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离人心上雪

  小美是我的大学学妹,这次要说的是她的故事。

  1.寥寥无几

  小美上大二那年,结束了异地三年的初恋。

  据说那也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但最终结束得匆匆了事颇不负责,可以单讲一个故事了。

  简单来说就是,小美受不了这一年只能见两次面的频率,而且万事都没人在身边只能自己扛着,距离远了感觉似乎不需要男朋友也照样活了,于是顺理成章地就仓促分手了。

  当时我作为小美的知心学姐,在小美朋友们的怂恿下,就介绍了个学长给她认识。

  学长比小美整整大四岁,已经快毕业了,但准备留在本地找工作,所以理论上也是可行的。

  学长叫大竹,学计算机的,身高一米八多,长相干净,性格温和,母亲是音乐家,父亲做生意的–种种条件算不错了。

  最关键的是,大竹偷偷喜欢小美很久了。

  小美在学校里是舞蹈队的,跳民族舞,长相身材都是A,娇小玲珑型,喜欢她的人也不在少数,但真正追的人寥寥无几。

  大概许多暗恋者都是在舞台下仰望的姿态,深深觉得自己追不上。

  2.这所有的行为,他一直保持着

  那时,我们引见大竹给小美认识之后,小美也觉得眼缘不错,就和大竹慢慢接触起来。

  小美告诉我,他俩刚接触的那段时间里,干的最多的就是两件事–

  一、上自习;

  二、散步。

  上自习就不说了,没什么可描述的。散步就不一样了。

  每天晚上,天刚黑的时候,大竹就准时来到学校北门等小美。俩人先是从北门进入学校,沿着操场、篮球场、教学楼等等一直走到南门,先把校园内部走个遍。然后再从南门外面的街道,沿着校外绕着学校一直走到北门,算是第一遍校园散步结束。

  如果时间还很充裕,且俩人聊得正欢,那散步路线会反着再来一遍。如果俩人都不想走了,大竹就会送小美到她宿舍楼下,然后在楼下隐秘的地方腻歪一会儿,最后目送小美上楼。

  当然,那会儿的腻歪还仅限于语言上的–牵手都没有。

  散了大约有三个星期的步,小美开始跟我吐槽了。

  我长这么大还没遇到过这么纯洁的人!小美这么说。

  我反问她,你这纯洁是指散步纯洁,还是指连手都不牵纯洁。

  小美义愤填膺:反正就是纯洁!我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女性荷尔蒙魅力!

  我无语凝噎,说你可以主动呀

  小美笑了笑:再散一周的步!就一周!我肯定会逼他表白的。

  跟小美聊完后,我决定发挥点乐于助人的精神。我找到大竹,埋怨了他只懂得叫人走路不懂得拉着人家小手一起走路的恶习,顺便也表扬了他柏拉图一般纯洁高尚的交往精神,然后大竹反驳了。

  大竹说,不是我不想主动啊,我总觉得小美不喜欢我。

  我大惊,问,为什么?!他想了想,说,哎,每次散完步,我们在她宿舍下面都会待一小会儿,但小美那个时候总是不太高兴的样子。

  我问他,怎么个不高兴的样子?

  大竹说,就是看上去很没精神,有点疲倦,不像散步时那样了。

  我又问,散步时是什么样子?

