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还在打听我的下落

  1.

  你有没有听我讲过一个悲惨的故事,故事中男主角翻遍暗恋姑娘的空间相册,然后暴走十座城市,寻找姑娘拍照的所在之地搜集素材。在姑娘生日那天,他上传了一个告白视频,风靡朋友圈。

  这么浪漫的故事为何说“悲惨”,因为姑娘一刷朋友圈,恼羞成怒,在朋友圈发了一行字:赶!紧!删!掉!离!我!远!点!

  八个感叹号吓得故事男主阿菜心惊肉跳,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删了源视频后,又给姑娘拨过去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2.

  哦,上次忘了告诉大家,这位姑娘的名字叫小芳?开玩笑的,叫娜娜。

  阿菜把视频删掉之后,我就一直在他状态下评论:123456789@qq.com,楼主好人。路过的朋友看到了都一哄而上,很快就盖了几十层楼。

  阿菜丝毫不为所动,他索性把朋友圈删个精光,搞得我们无处撒野、自讨没趣也就各回各家。好奇害死猫,我给阿菜发消息,让他将视频给我看一下,不出意料,我吃了闭门羹,只恨当时没有立马欣赏,由此可见mark是多么存在隐患性,一是考验po主无私精神的长久性,二就是对自己mark后是否真正去看的质疑。不幸的是,我还没有机会去检验第二点。

  苍天有眼,这时有人给我发来几张截图,上面是阿菜在三亚娱支洲岛的沙滩上写下的一行字: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不想你太累。

  我看完差点笑岔气,哈哈哈,“不想你累”的意思就是“我们搭配吧”,阿菜这表白简单粗暴,吾等望尘莫及呀。

  哈哈哈。

  这事在当时传为一段佳话,可是由于双方当事人都不给予正面回应,没过几天,大家的谈论就慢慢淡去了。

  只留下我一人的追问,还有截图吗,还有金句吗,还有更粗暴的表白吗?

  没人理我。

  3.

  这事已经过去两年多了,也没人再提及,不过一个月前发生了一件特奇怪的事,娜娜跟阿菜都不约而同地去三亚避寒去了。

  阿菜去三亚是他前几天告诉我的,但他没有在朋友圈声张;相反,娜娜虽跟我只字未提,但是朋友圈被她刷爆了屏,满屏幕都是蓝天白云椰林沙滩,还有各种白花花的馍儿。

  难道,他们在一起了?还隐瞒着大家。这下被我发现猫腻了吧。我心中暗自窃喜。

  就当我准备在要在群里爆料的时候,阿菜回来了。我接到电话,他让我去机场接他。

  我问他,“要不要为你们夫妻俩接风洗尘?”

  “什么?”

  “难道你还想隐瞒军情?”

  “你到底在说什么?”

  “难道机场就你一人?”

  “就我一个呀,要么还有谁?”

  “娜娜呢?”

  “她在三亚呀。”

  “到底什么情况?”

  “当面再说。”

  我为了我一发不可收拾的好奇心踩足了油门,与三个红灯擦肩而过,创造了我拿到驾照以来最佳成绩。没等他意识到我出现,我就劈头问他,你去三亚干吗了?

  阿菜这回没跟我兜圈子,直接告诉了我答案,一路尾随。

  “你怎么知道她要去三亚的?”

  “朋友圈呀,你又不是不知道。”

  很显然我已经晕头转向了,连这种弱智的问题都提了出来,然而我并没有要罢休的意思,我继续问他:“你怎么在她前面回来了呀。”

  “被她发现了,她问我为什么在这儿,我装作很惊讶的神情说,好巧,你也在。不过我明天就回去了。她半信半疑,然后告诉我她还要过几天才回来。”

  “所以你就这么回来了,你应该继续跟踪呀,或者你应该在那强取豪夺呀。”

  “强扭的瓜不甜。”

  4.

  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应该是在高三的时候。

  我记得那时候阿菜信誓旦旦地告诉我们,毕业之前,一定要将娜娜追到手。

  那时候不知是谁插了一句,你可以直接死缠烂打,软磨硬泡,必要时再加上先斩后奏、先入为主。

  阿菜一本正经地回答,强扭的瓜不甜。

  可是到毕业前百日誓师那天,阿菜还是没能将娜娜追到手。我们都唏嘘:“看来毕业之前追到手无望喽。”

  阿菜眉头紧锁:“实在不行,就大学毕业,我发誓的时候可没有强调是在高中毕业前呀,哈哈。”

