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药

  【故事简介】她离大神不到两米,大神打了五针狂犬疫苗;她离大神不到一米,大神得了脑震荡。她向上天发誓她不是故意的!可大神面色越来越不善,看起来……等等,看起来是大神想和她谈恋爱?

  1.作为主人的隔壁室友,你要负责

  叶凌最近在校内贴吧上火了。

  一个名为“学渣倒贴进考神寝室”的帖子里,详细地记录了她是如何黏着大神楚江弋,最后闯进其宿舍的过程,可谓有图有真相。于是一众吃瓜群众发帖申讨,回复量过万,牢牢占据了热贴榜首不算,还大有扶摇直上的趋势。

  再次点进那个帖子,话题已经发展到她闯进宿舍到底对大神做了什么,才让大神带她到医院的地步。看着身边面色不悦的男人,叶凌不禁咽了口口水,觉得自己十分冤枉。

  做了什么?!

  狂犬疫苗约起好吗!

  事情要从一只猫说起。

  马上又到考试月,身为医学院有名的“偏科怪”,叶凌跟众位凡人一样,为了求得考神楚江弋的独家笔记抓耳挠腮,费尽心机。

  教室门口送奶茶、尾随进图书馆什么的,她都已经验证过不管用了,所以当她在路边喂猫被挠之后,她眼睛亮了–她曾经看见大神抱过这只小猫,且神情宠溺。

  她捧着那只小猫,露着手腕处的两道抓痕,眯着眼冲进了男生宿舍,气场之强,仿若寻仇,连宿管大爷都不敢拦。

  冲进宿舍,叶凌撸起袖管,将手伸到正在看书的楚江弋的眼皮子底下,正掂量着要怎么开口讲条件时,就被对方一把拍开了。

  “这点儿小伤自己处理。”

  小算盘落空,叶凌急了,忙道:“这哪里是小伤!你看,破皮泛红,这已经属于二级暴露了,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打疫苗。”

  “专业课学得不错。”楚江弋放下手中的书,长腿交叠,似笑非笑地道,“既然你这么了解,还来找我干什么?”

  “……”叶凌一时语塞,忽然瞥到大神隔壁寝室的一米九的壮汉在偷窥,顿时理直气壮起来,“因为这只猫是你隔壁寝室养的,作为主人的隔壁室友,你要负责。”

  她一只手托起怀中的猫,一只手指向那名壮汉。

  被指认的壮汉打了个哆嗦,从他脚边蹿出来一只小猫,对着他们叫了一声:“喵!”

  那花色,那形态,和她怀中的这只像到不可思议。

  咦?不是同一只?

  她怀中的小猫突然看到同类也很激动,“喵呜”一声蹿起,蹿到了大神怀中就算了,不安分地从大神怀中踩向大神的脸也算了,偏偏它没有收爪子,尖利的指甲在大神脸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红痕。

  红痕渐渐肿起,还渗出一颗血珠。

  “……”

  “喵!”肇事者骄傲地舔了舔爪子。

  “隔壁寝室的猫?我要负责?”楚江弋站起身,说一句,进一步,眨眼间便将叶凌逼到了墙角,退无可退。

  叶凌抽了抽嘴角,扬起一抹僵硬的笑容,道:“大神,狂犬疫苗约吗?”

  大神和她,去医院打狂犬疫苗是约起了。

  但大神表示,独家笔记没门儿!

  2.无病无灾的他将成为医院常客

  叶凌一向认为,楚江弋浑身上下除了他那聪明的脑袋,最值钱的就是脸了。

  然而那张值钱的脸上,出现了一道不雅的伤痕。拜那一道伤痕所赐,接下来每次打疫苗的日子,她恐怕都得在脸主人的低气压中度过了。

  此刻,那张脸的主人正坐在操场旁边低头看手机。随着他手指的滑动,他的眉头也越皱越深,估计他现在也知道自己又成了话题人物。

  狂犬疫苗共五针,打针期间必须忌口。为了弥补自己的错误,叶凌坚定地将楚江弋当成了生活九级残障,一日三餐必定餐餐送至楼下,连小姑娘给他送的奶茶也要先经过她的手检查。

  不过几天光景,这件事便在贴吧内再起风波,楚江弋一向讨厌自己成为舆论中心,此刻怕是烦闷不堪。

  知道归知道,运动会在即,本在训练女子接力的叶凌还是情不自禁地往楚江弋的方向跑了两步,又跑了两步。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将手中的接力棒砸了出去。