  大竹说,我们散步的时候聊得挺开心的啊。也基本上什么都聊,兴趣爱好啦,人生理想啦,娱乐八卦啦,共同话题也蛮多的,我就喜欢她简简单单的开心的样子。

  我不禁啧啧啧,呸,还人生理想呢。

  大竹顿了顿,说,不过有时候她也不说太多话,我以为她累了,就会早点结束散步送她回去。

  然后大竹又说,但是基本上每次在她楼下的时候我俩都不说话,就面对面站着,她总是不想搭理我的样子,让我感觉她其实并不喜欢我。

  我意识到这中间有点问题,但问题在小美身上,于是我又回头找了小美聊天。

  哎,我真热心。

  我把大竹的想法和我的疑问委婉转达给小美之后,小美沉默了。然后,小美突然又抱着我一顿笑,笑完了跟我说,姐,我没有不喜欢他,你放心吧。

  我想再问的时候,小美就转移了话题,我也就没继续问了。

  那时候我觉得,大竹是真心喜欢小美的。大竹在被我们引见给小美认识之前,就已经做了很多功课了。他了解小美的所有喜好,也知道小美不喜欢的东西,在他俩认识之后,每天早晚都定时问候。甚至连小美同宿舍的姐妹都通通照顾到,每周都会送一堆小零食之类的东西过去。当然也包括帮宿舍六姐妹免费修理电脑。

  –这所有的行为,他一直保持着。

  3.不爱表达的人,只选择了沉默

  小美的第一次拥抱来得非常无法描述。当然,牵手这一步是跳过去的。

  事情是这样的。又一个普通的散完步的夜晚,在小美宿舍楼下,两人继续无言呆立着享受这独特的相处时光。

  大竹这次忍不住了。大竹开口问道,小美你怎么了,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小美心里一咯噔,没说话。

  大竹又继续问道,你是不是累了,不想再散步了,还是有什么意见,你能告诉我吗。

  小美脑子一抽,张口胡编乱造了一个天打雷劈的事情–我有个发小去世了。

  大竹当下做出了至今我都觉得最温暖的事情。他一把将小美搂入怀里,一句话也没说,默默抱了十分钟。

  每次在小美津津有味地描述那天的情景时,我都要讽刺她到底是哪个发小牺牲了才换来一个主动的拥抱啊。

  但是这件事无疑成为了他们俩关系的转折点。小美觉得,虽然她脑残说出了这样的理由来解释自己莫名其妙的不好态度,

  但大竹当下的举动十分爷们儿–当然,我并不知道正常人在这种状态下是否都会这样,可肯定有些奇葩会张口回敬道:人家死了关你屁事。

  那时我也知道了小美的怪异理论。她告诉我,她每次流露出的疲倦、不开心等负面情绪,都只希望能换来对方的温暖安慰–不管是语言的还是身体的,只要是安慰就行;偏偏大竹是个不爱表达的人,只选择了沉默。

  小美说,每个喜欢你的男人,当看到你不开心时,不需要询问原因,只要冲上来抱住你就OK了。小美还反问我,这难道不是一个好男人该做的吗?

  我无法回答,只能断定小美处于极度缺爱的状态。要不就是偶像剧看多了。

  4.缘分也烧尽了

  自那之后,小美对大竹的态度有些不一样了。小美交给了大竹一项任务,帮她去市中心购置一台新电脑。小美描述了一番她想要的电脑是什么样的,然后完全放心地全权交给大竹一个人去完成,把自己的银行卡和密码也悉数交出去。

  –放心,大竹没卷走。

  大竹转了一天,花了七千元买了一台让小美完全满意的笔记本回来(那时候好点的笔记本还挺贵的)。当年新系统还是Vista,因为难用程度无须多说,小美就吩咐大竹帮她装好XP后再给她送过去。然后大竹就鼓捣了两天,换了新系统,装了各种他认为小美会用到的软件,拷了N部他们曾经提过的小美想看的电影,还有数量庞大的很不错的电子书等等。

  大竹还把电脑用户名设置成:小美の大竹。

  –这些也是小美拿到电脑后才发现的,她并不以为然,虽然在我看来已经非常温馨了。

  那时,他们俩减少了散步的次数,但是推迟了每次散步的时间。这让我突然觉得小美是个如饥似渴的发情老猫–

  小美开始将散步时间推迟到9点以后,学校11点关门,所以,一旦某天他们不小心散步时间过长,就面临流落街头的后果。

  谁会选择流落街头啊!

