我出示工作证。

  而我确实还没拿到。

  “没工作证算什么神明,兄弟们,别管她。”

  眼看着他们从我身后拽出了那个黑漆漆的身影,一群妖魂蜂拥而上要将他吞噬干净,我心里一急,抽出灵刀对准一只妖魂的胸膛砍了下去。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弑魂,迸裂的妖气就像是鲜血扑面而来,让我止不住战栗。其他妖魂吓得逃之夭夭,而我手里的刀“哐当”掉在了地上。

  被救的黑影怔了怔,看向我,目光微动。

  “无证执法,楚湘,你违背戒律了。”

  遥远的上空有个庄严肃穆的声音传入耳中。我知道,天庭那该死的天罚系统开始运作了。天地间顿时电闪雷鸣,银白色的光倏然劈在了我的头顶。我双膝一软,浑身剧痛,跪倒在地。

  待我缓过神来,大雨已倾盆而下。而那个被我救下的黑漆漆的身影固执地留在了我的身边,守着我,用灵力在我上方撑起一道屏障,为我遮风避雨。但凡有什么游荡的妖魂靠近,他只要一眼看过去,便能让对方瞬间灰飞烟灭。

  他关切地望着我,语气轻柔:“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摇摇头,错愕地瞪大了眼睛,不解道:“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自救?”

  面前的男子剑眉一挑,回道:“我刚从沉睡中苏醒,想吸引他们靠近,好吃了他们充饥。不想,你来了。”

  竟然是我多管闲事儿了。

  我郁闷地踉跄着站起,准备回家,没想到这个人坚定地抓住了我的衣角,眼里浮现出一丝笑意,道:“我无家可归。你救人救到底,带我回家吧。”

  他说他叫槐恒,是个衰神,身上聚集了万千怨气,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倒霉。

  我看在他为我遮风挡雨的分上,答应收留他几天。

  初涉现代社会的他对一切还很陌生,我只能一样一样手把手地教他,就连淋浴还是我亲自传授。

  槐恒刚从臭水沟里出来,浑身脏兮兮的,我替他冲洗着身上的污秽,教他用肥皂洗手。他那么一个满身戾气的人,竟像个孩子,乖巧地任由我摆布。他出奇地安静,从头至尾只盯着我的脸,那双狭长的眸子里隐约带着一丝温度。

  待他擦洗干净,我才发现他是一个武将,身着银色铠甲,容貌英俊,五官精致。

  那张脸,竟让我一时挪不开目光,以至于忘记收回替他擦脸的手。

  “楚湘。”槐恒见我出神的样子,抓过我的手,吻了吻我的指尖,笑道,“原来你这么喜欢我。”

  “楚湘!替你父亲偿债来!”

  就在我红着脸不知所措时,家门口来了群不速之客。

  那些家伙曾是受我老爹惩治的妖魂,如今老爹不在了,找我来一雪前耻。

  这不是头一批来找我寻仇的了,前几次挨打受的伤还清晰可见。我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淤青,咬着牙,正准备应战,却见槐恒速度比我更快,抓起了我的外套披在身上,往外头冲去,还道:“我可不能眼睁睁看你被欺负。在家等我,别出来。”

  那一刻,他冲入夜色的背影,带着点儿义无反顾,让我有一种陌生的揪心之痛。

  我在家等了一天一夜,槐恒迟迟未归。我最终按捺不住,跑出去找他。

  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只能满大街一声一声地呼唤着,直到日落黄昏,我才在天桥桥洞里发现了他。那时的他格外狼狈,蜷缩在角落里喘不过气,形体也在慢慢地溃散。

  我这才知道,他竟扬言,要替我担下一切,孤身一人,挑战我所有仇家。

  他说,不知道有多少势力对我虎视眈眈;他说,他只能用最直接的办法为我扫清障碍;他还说,连弑魂都害怕的我,却愿意挡在他的面前,让他感受到了苏醒后最大的温柔。

  “这个人世对你没有善意。楚湘,好好保护自己,不要恋上这个人世,否则你会后悔的。”

  我不懂他话里的意思,可我听出了,纵然死亡迫在眉睫,他口中呢喃的,仍是对我的关怀。

  那一刻,我的心又一次抽痛。我不假思索地将他的头靠在我的肩上,急道:“快,快吸我的气息。”

  他眯着一双幽深的眸子,瞧着我焦急的神色,道:“你可知引诱我的下场?一旦尝了你的滋味,可就终身难戒了。”

  “不戒就不戒,反正我不会丢下你!”不知哪里来的满腔孤勇,我鬼使神差地吻上了槐恒的唇,送上源源不断的气息。那温润的触感,让我俩在瑟瑟寒风中,热血澎湃。

  在这之后,我任由他索取我的气息,任由他躺在我的床上修养,任由他住在我的家里。晚上,我在沙发上睡觉时,迷迷糊糊地转醒,就看见他抱着枕头过来,和我挤在一起。

  他说不想换被子,一个人睡又太冷,还是抱着我比较暖和。他低头嗅着我的头发,轻声道:“楚湘,尝过了你的味道,其他气息我再难下咽。”

  就这样,我和衰神同居了。

  等我出门被车撞,喝水呛半天,面试全被拒,我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衰神当真……人如其名!

