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庙里有只鸡难产!

打赏5-10元,获取全年PDF杂志

  1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

  庙里有只老母鸡,难产。

  霍小凤整个人都蒙了。她刚当上此山山神还不足二十天,山神的位子都还没坐稳,没想到作为未婚少女的她就碰上了这样棘手的事情。老母鸡的呻吟时高时低,如同她那颗脆弱的小心脏一般没有着落,还是公鸡急躁地推了她一把,吼道:“还不快去找个大夫!”

  霍小凤如梦初醒,连滚带爬地跑下山,跑到镇上焦急地四下一望,打牌的、喝酒的、唱戏的无数–唯独只有一面红色药旗迎风招展。

  那药旗下是一副对联。左边写,悬壶济世我第一;右边写,风流倜傥我魁首。

  真是好不要脸。

  可今时不比往日,霍小凤顾不得批判这人厚颜无耻,就脚底生风地冲了进去,一眼就看见偌大的药铺中,会喘气的活物只有一个背对着她的绿衣瘦高个。她刹车不及,像颗炮弹一样撞在了那垂柳般的人身上。那人猝不及防,腰不吃力往前一弯,她生怕弄折了他,双手一伸,将那人抱了个满怀。

  那人低哼一声,是个醇厚的低音。他回头看她,霍小凤竟觉得自己心跳莫名有些加快。

  这人长得也像垂柳。修长的眉,狭长上挑的眼,眼角如叶梢,本来显得有些锋利,但他似笑非笑,一片不正经的秋波就从眼角流淌了出来。

  他说:“一言不合就投怀送抱?嗯,霍姑娘,有长进了。”

  霍小凤诧异地看着他。

  “你怎么知道我姓霍?”

  2

  霍小凤活了三千年,犹记得两千八百年前大门口榕树上鸟窝的颜色,却不记得她何时见过这位人类朋友。

  而这位朋友背着药箱,闲庭信步般随着她上山,笑道:“哦,是我记错了。”

  她刚松了一口气,就听他又悠悠道:“哪里是霍姑娘,以你的高寿,应该是霍祖祖祖祖奶奶才对。”

  ……

  敢情这人不但知道她姓什么,还知道她的身份。

  “我不喜欢你这样打量我。”他一勾唇,道,“我叫霍忆山,你叫我山山就好。”

  “……霍忆山,你怎么认识我?”

  “你救过我的命,你不记得了?”霍忆山挑了挑眉,“不过一码归一码,今天我是来救人的。俗话说得好,”他随着她走上山顶,那母鸡的身影已隐约可见,他望着母鸡道,“救鸡–不救穷。”

  说罢,他手一伸,在霍小凤面前做了一个要钱的动作。

  霍小凤没钱。

  她想起镇上的人类有用鸡蛋换钱的,那难产的母鸡往日一天生两个,家里的蛋几乎堆成了山,便提议用鸡蛋作为诊金。

  霍忆山还没表态,一旁的大公鸡就怒了:“你这山神,没有良心,竟让我们卖儿卖女来看病!”

  公鸡的爪子还没挨到霍小凤,就被一只修长的手捏住了。

  手的主人不笑时眼神竟有几分冰冷,他说:“你说谁没有良心?”说完,病也不愿看了,转身就走。

  3

  霍小凤一个愣神,竟没拉住他。等回过神来,他已快步往山下走了。

  她连忙追上去,霍忆山回头看到是她,眼底的怒意淡了些许,道:“‘知恩图报’这四个字他们没有见过?”

  “你见过不就行了。”霍小凤脱口而出。

  方才她无意一瞥,才从霍忆山冷锐的神情里抓到一点残存的记忆。大约百八年前,霍忆山还是个白嫩嫩的小朋友时,脸上的笑容可比现在要少多了。霍小凤替小山山斩了袭击他的妖狐,小山山脸上溅了狐血,却还端坐得像个老太爷,矜持地朝她点头,道:“多谢姑娘,无以为报,我以身相许如何?”

