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请住手

打赏5-10元,获取全年PDF杂志

  我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模样。和魔尊同归于尽后,我回到了五百年前,一心想杀了还没有变成魔尊的小魔头,可是小魔头那厮……却一心只想撩我。

  (一)虎背熊腰的大魔头

  痛痛痛–

  这是我醒来时唯一的感受。我艰难地扶着腰起身,发现自己身处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一脸茫然:什么情况?

  战争!是了,神魔大战爆发,魔尊来势汹汹,九重天那帮天兵天将实力不济撑不下去,便派人找到了宿隐山请我师兄出山。可是偏偏不巧,我师兄就是那种专门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的仙–一个月前他练功走火入魔,如今心智还不如三岁孩童,请他出山还不如请我这个战斗渣渣。

  于是那个将领“扑通”一声,跪在了我面前,道:“那么就请皓月仙子出手相助!”

  我:“……”

  开什么玩笑!我这种毫无战斗力的“废柴”上了战场还不够魔尊塞牙缝的呢!我眨了两下眼睛准备捏一个隐身诀溜掉,那人却拦住我,对我进行了一番大义凛然地狂轰滥炸:“仙界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每个仙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您怎么能置身事外?怎么能?!”

  “不能!”

  我就这么抛弃了宿隐山绝不参与三界纷争的祖训,血性十足地跟着天兵天将到了神魔大战的前线。我想了一路,我这种武力值不够的神仙,要想活下来只能靠智商来凑,比如围魏救赵、声东击西……万万没想到,最后我居然是靠美色–谁会料到那虎背熊腰、满脸大胡子的魔尊见了我竟然会像少年郎见了杀父仇人、狗见了肉包子一样,不顾一切地扑过来!

  我当即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一边逃,一边不忘使劲儿放大招,什么定身诀、紧箍咒、天地同寿……等等,天地同寿?!

  我难以置信地一个急刹,那魔头却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直勾勾地朝我撞来,将我抱了个满怀。我急火攻心道:“你快放开我!”

  可他不但不放过我,还把我箍得更紧!

  “老子不想和你一起死啊啊啊–”

  “轰–”

  在剧烈的爆炸声中,我只来得及伸出一只“尔康”手,就遗憾地结束了我的仙生。

  天地同寿,一种同归于尽的仙法,是我们宿隐山的独门禁术。

  在一片漆黑中,我捂脸反思:早知道我居然能成功放出这么个大招,怎么也得英勇一点慷慨赴死,那屁滚尿流的模样要是被师兄知道了……他一定会把我逐出师门的!

  等等,我不是和魔尊同归于尽了吗?那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我捏了一个照明诀,想看清楚周围的情况,却一不小心捏出了一个火球,电光石火间我看到脚边竟然有具尸体,吓了一跳,火球猛地飞了出去,谁料这屋子是柴房,干柴烈火,一触即发,瞬间燃起了熊熊烈火!

  我赶紧捏了个水诀想灭火,谁知一阵狂风扫过,火势更旺。我不敢再乱用法术,撒腿就想跑,却被人拽住了小腿,低头一看,原来我脚边的并不是尸体,而是一个昏迷的黑衣少年。

  我没有犹豫,拽住他的脚就把人从火灾现场拖了出去。

  (二)十八岁的大魔头

  这是一个小镇。

  浓烟滚滚,很快就有居民来救火,一时间场面混乱无比。

  看样子大魔头没把我弄死,倒把我弄到人间来了。我看着脚边一身鞭伤的少年,有点头疼:谁家的倒霉孩子,咋比我这个差点被炸得灰飞烟灭的“废柴”神仙还要狼狈?

  我蹲下身在他的伤口上捏了个治愈诀,他很快睁开了眼睛,在我诧异他俊美的容貌之前,猛地冲我吐了一大口血,再次晕了过去。

  “……”法术又错了。

  “算了,看你长得这么好看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把你送到医馆吧。”

  把人放到医馆后我就想走,谁知那大夫也是个精明的,大喝一声:“姑娘你还没付钱!”

