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同学有点呆萌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爱丽丝推荐:

      很早之前在《花火》上看过另维的西雅图吸血鬼故事,后来变成了她的脑残粉,已经很久没有看过类似的故事了,刚好让声音煮沸的这篇文章算是满足了内心的挂念吧。看过并喜欢《暮光之城》的同学一定要过来看看这个故事,文中的吸血鬼不仅是个智商200的天才,更是一个善良又萌萌哒的少年。

      【1】他可是个智商200的天才,我见过他吃带血的牛排,喝过

      “苏半笙,我们学校有一只吸血鬼!”

      我一跨进学校大门,千喜便扯着我的校服袖子,眼睛兴奋地闪着光。

      吸血鬼?!

      传说吸血鬼存在于世界边缘,近几个世纪以来极少出现在城镇,几近边缘化且不再伤害人类,因而捕杀吸血鬼的人群也愈发减少,直到消失。吸血鬼到底是否存在,于当今都成了一个谜。再无人听到“吸血鬼”三字便闻风丧胆,它甚至成了青少年的崇拜与信仰–托了那些吸血鬼题材影视剧的福。

      可是我知道,吸血鬼是的确存在的。

      因为,我就是其中一员。

      没想到我处心积虑守护的秘密,在我请了半个月的病假期间,成了人人热传的流言!

      难道我哪里露出了马脚?我明明每天都忍疼剪掉我的长指甲,与他们一起咽下食堂难吃的饭菜,我甚至还下血本在大热天贴暖宝宝贴保持我的体温!

      “别开玩笑啦,我怎么可能是”我还没说完,千喜忽然拽过我转了个身。

      “看,就是他!”她蓦地指向那个颀长的身影,握着双手崇拜地望着他,“果然吸血鬼都是天才哪!”

      是祁翌,这学期才转到我们学校的神秘学霸。

      他是吸血鬼?

      祁翌模样俊俏,举手投足间散发些许尊贵的气息,偏偏肤色竟带着病态的苍白符合所谓的吸血鬼该有的样子。实则在我们吸血族里,不论是长残的,还是脑残的,都比比皆是,并不是所有吸血鬼都是天才型的俊男美女。

      我努力嗅了嗅四周的气息,心中暗笑,对千喜说了句“来看好戏”后,便跑到祁翌面前,问:“听说你是吸血鬼?”

      他点头。

      “真的?”我憋着笑,踮着脚伸出双手就开始扯他的嘴巴,“牙呢?吸血鬼的獠牙呢?”

      他猝不及防地后退一步,红着脸推开我:“我不吸血时牙是不会出来的!”

      “那你吸什么血?人血?还是动物血?”我步步紧逼,坏笑道。

      “你!”祁翌被我气得脸都涨成了猪肝色。

      “生气了?生气了就咬我呀!”我嘚瑟地在祁翌面前手舞足蹈,“咬我呀!”

      祁翌的额头上青筋暴突,千喜见状立马把我拉回她身边。

      “你为什么说祁翌不是吸血鬼?他可是个智商200的天才,我见过他吃带血的牛排,我还看到他喝”千喜皱眉。

      “番茄汁吧?”这些都是冒牌吸血鬼的伎俩,我早就见怪不怪了!“真正的吸血鬼身上会有血”

      我打住。

      “会有什么?”她问。

      会有血腥味,他们就会用各种香水味掩盖可是祁翌身上,却什么味道都没有。

      还好我半路刹车,管住了我的大嘴巴。不然被人听到了,倒会觉得我更奇怪吧?

      “没什么,走吧,上课要迟到啦!”我干巴巴地笑了笑,拉着千喜的手疾步离开。临走时我回过头,发现祁翌这家伙居然还赖在原地。

      这冒牌货,好好的贵公子不当,偏偏来扮吸血鬼,被我识破了吧!

      我摇摇头替他叹了叹气,这时,他抬头与我对上双眼,竟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似有一阵凉风拂过心头,酥酥麻麻地让我好不自在。

      【2】我来到这儿,也是为了寻找多年不归家的他

      那以后,我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无时不刻地盯着我。

      不论是我做操,去食堂,还是放学回家,身后永远藏了个小尾巴。

      这天午休时间,我拉着千喜准备去操场晒太阳,那个跟踪狂一如既往地赖在后面。

      这次让你出洋相,看你还敢不敢当个跟屁虫!