  而这一天也很快来临了。

  那天是周五快进快进快进然后,他们来到了酒店的房间。

  忘了说,是一个寒冬。本该是个情侣关系甜蜜递增的机会,结果,可能因为在外面磨叽的时间太长,小美在暖气十足的房间休息半小时后,发高烧了。

  当大竹冲完澡出来的时候,发现小美已经昏昏沉沉躺在了床上,浑身发烫。那一夜,大竹在床前伺候了小美整整一夜。他不停地给小美用毛巾冰额头,擦身子,烧热水,隔半小时换一次毛巾当然,情况并没多严重,就是普通发烧,小美也只是昏沉沉睡了一夜。

  但这一夜里大竹为她做的每件事,她都能记得。

  当然也记得,在一次换毛巾的时候,大竹偷偷亲了她。

  第二天早上,小美醒来后稍微好了些,她要回宿舍睡觉,大竹就依她了。

  回宿舍躺了一会儿,小美觉得越来越不舒服,就自己一个人踉踉跄跄去了校医院。

  果然,发烧39℃,医生说再不来就危险了,直接输液吧。

  然后小美就给我打了电话。

  没想到这一烧,把大竹的缘分也烧尽了。

  5.不愿意承认脆弱

  我在医院陪了小美三天,每天上下午各输液三瓶,小美烧得惨不忍睹。三天后小美退烧了,等她全好的时候,我带她去吃大餐庆祝。我跟小美尽情吃喝的时候,我问她跟大竹怎么样了。

  小美停了下来,跟我说了很长一段话。

  “那三天我发烧输液没有告诉他,他也没有联系过我,除了还是早晚给我发短信问候以外。我突然觉得,这个人好像没存在过一样,不知道是不是我烧得失忆了,还是突然就不喜欢了,或者是压根就没喜欢上。我总觉得,其实我内心里很憧憬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很安静很温暖地待在我身边,无所求也无所取,但又觉得这样的感觉太不真实了。跟他相处的这段日子,跟我自己的生活完全不是一个模样的。我每天活蹦乱跳咋咋呼呼,喜欢跟朋友拉帮结派到处疯癫,虽然只要跟他在一起,就莫名地变得安安静静,我也很享受这种安静,但总觉得不真实,不该属于我。

  “而且,我发烧那三天,他一条关心的短信、一个电话都没有,我本以为我会很伤心,但其实反倒还挺平静的。发烧的时候只能感觉到身体的感受,却顾不了心里的感受。

  “姐,你约我吃饭之前,大竹给我发过一条信息。他问我,怎么了,突然没消息了?我没回复他。我这才发现,以前都是我QQ留言给他,我发短信、打电话给他,说我们要去干什么干什么,几乎没有过他主动的时候。除了像天气预报一样定时问候以外,从来不会主动找我干什么,他难道没有需求吗?或许这样的人不太适合我吧,就这样吧。

  “烧了一次,感觉蜕变了一次一样,现在也挺好的,开开心心继续过!”

  小美的这段话让我印象很深刻,虽然当时我并没能全部理解,我甚至以为,她只是因为生病的时候大竹没有陪她,才选择不再继续相处,但后来我才明白,有些人看上去永远没心没肺,实际上只是不愿意承认脆弱罢了。

  不过,事后我才知道,大竹以为小美那天已经退烧了,也并不知道她在医院,所以就如平常一样,没有过问。

  6.想保护你的笑脸

  从那以后,小美和大竹就自然而然慢慢不联系了。大竹也认为小美可能真的不喜欢他,所以就自动选择了退出。而小美则继续过着没心没肺的日子,一人开心、全家不烦恼地过着。

  他俩的故事就这样莫名其妙结束了,之所以会在今天写出来,是因为小美突然告诉我一件事。

  小美在大学时买的那台电脑即将罢工,在她整理电脑文件的时候,突然发现了大竹当年留给她的一个文档。

  得到她的允许,我把内容直接复制过来。

  我的小美:

  今天帮你买回了你想要的电脑,还带走了你的银行卡,哈哈,你这么相信我,不怕我卷款而逃吗?

