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风的声音

  1.丑人多作怪

  正是课间十分钟,整个学校热闹得很。

  杜雪樱走进高三六班,四周静默了下,空气中开始冒着酸气,少男少女盯着这个走到后排的女孩,眼睛里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杜雪樱直直走到赵百川的位子,他趴在桌上,看起来很累,睡得很沉,并没发现她的到来,同桌在一边悠闲地转笔,也没要叫醒他的意思。

  杜雪樱也不在意,看着他翘起的头发,微微笑了,眼神很清澈,一目了然的关心。

  第一次喜欢的人,看他的眼神比水还柔,像随时都会溢出来,是怎么也藏不住的。

  她把一包巧克力棒放在他课桌里,便回去了。她刚走到门口,按了暂停键的六班像瞬间被激活,有些女生挺刻薄地说–

  “天天来,看了就烦。”

  “就是,也不看看她长什么样。”

  杜雪樱听到这句,脚步顿了下,但她还是装作没听到,继续往前走,只是本来要回教室,却拐了个弯到了洗手间。关上门,她掏出随身带着的小镜子。镜子很小,用布包包得严严实实,乍一看,绝对看不出这是镜子。

  这个年纪的女孩都爱美,书包里除了书和笔,多了镜子。杜雪樱不敢像其他女孩那样明目张胆地带着镜子,甚至不敢放在包里,怕别人看到。她记得有一次书包不小心掉在地上,东西掉出来,大家看到镜子时的眼神。

  她慌忙地收拾,听到有人很小声地说,丑人多作怪。

  对,丑人多作怪!

  2.有些人在一起是青春明信片,有些人哪怕只是走在一起,都是画风不对

  杜雪樱并不是美丽的女孩,甚至说,有点丑。

  “真丑!”杜雪樱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沮丧地说。

  小小的镜面照出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只是左半边脸有一道伤疤,烧伤,肉红色,很突兀地横着,从额头到脸颊,像一件上好的瓷器被涂了块泥巴,凝固了,怎么也去不掉。这么明显,就算留再长的流海遮住,不经意露出来,还是会吓到人。

  杜雪樱失望地收起镜子,她并不奢望自己是个美女,有时候只是想,不要丑得这么明显。

  漂亮的姑娘像拿了金手指、开了外挂,全世界都为她让路,丑女孩则像得罪了所有人,吃力不讨好,就连喜欢一个人也会被嘲笑不自量力。

  没错,杜雪樱喜欢着一个最不该喜欢的人,赵百川。

  可以说,全校大部分女生对赵百川都有过幻想,他是女孩谈话间出现频率最高的男孩,似乎谁都可以喜欢赵百川,但杜雪樱不行。

  因为我是个丑八怪。杜雪樱自嘲。她不好看,所以连喜欢一个好看男生的资格也没有。

  其实她也没对赵百川有多少妄想,就想对他好。

  对他好也不行,因为别人会说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杜雪樱失笑,打起精神去上课。所幸,她悲摧的人生,有的是这种自娱自乐的小乐观。

  妈妈说,她脸上的伤疤像一只蝴蝶,是天使的翅膀,只要她开心过每一天,总有一天会化茧成蝶,所有成长都是美丽来临前的阵痛期哼!还天使的翅膀,她就算是天使也是折翼的,飞不起来。

  杜雪樱才不相信什么化茧成蝶,她想当愤怒的小鸟,打掉每一只嘲笑她的猪。

  她的失落持续到放学,她背着书包回家,走到半路,听到后面有人叫她“雪樱,杜雪樱”,杜雪樱回头,觉得天亮了。

  赵百川向她走来,他背着单肩包,走到她身边,认真地说:“谢谢你的巧克力棒。”

  “好吃吧?”杜雪樱握着书包肩带的手心有些潮湿,她尽量装作很随意地说,“新出的,红酒味。”

  “嗯,好吃。”赵百川点头,他醒来时,巧克力棒已被同学瓜分得只剩半根。他在老师进来之前把它吞进嘴里,红酒和巧克力的醇香在口中慢慢化开,味道有些奇特,有点苦、有点酒味,又很香甜,他问,“你骑车了吗?我载你。”

  “不用了,我骑车了,”杜雪樱冲他摆手,“我走了。”