  我脚一抖,差点获得话本子里女主角的特殊技能–平地摔。

  在大夫的逼视下,我将手伸进衣袖,想变出一个金元宝来,谁知变了半天只变出一个包子。再变,一个木碗。再变,一把黄豆……

  大夫:“活久见!这袖子里居然还能藏一顿早餐!”

  我:“……”

  “我有钱。”沙哑的声音忽然响起,那昏迷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经醒来,淡定地从自己的衣襟里掏出一块碎银,放到了大夫的手里。而他的视线,却落在了我身上。

  这少年的气场不一般啊,和我师兄走火入魔前有一拼!我思绪一转,微笑着凑了上去,问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

  和大魔头同归于尽的那一瞬间,我心中不是没有遗憾的。第一是没来得及嫁人;这第二,就是没来得及收个徒弟传承我的衣钵。虽然我法术不济,但不想收徒的神仙绝不是好“废柴”,此次大难不死,必须先拐个徒弟。

  “君夜。十八岁。”他言简意赅地答道。

  “好名字,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等等!你叫君夜?!君子的君,夜晚的夜?!”

  他怔了一下,道:“对。”

  “十八岁?”

  “对。”

  我倒吸一口冷气–这是五百年前的大魔头!我之所以没有死,是因为我回到了五百年前?所以我的法术也失灵了?可是为什么?难道……是我的诚心感动了上天,所以老天把我送回了五百年前,让我在一开始就掐死这个小魔头,省得五百年后大魔头去危害苍生?

  我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于是毫不犹豫地变出了一把青龙偃月刀朝着小魔头虎虎生风地砍去–“你要怪就怪五百年后的自己吧!”

  君夜在我的刀上咬了一口,蹙了蹙眉,道:“很酸。”

  我呆若木鸡地看着手上的东西:这哪里是什么青龙偃月刀,分明是一串……糖葫芦!

  大夫在一旁掠了掠胡须,笑眯眯地补刀:“姑娘你也忒豪放了,第一次见面就送糖葫芦表白,人家小伙子长得好也不用这么猴急吧!”

  “……”

  老人家,瞎说什么大实话!

  (三)身世凄惨的小魔头

  仙术暂时失控,我只好尝试用凡人的手段弄死小魔头。

  这里是医馆,医馆里最多的是什么?药啊!什么砒霜、钩吻、鹤顶红,三管齐下,凑他一个毒药大礼包!

  眼看着小魔头把一碗黑漆漆的药汁喝了下去,我不禁露出一个“黄鼠狼给鸡拜年”般的微笑,问道:“怎么样,好喝吗?”

  小魔头只是默默地把药碗递给了我,倒是大夫笑道:“没想到姑娘你还挺通药理,我都把补药藏到毒药柜子里了还是被你翻了出来,真是防不胜防啊!”

  “补……药?!”

  “大补,特补!”

  “……”我拒绝接受这个事实!

  “好喝。”

  “什么?”

  小魔头的眼神如一片宁静的湖水,道:“很甜。”

  娘啊,我捂住自己的心脏,感觉自己被“撩”到了。

  “甜你个大头鬼!”我把药碗往桌上一扣,气呼呼地冲了出去。

  淡定!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一次失败不代表永远失败!心灵鸡汤果然有毒,我很快重拾信心。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悬梁刺股,罗列出了一百种杀死小魔头的手段,什么在他的屋里扔一条毒蛇,夜晚用匕首捅他的心脏,把房梁弄断砸死他……我就不信,这一百种方法都弄不死小魔头!

  也是这短短几天,小魔头的伤好了,就向大夫辞行表示自己要回去干活。我眼睛顿时一亮:干活好啊,小魔头身上的鞭伤都是哪来的?干活时落下的。他还被关在柴房里,遭受了非人的对待。让他回去任他自生自灭或许他命大死不了,但我可以补刀啊!

  他走的时候瞥了我一眼,没有和我说一句话。可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他的背影有点萧瑟。

  大夫又笑眯眯地凑了过来,道:“怎么?舍不得了?舍不得就去追啊!”

