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繁星我是宝玉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作者有话说:这篇文章是我休息后的第一篇文章。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从事了写作以外的工作,也一度想过要放弃掉写作。但是在我忙于工作的时候,我的爸爸他得了肺癌,切除了相当一部分的肺。

  那时候,我在手术室门口呆站了近八个小时,很冷静,因为我随时准备面对任何事情。我和我爸都是吃货,他的人生就是在研究各种菜色,手术前几分钟,我们还在讨论那盘姜葱鸡的调料该不该放醋。

  而人不断在长大,我面对了这篇文章里陆繁星所面对的很多事情,考雅思、留学、回国,应接不暇,得知爸爸生病之后我暂停了所有工作,一心一意等他病好。现在他好起来了,在这段时间里我们聊了很多很多,爸爸说我不应该放弃写作,因为这是爱,就像他那么爱做菜,我那么爱吃。

  1.真正元凶

  “北海道长脚蟹!挪威三文鱼!”

  “宝玉!你家缺童养媳吗!”

  午饭时间几乎是宝玉的个人秀,别人的便当是自带餐具的,她的便当是自带圣光的。今天是厨师哥哥给她准备的海鲜套餐,味道淡是淡了点,也能打个八十分。在同学们艳羡的目光下,宝玉从容不迫地拿起了筷子。

  宝玉是个吃货。她不光胃口好,还挑食得很,一般菜色根本看都不看一眼,幸亏她是田老大的女儿,否则放在谁家都是个祸害。

  田老大在他们这块儿算是鼎鼎大名,早先干保安的,身兼好几个保安队队长,这片城管都没他威风,从而得了“田老大”这个称呼。有一天,田老大执勤的时候,小区里的饭馆有几个小混混闹事。田老大凭着一股正义感,三下五除二就赶走了小混混,那小饭馆的漂亮老板后来就成了宝玉她妈。田老大和宝玉妈结婚不久,也就是2000年的时候有个电视剧叫《大宅门》开播,田老大可喜欢了,田老大就是欣赏这种经商人的睿智和才情,于是辞了职,跟宝玉妈一起开了家火锅店叫田家大院。没想到火锅店一开就生意兴隆,凭着田老大的名声和宝玉妈的管理,田家大院很快就成了这片最火的店。

  同年,宝玉诞生。

  虽不能说宝玉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但再不济,也算是含着925银火锅勺出生的。田老大的火锅生意如日中天,对这个女儿也是宠爱万千,取了名字叫田宝玉,土是土了些,但田老大觉得合适。宝玉妈是个营养平衡的女人,就算到了这个年纪也依然保持着苗条的身材和少女般的皮肤,可宝玉就不一样了。宝玉胃口好,好到了叫人瞠目结舌的程度,田老大疼女儿,总觉得女儿爱吃什么就要多吃点,于是不知不觉间,宝玉就成了一只白胖的小笼包。

  照理说田宝玉这样的姑娘吃穿不愁,应该没什么烦恼,但最近她却为了一个人操碎了心。那个人叫黄相欢。黄相欢跟宝玉一个学校一个年级,宝玉在三班,相欢在一班,他们是按照成绩分的班,一共五个,宝玉成绩不算太差,但要是跟相欢比,那就没有可比性了。黄相欢是特招生,语文数学成绩全年级前十,英语成绩则是永远的第一–她的爸爸是个美籍华人。

  美籍华人,啧啧。宝玉看看自己的爸爸,一手翻弄着账本,一手拿着烟,吞云吐雾,连二十六个字母都背不全。宝玉英语成绩年级倒数,怪谁呢?

