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舍离

  当我被大熊喊去帮他整理东西的时候,也是被他家的场面震惊了,两百多平方米的大房子,满满当当的全是东西,大概是我太久没来了,原来印象中那个空荡荡的卧室,墙壁上孤零零地挂着两三幅不知名作者的画作,两盆要死不活的植物,一盆待在阳台上晒着太阳,一盆躺在卧室里,难得浇水一回也是苍老得不成样子一张沙发,一个茶几,一块地毯,两罐咖啡,就能组成我们的下午,而现在看来,要想在这个房间里自由地喝咖啡,坐在地上,就真的跟在鸡蛋里面挑骨头一样困难

  我穿越重重障碍,才勉强挤到坐在房间中央的他身边。

  “你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多东西啊?”我随手捡起一个孤零零躺在地上的猴子玩具挥了挥,“这不是那年跨年的时候去抓的吗?还以为丢掉了,没想到你还留着呢”

  大熊一把抢过我手里的娃娃:“当然留着,这可是青春的回忆啊!”

  整个下午我们都在整理东西,一开始说要我帮忙决定哪些留着,哪些扔掉。我一样样整理起来的时候,却被一句句“这个是我姐送我的”“这个是跟某某一起出去玩中的”“啊,这个是网站抽奖中的”诸如此类的句子打败,那些根本不能用了的收音机,少了好几块的拼图,仍旧稳稳当当地霸占着房间的一席之地。

  大概是觉得让我做了无用功,大熊开始一贯的洗脑节奏:“这些东西啊,都是有美好回忆的事物,存在即是意义。你想啊,每个人在你生命中出现,可能停留下来的时间没有那么长久,于是我们需要可以取代那个人存在的事物这些零零散散的小东西就成了那个人的代替,帮助我们清晰地回忆起跟那个人在一起时的场景。调姐,你在这样的方面貌似不是很擅长呢”

  我确实不太擅长做这样的事情午后的阳光早就削弱了它的战斗力,淡淡地洒在地板上,无声地听着我们的谈论。

  我喝了一小口麒麟淡丽生,麦芽的香味淡淡地在嘴里散开,从小我就不是一个擅长纪念的人,说得不好听是叫孤僻,说得好听点可以用现在流行的“中二”来形容。就连毕业时大家必备的同学录我也没有买,说到底也是性子本身就带了几分冷淡的意味。我跟大熊的人生信念恰好相反,我总觉得漫长的人生中,如果不主动去对各种感情和记忆稍作整理的话,人会背负过重的心理压力。我不喜欢拥有太多的事物,虽然人类的脑容量比想象中要大很多,但是总会有承载不了的那一天吧?

  拥有的事物太多,反而不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应该舍弃掉的是什么。无论是收纳物品还是整理自己的人生,我们都拥有一个本质的任务,叫作选择。

  我喜欢通过消除那些身边不必要的人或者事物,来慢慢察觉一种最好的状态,摒弃掉那些对你不重要的事物,与那些对你重要的人、事、物更亲密地交流,从而探寻到生命中的意义。简洁的人生或许对我来说比较合适吧!

  “虽然你跟我性格完全不一样,你啊,看上去风光无限,酷炫高冷,内心却住了不少扭扭捏捏、有着各种习惯的小人,不过这一点不是我讨厌的地方,毕竟就算我们的习惯差别如此之大,你也没有把我从你的世界剔除,我还是你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这样就可以了!说实话,我很羡慕你。你总能清楚地把握住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而我却在这种时候犹豫不决,坏掉的玩具,用不了的收音机,其实我都知道这些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作用,可是我就是会找各种理由把它们留下来”

  这么说起来,每个人似乎都有些莫名的坚持,这些坚持看着我们从不完美走到现在我们不断与新的事物产生羁绊,也渐渐失去与旧事物的联系。如果说我代表的是新生代的观点,那么大熊一定代表着柔和的那一部分。他温柔地记着跟所有人的羁绊,然后在某个冬夜轻轻地说出来,总感觉连空气都要暖起来

  “哈,找到了。”说着大熊踢开脚边的空咖啡罐子,坐到我身边,小心翼翼地打开那个被包了好几层的纸包,边缘的小小磨损透露了它的年岁,想来大概是什么了不得的中二回忆!

  果然,他打开纸包,我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硬拖着去拍的照片,一脸不情愿的我和笑得灿烂的大熊,明显就是不搭调的人生合影!

  “哎呀,你当年超级好笑啊,真的是笑死我了!”

  我白了他一眼,干脆把他要整理的东西推一边,端着啤酒仔细看起来。那些因为太沉重无法让我轻松前行而放下的记忆,停驻在别人的时间里,被小心保护着,看上去那么陌生,却又带着熟识的感觉,在这样的惬意又杂乱下午,缓缓地,轻轻地拥抱住了我

  所以你看啊,人生也是有很多选择。如果不擅长记录像我,也是会遇到温暖如大熊一样的人,记着生命里那些美好的细节呀!

  文/调调

打赏
赞 (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