  “……”大夫您戏很多啊。

  “这孩子也是可怜,据说他母亲是个妖怪,生下他就死了。他爹大病一场,很快就撒手人寰。他们家的邻居不敢养,就把他扔到了青楼门口。可那青楼里的谢三娘哪会那么好心收留,还是他那妖怪娘托梦威胁了谢三娘一番,才让她把人留下来。可留下还不如不留,这么多年,青楼上上下下,一言不合就对这孩子拳打脚踢,真是作孽啊!”

  我听了心中有点不是滋味:看样子话本子里说的也不全是假的,反派大多有一个悲惨的童年。

  可那又如何。他没法选择出生,却可以选择善恶。我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提醒自己:司徒皓月,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狠毒!你要是现在不弄死他,五百年后死的就是你自己!

  (四)后台很硬的小魔头

  小魔头在院子里挑水。

  远远地趴在房顶上的我有些惊讶,没想到小魔头不过十七岁,身材却很有看头。偶尔有些水花溅到他的身上,打湿了他的衣裳,竟然隐隐勾勒出他身上的八块腹肌!我从小见过不少师兄弟赤着上身的模样,可身材能与小魔头旗鼓相当的,屈指可数。

  我欣赏得正带劲,忽然周围的气流有些不对劲儿,往边上一瞧:嚯!旁边居然还趴了一个人!还是个打扮十分妖娆的女妖!她就像一只豹子一样朝小魔头飞扑了过去!

  “哇–”

  挡过去的那一刻,我傻眼了:这个女妖是来杀小魔头的,我也是来杀小魔头的,所以我为什么要拦着她呢?!

  可开弓没有回头箭,女妖认定我是她的敌人,杀招接踵而至。我的花拳绣腿招架不住,只好再次使出我那不靠谱的法术:左手捏一个火诀,结果出来的是水柱,把我和那女妖浇了个透心凉,吓得我右手赶紧捏了个水诀,结果一阵狂风呼啸,我没站稳,差点被风刮走。

  那女妖也被我弄蒙了,怒道:“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我也想按套路出牌好不好!”混乱之下,我不知道又用了什么法术,猛地窜出一个大火球,赶紧甩到了那女妖身上。女妖瞬间脸色大变,在地上滚了几圈,痛苦地叫了几声。虽然很快灭了火,但她整个人都蔫了,坐在地上楚楚可怜地朝小魔头喊了一声:“阿夜!跟我回去!”

  我:“……”居然是认识的!

  小魔头道:“我不回去。”

  女妖急了,怒道:“这人间有什么好?我都听说了,那些不知好歹的凡人处处为难你,还打你、揍你、骂你!你跟我回去,就是下一届的魔尊。到时候一统三界,唯你独尊!”

  哟,还是个魔二代!

  小魔头摇头,眼神平静地道:“我不走,我要等一个人。”

  “你到底在等谁?你跟我回去,我们可以帮你一起找!你可知现在你的处境有多危险?如今魔界……”

  “花姨不用担心,从今天开始,有人会保护我。”

  “谁?”

  小魔头勾了勾唇,伸出手指指向了我,道:“她。”

  我猛地一惊。

  他还在笑着道:“她喜欢我。刚才你也看到了,她为了我,可以不顾一切。”

  我怒道:“你大爷!”

  他一把将我扯入怀里,道:“嗯,我知道你很爱我,不用担心,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不会。”

  我一脸惊悚的表情。

  小魔头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我在他怀里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我心急如焚,恨不得再捏出一个天地同寿诀把这小王八蛋炸了。那厢女妖却好像妥协了,道:“既然如此,我也不逼你了。只是你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记得回魔界找我。”

  感受到女妖的气息渐渐消散,我一脸生无可恋地挂在小魔头身上。而这时,小魔头的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五)笑容迷人的小魔头

  夕阳西下,我陷入戒备状态。

  “你是什么人?”小魔头的声音冰冷如刀,“几次三番接近我有什么目的?”