  嗯,说点正事吧。

  已经不记得喜欢上你是在哪一天了,但是,自从喜欢你的那天起,我就开始默默关注你了。

  你喜欢在食堂的A区坐在靠窗的位置,经常点一份青椒肉丝盖饭,还抢你室友的菜吃;

  你每周四下午会去图书馆还书,然后坐在二层心理学专区的位置,看一小时书再把它借回去;

  你喜欢穿那件黄色的帽衫,每次穿这件衣服都会背黑色的小双肩包,看上去很精神的样子;

  你每周二晚上要去练舞,跳舞的时候很认真,还经常训斥其他小伙伴

  不知道为什么,越是关注你,对你的喜欢就越多了一分。

  你每天看上去总是开开心心的,和朋友在一起也是打打闹闹的,有时候我在想,真的会有人一直都是无忧无虑的吗?

  嗯,肯定没有。你一定是不想把你的不开心表露出来吧,是怕会影响别人,还是就这么要强?

  不过,没关系,不管是怎样的你,你现在都有我了。

  你看,我就要毕业了,我会在这里找一份工作,然后慢慢存钱。你说过你想考研,那等到你毕业的时候,就不用急着找工作了,我肯定可以养你的。虽然我赚的可能也不会太多,但养你还是绰绰有余的。你就负责专心学习备考,要是没考上呢,那就找份喜欢做的事儿,不要计较收入,有我在呢。

  总之,我也不是什么太会说话的人,但是我会为我们的以后去努力。相信我。

  话不多说了,我希望能一直这样陪在你身边,哪怕日子过得平淡,但也想保护你的笑脸。

  因为,我爱你呀。

  小美の大竹

  7.究竟是谁辜负了谁

  如今,小美已经工作,也接触过不同的男人,谈过几次不靠谱的恋爱,现在依旧单着。

  在小美看到这个文档的时候,她的情绪复杂得难以言表。这些年没有联系的日子里,她当然也曾怀念过这份不一样的陪伴,但从未像现在这样强烈过。

  她回想起大竹和她在一起的种种情形,比如每次一起上自习,大竹都会为她备好蜂蜜水,每次一起散步,大竹都会帮她解答她遇到的小困惑、小问题,每次她露出不开心的表情时,大竹那细微的表情变化–拼命忍住却还是流露出担心的神色,包括每天早晚大竹的定时问候

  虽然大竹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但是,小美心里明白。

  这些年来,再也没有人像他这样。

  而后,小美发挥了福尔摩斯一般的精神,当然,她是天蝎座嘛–开启了搜索模式,疯狂地从同学朋友各种平台去找大竹的联系方式,但是大竹似乎毕业后和同学联系得很少,大家纷纷表示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也没有和他再聚过。

  最后,在天蝎的敬业精神下,小美通过各种网站平台搜索等功能,终于找到了大竹的QQ。

  (大竹是巨蟹座的。)

  很意外,大竹的QQ空间是开放的。小美点进去,一眼就看到硕大的背景图–

  是大竹一家三口的合照。

  大竹的老婆看上去很清秀,眼睛大大的像姐姐一样的感觉,儿子很可爱,长得像妈妈。

  看到空间名的时候,小美愣住了–

  “大竹の小美”。

  小美最终没有加大竹的QQ。但是她拜托我,把她的故事写下来。

  这世上很多情绪是无法准确描述的,失落,失意,失败,沮丧,难过,悲伤,感慨都不是。

  很多事情,也是没有原因可言的。我们总试图想方设法弄清楚一切,但事实却仿佛,本就无法成为一种条理清晰、逻辑明确的存在。

  就好像,在那些最美的年华里,终究也不知道,究竟是谁辜负了谁。

  文/陈公子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