  耍得一手好赖。

  不过他高中毕业前也没有安分,那时候班主任三天两头就找一批同学谈话,说是了解一下学习情况,其实就是思想教育,用管理学的话来说,就是前馈控制。什么再苦再累还有一百天,千万不要心生邪念,大学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后来事实证明最会骗人的就是高中老师,大学并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美好。

  轮到阿菜的时候,老师只叫了他一个人。我们不禁为他捏了一把冷汗。难道他追娜娜的事“东窗事发”了。等他回来的时候,我们才知道虚惊一场,而且他因祸得福,位子调到了娜娜的后面。

  班主任在班上宣布这个消息时,我们大吃一惊,按理说战势一触即发时元帅不会调兵遣将,而且这想必是一出毛遂自荐,意图明显。娜娜起来反对。

  班主任说,阿菜同学跟我提出来要将班级某些恶势力分化从而更好地复习迎考,他本人自告奋勇搬离肆无忌惮区,接受更严峻的考验。这一点,我很欣赏,希望大家互相监督,共同为之努力。

  娜娜反对无效。

  全班哄堂大笑,我们后排的兄弟纷纷向阿菜发出嘘声。

  这个重色轻友,卖友求荣的家伙!

  5.

  阿菜如愿以偿搬到了娜娜后面,似乎预示着近水楼台的戏码就要上演了。隔三岔五他就会向我们炫耀他的天时地利,但是娜娜不作美,偏不配合“人和”。

  阿菜有题目向娜娜请教(不知是真是假),娜娜总是以“不会”回绝,他只好跑到后面来问我们,前提是被我们戏谑一番;阿菜还时不时要帮娜娜在食堂打晚饭,可娜娜晚自习前只吃每天自带的饼干。偶有脸皮更厚时,阿菜会在娜娜校服后面贴小字条,上面写着:我男朋友坐在我后面。

  不用怀疑,换来了一礼拜的不理不睬。

  没有比这个还严重的惩罚,在那个年纪,你可以打我骂我,还可以将我的课本扔到垃圾桶,或是给我一巴掌,我都会沾沾自喜,但是你不跟我说话,这就等于要了我的命。

  这是男生间心照不宣的小心思,阿菜自然不例外。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阿菜学会了写诗。

  他写的诗经常被广为传诵,至今我都记着这么一首。

  《名字》

  我好害怕有人

  念你的名字

  因为

  那感觉就像课堂上

  老师突然点了我的名字

  这诗发布那天,娜娜被莫名其妙地叫了一整天,后来她知道了来龙去脉,立马跑到阿菜那大发雷霆。

  阿菜装出一脸无辜的样子,说,不是我叫你名字呀,而且我写诗又没指名道姓,你过来发火,是不是希望我写的是你?而且,娜娜,你生起气来也挺可爱的。

  我们在一旁看戏,差点被恶心到。娜娜气得说不出话来,正要转身离去,阿菜冒出一句,我再写首,你会笑的。

  娜娜没理他,倒是我们在一旁憋不住了,那你七步成诗呀,证明你才貌双全的时候到了。

  阿菜说,不行,这首诗我只写给娜娜一个人看。

  我们败兴而归,安安稳稳回到后排等待前方探子的消息。

  6.

  阿菜不知道写了什么诗给娜娜,我们好像隐约听见娜娜的扑哧一笑,但时间很短暂,后来,我们趁阿菜上厕所的间隙去搜他的课桌,以求发现草稿之类的蛛丝马迹,但无功而返。前方的探子也没有打听到任何消息。一来二去,我们没了挖掘真相的热情和耐心,这件事也就成为了我们高三的谜,当然阿菜和娜娜除外。

  7.

  那个夏天,是末日结束的狂欢,也是末日前奏的放纵。在毕业聚餐上,阿菜当着所有师生的面,对着杯子说哭了一大片女生:

  总有一些人,美好到只能用来错过和怀念。请相信我,亦如你一般,常念及过往,期许你更好的未来。回忆没有褶皱,我们却用离开烫下句点。谢谢大家!

  全场突然不说话,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看着娜娜。这时语文老师好像明白了里面的玄机,站起来打破了僵局,阿菜同学说得这么好,大家怎么能不掌声鼓励一下呢?

  哈哈,掌声毕,大家一饮而尽。

  在所有的故事中,我们都自以为是地认为结局总是伴随着欢笑和泪水,却从来不会注意那些默不作声的人。

  那天晚上,从头到尾,娜娜都没说半句话。

  要走的时候,娜娜对阿菜说,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但是你并不是很懂我,以后就不要打听我的下落了。

  阿菜一时没忍住,痛哭,我就想问你一句,你能不能当我女朋友?

