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无良人

  作为一个江湖人士,我人生的唯一目标就是成为武林第一,让整个江湖都跪下来喊我爸爸。直到遇上了苏墨……我开始有了大把的梦想,这对于一个一心向上的女剑客来说,真是太不幸了。

  一、高手过招

  我六岁便拜入了师父门下,至今数年,师门的名字已经换了七次,师父始终没有找到一个他认为满意的名字,因此,每次和人打架,我总报错师门。

  师父说,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把对方打趴下了,对方跪在地上喊你爸爸。

  其实我不太喜欢这个习惯,我一个女孩子家把人打倒在地,而后强迫对方喊我爸爸,实在有些尴尬,但我师父不许,他说这是师门口号,唯一不能变的信念。

  我和他商量过六次,可不可以让别人喊我妈妈,每次都被他撵了出来。如今,江湖上有一个传说:快剑凤娇喜欢当人爸爸。

  凤娇这个名字我也不喜欢,可是师父不让我改,因为他只喜欢三个字:凤、离、娇。师兄比我早入门半个时辰,他叫凤离,所以我只能叫凤娇,或者叫娇离。

  他一生只收两个徒弟,师兄学刀,我学剑。而后,我们到处挑战,终于在武林中声名远扬了。师父要求,我们必须成为武林至尊。江湖上著名的百晓生有本《江湖风云录》,上面有一个江湖排行榜,大榜每三年更新一次,想要成为第一,就要一路挑战过来,不可越过一人。

  带着他的这个不靠谱的梦想,我和师兄一起被逼迫努力学习,奋力挑战。我们一路过五关斩六将,顺利得让我觉得江湖中人弱得像团白面,可以随意揉捏成任何形状。直到我遇上了南山派的苏墨,他在排行榜上排名第三。和其他江湖人士不同,他身上没带任何武器,只着素色长衫,只爱抚琴画画。

  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比被誉为“南疆潘安”的师父还要好看许多。见到我时,他正在作画,不像其他人,朝着我大喝一声,他只是微微抬头,而后嘴角勾起,柔声对我说:“你的红色衣裙真好看,坐下来,我为你画一幅画像吧。”

  他不是在跟我商量,语气中带着命令。

  这架还怎么打,真尴尬!我将软剑缠至腰间,拱了拱手,文绉绉地道:“在下凤娇,师出……呃,现在叫什么来着?哎,不重要,总之,我是来和你挑战的,出手吧。”打架这种事情,比成亲还讲究你情我愿,他不出手,我蛮横地把他打死了,江湖上的人也不会信服。

  他抬起头,认真地打量了我一番后,说:“你的身材也不错,我帮你配一枝绿竹,便完美了。”

  他说得驴唇不对马嘴,我真怀疑他是个聋子,根本听不见我说话。我实在觉得不耐烦,焦急地问:“亮出你的兵器,好吗?”

  他却坚持道:“画完了再打,好吗?”终于,用语言证明了自己不是个聋子。

  好吧,既然这样……我从旁边拽了把椅子端正地坐了下去,认真地说:“那就尽快吧!”因为担心他会暗算我,我始终抱紧了自己的剑,谨慎地看着他。

  二、我的私心

  苏墨偶尔抬头瞧我一眼,而后低着头认真地在纸上描来画去,过了许久,直到我的腿已经坐麻了,他才停了笔,朝着我扬了扬手,说:“你过来瞧瞧像不像你。”

  如果不是清楚地记得爹妈、兄弟、姐妹全部死在了我的眼前,我真要以为他是我失散多年的亲人,这种自来熟的性格让我感到不适,我起身揉了揉腿后,礼貌地说:“还是先打吧,打完了我们可以坐下来喝喝茶,再看。”

  我一心想把他打败,他一心想跟我套近乎,我们都能看穿彼此的心思,却谁也不愿意退让。当然,最后我被动地退让了无数步。

  他用“不如先喝茶看画,再比试”“吃完饭我们就比”“休息一晚后再说”这样的句式一直留了我五天。

  第六天,我一边啃鸡腿,一边说:“吃完了咱们就打。”