  一声惨叫之后,本该坐着的大神捂着脑袋倒在了地上。

  “你怎么样?”叶凌急急地冲到他面前,眨着眼睛问道。

  楚江弋捂着脑袋,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赛道。

  远,很远,角度很偏,若不是故意而为,一般很难砸到人。

  判断清楚后,他突然很想吐一口血。

  “你赶紧晃一晃脑袋,晕不晕?”学校最近在办运动会,叶凌报名参加了女子接力赛,据她所知,楚江弋也报了男子接力赛。下午就是初赛了,如果这个时候他被砸出了脑震荡,就只能弃权了。

  她强行捧住了楚江弋的脑袋,左右晃了晃。

  “这个时候不能晃……”他的话还未说完,叶凌便松了手,没有支撑后,他的脑袋一下子磕到了地上。

  他不禁闷哼一声,怒道:“之前没事儿,现在有事儿了。”

  看着说完这句话就双眼紧闭倒在地上的楚江弋,叶凌心里只浮现出四个字:生无可恋。

  生无可恋的她陪着被围观人士扛起的大神,冲向了校医院。

  “脑部受到撞击?”医务室的医生面无表情地问道。

  叶凌愧疚地点点头。

  医生的手指抚过楚江弋额前的红肿,又按了按他后脑勺上的鼓包,再次问道:“二次撞击?”

  叶凌更加愧疚地点点头。

  “疑似脑震荡,你带他去医院拍个片子,好好检查一下。”

  疑似脑震荡的楚江弋在医院里被确诊为脑震荡,禁止用脑过度,禁止剧烈运动,于是下午的接力赛自然不能参加。

  叶凌坐在病床边,低着头道:“大神对不起,我一定会负责的!”

  此刻躺在病床上的楚江弋脸上挂着红痕,脑袋上包着纱布,看见叶凌进来就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哆嗦,却偏偏受不住她愧疚又湿漉漉的眼神。

  他张口想说没事儿,可当看见她递过来一个削得坑坑洼洼,差不多只剩核的苹果时,还是忍不住问道:“我是不是之前跟你结了什么仇?”

  拜叶凌所赐,认识她不过半个多月,他已经来了医院好几趟,一向身体健康,无病无灾的他竟成了医院常客。

  叶凌的表情有些委屈,他不记得,他们小时候确实有过一面之缘。

  那时她不过七八岁的年纪,成绩不理想倒也乖巧。

  大概每个班都有这样一个人存在,明明没有做错什么事,偏偏被人排挤。那段时间叶凌每天回家都情绪低落,身上还会带着或多或少的伤。她的父母也不是没有注意到,只是他们太过忙碌,又以为小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无伤大雅,便总是叮嘱她不要淘气。

  被欺负之后叶凌不吭声,也没有人为她撑腰,久而久之,那些孩子越发放肆。

  楚江弋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他冷着脸牵起摔倒在地上的叶凌,一本正经地威胁那帮熊孩子:“例行风纪检查。友爱互助的校训你们想抄多少遍?”