  宝玉倒不是真的因为英语上的差距才跟黄相欢较上劲了,原因要追溯到初中刚开学那会儿。初一是不分班的,宝玉和相欢在一个班上,自我介绍的时候,宝玉兴高采烈地说:“我叫田宝玉,红楼梦里贾宝玉那个宝玉。”台下一片掌声,接着就轮到相欢:“我叫黄相欢,‘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那个相欢。”台下响起了更为热烈的掌声。黄相欢向宝玉投来鄙夷的眼神。顺便一提,小笼包这个称呼也是黄相欢想出来的。

  接下来的一个学期,宝玉真当是体会到了生不如死。黄相欢成为了班上的焦点,成绩好、运动好、长得好,唯一的兴趣就是虐宝玉,宝玉的优点被众人埋没,最后还能被人记得的唯有那堪比米其林级别的便当了。她的噩梦直到初二才结束,因为初二分班了,黄相欢被分到一班,宝玉在五班。后来宝玉成绩才好起来,初三就到了三班。直到升上初三后的某天,宝玉才知道这些年被黄相欢折磨的真正元凶–陆繁星。

  2.首战告捷

  陆繁星和田宝玉是如假包换的青梅竹马。陆繁星的爸爸是田家大院的股东,也就是田老大刚创业的时候资助过他一笔钱。陆爸爸本职就是做风投的,目光如炬,当时就肯定了田老大的商业路线,也算是田老大的战友。小时候田老大忙生意,宝玉就去陆繁星家里做作业、打电动。陆爸爸虽然是企业家,但是科班出身,那个时候就念到了硕士,总是给人一股知识分子的感觉。陆繁星像他爸,就算打个游戏都是严密部署、滴水不漏的。太滴水不漏了,宝玉总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爸爸说要让他直接出国念高中,他就不乐意,他说这是一种爱国主义情节,宝玉半信半疑。

  陆繁星也是宝玉他们学校的,这倒不奇怪,在这座城市里,宝玉所读的初中是最好的私立初中。升高三的时候,陆繁星理所当然进了一班,但他不怎么合群,所以上学放学都是和宝玉一起。宝玉是个粗枝大叶的人,有一回陆繁星提了个大袋子,宝玉一拍脑袋,想起来今天是情人节。

  “天啊,你这是收到了多少份巧克力?”宝玉扯开陆繁星的袋子,真是满满当当。

  “等一下分给乞丐。”陆繁星说着,收起了袋子。

  “你可别叫我帮你分,被人看到了我要被骂的。”宝玉躲到一边。

  “你省省,自己的巧克力都不知道有没有被丢掉。”陆繁星哂笑。

  “我没送啊,我这颗纯情少女心还没着落呢。”宝玉叹气,好像很入戏的样子。

  她也不知道陆繁星干吗要摇头走开,但还是跟了上去。宝玉的心情其实很好,因为她不小心看到了重要的东西。在那些密密麻麻的巧克力上,居然看到了熟悉的名字–黄相欢!

  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在高三的这一天,宝玉心中的一切疑惑都解开了。原来黄相欢那小妮子是因为陆繁星才针对自己的。

  宝玉决定好好让黄相欢明白什么叫天生优势。这第一步,得从和陆繁星变得亲密无间开始。没有什么比宝玉的便当更有杀伤力的了。宝玉让厨师哥哥安排了两份便当。厨师哥哥知道的时候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说什么我们大小姐终于到了倒贴男人的年纪。瞎说什么呀。

  下课铃一响,宝玉就冲到一班,把闪亮亮的便当放在陆繁星面前。

  “这是神户牛肉,我悄悄要来的,只有一点。正宗雪花牛哦,你快吃。”宝玉说着,抛了一个生涩的媚眼。陆繁星有些反应不过来,打了一个冷战,但还是乖乖吃了。一边吃着,宝玉的眼神不经意转到了前排的黄相欢,她拿着个干面包就着水吃,一张苦大仇深的脸,看着实在太解气。

  首战告捷!这对宝玉来说是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后来的几周里,宝玉每天都来找陆繁星吃饭,陆繁星也是相当配合,他本来每周四要去参加学校的集中训练班,现在干脆不去了,只为了吃这个超豪华的便当。多亏了陆繁星的积极配合,黄相欢的脸色是一天比一天难看,据说成绩也一落千丈,几乎要被分到二班去了。

  可惜好景不长。宝玉正在扬扬得意,很快田老大知道了这事情,来找她谈判。

  “你最近怎么对繁星那么好?”田老大故意咳嗽了几声。

  “老爸你在乱想什么?”