  他不慌不忙地为我倒了一杯酒,说:“你尝尝,我今年新酿的桃花酒。”

  他这里的伙食特别好,我想着等我成为江湖第一以后,一定同苏墨一样,买一座大宅子,找一群做饭好吃的厨子,选一处山清水秀的地界,好好地享受一番。

  听了我的话,苏墨轻笑着抿了一口桃花酒,而后伸出修长的手指自我的头顶上拿下一片粉红色的桃花花瓣,说:“为何非要成为江湖第一才能做这些呢?你现在不是也可以?留在我这里,我护你一世周全,陪你共享繁华。”

  他的话让我不禁陷入了沉思,认真地思考我存在的真正目的。二十年了,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我想得正入迷,苏墨忽然伸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我脖子上露出来的一小块伤疤,声音温柔,夹杂了些许关切:“这里,还疼吗?”

  他手指有些冷,滑过的肌肤处传来丝丝凉意,十分不舒服,可是他的话很暖,听后,连心尖也暖了。我身上的伤可不止这一处,三年来,从最后一名开始挑战,直到如今,我和二百多人比试过,越是往后,越是困难,偶尔碰上些粗暴蛮横、心机颇深、爱暗算的,总不免受些伤。

  但是,流过血,结了痂,用衣服一遮,我就再也不会在意了。有生之年,苏墨是头一个问我疼不疼的人。

  大抵是酒喝得太多,我有些迷醉。我放下酒杯,扬扬手,头一次主动提出了改日再战的意见:“我先去睡一觉,酒醒了再打。”

  苏墨不多言语,只朝我身后的奴仆吩咐:“为凤娇姑娘备上玫瑰酥,待她醒后再吃。”

  他柔和的像光,在黑暗中给人光明,在寒冷时让人温暖。这样的苏墨让我留恋,甚至生出想要退出江湖的想法。

  但是,我不敢,师父会打死我!

  毕竟,他只有两个徒弟。所以我想,和苏墨比试的时候,我会手下留情,不将他打死,打残即止。等我成为第一后,便回来照看他终老。

  这样,既圆了师父的梦想,也能实现了我的理想。

  三、凤娇从此不在

  可是,日复一日,我现在已经可以在苏墨的大宅子里横着走,身后还配了四个仆人跟着,但凡有需求,喊一声就行。比如,我说“酒”,就会有人呈上;我问“苏墨呢”,就会有人去传话,将他叫来见我。

  直到师兄以为我被苏墨打死了,冲进来找我。

  我在院中清晰地听到他说:“我是凤离,你先把凤娇的尸体还给我,然后我要打得你跪下来喊爸爸。”

  我从前以为这段话很霸气,如今一听,竟觉得傻到了家。以后一定不要这样喊了。

  苏墨仍旧温柔一笑,对他说:“她的确已经死了,待会儿我留你一口气,回去告诉你师父,凤娇死无全尸,日后他就只剩下你这一个徒弟了。”

  我躲在庭院中安静地听苏墨胡说八道,却终究没有探出头去让师兄看到我。那一刻我是有些私心,如果师父真的以为我死了,是不是我就能一直留下来了?

  从前苏墨一直不和我比试,我以为他怕被我打死,不想原来他的功夫那么好。在我心里,江湖第一该是我师父,第二一定是我师兄,我嘛,就做第三。可是现在,被我师父培养出来的最优秀的弟子,竟然被苏墨用五招就打败了。

  他将师兄放开时,我分明瞧见了师兄眼神中的悲伤,他输了,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打败,一定难过死了。我瞧见他无力地跪在地上,呆呆地瞧着地面,声音苍凉:“可以把凤娇的尸体还给我吗?我想带她回家。”