  叶凌呆呆地看着那个个头和她差不多的小男孩,手心里传来的温度,那么暖。

  3.她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奈何大神情商低

  不得不承认,叶凌很克楚江弋,在认清楚这个事实之后,叶凌一边刻意远离楚江弋,一边暗搓搓地又刷了一遍他的微博。

  三百二十一条微博,有二百多条都是甜点照片。

  渐渐地,叶凌不再满足于仅从微博上了解他的近况,于是硬着头皮去加他的微信。十分钟后,叶凌愤怒地看着微信提示:“游弋两江”已拒绝您的好友申请。

  这已经是对方第二次拒绝她的好友申请了。

  本着事不过三的原则,叶凌犹豫着再次点下了好友申请。

  这一次她很快被通过了。

  迅速之快令人瞠目结舌,她不确信地戳了一下楚江弋:我是叶凌。

  对方很快回复:我知道。

  “你知道还拒绝我两次!”叶凌心里愤怒的小火苗难以抑制。

  “我被迫躺在医院三天却只见过你一面。”即便只是打字,叶凌也能想象出屏幕那边的大神面色清冷,抿着唇的傲娇模样,“将我丢在医院里没人管,这就是你说的负责?”

  没人管?

  那都快排出病房的水果篮子和各种各样的爱心便当是怎么回事儿?

  是她瞎了还是他瞎了?

  叶凌暗自腹诽着,对面又发来一条:你备注里的甜品店是什么意思?

  细细思索了一番后,叶凌才想起来在最后一次申请的时候,她添加了一句备注: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甜品店。

  原来这才是通过的理由!

  明白缘由的叶凌很受伤,可又怕再次惹恼了对方,只能老老实实地戳着键盘,回复:是,为了负荆请罪,我找到一家很好吃的甜品店,想请大人一同前去品尝,不知大人是否赏光?

  这一次手机沉寂了几分钟,楚江弋才发来了一条语音:“勉为其难。”

  他的声音低沉清冷,仿佛透过电流透过屏幕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她不禁一阵脸红心跳,打字打得好好的,突然发什么语音?她要抗议,这是犯规!

  想着要抗议的她却捧着手机来来回回地将那四个字听了好几遍。

  待她想听第五十七遍的时候,楚江弋又发了一条语音:“你的负荆请罪呢?”

  声称自己勉为其难的楚某人逼迫着叶凌带他来到了甜品店。

  “这就是你说的,很好吃的甜品店?”他长手长脚地跨了两步,站在她面前,指了指身侧写着“祖传秘药,包治狐臭脚臭”的牌子,面色阴沉。

  此时是四月末五月初的凉爽天气,叶凌却擦了擦脑门上的汗,一阵干笑,道:“咦?我记忆中这明明是一家甜品店啊!”

  话音刚落,“祖传秘药,包治狐臭脚臭”的牌子就闪烁了起来,其中“治”字上的灯还坏了,亮一下停两下,看得楚江弋的脸更黑了。

  最后他们还是去了一家很好吃的甜品店。

  楚江弋带她去的。

  在蛋糕店坐定后,他黑了一路的脸终于得到缓解。

  “你推荐的地方果然不错!”叶凌往嘴巴里塞着蛋糕,半是恭维半是真心地赞叹。

  “哼!”楚江弋也叉起一块蛋糕送往嘴里,待甜而不腻的奶油在嘴里化开后,才舒爽地眯起眼睛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甜品?”

  这件事他没有告诉学校里的任何人。

  “我关注了你的微博才知道的。”

  “微博上我也从没有透露过。”他审视地看着她。

  叶凌装作没有听见,强迫自己咽下手里的第四块蛋糕,准备开始吃第五块时被楚江弋拦下了,他望向她皱起的眉头,淡淡道:“其实你不喜欢吃甜品吧。”

  叶凌放下戳向第五块蛋糕的叉子,又听他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有什么事儿瞒着他?

  她虽然偏科严重,但之前没有大神笔记的时候也不至于挂科,那么多次的追着他走,那么多次的关心他,原因不言而喻。

  这段时间,她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奈何大神情商太低。

  挣扎着咽下最后一块奶油,叶凌面目狰狞、视死如归地道:“我有轻微的乳糖不耐症!”

  4.她希望他所有心思都挂在她身上

  不经大脑地说出这一句谎言后,叶凌在他的目光审视下忍不住拔腿就跑。

  楚江弋奋起直追。

  在撞翻了两张桌子,摔烂了无数蛋糕之后,他终于抓住了四处逃窜的叶凌,气喘吁吁地问道:“你跑什么?”