      我带着千喜飞速跑向拐角处躲起来,向一脸茫然的千喜比了个“嘘”的手势,紧接着一阵紧促的脚步声“嗒嗒”而来

      就是现在–

      我猛地伸出一条腿,成功将那个跟屁虫绊了个狗吃屎。

      千喜惊呼一声,眼看着她昔日的男神狼狈地摔在地上。

      果然是祁翌!

      他这几天偷偷摸摸跟着我,难道是想乘人之危整我?哈哈,被我倒打一耙了吧!

      那日祁翌在我与千喜面前“屁滚尿流”地落荒而逃,他的形象也在千喜心里一落千丈。千喜终于相信他不是吸血鬼。

      “那祁翌为什么要假装吸血鬼呢?”

      体育课时,我与千喜偷偷溜达出体育场跑去了小卖部,她又提起祁翌。

      “耍帅啦,装酷啦,让大家崇拜他啦!”我耸耸肩,为我的嘴巴送上一颗巧克力豆,“现在吸血鬼文化大热,你就权当他在Cosplay好了!”

      “唉,我还以为我可以再见吸血鬼一次呢。”

      “你见过?”我吃惊地瞪大眼睛。近年来流连于人世的吸血鬼只有我的哥哥苏河,我来到这儿,也是为了寻找多年不归家的他。

      这次我之所以请病假,也是因为派入隔壁市的蝙蝠群们察觉到了吸血鬼的蛛丝马迹。

      蝙蝠亦生于黑暗,天生与吸血鬼打交道,久而久之被吸血鬼们驯养为宠物。只不过我养的蝙蝠们都是一群白吃饭的家伙,无视任务整日游手好闲也就罢了,还时不时坑我一回。

      比如这次,我满怀期待地赶去了那个穷乡僻壤,来到蝙蝠指引的橘子园,翻遍了整个橘子园都没找到我哥哥的下落。

      “不对啊,我明明在这附近嗅到了吸血鬼气息!是吧,蝙蝠甲!”

      “对啊,对啊,蝙蝠乙的嗅觉一向没错我,我还找到了苏河大哥的一根头发呢!”

      头发那么多,你怎么知道那是苏河的?!我直接踹飞两只笨蝙蝠,气冲冲地离开了那个“祁氏橘园”。

      十年了,我一次次看到希望,又一次次失望,在我近乎绝望之时,千喜却告诉我,她见过吸血鬼。

      这是一条重大线索!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见过吸血鬼”

      我放下巧克力豆,认真地盯着她。

      “喂,苏半笙。”

      谁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打断我!

      我愤怒地闻声转头,又看到了那个阴魂不散的冒牌货吸血鬼。

      “老师找你补课。”

      这重要关头,还补什么课啊?

      “千喜,等我回来再细聊!”一想到如老虎般的老师,我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乖乖跟着祁翌往办公楼走去。

      【3】我看到祁翌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眸,装满了无尽的悔意与害怕

      “老师要在杂物间补课?”看着门前悬挂的“杂物间”的门牌,我发出疑问。

      “临时办公室,进去吧。”

      我走进漆黑的小房间,正想摸索灯的开关,身后却传来门被反锁的“咔嚓”声。

      我疑惑地转过身,看着黑暗中祁翌的脸,迅速跳离他一步,“你干吗?”他不会是特意把我骗至此处,以报当日羞辱之仇?

      他不吭声,从荷包里掏出一盒火柴,点亮后速速逼近我。

      火光中我才看到他的眼里闪着一丝兴奋,还夹杂着恐惧。

      “你不怕火?”

      祁翌懊恼地又拿出一个铁质十字架,在我眼前晃了晃。

      “你也不怕十字架?”

      这都是些什么歪门邪道的东西!我没好气地推开他的手,往门口走去,他却趁我不注意,将我口袋里的巧克力豆抢出,并直接倒掉了巧克力豆!

      祁翌的额头布满汗珠,眼睛牢牢盯着我,仿佛在期待我的反应。

      巧克力撒满一地,我一边碎碎念“你怎么能浪费粮食”,一边蹲在地上一颗颗拾起。

      一颗,两颗,三颗

      你们真的以为我愿意蹲在地上捡豆子?!才不是!