  我朝石头后面躲了躲,他信了,真的以为我死了。

  “没有尸体。再不走,我不会手下留情的。”苏墨转身要走,白裳的一角有些许灰尘,那是方才打斗时沾染的。

  可师兄蹭去了嘴角的血,缓缓起身,再一次朝着苏墨扑上去。苏墨连头都未曾转过去,微微侧身后,扯过师兄的刀身,顺势将他朝前一拽,而后一掌打在了他的肩膀上。

  刀从师兄的手中飞出去老远,他一口血自口中喷出来,无力地捂住心口,却仍旧坚持,虚弱地说:“把凤娇还给我。”

  我轻叹了口气,对于师兄一定要赴死的心情很是担忧,于是挪着步子自石头后面闪身出来,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打死。

  苏墨抬头瞧见了我,突然转身,一把扯过还没抬头的师兄,将他丢给了身后的奴仆们,吩咐道:“丢出去。”

  师兄原先站过的地方,留下了一摊暗红的血迹,我慢慢走近,蹲下身仔细地看了看。苏墨伸手将我从地上拉起,柔声问道:“今天想吃些什么?”

  我不知道这样的我是不是有些绝情,就这样背叛师门是不是不应该,可苏墨的笑容太好看,我看不够。天下之大,美景之多,我却唯独舍弃不了这一个。

  我想自此不再做人家的爸爸,江湖第一又能如何,怎敌得过苏墨的一颦一笑,柔情似水。

  苏墨说:“打伤你师兄实属下策,不过至此,江湖上不会再有凤娇,你可以一生一世留在我的宅院中,享受人生。”

  那夜,我久久不能入睡,脑海中始终闪现师兄捂住胸口时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失落。可我想自私一次,我是一个女孩,总不能一辈子打打杀杀。

  四、杀手入侵

  苏墨待我很好,我的师兄弟也再没有来找过我。我猜师兄应该在养伤,成为江湖第一的步伐不会停下,他们还会再来找苏墨的。

  没想到,在师兄重整旗鼓再次杀回来前,苏墨的宅院中突然来了一批黑衣人,他们个个身怀绝技,进门便开始杀人,连报上姓名的步骤也直接省略了。

  我与苏墨一同卷入了战斗,那群人不是我从前打败过的任何人,因为他们的武功分明在那群“废柴”之上。可是,武功这么高强的人为什么没有出现在百晓生的《江湖名人录》之中呢?那群“渣渣”让我误以为江湖人就是一个面团而已,却不承想,真正的高手都是隐姓埋名的。

  黑衣人一掌朝我袭来的时候,苏墨闪身将我扯开,挺胸迎了上去。他吐出一口血后,自胸口处摸出了一包东西,扬手一撒,漫天都是白色粉末,然后他捂住鼻子带着我逃了。

  原来,他不但武功高强,还是用毒好手。

  苏墨将我带入了一间密室之中,那里只有一张床、一张石桌、四张石凳子和一根蜡烛。苏墨受了很重的伤,他无力地倒在石床上,眉心处冷汗涔涔。

  我守在他的身边,焦虑地问:“这里面安全吗?他们会不会冲进来?”看我们现在这副模样,只要对方闯进来,我们就必死无疑。到那时,凤娇就真的不存在了。

  苏墨咬紧惨白的唇,紧紧地攥住我的手,虚弱却顽强地问:“你受伤了没有?”

  我怎么会受伤呢?躺在石床上快要死的人分明是他!这人是糊涂了吗?我任由他握着我的手,还是不放心地再问了一遍:“你这里有没有其他门啊?万一他们进来了怎么办?”

  “不会的。”苏墨神情温柔地望着我说,“凤娇,如果我死了,你就离开这里,找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好好活着,别再打打杀杀了,做一个姑娘该做的。你知道吗,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姑娘。”说完,他伸手探入怀中,摸出了初见那日,他为我画的那幅画:一身红衣的女子,长发飘飘,她的身侧是一株盛开着的花,而当时我怀中抱着的宝剑被他用一朵浅黄色的花替代了。

  他说:“女孩子是不该拿剑的,凤娇,如果我能活下去,就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好吗?”