  因为她看见了一个讨厌的人,不跑还留在那儿打招呼吗?!

  叶凌的吐槽还没说出口,就被一道轻快的声线打断:“学长!”

  她的心中顿时警铃大作,挣扎着扭过被按在地上的头,扎着丸子头、乌发雪肌的唐笑出现在她眼前。叶凌不得不摸着良心,感叹一句这人看上去甚是令人……心烦!

  “别动。”按住她的楚江弋看也没看身后叫住他的妹子,抬手就摸向了叶凌的脖子,指腹游走过的地方,带起一阵瘙痒。

  大……大庭广众之下,大神想对她做什么?!

  叶凌觉得自己现在害羞又期待。

  她缓缓闭上眼睛,下一秒,摸着她脖子的手却撤离了,将她一把扛了起来。

  楚江弋道:“从脸红到脖子,为避免万一,你得和我一起去医院。”

  去医院就去医院,扛她是闹哪样?!

  出了蛋糕店走了将近一百米,好不容易挣扎着双脚挨到地面,叶凌忍着胃里的一阵翻涌,扯了扯他的袖子,提醒道:“刚刚那个女生好像在喊你。”

  她承认,这句话她说得违心又做作。

  楚江弋看了眼被她扯住的衣袖,然后古怪地望着她,道:“你不是不想我理她吗?”

  “你怎么知道?!”叶凌惊得跳起来,脱口而出。

  她的确不想让楚江弋认识唐笑,但个中缘由着实复杂,沉默了一会儿,她才讷讷开口:“那你能不能答应我,不再接触她?”

  “这恐怕不行,我的笔记在她那儿。”楚江弋的脚步顿了一下,他转过身来,面色深沉地道,“未呕吐,未起疹,且双眼清明,你其实根本没有乳糖不耐症吧?”

  “……”

  叶凌哽了一下,然后疯狂地咳嗽起来。

  她的确没有乳糖不耐症,临时编这个谎言不过是因为当时她瞥见唐笑也来了这家店,并欲往他们这边走来,她希望楚江弋所有心思都挂在她身上,不去关注其他。

  5.不能言说的两个秘密

  谎言被拆穿之后,叶凌抱着被子郁闷了好几天。

  郁闷的倒不是被拆穿了谎言,而是她费尽心机不让楚江弋认识唐笑,却没算到–当初她害得大神破相并和她一起打狂犬疫苗,大神为了表示自己的愤怒,转手就将自己的笔记借给了其他人,那个“其他人”就是唐笑。

  啊!真是悔不当初。

  “我将整件事的经过都告诉你了,”那日楚江弋拦住了想逃回宿舍的叶凌,微眯起眼睛,眼神凌厉地道,“现在该轮到你告诉我,你瞒着我的到底是什么事情了。”

  “……”

  之前还一直张扬舞爪细细盘问的叶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她张了张嘴又闭上,开开合合几次,最终只挤出三个字:“不能说。”

  也不是不能说,而是说不出口。

  叶凌有两个不能说的秘密,其一是她喜欢楚江弋,这个秘密她自己不好意思开口;而第二个秘密是她有病。

  楚江弋说得没错,她的确没有乳糖不耐症,她患的是肌肤饥渴症。

  她会发现自己得了这种病,跟楚江弋也有点儿关系。

  在本该被护在手心上的年纪,因为父母的忙碌,她过早独立,要说看见别的小朋友有父母接送、宠溺,她不羡慕那是假的,可是她就算羡慕又能怎么样呢?就算再羡慕,她也没有能撒娇的对象。