  “爸是关心你!”

  宝玉看着田老大,要解释倒是简单,但让田老大知道是因为黄相欢利用了陆繁星,多多少少都会生气吧,而且自己多年以来纯良美好的形象都要毁于一旦,这是万万不可的。想了想,宝玉还是哭了。在田老大面前,这招最管用,田老大果不其然手忙脚乱,让她轻松地蒙混了过去。

  3.别连累繁星

  经过了教训,宝玉对陆繁星还是没有收敛,反而越来越黏人。大概因为小时候宝玉爸爸妈妈忙生意,她几乎是在陆繁星家里长大的,陆繁星对她真是好,有什么好吃的一定分给她,宝玉闯了祸陆繁星也是第一时间为她开脱。后来田老大生意稳定了,有时间照顾宝玉,陆繁星跟她一起的时间才缩短了。现在这个时机刚好,陆繁星打球累了宝玉就给他擦擦汗,渴了宝玉就给他买饮料,也算是投桃报李。

  “哟,隔壁小笼包又来献殷勤了,你看嘛,相欢。”女孩耸了耸肩,挽起黄相欢的手。宝玉看到黄相欢狠狠盯着自己的小眼神,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但也有些失落。宝玉觉得黄相欢其实挺可怜的,爸爸是美籍华人,有美国人的习惯,不太宠孩子,午饭永远是三明治、干面包。这时候她看了一眼旁边的陆繁星,他脸上挂着明朗的笑容,以前鲜少看见。宝玉觉得自己的报复也该收手了。

  周五是家长会,田老大忙着开会就没有来,来的是宝玉妈,宝玉和几个同学一起在校门口等家长。这时候宝玉妈和陆叔叔一起出现了,两个人看起来很谨慎的样子,估计谈了些严肃的话题。陆叔叔看到宝玉尴尬一笑,宝玉就知道这下事情闹大了。

  “宝玉。”妈妈冷冷一声叫住了宝玉。宝玉转身,对上了那一双火眼金睛。宝玉妈是怎样一个人?二十岁就开始集资开餐馆,这样的女中豪杰。

  “妈,我和陆繁星”宝玉有些慌了,打算先澄清,可是刚开口就被妈妈打断了。

  “你陆叔叔和我说了,繁星最近成绩有下滑的迹象。”说罢,妈妈看了宝玉一眼,宝玉都不敢吱一声。于是宝玉妈就继续说道,“你跟繁星认识那么久,你要疯可以,别连累繁星,人家以后可是要去北大的。”妈妈的语气里带着戏谑但更多的是看穿,以宝玉妈的智慧,早就知道宝玉不会只是喜欢陆繁星那么简单。

  这下宝玉真想找个洞钻进去啊。可是洞没找到,先找到了黄相欢。在通往家长会阶梯教室的路上,黄相欢居然扯着陆繁星的袖子!太不自重!宝玉和宝玉妈都看傻了。黄相欢也看到了宝玉,拉扯得更厉害了,而陆繁星则不耐烦地甩开了她,朝着宝玉走来。

  “不要过来啊!”宝玉用口型传达出来的消息陆繁星一点儿都没有收到,反而大步流星走到了宝玉面前,似乎想解释为什么黄相欢会抓着他的袖子,但宝玉已经没有心思去管那些了。原本以为妈妈会有些什么反应,但高高在上的母亲却什么都没有说,反而看着远处黄相欢的方向。这时候宝玉才跟着妈妈的目光一起看向黄相欢,她不是一个人站着了,一个穿着好看洋装的阿姨缓缓从远处走来,站定到黄相欢的身旁,阿姨的眼神也凝视着这里,更准确地说是宝玉妈的位置。当宝玉妈见到相欢妈的时候,两个女人的眼中简直燃起了战火。