  她急匆匆地跑了,其实她今天没骑车,她也想坐在他的单车后座上,那是她最向往的时光,可她不想听别人说,一中最帅的男孩载着最丑的女孩。

  有些人在一起是青春明信片,有些人哪怕只是走在一起,都是画风不对。

  杜雪樱跑到看不见他,才慢吞吞地往前走。所有人都笑她,笑她痴心妄想,可明明是赵百川先招惹她的。

  3.这几乎是漂亮女孩才能有的奇遇

  那是几年前时很寻常的一天。

  杜雪樱骑着单车上学,可不知道怎么的,半路上车链子掉了。她不会弄,路边也没有修车店,她正干着急,身边经过一帮骑车上学的学生,有人停下来,很自然地问:“车坏了吗,我帮你看看?”

  杜雪樱回头,第一眼就看到男孩挺直的鼻梁,真直,很漂亮的一条线,眉也好看,像小说形容的“斜插入鬓”,他低垂着眼睑,一脸专注地安车链。

  啊,是个很帅的男孩,白T恤,蓝运动裤,一中的校服–还是校友。

  杜雪樱脸无端红了,她长这么大,还没受到过这样的善意对待,这几乎是漂亮女孩才能有的奇遇。

  天气有点热,男孩摆弄了一会儿,额头布了细细一层汗,他抬头:“不知什么时候能弄好,要不,你先骑我的车回去,到时候再还我。我是六班的,我叫赵百川。”

  这种情况,应当礼尚往来地报姓名。

  杜雪樱却下意识地退后一步,她不想说她的名字。六岁之后,她甚至有些讨厌她的名字,这么好听的名字,却有张难看的脸。她要一说名字,他就会知道,她是全校闻名的丑女孩。她又退后一步:“不用了,真谢谢你,我等你弄好。”

  赵百川冲她笑了下,那笑容真干净,像秋日的阳光般温暖地洒在身上。

  过会儿他就弄好了,杜雪樱骑上去试了下,感激地说:“谢谢你。”

  “小事,赶紧去学校吧,要迟到了。”

  赵百川催促着,骑车走了。杜雪樱在后面跟着,她并不急,她看着他们一点点拉远,拉出归于陌路的距离。她是感激的,不过这样的男孩太美好了,好得让她不敢靠近。前面的赵百川察觉到她没跟上来,停下来等她,边等边喊:“雪樱,杜雪樱,快点!”

  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字?也对,自己这张脸,不就说明了她是谁。

  杜雪樱卖力地骑,追了过去。

  那天,他们是一起并排骑到学校的,没有迟到。

  两人急急忙忙回教室,杜雪樱进教室前,又回头看了一眼,她看到,赵百川站在教室后门,也在看她。隔得太远,她看不清他的神情,但她相信,他没笑她。

  4.她除了伪装的乐观,并不勇敢

  杜雪樱以为,这会成为她藏在日记里难以取齿的美丽心事。

  她没想到,下次在走廊遇见,赵百川见到她,朋友般冲她笑了下。杜雪樱被急着上洗手间的同桌拖着向前走,匆匆路过他,她有些反应不过来,问同桌:“你知道赵百川吗?”

  “谁不认识咱们校宝。”同桌一脸的莫名其妙。

  杜雪樱抓着她的手:“你看看,咱们后面是不是他?”

  同桌回头:“没错,就是赵百川,怎么了?”

  这次轮到杜雪樱抓着同桌上厕所,他对她笑了,笑了!!!

  就算是平凡的女孩心里也住满白鸽,当他来临时,会怦怦地撞着,要飞出去。

  杜雪樱的心,振翅欲飞啊!

  可她洗手时,看到镜子里那个很明显的蝴蝶伤疤时,那些鸟儿安静了,她比平凡的女孩不平凡,她丑,他们不会有交集的。

  杜雪樱很想像妈妈期望的,长成乐观豁达的女孩,她看起来也是活泼开朗,但她明白,内心深处她是躲在茧中怯弱自卑的毛毛虫。她织了一层又一层厚厚的茧,全用来保护自己,她很怕被笑,很怕陌生人,很怕他们投向她脸上那好奇、同情的眼神。