  而楚江弋就是在这个时候闯入了她的世界,他牵起她手的那一刻,她才发现原来自己有多渴望这样的保护,这样的安全感。

  那之后,叶凌就会下意识地关注他的消息。

  她一路追随着他上了省重点初中、省重点高中,每当她想要放弃的时候,就会想起小时候手心里传来的那阵温暖。

  叶凌的父母欣慰地说她懂事乖巧不需要操心,叶凌表面微笑,内心却越发恐慌,她觉得自己是有病的。终于在高考之后,她忍不住独自去了医院。

  医生告诉她:“你患有中度肌肤饥渴症,会渴望他人的触碰,但这也是渴望得到关注的一种表现。”

  小时候,她渴望得到关注,而在那个时间点,楚江弋给了她想要的。

  于是叶凌一边恐慌着,一边忍不住照着当初在校通知栏贴的喜报上看到的,报了和楚江弋一样的学校。

  6.所以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吃醋

  叶凌觉得,楚江弋可能是被她气疯了。

  自那日她一口回绝之后,他面色阴沉了整整两日,见到她时不是双臂抱胸冷笑,就是抿唇轻哼,在她快要缴械投降的时候,大神又消失了五日,待他回来时,他的脸色突然自己阴转多云,多云转晴了。

  每日时不时地跑到她面前来晃悠,左绕一圈右绕一圈后,丢给她一盒甜品,那难以形容的表情让她差点儿以为大神是想毒死她。这还不算完,继甜品之后,大神还经常往她那儿丢弃一些不用的书,比如《医用定理一百条》《经脉与穴位的学术研究》,内容枯燥得令人发指。

  坚持了一个星期,叶凌终于给他跪了。

  这日,她再次接过大神抛来的一份医学研究报告,颤巍巍地翻看了两页,满目尽是专业英语词汇。

  嗷!这让她怎么看得懂!

  哀号了两嗓子后,她将那份专业度高达百分之百的报告高举过头顶,哭丧着脸道:“我忏悔!我坦白!请求组织宽大处理!”

  “不用坦白了,”楚江弋揉了一把她的脑袋,眼神温和又柔软,吓得她下意识地挺直了脊梁,“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让女孩子开口比较好。”

  ……咦?

  她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之前是我比较迟钝。”他掩唇轻咳了两下,偏过脑袋,耳际泛起一抹不自然的红,“其实,你喜欢我,对吧?”

  “女生都不愿意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和别的女生接触。”她被大神的一席话惊得愣在原地久久不能平静,而大神还在自顾自地说道,“所以叶凌,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吃醋?”

  以上这番话,好像都没有什么错……

  叶凌欲哭无泪,这是什么神展开!

  7.未曾预料到的地方

  “医学院的又一朵高岭之花被人摘了。”

  作为上次闯入大神寝室的后续篇章,此帖又火了起来。

  而那朵高岭之花此刻正在图书馆内不遗余力地摧残祖国花朵。

  “将这一整篇报告翻译出来并背诵。”

  又是一份全英文报告,叶凌看着报告头大如牛,翻译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背诵?!

  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楚江弋抬手轻轻地扣了扣桌子,道:“你偏科最严重的部分就是专业英语,现在很多报告都是用英语写的,你若想进一步学习,那么专业词汇绝对不能拖后腿。”

  她轻轻地“哦”了一声,趴在桌上戳了戳报告。

  自从大神知道她的心意以后,她的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生无可恋。

  虽然她习惯了六十分飘过的快感,但是大神表示身为她的家属,如此低分,学霸惯了的他不能接受。

  见她还是一脸恹恹的模样,他清了清嗓子,道:“你们这次期末考试我有协助出卷子。”

  叶凌立马正襟危坐。

  “你如果想考好,就把我选的这些卷子和报告都看完。”大神很满意她的态度,弯唇笑了笑,又从右臂弯处拿了厚厚的一沓试卷出来。

  废话,那么厚的一沓,她也知道将这些全部看完能考出好成绩!

  刚想反驳,唐笑的声音就从她背后传了出来。

  “谢谢学长,这些笔记我都看完了。”唐笑浅笑着走到楚江弋身边,拿起他臂弯处的试卷,“这些都是学长自己出的吗?我能不能借来看看?”

  叶凌顿时就炸毛了,凭什么给唐笑!那是大神写给她的!