  何德何能,我真想问问他,他是不是我走失的家人,若不是我的亲人,他为何会对我这么好呢?

  见我不答,他突然皱紧了眉头,紧张不安又带着些失望地问:“难道你不愿意?”

  或许怕他真的死掉,抑或真的想要用一朵花换掉我的剑,我轻轻点了点头,说:“那你就活下来,然后我们一起找一处风光秀丽的地方,享受人生。”

  五、我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

  苏墨没有死,第二天他带着我从密室中逃了出来。彼时,他的宅院中横尸一片,苏墨赶忙跑去房间内翻找了一番后,扯起我的手,匆忙逃了。

  他说一定是仇家,但具体是谁不清楚。

  我明白的,这就是江湖,能爬到第三的位置,总归是得罪过不少人的,比如我,日常哪怕从街上走过都随时抱着剑保持警惕,生怕一个不注意旁边便会冒出一把刀;吃饭的时候尤其注意,就担心一个疏忽便会被人毒死。

  江湖险恶,像我们这种想做天下第一的更是处在了风口浪尖上。

  我和苏墨逃了三天三夜,最终找到了一座绿树成荫的山林,他拽着我的手奔上了山顶,据说他的哥哥就隐居在这里。

  山林深处,一座炊烟袅袅升起的院落出现在我们眼前时,我微微一怔,瞧着那满院的纯白色曼陀罗,疑惑地问:“你哥哥是制毒的?”

  他并不答我,只是拽着我进了院门。

  进去后我才知道,原来他哥哥是医者,高高的曼陀罗之下,田七、黄芪、半夏、泽奇、商陆遍地皆是。

  苏墨的哥哥和苏墨长得一点也不像,他的面上有一道深且可怖的疤,整个人十分魁梧。瞧上去,苏墨更像是个隐居山林的医者。

  苏墨的哥哥话少,少到我们来了三天,也只说过三句话。第一句:来了;第二句:早些了结,切莫拖沓;第三句:北疆那头等着你回消息。

  当然,这三句话没有一句是对我说的。苏墨的回应更加简洁:嗯;好;知道了。

  三天后,苏墨带着我重新上路,他说他要带着我回北疆,那里是他出生的地方。

  其实我并不喜欢北疆,因为师父是南疆人,我更喜欢绿树环绕,溪水清浅的地方,可是北疆只有漫天风沙,绿草如茵,鲜有高树。

  像是瞧出了我的心事,苏墨问我:“凤娇,我希望你以后再也不要过这种打打杀杀的日子了,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我定定地瞧着他的双眸,那其中像是装了一整个夜空,深邃、奇特,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将我吸入其中。是啊,我虽然不喜欢北疆,却喜欢苏墨。

  苏墨紧紧地攥住我的手说:“凤娇,跟我走吧。”

  我问他:“你会护我一生一世吗?永远不离不弃的那种。”

  他微微怔住,过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我很理解,毕竟是一辈子的承诺,总归要想好了才说。

  路上,苏墨与我共乘一马,他的手环住我的腰上,惹得我酥酥痒痒的,可是我喜欢。我喜欢他的唇在我的耳畔轻柔地说:“你知道吗?北疆的天空湛蓝,我们可以在蓝天下骑马、牧羊,到时,我亲自给你做马奶酒。”喜欢他温热的胸膛贴在我的后背,好像有了靠山,再也不用担心有人会从后方突袭;喜欢风从我们的指间划过,朝阳自天空中转一圈变成落日,晚霞漫天,他对我说:“凤娇,我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

  六、用一朵花替换掉一把剑

  我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能够安心地放下剑睡觉,更没有奢望过身边会有一个温暖的怀抱。从前我总是抱着那把焐不热的剑睡,偶尔睡醒了也一定要伸手摸一下,看剑是不是还在枕边。