  对不起。我不想谈恋爱。

  那我等你。

  你能等几年,三年五载,最后还不是要分开。对自己好点。我走了,再见。

  8.

  即便这样,阿菜还是厚脸皮地打听到娜娜要去上海,然后毫不犹豫地在第一志愿上写下了上海交大。

  勇气可嘉,可是高考勇气不加分,阿菜最后不情愿地跟我来了北京。

  北京距上海的那一千多公里,就是娜娜口中的安全距离,阿菜再也不能立马知晓娜娜的行踪,对于一个尚未初出茅庐的牛犊来说,纵使他的初恋会翻山越岭,也终有一天会下落不明。

  眼见情形不对,大一下半年,阿菜就实施了伟大的告白计划–暴走十城。

  以失败告终。

  9.

  如果恋爱也有奥斯卡奖的话,我想“最佳陪跑奖”肯定非阿菜莫属。

  从高中到大学,前前后后五年时间,娜娜一有风吹草动,他就坐立不安。有时候我们在一起也会讨论他们俩,大家七嘴八舌:你说阿菜是不是一根筋,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你说娜娜是不是有什么问题,都这么长时间了都不为阿菜所动,而且又不找男朋友;你说高中那次阿菜给娜娜写的是什么诗,我明明听到娜娜笑了一声

  我对阿菜说,既然三亚之旅也毫无进展,应该是时候放下了吧,前途一片光明。

  阿菜说,没有她,再光明也是须臾;有了她,再黑暗也会重生。

  为情所困,向来无药可治,我也束手无策。看着一旁翻看娜娜朋友圈的阿菜,我猛然想到一件事问他,你能不能告诉我你高中给她写了什么诗,就那次你死活不告诉我们的那首。

  阿菜说是《告白》,还当场给我深情朗诵了一遍。

  我对你说

  我喜欢你

  你回了我一句

  走开

  如果你对我说

  我喜欢你

  我一定也还你两个字

  好巧

  我在那笑得人仰马翻,仿佛又隐约听见了“扑哧”一声。

  阿菜对我说,你知道娜娜之前有过男朋友吗?

  什么时候?我明显大吃一惊。

  就是高一的时候。不过后来她前男友把她甩了。

  千真万确?

  我也是听别人告诉我的。

  原来如此。什么意思?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走吧,我们去喝酒。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自欺欺人。

  醉一次咱就忘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再卷土重来。

  10.

  阿菜喝得不省人事,我开车把他送回家,他死活不肯下车,说什么要找娜娜问个清楚,是不是这辈子不婚不嫁。我害怕他会把我车当洗手间吐个臭气熏天,赶忙死拉硬拽将他背到楼上。

  我去洗手间洗手的工夫,他居然不知道给谁打了电话,只听他说了句“好巧”就挂了。我恨铁不成钢,破口大骂,你给谁打电话,是不是给娜娜,你能不能有点骨气,又被拒绝了吧。

  他眯着眼睛不说话。

  你倒是说话呀,这是要干什么。不是能说会道,才貌双全吗?

  他竟然在沙发上打起了呼噜。

  我怕他半夜醒来想不开,自己也喝了不少,为了安全起见,索性就占据了他家主卧,心想着明天醒来该忘记的忘记,该放下的放下,该吃吃还是要吃的,总归如此,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11.

  我一觉醒来,已是中午12点多,心想着估计阿菜还没醒吧。

  我伸了个懒腰,走出卧室,看见沙发上没有人。卫生间也没有,客房也没有。我又跑回主卧,看见书桌上留了一张字条。

  昨晚,我给她打电话,电话接通了。

  我说,娜娜,我只想最后一遍跟你说

  她打断我的话,问我,你是不是还在打听我的下落。

  我说,嗯。

  她跟我说,我喜欢你。

  我说,好巧。

  我去三亚找她了,谢谢你,但愿你也能找到真爱。

  我大骂,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写个留言条还写这么多行,搞得跟写诗似的,。走之前都不知道帮我买点吃的,我都要饿死了。我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给他,心想着先骂他个狗血淋头,再祝他们天长地久,最后让他捎点好玩的好吃的带回来。

  真恨我自己,先刷了朋友圈,又被娜娜刷了屏,看到阿菜跟她在沙滩上的合照,沙滩上写着一副对联:

  男女搭配

  干活不累

  横批:单身狗走开。

  “我呸,你俩不在一起,就会祸害人间。”我截了个图发了个朋友圈。

  文/居经纬

赞 (5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