  她一把夺过唐笑手中的试卷,像小猫护食一样,以迅雷之势藏进了自己的怀里。

  唐笑的面上浮现一抹尴尬。

  “如你所见,”楚江弋倒是神态自若,“那些试卷不能借。”

  闻言,唐笑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扭头就走了。

  “她只不过来借试卷,你为什么反应这么大?”待唐笑走后,楚江弋望向对面的叶凌,目光深邃,仿若洞察了一切。

  而叶凌,只能保持沉默。

  叶凌有一个表姐,名叫苏盈,大她十岁,是一位甜点师。

  她喜爱做甜点,自己开了一家蛋糕屋,每逢过节她都会给叶凌寄一些自己亲手做的甜点。说起来,在整个大家庭中,最关心她的人就是表姐。而那份香浓甜软的关心在两年前戛然而止。

  那一年高考结束,在得知自己患了肌肤饥渴症之后,她去了苏盈所在的城市散心。

  许久未见的姐妹在那段时间同吃同住。

  经不住叶凌的央求,苏盈答应带她去自己的蛋糕屋教她做甜点。

  叶凌想学甜点是有私心的,她早在高中时期就关注了楚江弋的微博,并从微博上得知他喜欢吃甜点,所以她一直期待着要在大学中的某一天,带着她亲手做的蛋糕来到大神面前,告诉他:“我关注你很久了。”

  可是当时的叶凌万万想不到那个下午,她们在蛋糕屋门前碰到了唐笑。

  同样刚刚结束高考的唐笑报了驾校,还是新手的她坐在驾驶位将刹车当成油门直直地向她们冲来,若不是苏盈在最后一刻揽住了呆愣的叶凌,恐怕被撞的那个人会是她。

  为了保护她,表姐在自己的蛋糕屋门口被撞了。

  表姐被送入医院,打入髓内钉,缝合伤口。医生明明说手术很成功,但苏盈迟迟未康复,她的左手抬不起来了。

  一直以甜点师为梦想的苏盈,再也无法做糕点。

  若不是为了保护她,若不是唐笑错将油门当成刹车,苏盈又怎么会梦想破碎。

  后来大学开学,叶凌意外知道了唐笑与她同在一所大学。唐笑早已忘却自己曾犯过的错,对往事没有一点儿内疚,让叶凌内心忍不住涌起一阵愤怒:她表姐因为伤心被迫离开这座城市,始作俑者仅赔了些钱,拘留不久就被放了出来,凭什么?

  这些灰暗的往事和无力的自己,叶凌不想让楚江弋知道。

  8.他是她最美的阴差阳错

  叶凌曾带楚江弋去的地方其实是之前她表姐的蛋糕屋,没有了甜点师的蛋糕屋最后只有关门这一选项。

  当初表姐离去时跟她说:“别担心,姐姐只是暂时将店盘给另一个做糕点的朋友,等我治好了手,我还会回来的。”

  她哭着点头,却再未去过那家店,它就像是一块石碑,上面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刻着她的过错。

  说她无意也好,说她有私心也罢,她那时确实想要带楚江弋去尝一下那里的蛋糕,因为她觉得有他在身边,自己就有勇气去面对。谁知去了之后才知道,那是表姐的善意的谎言。

  明知最终会被拆穿,也要尽力保全她心里一点儿安慰的地方。

  思前想后,叶凌决定坦白一切。

  至于该怎么坦白,这是一个问题。

  抓耳挠腮了好几天后,她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

  “大神,我发烧了。”没错,这就是她想出的办法,以柔弱之姿勾起大神的保护欲!再趁着大神心疼时,说出事情的经过,这样大神才会心软,才不会嫌弃她。

  为了打这通电话,她一口气吃了三支冰棍,连着洗了两天冷水澡,睡觉不盖被子,终于如愿发烧。

  于是待楚江弋赶到时,见到的就是叶凌红着眼角、红着鼻子,将自己包裹成一团还不停地吸着鼻子的可怜模样。

  他默默扶了扶额。

  “大神我真的很喜欢你,”仗着自己在生病,叶凌无所顾忌地说道,“但是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儿。”