  我想着送他去游魂收容所小住,可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槐恒大大方方地坐在我的沙发上,看着电视,吹着空调,用最无辜的神情说着深情款款的话语。

  “楚湘,是你说,永远不会丢下我的。”

  我的心顿时一软,无言以对。

  四

  看在曾经生死与共的情意上,我忍着日复一日的衰运。可现在,槐恒霸道地干涉我的生活,实在让我不能接受。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让我仇恨这个世界,我只知道,我想融入这个世界。

  那天和他吵了一架后,他便不再随意靠近我。而我,为了挽回在领导眼里的形象,开始漫长而辛苦地加班。

  同事来不及做的事儿,我来做;同事请假的空缺,我来替。就这样,我连着一个月精神衰弱,即使是神躯,也有些受不住。

  而槐恒,以为我还在生气,总是欲言又止,和我保持着距离。看见他对我冷漠的样子,我心里难过地嘀咕着,臭槐恒,说两句好听的哄哄我也好啊,这么冷战着,我怎么找台阶下。

  大概是我逆来顺受惯了,成了同事、领导眼里的工作机器,他们将所有麻烦事情都往我身上推。那晚,我一个人坐在空旷的办公室里,面对高叠如山的文件,第一次觉得灰心丧气。

  忽然,公司停电了。我呆若木鸡地望着发生的一切,一路靠着手机上微弱的光,摸索着下楼梯。大概是太累了,我眼睛一花踩空了,尖叫着面朝大地狠狠地栽了下去。

  “还叫我离你远点儿,也没见你过得多风生水起。”

  黑暗里,那低沉如水的嗓音像是天籁之音。我扑进那个熟悉的怀抱,惊喜道:“槐恒!”

  想起他这些天的视而不见和形同陌路,我压抑了许久的委屈终于涌上心头,说话都带着哭腔:“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你这个木头,不会哄哄我嘛!本来就是你不对,在那么多人面前害我出丑。”

  手机上淡淡的光线打在槐恒身上,我看看他本来眉头紧蹙,想对我说什么,蓦然见到我的泪水,一时间神色柔和下来。他叹了口气,用指腹摩挲着我的眼睛,替我擦去泪水,温柔地道:“别哭,是我不好,我这不是来了?”

  “要不是我让这栋楼断电,你还不知道要加几天几夜的班。”

  竟是他做的好事儿。头一次,我觉得槐恒的衰运如此实用。他横抱着我,垂头看下来,俊颜如画,嗓音温柔:“睡会儿吧,我带你回家。”

  槐恒掩住我俩的身形,在城市的上空如疾风行驰。此时夜深露重,我缩在槐恒的怀抱里,竟一点儿也不觉得冷,就这么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和煦的阳光透过明净的窗户照入。我侧头,只见槐恒躺在身侧,长睫微颤,身体在光线里熠熠生辉,那真是我见过最美的风景。

  “槐恒?”我轻轻地唤他,“谢谢你。”

  “嗯。”槐恒揽着我的手没有移动半分,双眼却眯开了一条缝,“楚湘,我在想,如果能一直这么和你在一起,这个世界好像也没那么可恨了。”

  从那感慨的语气里,我似乎读出了槐恒不为人知的寂寞。可面对我的追问,他突然以吻封缄,让我脑袋里顿时一片空白。

  “嘘,别说扫兴的话。这么多天没亲近你,我真是……饿坏了。”

  我和槐恒同居的这段日子,一路磕磕绊绊,极为不顺遂,可好像再大的困难,只要彼此都在,就不算什么。

  就在我以为会这么和槐恒生活下去时,一通电话打来了。

  打电话约我出去的是九城监察官,天帝之子,我昔日参加培训时的男神师兄,月燎。

  月燎是标准的玉树临风,温润如玉。想当年我鼓足勇气告白,得到的回复却是:“劫数未平,无心恋爱。”

  他说得一本正经,我只当是委婉的拒绝,不敢再痴心妄想。

  谁知,这次他约了我出去,竟再一次一本正经地对我道:“劫数已平,所以我来找你了。”

  “找我干什么?”