      其实吸血鬼并没有电视上酷炫的技能,我的容貌也没有生得多么沉鱼落雁,却偏偏遗传给我一个“数数字”的强迫症

      这时,我竟听到祁翌舒了口气。

      这家伙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他把我骗到这里来,就是给我看他点火,玩十字架?

      火十字架

      这好像是人类自以为吸血鬼惧怕的东西。祁翌在试探我是不是吸血鬼?难道我哪里露出了破绽

      窸窣的脚步声响在耳旁,我数完最后一颗巧克力豆,准备向身旁偷偷摸摸的祁翌洗白我的身份,没想到在我抬眼的瞬间,他直接在我的嘴巴里塞了一颗大蒜–吸血鬼的雷区之一!

      糟糕,我要歇菜了!

      我两眼一黑,直接倒地。

      手里的巧克力豆再次“叮叮当当”地撒满一地好想捡起来

      我醒来之时,发现自己被捆绑在一个靠背椅上,面前的壁炉里闪着火光,窗子边发出“啪啪”声,我扭过头,只见两只傻蝙蝠正拼命撞窗户,试图进屋。

      看来我是指望不了它们救我出去了

      这是什么鬼地方?!我试图挣脱这铁锁,却发现我已经饿得没有力气。

      “你醒了。”祁翌走来,面无表情。

      对,就是这个变态,利用巧克力豆和大蒜绑架了我!

      “放开我!”

      “你觉得我辛辛苦苦捉到了你这只难得可见的吸血鬼,会平白无故放了你?”

      他怎么知道我是吸血鬼?

      祁翌仿佛察觉到我的惊疑,右手摩挲着下巴开始解释:“你很聪明,把你每天需要的血制成了各种小零食,可是那天你在操场后面偷吃的时候不小心遗落了一颗血糖。”

      “啧啧,那么脏,你也捡?”我故意拉长脸。

      祁翌愤怒地拍了拍桌,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红色的血糖:“这是证据!是我千辛万苦跟踪你那么多天后找到的!”

      我继续嫌弃地摇头。

      “你不怕我?”祁翌对我满不在乎的态度十分反感。

      “我为什么要怕你这个人类?”我翻了个白眼,“你能威胁到我什么?在外面胡说八道?你认为现代人还有谁信吸血鬼这个事?”

      “我不是普通人类!”祁翌冷下脸,咬牙切齿,“我是吸血鬼猎人!”

      我呆住。

      祁翌似乎挺满意我这个反应,冷笑一声:“怕了?”

      “哈哈–”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吸血鬼猎人?就你这瘦瘦弱弱白面书生的模样?你还是回学校乖乖当个学霸吧!”

      祁翌铁青着脸,猛地从身后拨出一根尖尖的木桩,直逼我的胸口。

      “喂!”我吓得收住笑容,一颗汗珠冷不防地从额头滑落,“我、我信!”

      要知道,木桩可是杀死吸血鬼的武器之一难道祁翌真的是吸血鬼猎人?可是猎族人不应该都身强力壮,个个长了肱二头肌吗?

      “不论你信不信,我今晚都要杀了你。”他紧握着木桩,探过身子,在我耳边侧过脸,声音低沉。

      “为什么?”

      “因为,我要证明我是吸血鬼猎人!”他说罢,便将木桩刺入我的胸口。

      强烈的痛觉如同惊涛骇浪袭入我的身体,仿佛有亿万只昆虫在胸口一口一口地啃食我最后,我只看到祁翌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眸,装满了无尽的悔意与害怕

      接着我失去了意识。

      【4】他刀子嘴,豆腐心,还是个不被家族认可的可怜猎人

      “我家主子不喜欢带红豆的粥!”

      “对啊,对啊,除了巧克力豆,别的豆子她都不吃!”

      

      脑袋沉沉的,耳朵里充斥着两只蝙蝠的聒噪声。我紧紧皱着眉,努力睁开眼睛。

      我到了地狱?不然怎么还能听到那两只蠢货唧唧歪歪?

      “闭嘴!”

      一个男声终于替我封住了它们的嘴,接着我看到祁翌端着一个碗,轻轻靠近床头,两只蝙蝠在他肩膀上扑腾着翅膀,蝙蝠甲的翅膀上还贴了个创可贴。

      我没死?!