  她垂着头,不等大神说话便开始了讲述,讲述了那段高考后的经历,讲述了她表姐出事后的内疚。她说得磕磕巴巴,颠三倒四,却原原本本、细致详尽,她觉得自己讲故事的能力简直差到了极点。

  楚江弋就站在她的面前静静地听她说着,不插嘴,也不表态。

  她口干舌燥地说完,垂着头不敢直视楚江弋。

  空气中一阵寂静,每一秒都是煎熬。她已经预想了无数种他的反应,失望、冷漠、离去,但她未料到的是,半晌后他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这就是你故意将自己折腾到发烧的理由?”

  叶凌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道:“你怎么又知道?”

  他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道:“你最大的优点就是身体倍棒,吃嘛嘛香,要让你生病着实太难为你了。”

  还能不能让人愉快地撒个谎了!说好的“人艰不拆”呢!

  “反正我就是这样。”被拆穿的叶凌恼羞成怒,深吸了口气,“你要是现在想离开……”

  “我不会走。”

  你要是现在想离开也来不及了,她还未说完,便被楚江弋打断了。

  这件事儿其实他早已知道。

  而他的逼迫不过是为了让她正视过去,以及受人所托。

  当初他发现叶凌的不对劲儿,向其询问却只得到三个字“不能说”,他很是气恼,正好学校要派学生去关于外科专业的学术交流,年年拿特等奖学金的他自然是老师的首选,而他赌气没有告诉叶凌,就当出去散散心。

  在学术交流时,有一个案例比较特殊,有一个女人明明因为一场意外导致左手抬不起来,她的目光中却没有一点儿负面情绪,在积极配合治疗的同时还不放弃自己的梦想,开了一家甜品店。

  学术交流结束后,他去了她开的店,店内满是香甜的味道。

  那家店的店长眉眼越看越觉得跟叶凌相似,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在看第三眼的时候,店长看见他衣服上的校徽时笑了,还说了一句:“好巧啊,我表妹也在这所大学。”

  像是鬼迷心窍一样,他问出了声:“你表妹是叶凌吗?”

  她的表妹确实是叶凌。

  两人谈了很久,内容全部关于叶凌。连楚江弋自己都吃惊,不知道自己为何对叶凌的事情那么上心。

  苏盈了最后递给他一盒甜品,让他交给叶凌。这两年她的手虽然还没有完全康复,但她已经能慢慢开始做甜品了,她也和叶凌讲过近况,但一提及这些事情,叶凌的语气就变得非常不自然,想快点儿跳过这个话题。

  她满心自责,就连苏盈也没有办法。

  也不知为何,苏盈就是觉得面前这个男生说不定可以将叶凌从过去拽出来。

  “你前阵子莫名其妙给我的甜点就是我表姐做的?”叶凌恍然大悟地道,怪不得那个味道那么熟悉。

  “所以不要再怪唐笑,也不要再自责了,你该学着往前走。”他抿了抿唇,道,“你的放不下只会让你表姐担心。”

  也会让他担心。

  后面这句楚江弋没有说出口,看着面前眼眶红红的叶凌,他伸手拉过她,将她揽入怀中,道:“这世间最多的不是得偿所愿,而是阴差阳错。”

  她的那些任性和自私,他全部接受,并且甘之如饴。

  “嗯。”叶凌听着他胸口一声接一声的心跳,觉得很是心安。

  “……你的鼻涕蹭到我衣服上了。”

  “啊,我头好晕,我好像得去医院了!”

  又一阵手忙脚乱后,叶凌看着面前神色着急的大神,不禁弯了弯眉眼。

  楚江弋一定不知道,他是她这辈子最美的阴差阳错,至于她未提及的肌肤饥渴症,无论治与不治,他都是她最好的一味药。

  文/枕衣衫 图/芊心

赞 (9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