  他笑得如沐春风,道:“监察神殿,还缺一名女主人。”

  按理说,我本该欣喜若狂才对,可此刻我握着手里的水杯,目光不由自主地飘向了窗外。我看见川流不息的人群里,槐恒孤身而立。周遭没有人看得见他,一个个人穿过他的身体,就好像他从未存在。

  自从知道我来见暗恋的男神,槐恒就非常主动地远离我,怕我再一次生气。可我记得他今天还没吸取过我的气息,肯定已经饿坏了。

  “楚湘,之前我拒绝你,是因为天命预言,魔将再出,苍生浩劫,我无心顾及其他。如今,魔将的灵识消失,我终于可以一心一意地面对你。”

  月燎在我耳边断断续续地说了很多,可我的眼里只剩下槐恒,那一刻我终于明白,即使隔着神与魂的鸿沟,即使有着千般万般不顺,在乎了就是在乎了,爱上了就是爱上了。

  “对不起,师兄。”最终,我坚定地站了起来,朝月燎抱歉地笑笑,“我有喜欢的人了。”

  在月燎微怔的神情中,我拎起包急不可耐地冲了出去。

  如果那时候,街上有行人注意到我,一定会觉得我是个傻子。因为在他们眼里,我对着一团看不见的空气,笑得无比灿烂。

  而一心注视着槐恒的我,自然不会发现追出来的月燎站在我身后十步外,神色大变。

  五

  土地神的工作证获得批准后,我接到通知,去神殿亲自领取。

  终于盼来了这一天,我兴高采烈地坐上了天界专车,朝槐恒挥手道:“我很快回来,在家乖乖等我哦。”

  听了我的话,槐恒漫不经心地倚在门边点头,目送我离开。在飞车消失前的那一刻,槐恒像是发现了什么,扑上前来想抓住我。

  可他还是没抓住。

  飞车直冲云霄,像失控了一样,在天上旋转翻腾。我尖叫着从车上跌落,意外地看见槐恒紧追过来,接住了我,停落在云端。

  正是惊魂未定的时候,我看见月燎从云雾后走出来,身后跟着一批身着黑色西装的壮汉。我知道,他们是天界的执法官,手持灵枪,弹无虚发。

  “楚湘,你给我过来。”,月燎的话音刚落,我就被两个执法官架到了他身边。他扶住我的肩膀,下令道:“动手。”

  一时间,子弹声响彻天际,我看见槐恒避之不及,已经身中数枪。

  “师兄,你干什么?”我刚抬脚想去救援,却被月燎死死地抓住了手臂,他厉声呵斥道:“楚湘,是我该问你,你做什么?!”

  “身为土地神,不抓捕怨魂,是罪一。”

  “与怨魂同居,任由怨魂干涉人间秩序,是罪二。”

  “……身为神明,爱上怨魂,是罪三。”月燎说到这里,眼里布满心痛,“作为九城监察,我该夺你神籍,将你丢入阎罗森狱,判你无期徒刑。”

  “可我没有,楚湘。”月燎闭了闭眼睛,道,“我记得我们受训时,你在寒冬腊月,每天为我送早饭,我记得你为我做的每一件事情。所以,我向天帝求情,只要能制服槐恒,就可以饶恕你。”

  月燎的话在耳边掷地有声,我回头,槐恒已经放弃了抵抗。他好像听到了月燎的话一样,朝我淡笑着动了动嘴唇:“只要你没事儿就好。”

  原来,槐恒并非衰神,而是怨魂。

  可他是什么,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求求你,不要杀他。”我扳开月燎的手,不顾颜面地在军队面前下跪哀求,“只要你放过他,我愿意自己走进阎罗森狱,绝对不会拖累你。”

  “胡闹!”月燎沉默了片刻,失望地收回手,发出一声苍凉的冷笑,“放过他?楚湘,他可是天命预言里,灭世的魔将啊!”