      我瞪大眼,看到祁翌眼里一惊,两只蝙蝠更是喜得直扑到我身上。

      “老大你终于醒啦!你再不醒我就咬死那个人类替你报仇!”

      “对啊,对啊,再用爪子把他的脸挠个稀巴烂!”

      祁翌放下粥,冷笑一声,轻轻一指便把两只蝙蝠弹开:“要不是看你们快撞坏我家的柚木窗,你以为我会放你们进来?”

      我下意识看了看我的胸口,已经被细心包扎,几近复原。

      看来祁翌并没有将木桩刺穿我的心脏,他是下不了手,还是

      “我只是拿你练手,并不是舍不得杀你!”祁翌仿佛看穿我的心思,急忙撇清。

      我从床上坐起来,晃了晃脑袋,狡黠一笑:“练手?怕这是你第一次杀吸血鬼吧?”

      “首先,你那天握木桩的姿势就不对。猎人通常是将双手握在木桩三分之一处,这样使劲也轻松些,而且他们通常是双脚八字站开”

      “再者,猎人本身捕杀吸血鬼时,已经不再用木桩,因为木桩使吸血鬼毙命的概率不大,他们一般直接拿出吸血鬼的”

      “是,我是第一次。”祁翌垂下脑袋,打断了我的滔滔不绝。

      第一次?猎族人一般从小就会接触吸血鬼,也会有系统的教学,而祁翌怎么看都像个门外汉。

      “我的父亲瞧不起我,他将我摒弃于家族外,不允许我接触有关吸血鬼的任何事情。我的身体里流着猎族嫡系的血,却是族中唯一一个过着人类生活的人你知道这么多年,我受到了多少冷眼与嘲笑吗?”祁翌背过身,紧握着双手。

      “他瞧不起你?你明明是个天才啊难道你是头脑聪明,四肢简单”

      “小时候在测试族中小孩能力时,只有我在吸血鬼面前拿不起刀。”提及猎族,他极其淡漠,“小时候落水时,我被吸血鬼救过一命,我的潜意识里不觉得吸血鬼是恶魔。”

      原来如此,看来猎人也不好当啊。看着他心情低落的样子,我作出夸张的表情叫嚷道:“所以你为了证明你可以杀吸血鬼,Cosplay调查吸血鬼也就算了,还把我这个无辜的吸血鬼捉进来小试牛刀?”

      “谁叫你最笨。”祁翌不屑地看了看我,扔出一包血袋,“兔子血,爱喝不喝。”

      我立刻抢过血袋,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那个晚上,我被迫与两只啰唆蝙蝠“秉烛夜谈”。

      它们说,在我昏死过去后,祁翌慌张地将我抬到床上,动作娴熟地替我上药,包扎。

      “如果他不止17岁,我都会觉得他是医院里厉害的外科医生!”

      “对啊,对啊!”

      并且他连着好几天在床头悉心照顾我,为我剪永远长不完的指甲,喂我喝粥,去集市上买各种动物回来放血

      “如果他不是亲手捅你的那个猎人,我甚至以为他是我们老大的男朋友!”

      “对啊,对啊!”

      对你个头!

      我一口兔子血喷了出来。

      祁翌这个人,先是给了我一刀,接着又无微不至地照顾了我这么多天他刀子嘴,豆腐心,还是个不被家族认可的可怜猎人,嗯,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他吧。

      “只是原谅而已,不是心动!”

      “那老大怎么有了体温?”

      据说,吸血鬼只有遇到爱情时,才会有温度。该死的蝙蝠甲,知道的倒是挺多!

      “因为被窝太暖和了!”再啰唆就一脚踹飞你们!

      【5】我成功脱逃,却又不想就这么逃

      我在祁翌这幢孤单的大宅子休养的几天,常常看到他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自己的双手,攥成拳头。

      我或许不懂被整个家族排挤的滋味,但也想帮帮他,让他有足够的能力站在他的父亲面前。于是我耐着性子教了他一点儿伤害吸血鬼的招式。

      “吸血鬼不怕火,也不怕十字架,的确是怕大蒜,但是用大蒜太低级

      “你如果要降服一只吸血鬼,就需要力量,你得去健身房练个一年半载。

      “杀吸血鬼最快的方法就是取心脏,你先去学学解剖学吧。”

      

      在我絮絮叨叨了三五天后,伤口也痊愈了。我问祁翌:“怎么样,学了这么多,应该可以算是个猎人了吧?不要太感谢我哟!”