  可是现在,什么也不怕了。

  偶尔,我也会想念我的师父,还有和我一起长大的师兄,他们的爱不同,摔倒了,师父总会补上一脚,然后让我自己爬起来,并且骂一句:“若是这时候有敌人出现,你岂不是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了?”而师兄,假如他买了什么好东西给我,定会先与我比试一番,若是我打输了,便当着我的面将这东西毁掉,然后提醒我:“真的喜欢就要拼尽全力去争取。”

  他们用十分变态且让人不舒服的方法教会了我很多道理,这些道理大多是让我好好练武,努力防身。可是,终于,我摆脱了江湖,找到了良人。

  他会护着我,不让我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苏墨的仇家追上来的时候,我们刚刚睡醒,翻身上马,准备出发。那群人没有别的目的,上来便是要命,狠厉得让人惊慌。

  我和苏墨匆忙躲闪着,他紧紧地将我护在身后说:“凤娇,无论如何,我都会保护你,你别怕。”

  可是敌人太多了!

  他扯起我的衣服,将我凭空举起,丢到马上,大喝一声:“跑!”

  担心我不走,他特意在马背上狠狠地踹了一脚,马儿嘶鸣着朝远处奔去。我坐在马背上,扭头看着被黑衣人死死围困在中央的苏墨,心中突然涌上了一丝酸涩。

  师父告诫我:此生,不要对任何人产生依赖感,那会让你失去方向,变得软弱。这句话我牢牢记在心上,却是在这一刻,我才明白,在我心里如同公式一般存在的话,原来是真理。

  我策马转身,自腰间抽出我的软剑,飞身跃下马背,加入了战斗。没有了苏墨,我便没了蓝天和白云,也不会有人亲自做羊奶酒给我喝,我会回到从前冰冷的,没有依靠的日子!

  我自怀中摸出了一只南疆特制的蛊虫,塞进了苏墨的口中,在刀剑纷飞之中对着他微微勾起了唇,道:“苏墨,你听过生死蛊吗?生死蛊,下给了爱人,便能代替他去死。若是你死了,我会先倒下,所以,我们的命终于拴在了一起,你要好好活着。”

  那天,我们杀掉了二十几个敌人,最后累得躺在了血泊之中。

  苏墨喘着粗气望向夕阳,问道:“凤娇,你不怕我骗你吗?”

  我眯起双眸,累得不想说话,摇了摇头,还是无力地回答:“你若是骗我,我也拿你没办法。”如果没有生死蛊,说不定我会杀了他,但是现在,杀了他,死的是我。

  七、再陷困境

  我们继续朝着北疆赶去,路途遥远,一直走了三十多日才终于瞧见了羊群。

  他的纯白衣袍不再干净,上头有血、有草色、有灰尘,甚至有油渍。可是,他仍然好看,他的笑容还是如同光一样。

  他指着远处的羊群说:“凤娇,我们就快到了。”

  他夹紧了马背,朝着远处奔去。

  我以为北疆是个远离江湖的地方,可那只是我的以为而已。北疆并不是世外桃源,我们刚一落地,便被人捉住了。他们说苏墨自外头回来,定是要谋害他们。

  这理由我不是很理解,可他们根本不听苏墨的解释,只顾着将他捆了,关押在木头制成的牢房里。

  师父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的确如此。我坐在牢里认真地想,等他解释清楚被放出来了,我们一定要找一处没有人的地方,隐居起来,再也不要被其他人找到。

  只有没人的地方才能够远离江湖纷争。

  那夜,我睡不着,因为身旁没有苏墨,剑也被他们收走了,所以我特别害怕。我透过木头的缝隙瞧了一夜的星空,这里真美,天高云淡,漫天星光。如果这个时候能够依偎在苏墨的怀里就最好了,只可惜,我并不知道他距离我多远,在哪一间牢房里。

  等了六天,苏墨才被放了出来,那时,他满身是血,想来被人用了刑。我扑上去想要杀了那群人,可他身后的人说:“如果没有认错,你应该是南疆毒王的徒弟,他的巫蛊之术传女不传男,想必你一定懂得制蛊毒的方法。把那些方法写下来交给我们,我就立刻放了他。”

  对,没错,我师父的确是毒王,他精通巫蛊之术,并且将所有蛊毒之术传给了我。可是那尽是些害人的东西,若是有人染了毒,多半会死得很惨。这东西用好了也能救人,但几乎没有人会用来救人。

  当初师父本不想教我,但又觉得失传了还是可惜。传授给我的时候,他特意强调:日后万万不能给人下蛊毒。

  所以,我立在原地,倔强地别过头去,告诉他们:做梦!