  “我喜欢你啊,喜欢就追喽。”要忍,要睁眼说瞎话。我暗道,只有取得了小魔头的信任,我才有机会出其不意地下手,并且一击必中!

  “既然如此,我们马上成亲。”

  “啥?!”我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笑得戏谑:“喜欢我,却不肯嫁?”

  我一时间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在诈我,还是诈我,只能硬着头皮狡辩:“谁……谁说我不肯嫁?我这不是……配不上你嘛!”

  “哪里配不上?”

  “年龄!你看啊,你现在才十八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可我是个四百多岁的老妖婆……”

  他果然脸色一僵,问道:“你有四百岁了?”

  “是啊,你要真想娶我,起码还得过个五百年。”我伸出一只手掌。

  “就算过了五百年,你还不是比我大四百岁。”

  “……”这个,还真不一定。

  眼看话题越来越歪,我实在演不下去了,狠狠地在他脑门上拍了一下,道:“小小年纪能不能志向远大点?你难道不知道婚姻就是坟墓吗?熊孩子毛都还没长齐就想进坟墓,你干脆现在自刎算了!”

  小魔头:“……”

  他眼神复杂地瞥了我一眼,被我一眼瞪了回去:“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去干活!小心待会儿柳三娘进来再抽你一顿!”

  小魔头:“……”

  原来这就是教训魔尊的感觉,我心里不禁有点飘飘然。等等,不对啊,我是来杀小魔头的,为什么要阻止他走向坟墓?我为什么要劝他志向远大?

  看着他安静地收拾东西的模样,我内心狂躁不已,索性站在原地试法术:风诀、水诀、遁地诀、隐身诀……一时间,小院之内,狂风暴雨、天降肉包、花木乱长……

  “姓君的!”

  公鸭叫似的嗓门吓得我虎躯一震!只见一个装扮臃肿浮夸的中年女子拿着鸡毛掸子冲了过来,骂道:“小畜生烧了我的柴房不够,还要毁了我这院子是不是!”

  小魔头扔下了手中的扫帚,一把拽过我,道:“快跑!”

  被他这么一拽,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变出来的火球失控飞了出去–

  震天一声响后,水缸,炸了。传说中的谢三娘秒变落汤鸡。

  我下意识地捂住耳朵,可还是听见尖叫声响彻天际:“啊啊啊,扫把星你给我滚!再也别回来了!!!”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我站在夕阳的斜晖里,望向小魔头,道:“如果我说这只是一个意外,你信吗?”

  他没回答,可嘴角的弧度很诱人。不得不承认,小魔头的这个笑容足以颠倒众生,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目光从他脸上离开。忽然掌心一暖,他握住我的手,道:“我们走。”

  “去哪儿?”

  他低沉一笑,道:“浪迹天涯。”

  我大惊道:“你不是要等人吗?”

  “已经等到了。”

  “什么?!”

  我眼睁睁地自己被拽走,欲哭无泪:我是来杀你的,不是来陪你浪漫的啊!

  至此,让别人动手我去补刀杀小魔头的计划,宣告失败!

  (六)撩老妖婆的小魔头

  感谢大地名川,感谢山河湖海,让我拥有了无限创造意外弄死小魔王的机会。

  去他的大地名川,去他的山河湖海,既然给了我希望,为何还要让我一次次失望!

  小魔头带我去山顶看日出,原本我是拒绝的,毕竟从前在宿隐山时见到得最多的就是日出和日落,但为了弄死小魔头,我还是笑着答应了。几千米的海拔,我“哼哧哼哧”地陪他爬了几个时辰,就为了找到一个在他背后下黑手的机会。结果,朝阳穿过层层云海折射出光芒的瞬间,他对我回眸一笑,我心跳一顿,前扑的力量过大,直接冲出了悬崖!至于后来我是如何劫后逃生、花容失色地瘫倒在小魔头怀里痛哭流涕的情形,我……不想赘述。

  小魔头带我去游湖,我刚开始又想拒绝,但转念一想,把小魔头溺死在水里也是极好的,于是再次微笑着答应了。

  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面,迎面吹来了一阵凉爽的……龙卷风!船翻的那一刹那,我果断抱住了小魔头的脖子,拼了老命地把他往水底拉–我的水性极好,从前与师兄弟们比水下憋气,没人能憋得过我。至于后来我睁开眼睛,发现小魔头正给我做人工呼吸时的心情,我……不想再提。

  这么四五十次下来,我身心俱疲,开始怀疑我的仙生。

  不妙的是,小魔头也终于起了疑心。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在一个方圆十里不见人烟的荒郊野岭,小魔头烤着手里的兔肉,突然问我:“你想杀我?”