      谁知祁翌抬眼反问了我一句:“原来你在教我?”

      我:“”

      离开祁翌家时,两只蝙蝠还极不乐意,这些天它们几乎成了祁翌的宠物,一点儿都不想离开这个美食天堂。

      回到学校后,我便缠着千喜听完了她儿时见到吸血鬼的故事。

      她去隔壁城镇的果园玩耍,却目睹了一个同龄小孩的落水事故。四周无人,小千喜被吓得愣在原地,就在此时,一个男人竟直接飞入河中将小孩救上岸。男人没有翅膀,却轻松下河并上岸,他的面容精致而苍白,绝对不是普通人。

      “哪个果园?”十年前,那正是苏河离家的第一年。直觉告诉我,这个漂亮的男人是苏河。

      “好像是橘园。”

      橘园?前段时间被蝙蝠坑去的“祁氏橘园”浮现在眼前。

      虽已探查过,但并不彻底。几经思考,我决定让两只蝙蝠跑去再好好打探一次,几天后得到了一个令我震惊的消息–

      “原来那个橘子园是祁翌家的!猎族的根据地就在橘园地下!”

      橘园,溺水的男孩,救男孩的吸血鬼。

      千喜与祁翌的故事不谋而合,我恍然大悟,哥哥救的男孩应该就是祁翌,他极有可能不小心踏入猎族地盘,被猎族捕杀。

      橘园附近尚存在哥哥的气息,也许哥哥还活着!也许哥哥还在橘园

      抵达橘园附近时,祁翌慌慌张张来到我的面前,直接往我嘴里塞了一颗药丸,霎时间便驱散了我身上的吸血鬼气息。

      “你来送死?要不是我早一步切掉探测器,你还会这么悠哉?”

      “我哥哥在这里。”我一五一十告诉了祁翌事情的经过,他得知是苏河救了他,也十分震惊。

      “我帮你找。”祁翌忽然拽着我蹲到墙角,只见一个身影扛着弓弩经过,他皱眉道,“这儿猎人多,麻利点!”

      “你闻到的气息是从哪里传来的?”他又问。

      我指了指地底。

      他便带着我穿过一大片草丛,偷偷潜入了橘园地底深处,一个收集了历代杀死吸血鬼证据的地牢

      “动作要快,药丸的药效只有一个小时!”

      我点头,与祁翌一同摸索寻找,这儿阴暗潮湿,铁栏密布,墙壁上悬挂着铁钩,挂有吸血鬼的牙齿、指甲,蝙蝠翅膀简直就像个吸血鬼陈列馆。

      这时,一股熟悉的血缘气息钻入鼻中。

      是苏河哥哥!一定是!待我疯狂撇下祁翌穿越一条条廊道走到尽头时,我却只看到了一颗暗红色的心脏。

      杀死吸血鬼最快的办法,便是用银器直接拿出他们的心脏。

      这是我哥哥的心脏,我的哥哥,死了。

      我苦苦寻找了十年的哥哥,早已灰飞烟灭,只剩一颗冰凉的心脏。

      我疯狂地击打玻璃柜,一拳又一拳砸得“砰砰”响,玻璃碎碴砸刺入手里,却一点儿也没我的心疼

      祁翌从背后抱着我阻拦,他沉默了一会儿,声音颤抖:“对不起。”

      我失声痛哭,即使是猎人的救命恩人又怎样,吸血鬼终究逃不过被猎人捕杀的命运!

      “冷静!你这样会被族人发现的!”

      话毕,匆匆的脚步声便蜂拥而来,一个个手握武器的猎人围堵住我,我已心如死灰。

      “祁翌!快过来,她会伤了你的!”冲在前方的中年男子器宇不凡,想必就是这一族之长–祁翌的父亲,或许就是他杀了我的哥哥

      “不会的爸爸!你要族人撤离,放她走”

      “你在说什么傻话!”