  我是万万不能让这些人学的!

  可是,他们听了,不慌不忙地朝着苏墨的腹部猛地打了几下,我嘶吼着想要挣脱身上的绳索,将他们统统杀光。苏墨的唇边满是鲜血,我不怕他会死,因为要死也是我先死,但是我见不得他疼!

  见我仍旧不动,有人自怀里摸出了一把弯刀,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儿,当着我的面在火上烤热了后,浇上了酒,然后拨开苏墨的长袍,慢慢地将刀子移到了他的心口窝处。他坏笑着说:“我们不让他死,让他尝尝肉被挖下来的滋味。”

  说完,他的弯刀慢慢地刺入了苏墨的肉中,鲜血汩汩地流出,在他的胸前弯弯曲曲地爬过,勾勒出一群细小的红色的线。

  “放开他!”我嘶吼着,叫声尖锐,想来面目也是恐怖的。但他们没有人理会,突然有人提议:“依我看,不如挖掉他的双眼,没了眼睛才叫可怜。”

  说完,他从怀里摸出了一把尖锐的小刀,那刀子应该是吃牛羊肉时用的,小巧精致,可以随身携带,锋利得很,切肉刚好。

  那刀慢慢地朝着苏墨的眼睛挪去,苏墨突然抬起头,对着我努力地笑,他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深邃不见底。他虚弱地说:“凤娇,别管我!纵然看不见了,我也不会忘掉你有多美!”

  是那双眼睛,见过我穿着红衣抱着剑的样子,见过我身上蜿蜒的疤痕;也是那双眼睛,对着我微微眯起,像是一轮弯月。

  我咬紧了唇,泪水划过眼角,在刀子刺下去的那一刻,终于大叫:“我写,我写!你们放了他,我立刻写!”

  八、为了一个人,背弃整个天下

  我再次选择了自私。我只是一个女子,没有多大的抱负,我的生命只有短短几十年,我只想和所爱之人共度余生,这江湖的生杀荣辱与我何干?

  那之后,我将巫蛊之术统统写在纸上,然后被迫当着他们的面制作了一种可以控制人心的蛊毒,那人被我施了蛊术后,被他们命令着杀害了生养他的父母。

  众人看到了巫蛊之术的威力后,便将我们放了。我与苏墨纵马逃离,与来时的心情丝毫不同。

  我们各怀心事,我觉得对不起师父,我成了这江湖的罪人。可想,未来这江湖之上会有多少人被巫蛊之术所控。

  我们逃回到了南疆,这一次,没有进入,而是策马朝着人少的地方走去,因为我想远离江湖。人心险恶,我看不透,猜不出,只想稳稳当当地过我的小日子,什么都不想再管了。

  我与苏墨亲手搭建了一座院子,并在院子前栽种了许多谷物和青菜,日子虽然清苦,可总算远离了江湖。

  夜里,我总会依偎在他的怀中,看着满天繁星,浅笑着告诉他:“天上的星星美不过你的眼睛。”

  白天,我们一同照看庄稼,看幼苗开花,结果。

  在我看来,这应该就是神仙般的日子,无忧无虑,没有纷争。

  但是,我又错了。

  终于有一天,一只白鸽飞入了我们的庭院中。彼时苏墨正在午睡,那白鸽落在庭院中他特意栽种的花树上,我伸手去摸,它也不飞走。我自它细嫩的脚踝上拿下了一张纸条,上头写着:杀掉她,尽快归来。

  上面仅有几个字,我看了许久,心想那个“她”一定不是我,又想,或许这只鸽子飞错了地方!一定是这样,江湖再险恶,我的苏墨也不会杀我。

  若是想杀,第一次我找他挑战的时候,他就能把我打死了,何必要等到现在呢?