  “宝玉,繁星。我们走!”宝玉妈一手抓起宝玉一手抓起繁星,故意不去理会对面的女人,怒气冲冲地走进阶梯教室。宝玉不停偷瞄身后,只听相欢妈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4.Game Over

  完蛋。这下事情真的闹大了。宝玉挠挠头,看着客厅里僵持的爸妈。

  “哎呀,你瞎掺和啥!”田老大丢下报纸,坐了下来。宝玉妈还没完,继续叨念着以前的事情。宝玉捂着脸,真是没脸见田老大了。要不是因为她,怎么会跟黄相欢扯上关系,要不是和黄相欢扯上关系,老妈怎么会遇上相欢妈。要不是相欢妈以前和田老大处过对象,老妈怎么会把她当仇人看哎?好像这个没宝玉什么事。总之宝玉妈在学校碰上了田老大的旧情人,现在正在气头上。田老大一直解释从来没在学校见过相欢妈,可妈妈说你都开了两年家长会了一次没见到,我怎么第一次去就见着了呢?

  “到底见没见过?!”

  “没见过!”

  田老大真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淫威之下从不屈服,可惜宝玉没遗传他的优良品德。

  “宝玉,说,你爸见没见过相欢妈?”

  “我我不记得我真爸你别瞪我”宝玉早没了方向,这么多家长,她怎么记得爸爸有没有见过,连她都是第一次见到相欢妈,但宝玉又不敢否认,谁知道爸爸有没有见过呢,她可不敢拍胸脯保证。

  田老大估计这个晚上受了不少苦,宝玉也心疼了,隔天给他送早饭,田老大还赌气不吃。宝玉难过极了,正打算上学,宝玉妈走出来,给她整理校服。这还是老妈头一次帮她整理校服,宝玉又不禁紧张起来。

  “那丫头叫黄相欢?她喜欢繁星?”妈妈冷冷地说。宝玉点点头。妈妈也明白似的点点头。

  “行了。别给妈丢人。”最后宝玉妈丢下这么暧昧不明的一句话就回房了。宝玉胖是胖了点,可一点都不笨,这句话不就是不管她的意思吗?你跟相欢妈到底多大的仇!宝玉惊魂不定地终于来到了学校,放下书包,顺手掏出两份便当,僵住了。

  这下该怎么办?原本已经打算停止报复,现在却骑虎难下。很快中午就到了,宝玉还是硬着头皮走向了一班的教室。一进去,宝玉傻眼了。黄相欢比昨天更没分寸地赖在陆繁星旁边,两人同看一本书,还时不时地摸他一下。想必相欢妈也跟宝玉妈做了一样的指示。

  看到宝玉来了,陆繁星露出了如往常欢喜的神情,收拾好课桌,等着宝玉放饭。可今天的宝玉不太对劲,生气地看着他,他也猜到估计是因为黄相欢在旁边,但她只是过来问他题目而已,这很好解释。

  宝玉没打算听解释。她丢下便当就跑了出去。陆繁星赶紧跟了出去。她跑得太急,但毕竟是小短腿,陆繁星没有用多大力气就追到了。

  “你跑什么?”陆繁星疑惑地看着她。

  宝玉看着陆繁星就心烦,又不是很帅,还真把自己当盘菜。

  “陆繁星,该不会连你都以为我喜欢你吧!”宝玉翻了个白眼,那是学电视里的。陆繁星没有还嘴,就是脸红红的,让宝玉都觉得不好意思。陆繁星当时哑口无言的样子,宝玉至今还记得。陆繁星好像缓了缓情绪,看着宝玉走过来,抓起她的手。