      “我求你!”祁翌伸开双臂挡在我面前,“我们本就欠她一条命”

      在他们对峙之时,我早已砸开玻璃。

      拿到哥哥心脏的那一刻,仇恨蒙蔽了我的双眼。我迅速从祁翌背后伸出利爪将他拽了过来,用右手掐着他的脖子,探过头,用獠牙对着他的脖子:“放我走!”

      祁翌的眼中闪过一丝悲哀,他或许已经知道,我不仅要逃,还要他偿命!

      族长使了个眼色,其余人才乖乖撤出了一条通道。于是我便挟持着祁翌这个人质,一步一步向外走去。

      来到橘园前的空地,猎族人再次包围了我,我将祁翌的脖子箍得更紧。

      “你放了他,我们也放了你!”族长一脸凝重。

      “哈哈,你以为我会信?”我仰天大笑,“连救过你儿子命的吸血鬼你们也要杀,更何况我在威胁你儿子的命!”

      族长一脸震惊,正要开口,祁翌沉下脸,道:“我这条命是你们吸血族给我的,现在拿回去吧。”

      “祁翌!”族长不可置信,甚至有些气急败坏。

      “很可笑吧,族长的儿子是个可以轻易被吸血鬼掳走的普通人。”祁翌面露嘲讽,眼神冰冷,忽然间冲我大吼,“咬我啊,苏半笙!咬死我这个废物!快”

      我心惊。

      祁翌他,是废物吗?他费尽心机找到吸血鬼,捉到了我却又下不了手,作为猎人,他的确无能。可他是人,是个有情有义有心跳的无辜的人啊。

      在我犹豫之时,却见族长挥了挥手,四面八方的弓箭手蓄势待发,木箭唰唰而至。

      同归于尽吧!我张嘴伸出獠牙,这一刻祁翌却将我扑倒在地,用身体替我挡掉木箭!他倒在了我的身上,表情痛苦,眼里却是释然。

      刹那间,我才明白,祁翌身上只不过流着猎人的血,他从来就不是一个猎人,身上不应该背负血债。

      祁翌身中数箭,猎族方阵大乱,这时天空忽然黑压压一片聚满了蝙蝠。

      “老大,我带着吸血族来救你啦!”蝙蝠甲和蝙蝠乙这才出现,接着我被巨大的蝙蝠成功托起,飞向云端

      我成功脱逃,却又不想就这么逃。

      祁翌,会活下来吗?

      【6】对于我是族里第一个拥有正常生活的孩子,他感到欣慰

      我将哥哥的心脏埋入了吸血族的墓地里。

      几个月来,我都坐在哥哥的墓地里唠叨,我聊这十年来扮作人类的有趣的生活,聊喜欢看帅哥的千喜,聊不补课会死的班主任,还聊到了祁翌。

      那个Cosplay吸血鬼,成功抓到吸血鬼练习,最后还照顾吸血鬼的笨蛋。

      “那个被照顾的吸血鬼是我,挺幸福的。”我失笑,“不过那个被大蒜和巧克力豆捉到的吸血鬼才不是我,我没那么笨。”

      “还有,哥哥,对不起。你为了救人不惜落入虎口,而我却为了报仇差点酿成大错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老大,老大!”蝙蝠甲扑打着翅膀打断我的思绪,它的嘴里叼着一张纸,“最新消息!祁翌今天出院啦!”

      “哦?”我强忍着内心的激动,漫不经心地回答。

      “这是他写给你的信!”

      我迅速夺过那张纸,只见上面是一串清秀的字迹–

      生病数月以来,我才终于解开了多年来的心结。我的父亲告诉我,他并不是瞧不起我的能力,相反,对于我是族里第一个拥有正常生活的孩子,他感到欣慰。他不希望我重复他屠杀的一生,所以,你赶紧管好你的蝙蝠,要是它们再来偷吃我的东西,我就要下手了!

      “上面写了什么呀?”蝙蝠乙咂咂嘴。

      “写了,欢迎你俩再去他家吃吃喝喝!”

      “我就知道祁翌大哥很大方!笨蛋阿乙,还说你识字!”

      “我本来就识字!”

      两只蝙蝠吵吵闹闹地在一边打闹,我站起身拍拍衣服,心中的雾霾终于散去,是该去人间买一箱巧克力豆解馋啦!

      文/让声音煮沸

    赞 (2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3.4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