  我偷偷地藏起了字条,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就这样继续过下去。

  许是有了字条的影响,我总是忍不住偷偷观察苏墨的动静,直到三天后,我瞧见他从花树上截获了一只白鸽,背着我打开了一张字条,而后,将字条塞进了胸前的衣襟里。

  晚上,他睡着了的时候,我特意悄悄爬下床,在他的衣服中翻找起来,可那张字条已经不见了。

  又过了五日,我故意将苏墨支开,叫他去后山打水,一只白鸽飞入了庭院中,这次上头写着:师父已称霸武林,速归。

  我将字条埋进了土里,用眼泪浇灌它。

  我此生只爱过一个男人,那男人说我是天底下最美的姑娘,为了他我背叛了师门,欺骗了将我养大的师父。可是,这个男人要杀我。

  夜里,我将手轻轻地搭在苏墨的胸口上,笑着问他:“苏墨,你爱我吗?”

  他宠溺一笑,将我搂紧,说:“第一次见你,我便爱上你了。”

  “那你会骗我吗?”我紧接着问。

  他神色微怔,笑容有些干涩地说:“不会。”

  “如果骗了怎么办呢?”

  “我不会骗你的,凤娇,如今这方天地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怎么会骗你呢?”苏墨的回答真诚且恳切,如果不是接二连三收到了字条,我真的会当真。

  九、终究逃不过,杀伐屠戮

  小时候,我和师兄一起下山,他与我分开行动,分别时他叫我在山脚下等他,我们一起上山。后来,我等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他却从山上走了下来,对我说:“凤娇,永远不要相信一个男人的话。”那天,我没有在乎他说了什么,只是追上去和他厮打在一起。最后我们双双负伤,被师父揪了回去。

  师父说:“全天下的人都是敌人,可我们三个人必须相亲相爱。”

  这些话,我当时都没有在意,只是恨极了骗我的师兄。当夜山脚下漆黑一片,我又冷又饿又怕,我信任他,他却耍了我。

  就如同现在的苏墨,我为他骗了师父,背叛了天下,害了整个江湖,他却欺骗了我,最后还要杀掉我。恨意涌上心头,可惜,他的身体里有我的生死蛊。他若是死了,命由我给,而他,七日后便会重生。

  见我久久不说话,苏墨突然环住了我的腰,柔声问:“若是我真的骗了你呢?”

  “我一定会杀了你。”我回答。

  可我根本下不去手,这辈子,我就爱过这一个男人,我想再等等,看他什么时候对我下手。

  然而,他始终没有动手。我们院子前的庄稼和青菜已经成熟了,他说要亲自酿酒给我喝。

  那天,他做了一桌子菜。我们坐在一起,他为我唱了一首歌,据说是他小时候,师姐教给他的,我从不知道他还有个师姐,也从没问过他家中还有什么人。

  对于他,我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我本打算当天问问他,为什么要骗我。可不等我开口,一群黑衣人已经蜂拥闯上了山,闯进了我们的院子里,直奔着我扑过来。我认得出,那群人和之前追杀我们的苏墨的仇家是一伙的,因为他们穿着一样的衣服,且耳后都有火把一样的刺青。

  这刺青,苏墨的耳后也有。所以我早就知道,苏墨和他们是一伙的。

  我和他们厮杀在一起,这一次他们不再演戏了,只朝我一个人袭来,目的是杀死我。

  苏墨站在圈外,微微蹙着眉瞧向我,我抽空瞧了他一眼,他的手攥成拳头,却终究没有冲进来救我。

  还记得他说过会护我一世周全,与我共享繁华的。一滴泪滑过眼角,我刚出手杀了我对面的人,没有注意,身后一把刀子刺穿了我的肩胛骨,疼痛像是生了根一样,死死地抓住我的肉,一直疼到了心里。

  我用力朝后退去,整把刀子刺了进来,一扭头,狠狠地掐断了对方的脖子。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杀戮,我终究逃不过,躲不掉,我的世外桃源,可能不在这个世上。

  终于,我瞧见苏墨朝着我这边冲过来,他与黑衣人厮杀在一起。有人朝着他大喊:“苏墨,你叛变了不成?”