  “宝玉,我高中要去英国了。我拗不过我爸。”他轻轻地在宝玉的手指上啄了一下,又把手放回去了。

  宝玉脑袋里一片空白,后来又回放起小时候他们一起玩“玛丽兄弟”。宝玉很弱,不停地死,死到命都用光了,繁星还有十几条命,他一次一次把宝玉救起来,直到他的命也耗尽了。

  最后屏幕上写着:Game Over。

  5.毕竟是她先放的手

  宝玉嚷着要去英国念高中。宝玉妈无奈地看了她一眼。

  “宝玉啊,人家要去国外念书的从初一就开始上语言课,初二就考什么托福雅思了。哪有你这种快毕业了才嚷嚷的。”宝玉妈说的也在理,可宝玉就是不甘心,田老大倒是很支持,给女儿买了一堆书,还报了最贵的雅思班。宝玉信誓旦旦地去了。

  这世界上有种努力叫“心有余而力不足”,大概说的就是宝玉这种。本来英语就是弱项,现在却要考高中生程度的英语,她根本就无从下手。陆叔叔听说宝玉也想去英国,就派陆繁星来教她英语,田老大感激极了,总是给繁星送上最好的点心,有的连宝玉都没吃过。

  “英国有一些高中4.5分就能去,我去的是5.5分最低分的,我考了6.5分,你要是真心努力还是能考4.5分的。”繁星认真地给宝玉分析,宝玉觉得自己和陆繁星的距离越来越远。

  毕业的时候,陆繁星去了英国威尔士的一所高中,黄相欢跟他一起去的,她考了7.5分,本来可以去更好的学校。陆叔叔虽然知道相欢妈和宝玉妈之间的过节,但毕竟小孩子出国是大事情,有一个照应总是好的,宝玉妈也没有意见。任谁也没想到,最后宝玉雅思考了5.5,凭着中考的成绩加上雅思成绩,很多高中都可以去,包括陆繁星那所,但宝玉最终还是没有去成。

  中考结束那天宝玉回家没见到田老大,宝玉妈摸摸宝玉的头,说咱们去见老爸,结果宝玉来到了医院的ICU,门口站着一排人,看到了宝玉就赶紧让出空隙,她隔着玻璃看到插满管子的田老大。

  田老大肺癌,在宝玉初三高三下学期查出来的,那时候宝玉正好在拼命学习,田老大不想让她分心就瞒着她。现在刚刚开完刀,病情不稳定,据说肺部切了三分之一,以后就算是好了,也很难“吞云吐雾”,田老大这一生最大的爱好之一就这么被扼杀了。来看田老大的人很多,里三层外三层的,因为要瞒着宝玉,所以干脆也瞒着大家,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陆叔叔是其中之一。

  “宝玉啊,想好去英国哪所高中没有?陆叔叔研究了很多,可以给你建议。”陆叔叔和蔼的声音在宝玉耳边响起。

  “四中。”宝玉缓缓说。

  “不去英国了?”陆叔叔有些惊讶。就算陆叔叔也知道她是花了多少精力才考出这个分数的。

  宝玉摇摇头。

  在来医院的一路上宝玉就想好了,四中离田家大院很近,下课了还能去店里帮老妈。人说特别特别特别难过的时候是不会哭的,看起来是真的,现在宝玉异常冷静,她开始计划以后的人生,人总好像是一下子长大的。

  因为手术很顺利,虽然切除了一部分肺,田老大还是很快就生龙活虎了起来,因为不宜长时间接触油烟,田老大几乎不去田家大院,也因为这样,田家大院的生意日渐冷清了下来。在以前这是大事,但现在田老大的身体才是重中之重,生意差一些也就不再去计较了。受到影响最大的还是宝玉的饭盒,因为店里节省开支,断了那些昂贵的食材,现在宝玉的午餐最多就是红烧肉、葱油花蛤、糖醋带鱼什么的。宝玉倒也泰然处之,只是偶尔会想起陆繁星。也就是想想,毕竟是她先放的手。

  6.口齿留香

  田老大开始掉头发了,说是化疗才会掉,但最近掉得特别厉害。宝玉妈说你干脆剃个光头,还精神,田老大就去了,宝玉到现在还没缓过来。看到田老大就想说南无阿弥陀佛。

  到了高中,宝玉不知道打开了什么开关,居然成绩狂飙,因为初中就去念了雅思,现在英语成绩也是名列前茅。下课还要帮着妈妈打理田家大院,宝玉的体重也开始下降了,没过一个学期就到了标准体重。