  月燎说,魔域早在上古时期就灭亡了。

  可是谁也没想到,魔域最忠心耿耿的将领槐恒,带着保卫家园的承诺,执念不散,无法往生。

  传说,他掌握着神秘的力量,足以唤回魔神灭世。

  也是因为这一点,天界一直没有放弃对他的抓捕。直到千年前,在古老蛮荒的圣树下,他们抓到了槐恒,将他的魂魄打散。

  可就算是这样,槐恒的灵识还是没有在世上消弭,让天界惶惶不安。

  几个月前,天界突然感应不到槐恒的灵识,以为他终于灭亡。直到月燎下界,见到我身边的怨魂,才知道,槐恒的灵识并没有灭亡,而是他的魂魄顽强重聚,隐藏了自己的灵识。

  所以,月燎把我当成诱饵,围剿槐恒。

  “这样的他,你还敢爱吗?”月燎看着我错愕的表情,扬手让执法官押走槐恒,“带下去,等候处决。”

  六

  他们说,这一次的处决,一定要万无一失,保证槐恒再也无法重聚。

  而这场盛大的刑罚,将聚集诸神见证。

  整个天界,都笼罩在恶魔被擒拿的喜悦里,只有我,心如刀绞。

  我去探过监,看到了落魄的槐恒。他坐在空旷的监狱里,手脚被铐,枪伤严重。可对上我的目光,依旧温柔得不含一丝戾气,让我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隔着玻璃,我看见槐恒伤口血迹斑斑,却对我含笑道:“回去吧,就当我从来没有出现过。”

  可是,我怎能忘记这朝夕相处的点点滴滴,忘记我对他渐渐情根深重。

  我辞去了奋斗了许久的工作,开始想拯救槐恒的办法。那天,我趁着看门大哥松懈,溜进了预言厅,我想试着改变天命预言,让槐恒躲过一劫。

  没想到,根本就没有什么魔神灭世的预言,这一切,都是天帝的谎言。

  而在我碰到预言器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属于自己的前尘往事。

  很久很久以前,荒无人烟的沙漠里,伫立着一棵粗壮的圣树,即将枯死。

  有一天,烈日炎炎下,一道若隐若现的身影,停在了圣树下。

  树下的人抬起头,深深地看着我。

  而我,就是圣树上唯一一颗成型的果实。

  那人说,他叫槐恒,是魔域的将领。魔域之战后,魔族灭亡,而他也被剜心而死,魂魄因为执念,弥留不去。

  他需要一颗圣果为心,恢复肉身,唤回魔神,重塑魔域,他渴望自己的族人和家乡。而我,就是那颗可以帮他实现愿望的心。

  于是,他把所有残留的力量注入树干,圣树因此活了过来,我也保住了一条小命。在我兴高采烈之际,他立马就给我泼了一盆冷水,面无表情地道:“那么高兴干什么?等你成熟,我就会摘下你,吃了你。”

  那天,槐恒是这么对我说的。

  之后的漫长时光里,他都倚在树下等我成熟。很多个年头,这荒无人烟的鬼地方,只有我和他相伴。

  他那些光辉又心酸的过去,通过注入的力量,慢慢传到我的脑海里。

  我看见他曾在尸横遍野的土地上战斗到最后一刻,勇猛而又热血;

  我看见他跪倒在君王的尸体前,痛恨自己无能为力,哭得像个孩子;

  我看见他为了找我,一个人天南地北走了百年,坚强又隐忍。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天帝独霸六界的野心。

  甚至,我可以感受到槐恒的寂寞如雪,生不如死。

  那深邃而沧桑的目光,让我不可自拔地沉沦了。

  上古蛮荒是气候异常的地方。白天烈日当头,槐恒被晒得几乎透明,是我催动力量,让圣树变得更加枝繁叶茂,替他遮光。夜里温度很低,槐恒的魂魄笼罩着一层寒霜,是我颤动树枝,将树叶编成薄毯,盖在他的身上。

  我的举动让槐恒极为不解,以至于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注定要死在我手里,为什么还要对我好?”

  果实一旦成熟,就能化作人形,行走人间。可比起化形,那一刻,我更想成全槐恒。

  “我并不在乎死亡,我只在乎为谁而死。”枝头上,我晃动着身体,哼着歌,“槐恒,我只希望自己的死,可以帮你结束孤独。”

  那天,我的歌声让槐恒第一次没有做噩梦,安稳入睡。他看着越来越成熟的我,目光渐渐变得复杂。

  圣树,本是硕果累累的一棵树,却因为一只秃鹰垂涎,我的伙伴们还没有成熟,就被吃了。

  作为最后一颗果实,我毫无例外地被秃鹰盯上了。

  秃鹰吃了许多的圣果,灵力强悍,槐恒为了保护我,和秃鹰打了一架,扔出了手里最后一把剑,杀死了秃鹰。

  而那把剑,被秃鹰的灵力腐蚀,消失得一干二净。

  秃鹰不甘心地死去,死前,他凶狠地道:“我要以永不转生为代价,诅咒你们。我要你们在一起的每一刻,都被不幸包围。”