  苏墨用一掌回答了他,那人知道答案的瞬间,也彻底地闭上了双眼。

  苏墨趁机将胸口处藏着的药粉洒向空中,白粉纷纷扬扬间,他在人群中找到了我,抱起我逃走了。

  这一次不是演戏,他们追得死紧。

  十、我爱上了你许给我的一世繁华

  我肩膀上还插着那把刀,显得特别丢脸。

  我越来越虚弱,还是忍不住慢慢伸出手朝着他的脸探去,问道:“苏墨,为什么不能和我好好过一辈子呢?”我用那么多东西,也换不回你的真心吗?

  苏墨一滴泪砸在我的脸上,他连连向我道歉,说他没有办法,那是他的使命。他本来不是江湖第三,知道我要来,特意杀死了原来的第三,伪装在那座院子里。与他相见,从头到尾都是个局,而目的是我的巫蛊之术。

  我轻轻咳了一声,一口血喷了出来,原来,竟然是这样!

  罢了,他还是欺骗了我。不对,是从没有对我真诚过。

  身后,追兵越来越近,我们根本逃不掉,可我还是十分执着地问:“苏墨,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如果有,我是不是就不算太傻?

  他抱着飞快地逃窜,说:“有!凤娇,如果不爱,我早就杀了你,我想过和你一辈子在一起,想过永远陪着你。我恨这江湖,我想护你一世周全……”

  那么,足够了。我勾起嘴角,眼泪先一步滑出了眼角。我伸出手,探向腰间,拔出了那把防身用的,师兄送给我的短刀,用力地朝着他的胸口插进去。

  苏墨不敢相信地看着我,慢慢地,慢慢地失去了力气。他抱着我,跌倒在地上。我们摔倒在地上时,我肩膀中的剑又朝着身体里刺入了几分,疼痛难忍。不过不怕,再重的伤,再深的疤,只要穿起衣服遮起来,就不会有人看见。

  他怔怔地瞧着我,而后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重新将我抱在怀里,虚弱地说:“凤娇,我不会让你死的,我要救你,我要带你找到我们的草原,一定会有一个地方,只属于我们。”

  可惜来不及了,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再一次朝着他的胸口插一刀。

  那是致命的一刀,他一定会死。只有死了,追兵才会放过他。

  果然,追兵瞧见我们自相残杀的场面后,不再追赶,只远远地瞧着。

  我头枕着他的胸口处,伸手慢慢地摸上他的脸,虚弱地对他说:“生死蛊,能生死人,肉白骨。苏墨,我替你死,七天后你活过来了,便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好好活着吧。一定要好好地活着,当我还在,代我享受繁华吧。”

  最后的最后,我还是舍不得杀了他,他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好在,他也爱我。

  苏墨痛苦地看着我,胸口处过于疼痛,他只能含着泪抖着唇盯着我看,他的唇微微地动着,我能瞧出,他想说的是:“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姑娘。”

  可惜,一切都迟了。我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如果有来生,我想做一个普通的姑娘,不再打打杀杀,不再让人喊我爸爸,远离江湖,和所爱之人相伴一生。

  我慢慢地闭上了双眸,渐渐失去了知觉:苏墨,今生爱上你,我从没后悔过。虽然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可你让我知道这世间的风景原来那么美!熟睡的夜晚可以那样温暖!若是再来一次,纵然知道结果,我还是会爱上你。

  文/叶子琦 图/莎蔓萝

赞 (19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