  “谁说的!”我心惊肉跳地道。

  他睥睨了我一眼,脸上分明写了几个字:你当我傻?

  “我……我那都是爱你的表现!打是亲,骂是爱,两个人打打杀杀,才能天长地久!”说完,我就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可是小魔头的表情似乎并不太妙,我顿时慌了,道:“你不信?”

  他默不作声,火光下的表情有点阴沉。

  “你怎么能不信我呢!我们这一路好歹也算是同生死,共患难……”

  “要我信也可以。”他顿了一下,侧过脸,“在这里亲一下。”

  “……”我噎住了,“你这法子好土。”

  “嗯?”

  我赶紧凑过去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谁知他大掌一按,精准地扣住了我的后脑勺–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转过头,将那性感的唇,压到了我的唇上。

  脑子里霎时有一束束烟花炸开–我一个活了四百多年的小仙女,今日竟然在阴沟里翻船,被一个十八岁的小魔头调戏了?!晚节不保?!

  “我要娶你。”他在我耳边宣布。

  我浑身僵硬地问:“为什么?”

  “你救了我。在火场里第一次见你,我就知道,你该是我的妻。”

  那次救你是因为我不知道你就是五百年后和我同归于尽的魔尊啊!我的心彻底乱了,眼看着他的唇再次靠近,连忙=推开他,胡乱道:“我才不吃嫩草呢!想娶我,起码要过五百年!”

  (七)套路满满的小魔头

  我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和魔尊同归于尽后,我回到了五百年前,一心想杀了还没有变成魔尊的小魔头,可是小魔头那厮……一心只想“撩”我。

  我们修仙之人是相信天道轮回、因果循环的。我不由得深入思考了一番我上前线的那一天,魔尊君夜见了我就疯狂扑上来的原因。莫非,是我对小魔头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给小魔头留下了心理阴影,才导致五百年后的君夜见了我就像见了杀父仇人一样扑上来?

  得出这个结论,我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一路上,我对着他犯下的罪孽,光想弄死他,就有百八十条了。而我怎么都弄不死他,是不是上天又给了我一个暗示:其实我不该弄死他,而是像呵护小白兔一样呵护小魔头,给他一个美好而又快乐的童年?这样五百年后再相遇,就是朋友了。

  于是,我马上调整了行动大纲,开始变着法儿地给小魔头送温暖。

  方案一:为小魔头亲自下厨。

  我起了个大早,借用了客栈的厨房,捣鼓了半个时辰,给小魔头做了一大桌子菜。

  君夜下楼的时候果然很惊讶,问道:“你做的?”

  我骄傲地挺了挺胸,答道:“当然!以前在山里的时候,我可是被称为‘行走的菜谱’。只要你能报出菜名,我就一定能给你做出来!你最想吃什么?”

  他伸出一根手指,道:“你。”

  我:“……”

  方案二:帮小魔头实现愿望。

  恰逢人间乞巧节,我把小魔头拉到月老庙前的一棵树下,道:“你看这树上挂满了红绸,上面写的都是人们想实现的愿望。民间有传言,今日许下的愿望最容易实现。不如你也去挂一条?”小魔头挑了挑眉,显然不信,但在我的怂恿下,还是不情不愿地写了一条,挂了上去。

  夜深人静时,我悄悄地从客栈里溜出来,找到了小魔头的红绸,偷笑着打开看了一眼,笑容就僵在了脸上。因为他只写了四个字–我想要你。

  几步开外有人一声嗤笑,我转过头,就见小魔头笑着说:“你要帮我实现愿望吗?”