  一字一句,十分狠毒,也真的应验了。

  秃鹰死后的第三天,天帝的人马找到了这里。

  为了救我而失去剑的槐恒,根本打不过天帝的人。

  这个时候,我已经成熟,急切地大声喊道:“槐恒,快,吃了我帮你恢复力量。”

  我看见槐恒的背影一顿,明显地犹豫了。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无数人一拥而上,把他的魂魄打散,他的身体随之坠入人间。就在他魂魄飞散的那一刻,我动用所有的力量,从树枝上挣脱,化作女人的样子,扑进了他的怀里。

  “你疯了吗?”他怒道。

  离开蛮荒,灵力的洪流将我和槐恒冲开,分别的时候,我对着槐恒支离破碎的魂魄说道:“我不想再让你孤单一人了。以后无论到哪里,都有我陪着你”

  七

  原来,根本没有灭世预言,一切只是天帝害怕魔神回归,斩草除根的阴谋。

  原来,根本没有什么衰神,一切只是因为诅咒。

  原来,槐恒厌恶这个世界,是有原因的。

  我被冲入人世,历经了千年,转世投胎,忘记了前尘。而槐恒抱着信念,凝聚魂魄,与我重逢。

  弑魂的那一天,他就认出我了。

  槐恒对我隐瞒这些,是怕我再次牺牲自己,成全他吧。

  可现在,他枪伤太重,可能等不到处决,就会灰飞烟灭了。

  我必须助他补心,这是我唯一能帮他做的事儿了。

  从预言厅出来的时候,刑罚已经快要开始,而监刑者,正是九城监察,天帝的儿子月燎。

  我告诉他我亲眼看到的一切,恳求他让我见槐恒最后一面,就看见他眼底明显的震惊和自嘲。

  他沉默许久,最终闭了闭眼睛,道:“原来,我竟然为了一个不存在的预言,与你擦肩而过。如果这是你的决心,我尊重你。”

  终于,我如愿上了刑台,来到了槐恒面前。我上前抱住槐恒,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上。

  “槐恒,今日就算一大帮神仙在,也阻止不了我。我只希望,能感化你,让你来得及去体会这个人世的美好。”

  我类似于诀别的话,让槐恒察觉到了什么。可他双手被铐,没办法推开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的身躯被光芒包围,最终化作一点儿微光,填满了他空荡荡的胸腔。

  霎时间,槐恒恢复了血肉之身,心脏开始有规律地跳动。他恢复了自由,恢复了原本的力量。

  神仙们议论纷纷,一时间都在害怕灭世预言应验。就在这时,月燎站了出来,以天帝之子的身份担保,槐恒不会灭世。面对天帝的怒气冲冲,他格外平静地道:“不要再用谎言欺骗信众了。”

  我失去自己的意识前,看到大伙儿担忧的面容,看到月燎哀伤的神色,甚至,听到了一声压抑的、低低的哭声。

  “槐恒,别哭啊。以后睡觉,记得换床厚一点儿的被子,我可做不了你的热水袋了。”

  真是没想到,我一介神明,在这人世的最后一句话,竟是如此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尾声

  幸好,月燎这个后台够硬,关系够铁,有他担保,槐恒免去了死刑,被囚禁在阎罗森狱。

  天历三万五千年,月燎在新一轮选举中脱颖而出,成为天帝。他上位后,释放了槐恒,允许他召回魔神之力,重塑魔域大地。

  他说,我这么做,只是因为相信楚湘,不想辜负她的牺牲。

  出狱后的槐恒回到了曾经的家,将那间早已荒废的公寓打扫得干干净净。此后数年,槐恒在A城住下,找了一份工作。

  他渐渐有了同事,有了朋友,有了欢声笑语,有了人类的感情,却独独在夜深人静时,抱着一床楚湘曾睡过的棉被,捂着隐隐作痛的心口,黯然难眠。

  “楚湘,我照你所说而活,为什么还是这么寂寞?”

  三十年后,魔域大地重启,新一代魔族开始诞生繁衍,建造城市。槐恒也回到魔域,开始投身于家乡建设。他在魔域大地上种了一棵树,日日夜夜守着树苗,用心血浇灌。他望着渐渐繁荣起来的家园,道:“楚湘,我一定会让你亲眼看到,你用生命换来的世界。”

  心血的流失,让槐恒不再年轻。终于有一天,树上开出一片血红的花,微风拂过,其中一朵花,缓缓飘落,落在了槐恒的掌心上,发出了一声轻笑。

  “傻槐恒,愣着干什么?快带我回家吧。”

  文/莫浅川 图/芊心

赞 (9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