  有一天宝玉妈在买菜的时候又遇上了相欢妈。宝玉也在。也幸亏宝玉在,这两个大妈才没有打起来。相欢妈一看到宝玉就掏出手机,按了半天终于找到了相册,从相册里挑出几张黄相欢和陆繁星的合影,两个人穿着一样的校服,陆繁星一张比一张好看。宝玉都看得没耐心了。相欢妈说:“听说宝玉现在成绩好了?可惜了哦。”

  “有什么可惜?可惜没去国外?国外的月亮特别圆?”宝玉挽起妈妈的手,看了一眼相欢妈。她在气势上完全遗传了妈妈的精髓,宝玉妈一边说着“小孩子别没大没小”一边可乐坏了。

  事实上宝玉也从来没有后悔。田老大平时是没事,有几个晚上伤口疼得直打滚,宝玉看到了,一边安慰,一边握住爸爸的手。说真的,要是让她重新选,她还是会选田老大。

  陆繁星第一次回国是在高二的时候。只是出国了不到两年,人就大变样了,穿着窄窄的裤子,一身皮衣,好不潇洒。田老大拄着拐杖出来,看到陆繁星,都是赞美,陆繁星看到田老大一下子没认出来,才两年,头发都掉光了。陆繁星又看看宝玉,这两年,宝玉过的是劳动妇女的生活,瘦是瘦了不少,但不像以前那么白嫩。

  “今天吃龙虾宴!欢迎小伙子回国。”田老大开心地走来走去,好像还是个毛头小子。宝玉妈跟在后面拦都拦不住。

  大家好像故意让出时间空间给宝玉,让她和陆繁星好好聊聊。把他们安排在最后面的小桌,只有七个人。

  “高中还有一年,大学三年,我就能毕业了。”陆繁星说。宝玉“嗯”了一声,眼睛没有看他。

  “黄相欢呢,她怎么没一起回来?”

  “她转校了。”

  “啊?”

  这会儿宝玉终于看着陆繁星说话了。

  黄相欢第一年的时候还是缠着陆繁星,后来繁星没怎么理她,她也就不再缠着陆繁星了,毕竟英国帅哥多,再说少了宝玉这个对手,相欢一个人也没趣。宝玉万万没想到黄相欢就这么放弃了。然后陆繁星说着英国的事情,都是些有的没有的,宝玉却听得格外认真。这时候主桌上宝玉妈已经喝高了,大声说起田老大的过去,在群众的一次次叫好中,田老大也是没能阻止得了她。

  她是一定要提起相欢妈的,相欢妈名字叫黄丽莹,那时候在小区里是个送牛奶的,特喜欢英语,每天一早就能听见她一边背英语一边送牛奶,很多人还管她叫牛奶西施。田老大还是保安队队长的时候,黄丽莹就看上他了,可惜田老大不会英语,也不想学,黄丽莹就说田老大没品位没志气。后来宝玉妈和田老大在一起,黄丽莹看不惯就来生事,宝玉妈哪里是省油的灯,三两下就把她骂哭了。田老大那时候开始就觉得宝玉妈特帅,特有安全感。

  这时候田老大已经羞涩地抱住脑袋,宝玉妈还是没有停。这把陆繁星也逗笑了。

  “你笑什么?”宝玉斜眼看他。

  陆繁星不说话,桌子下面,紧紧地抓起了宝玉的手。好嘛,才待了两年就学会耍流氓了!但宝玉没有反抗,只是怔怔地看着他。

  陆繁星这两年去过很多地方,吃过英国炸鱼、德国猪蹄、法国松露,但无论吃什么山珍海味,最想的却是小笼包。最普通的新丰虾肉小笼,配上肉末粉丝汤。白玉似的小笼包,腾腾热气,口齿留香。

  文/肉包紫

赞 (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89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