  我:“……”

  这哪里是小魔头,分明是“老司机”!

  我挫败地跟在小魔头的身后,拖着步子往客栈走去。我一边苦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一边思索还要不要继续送温暖,不知不觉已经和小魔头拉开了很长一段距离。我一愣,刚想加快速度追上去,后颈突然一痛,眼前一片黑暗。

  (八)再见了,小魔头

  时而如被放在火炉里炙烤,时而如被深埋在雪地里,忽冷忽热的,让我痛不欲生,最后是一盆冷水浇醒的。

  灰暗的天空,遮天蔽日的乌云,邪肆的魔气疯狂乱窜。我很快明白自己的处境:我被抓到了魔界,被绑在一个木架子上,而我的身后,是传说中足以吞噬一切生灵的魔渊。那名被小魔头称为“花姨”的女妖,正拿着一把匕首在我面前比画。

  她阴森森地威胁道:“说,你一个不入流的神仙,接近阿夜,有什么目的?”

  “还能有什么目的,”我很想翻个大白眼,可是整个人虚脱得无法动弹,“自然是弄死他。”

  “果然如此!”她转过身去,声音异常刺耳,“阿夜,你听到了吗,她果然不怀好意!”

  我心里一沉,费力地偏过头,一袭黑衣的君夜果然就站在几步开外,模样狼狈,神情阴郁。

  他说:“我知道。”

  女妖突然惊喜地道:“阿夜你知道?你只是在将计就计对不对?果然,大祭司能预见你是新一代魔尊,仙界那边一定也能预见!所以他们提前派了人来想要毁了你!哼,那些神仙总是自命清高,手段却比我们妖魔还要下作!”

  我惊呆了,严重怀疑这个女妖是不是写话本子出身的。

  君夜蹙眉,“嗯”了一下,道:“你把她交给我,我要亲自处置她。”

  “哈哈哈哈哈……”女妖笑得猖狂,“阿夜,你马上就要成为魔尊了,这种事怎么能让你来做呢?折磨人这种事,花姨代劳就是……”

  “不要–”小魔头忽然大喊一声,可是已经晚了。

  也许是身体本就难受,我脸上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疼痛,可我分明瞧见,她的匕首上沾满了鲜血。我的脸……大概已经毁了吧。

  “阿夜!你还在乎她是不是?你迟迟不肯回魔界,就是为了和她在一起是不是?!她要来杀你,你却爱上了她!”女妖突然陷入疯魔,凶狠地用匕首在我脸上乱划,“去死!让你勾引阿夜!去死去死你去死啊–啊!”

  尖厉地嗓音响彻天际,她被君夜扔下了魔渊。

  身上一暖,小魔头抱住了我。他颤抖着手指为我松绑,神情慌乱,甚至还在哽咽:“对不起,我来晚了。我带你去找神医,我会治好你的脸!”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慌乱的小魔头。我很想告诉他,他根本不用这么难过,因为易容这种事,我自己就很擅长。

  可还是晚了。

  这种感觉我不陌生。

  刚才那女妖疯狂的模样吓坏了我,我本能地反抗,放了个大招。

  好像是天地同寿。

  我曾经想过一百种弄死小魔头的方法,可就在成功的那一瞬间,我又后悔了。

  我推开了他,往后一倒,坠入了魔渊。

  最后一眼,我看到小魔头满脸震惊,心痛得难以承受,忽然想到了什么,用尽力气冲他喊:“五百年后,神魔大战,你别–”

  (九)法术失灵的秘密

  “你别乱来啊啊啊啊!”我猛然惊醒,抚上自己的脸颊。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我看到师兄端了一碗药汁走了进来,道:“醒了?”

  我有点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你还有脸说!”他重重地将药碗放在桌上,“司徒皓月,你能耐不小啊!神魔大战的前线是什么地方,是你这至于三脚猫功夫的人去的吗?!我们宿隐山的祖训是什么?你这是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我一个哆嗦,道:“不敢!”