  霍小凤嘴角抽了抽,抬手就是一巴掌,盖在了这不学好的小豆丁头上。

  小豆丁横眉冷对的样子和面前这张眼带桃花的脸实在重合不起来,霍小凤脑子一抽,竟然下意识地抬起手,想通过那一巴掌找找回忆。可她忘了如今面前的男人比她还高两个头,她刚踮起脚来,就被轻松地握住了手腕。为了防止她摔倒,他另一只手轻轻地扶着她腰,在她耳边低声道:“小心–我是来报恩的,可不是来受虐的。”

  三千年老处女被霍忆山这人精“撩”得面红耳赤,眼睁睁地看着他放开她,嘴角含笑飘然下山。她渐渐回神,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当日她救小山山时,确定他是普通人类无疑。可明明已经过去了近百年,他如今怎么还是一副青春正好的样子?

  4

  明知对方有鬼,霍小凤却像着了魔一样,天天往山下跑,躲在那迎风招展的红旗后面,偷看霍忆山的一举一动。

  或许是他医术不错,或许是他风流倜傥,每日来看病的大姑娘、小媳妇络绎不绝,一个个脸色苍白地进去,面色红润地出来,看得霍小凤牙根直痒痒。

  可霍忆山平日里好似很不爱笑。昔日在她面前婉转多情的面孔如今像是被棺材板拍了个正着,连给姑娘诊脉时都要讲究地搭一张帕子–生怕碰到了别的姑娘的皮肤。

  霍小凤想起前几日他抓她手腕时传来的温度和揽着她腰的手段,心里骂了一句“装模作样”,但略有起伏的心绪像是莫名被安抚了下来。

  偷看着偷看着,霍小凤就忘了她的正事,直到有一日傍晚回山时,在小路上被人猛地揪住后领子,接着狠狠一巴掌拍在了头上。

  霍小凤头晕目眩,听见大公鸡嘶哑高亢的嗓门道:“我家母鸡难产死了,看来你也不是不知道理亏!躲了这么多天,还不是被我逮住了!我要你偿命!”

  霍小凤还在想“母鸡难产”和“要她偿命”之间有什么逻辑关系,大公鸡却没有再给她机会,将她狠狠一推。她往后踉跄几步,突然一脚踏空!

  她这才想起来,这段小路背靠悬崖,后面就是万丈深渊!

  5

  新晋山神霍小凤道行浅薄,尚不会飞。

  她一头栽下去时,脑中只有两个字–完了。

  但当她以自由落体的趋势在半空中狠狠一顿时,她脑中便只剩了一个字–咦?

  她小心翼翼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一只熟悉的手正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腕,因为用力而显得骨节清白。这只手,她天天偷看,偷看它轻轻搭在别人腕上的样子。她心里一紧,不由得把眼睛睁大–就看到头顶遮天蔽日的一片雪白。

  她望着那九条巨大的长尾,像是伞一样罩在天上,减缓了她下坠的速度,脑中突然回想起公鸡推她下山时最后说的那句话–“明知我们是鸡,却找来一个狐狸大夫,分明是不安好心!”

  哪里是普通的狐狸–这是九尾天狐!

  愣怔间,霍忆山已经拉着她,飘飘悠悠地落在悬崖之下。悬崖下竟是一片百花盛开的景象,霍小凤呆呆地望着他的脸,道:“妖狐,分明已经被我……”

  “杀了。”霍忆山说。

  他似笑非笑地叹了口气,道:“救命恩人,说实话,你真是不走心。”

  原来百年之前,那妖狐看中的就是小山山身上的灵气,并不是单纯为了吃肉。霍小凤救下小山山时,妖狐已将自己的内丹埋进小山山的体内。霍小凤唠唠叨叨,却不知为时已晚。

  纵横的妖气将小山山几乎撕裂,但他为了记住面前这个有点天真的救命恩人,不得不摆出一副沉稳的模样,睁大眼睛拼命将她的样貌记在心里。

  她却会错了意,一巴掌把他扇晕了过去。

  他天资极好,借着妖狐内丹修炼百年,终于成了九尾天狐。百年间他走遍江湖,终于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山窝里寻到了恩人的踪迹。

  只不过,这些话,没必要告诉她。霍忆山的目光缠绵地在霍小凤脸上打了个转,霍小凤不自在起来,自动自发地就换了话题:“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你天天躲在我店外面偷看我,唉,我只好投桃报李,每天傍晚偷偷送你回山。”

  霍小凤的秘密被人揭穿,闹了个大红脸。不料面前这妖精突然伸手一揽她腰肢,将她拉近,靠在他身上。

  他低头,暧昧地问她:“如何,对你看到的,还满意吗?”

  文/顾我

打赏
赞 (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