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睡梦中

  有一段时间,“梦想”这个词会有些让人觉得疲软。虽然它是支撑我这么多年屹立不倒的根源,但在昏天暗地的忙碌中,我有时候也会困顿梦想究竟是什么。

  直到我遇到她。

  小芹是一个十四岁的姑娘。她画了很多有关大海的画。灵感来源都是电视、图片、画册这些她能接触到的。亲眼见见大海,一直都是小芹的梦想。并不是因为家里穷没钱旅行,也不是父母对她管教太严,而是身体原因让她从来没有走出自我的世界。

  小芹是一个自闭症患者。

  是从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大海的时候,小芹的眼睛发生了一些变化。以前她的眼神是孤单的、空洞的、茫然的。她的爸爸形容说在小芹看到大海的那一刻,她的眼睛闪烁着一种暗暗的光。因为这份惊喜,他们从各种地方让小芹看到大海的模样,甚至还想马上带她去看看大海。

  可是小芹拒绝了。

  身为自闭症患者,她还没有办法一下子适应那种节奏。然而,慢慢地,她却情不自禁地在纸上画出大海,各种颜色和各种形状的大海,有些和她看到的图片一样,有些像毕加索风格,也许,那是她唯一将内心的世界曝光的途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些画,她的情况越发好了起来。虽然依旧会有古怪的行为、让人担心的情绪,可是她的爸妈也发现她眼睛中的那道光越发明亮。

  直到有一天,她主动对爸妈说:“我们去逛街、吃火锅吧。”

  那一天,她的爸妈是哭着和她一起逛完那条十里长街的,那是欢喜的眼泪。自从她得了这种病,谁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们还能这样如正常的一家人一样出行。

  她当然没有立刻就好起来。但配合上医生的治疗,她的情况越来越好。她依旧不停地画各种风格的大海,可是她却拒绝亲眼去海边看一看。不过,为了她的病情,父母听取了医生的建议为她办了画展。

  今天之所以写她的故事,是因为我去看了她的画展。

  我一直不理解她的那种明明最渴望却又对此十分抗拒的行为,直到我在她其中一幅画上看到那句话–

  “没有见过大海的人,总是贪恋小溪的清幽。而那些见过大海的人,从此将满眼都是浩瀚。可是他们都不知道,一直渴望看到大海的人,早就化为一只海鸥,随时可以飞翔。”

  “我不知道看了以后,人生还会有什么念想。”和她聊天的时候,她这样对我说,她的声音平静,眼神平静。我以为那是一种悲伤,后来才发现,是她活出了自己的领悟。

  她从未见过大海的浩瀚和宽广,可是她心知,那待她仰望。若她真的踏出那一步,迎接她的也许是失望,也许是惊喜。但从此这个支撑她强大起来的梦,却也就不复存在了。

  都说喜欢大海的人内心比常人更容易孤单。在小芹面前我才发现,那是一种坚强。

  其实以前像她一样,生在内陆的我也一直渴望看看大海。终于有能力出发的时候,我从长沙自驾开到厦门。站在有名的环岛路上,脚下踩着柔软的沙滩,面朝大海我并没有觉得春暖花开。

  无法言说那是一种怎样的画面,蔚蓝的天空下,航船喷起白烟,乌黑的海水散发着浓重的海腥味,三五成群的大人孩子在海边嬉戏可我总觉得那和我一直想象的大海一样,那一刻我才发现自己期待的并不是大海,只是我想要的一种力量。

  但在看到它的那一刻,这种力量消失了,莫名其妙、毫不知情地消失了。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过那种感觉,但我知道,人生艰苦,希望是让一个人努力走下去的最好的信仰。

  和小芹告别以后,我扭头发现她正专注地看着身边的一幅画。蔚蓝的大海上,海鸥成群。不知道那群海鸥当中有没有一只会是她?

  而可以确定的事实是,她在睡梦中,看到了我们看不到的风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心里的孤独,也开出一片繁华。

  文/小狮

打赏
赞 (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