  生起气来的师兄很危险。可是我还是忍不住问道:“师兄,我不是和魔尊同归于尽了吗?为什么我现在还活着?那天地同寿……”是不是不灵?

  “你还敢跟我提天地同寿!”他的脸更黑了,“我门的禁术能这么随随便便使用吗?!再说了,就你那水平,什么时候用对过法术?!”

  我傻眼了,道:“不是天地同寿?那我用了什么法术?”

  师兄的目光忽然变得很复杂,道:“你……从战场上消失了。一个月后,我在后山上发现了你。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可能是使出了‘回溯’。”

  回溯,那是我们宿隐山另一个独门禁术。据说,能穿梭时空。

  我呆滞了很久,才问:“什么叫‘就我这水平,什么时候用对过法术’?”

  他咳了一下。

  “以前明明也是你夸我法术学得好。”我不禁想起以前试法术成功的时候,好像我的周围都围满了师兄弟,忽然一个不妙的想法从我脑子里窜出来,“你让人帮我作弊?!”

  他十分尴尬地道:“我这不也是想鼓励鼓励你嘛。一个人明明很努力,却从来没有进步是很打击人的。”

  我大受打击,重重地瘫倒在床上。

  “别装死。”他推了推我,叹一口气,“如今三界可就等着你一句话呢。”

  “什么话?”

  “魔尊答应退兵,只要你肯嫁给他。”

  “什么!”我从床上跳起来,“这么重要的消息你怎么不早说?!”

  他摸摸我的头到:“你若不想嫁,我们师兄弟拼死……”

  “嫁!我嫁!”

  “……”

  师兄神情忽然一变,问道:“‘回溯’把你带去哪儿了?”

  我跳下床开始翻衣柜,转过头冲他眨了眨眼睛,道:“秘密!”

  “……”

  (十)结局

  流水潺潺,鸟语花香。

  走出宿隐山的结界,我再次见到了大魔头。他没有了大胡子,模样与我记忆中的小魔头渐渐重合。经过岁月的雕琢,眼前的君夜褪去了年少时的青涩,脸上的棱角更加分明,给人的感觉也更加稳重成熟。只是,这神情似乎也更让人捉摸不透啊。

  我不敢太靠近,冲他打了个招呼:“嗨,君夜。”

  “过来。”他道。

  我又小心翼翼地朝前挪了一步。

  “这么怕我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只好再往前跨了一步,他却已不耐烦,一伸手将我拽了过去,双手捧住了我的脸颊。

  我忽然想起当时我毁容时他哽咽的模样,心中一酸,忍不住安慰他:“没事儿,我的脸好着呢,一点也不疼。”

  他却凶狠地吻了下来。

  我:“……”原来他并不是在关心我的脸。

  大魔头饿了五百年,如狼似虎,我呼吸不畅,推开他想逃,还没跑两步又被他逮回去吻住,我只好锤他的胸口,道:“讨厌!你是想谋杀亲妻吗?”

  “……”

  他只好放开我,将头压在我肩头闷闷地道:“我现在总算知道,你当初和我说的话里只有一句是真的。”

  “哪一句?”

  “我要想娶你,还得再过五百年。”

  我:“……”

  “谁说的!”我瞪他一眼,“明明还有一句也是真的。”

  “嗯。”

  “你不问是哪一句?”

  “我知道。”他认真地看着我,“你喜欢我。”

  我一时怔住,原来我那么早就已经喜欢上他了啊。所以在我以为女妖要对他不利的时候,才会条件反射地冲上去。

  “我喜欢你啊,喜欢就追喽。”有些话我以为是借口,谁知早已出卖了自己的真心。所谓的送温暖,亦不过是一个想对他好的借口。

  我抱住他,道:“对不起,让你等了五百年。”

  “幸好只是五百年,若是五千年,我怕是要熬不住移情别恋。”

  “你敢!”

  他大笑,牵过我的手,道:“走吧,我的……夫人。”

  “去哪儿?”

  “浪迹天涯!”

  文/叶九意 图/ffyy3232

打赏
赞 (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