  杜雪樱总在日记里说,我要勇敢一点,但她除了伪装的乐观,并不勇敢。

  这样到了高一,又是很寻常的一天。

  轮到杜雪樱做值日,一起值日的同学放学就跑了,说有事,下次补上。

  下次他还是会跑的,杜雪樱清楚,总是这样,她习惯了。

  小时候,她很怕自己像异类,会尽量地融入环境。她不知怎么对人好,就只会讨好,帮同学做值日、买小零食,慢慢地就会有好人缘,妈妈看了也会放心,但有时杜雪樱也想有人对她好。

  不过她挺喜欢一个人做值日的,教室空无一人,她慢慢地扫,周围一点点变干净,其实能帮人做点事,也挺开心的。她哼着歌,四周这么安静,只有她,很安全,她并不担心有人看她。

  杜雪樱边擦黑板边唱,黑板太高她够不着,

  踩着椅子:“多年以后,你回到我身边,不安全充满了你疲倦的眼睛”

  唱到高潮,杜雪樱陶醉地扭头,看到一双偷窥的眼晴,是赵百川!

  杜雪樱惊恐地住口,一失神从椅子掉下来,脚一扭,咔嚓一声,钻心的痛从脚踝处传来。

  赵百川也慌了,他急忙冲进来:“你怎么了?”

  杜雪樱痛得眼泪都流下来了,她羞愤地瞪着他,男神你为什么要站在那里?!

  赵百川背她去医务室,校医检查了一下:“骨折,去医院。”

  拍了片,又做了固定,杜雪樱被扶着走出来,赵百川很不好意思:“对不起,对不起。”

  他又说:“你放心,我会负责的。”

  杜雪樱痛得说不出话,只能在心里刷屏,不要说这么引人遐思的话!

  5.赵百川,你是一剂良药,却很苦

  赵百川真的很负责,杜雪樱不方便,上学放学他包接送。

  那是杜雪樱无趣的读书生涯中最灿烂的一笔,每天她站在门后,等着门铃响起,想着赵百川什么时候上来,心里像有只小鹿在跳着踢踏舞,蹦跶蹦跶着,这才是青春啊!

  她简直挑不出赵百川一点毛病,他这么细心,小心翼翼地扶她下楼,怕她硌着,还在后座绑了个坐垫。每次她坐下,都会酸溜溜地想,这样好的男孩将来不知道要便宜了谁。起初几天,他们还礼貌地说些客套话,后面话慢慢多了,开始吐槽学校越来越变态,老师没“人性”

  赵百川说:“你唱歌很好听。”

  他在前面哼着曲调,杜雪樱听着,轻轻和着,他们都喜欢牛奶咖啡这个组合,都喜欢《越长大越孤单》,很快从一面之缘变成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赵百川是个非常好的人,仗义温和,变天了,会提醒她加衣,下雨会带伞,他话不多,甚至有些沉默寡言,但很爱笑,笑容干净。杜雪樱不知道有人笑起来真的可以像阳光一样,那么温暖。

  每当坐在单车后座上,看着前面被风吹起衣角的少年,她总希望时间能静止。什么都很好,除了他们经过学校时,那些看热闹的眼光、指指点点的同学,还有拦住赵百川表白的女孩。大多是些清秀可人的女孩,拿着亲手折的五角星、千纸鹤,害羞地递过来。

  赵百川一般不接,很冷酷地说:“谢谢,我不需要。”

  杜雪樱却很羡慕,她羡慕那些漂亮的女孩可以大胆地喜欢一个人,亲手送礼物,如果换成是她,会被笑不自量力了,她也羡慕赵百川有人喜欢。她在后面拉了拉他的衣角:“有人送礼物是什么感觉?”

  赵百川回头看她一眼,笑着说:“没什么感觉。”

  “是吗?”杜雪樱很失望,想想也对,他又不是她,被送礼物都麻木了,有什么感觉。

  她嘀咕:“身在福中不知福。”

  她好羡慕他们,就算再平凡的女孩,也可以有明澈清亮的人生,不像她,天灰灰的。

  她也想送礼物,和他有一面之缘之后,她也折了一玻璃瓶的五角星、千纸鹤,每张纸上都写着他的名字。写时,她想,赵、百、川,海纳百川,你容得下一个丑女孩吗?她从没奢望过能送出去。

  一个月后,杜雪樱的脚拆了石膏,最后一次,她递给他一封信:“别人托我给你的。”

  信是她写的,怕他认出笔迹,用左手写的,抄了一首诗,冯唐的《中药》。

  世间草木皆美

  人不是

  中药很苦

  你也是

  赵百川,你是一剂良药,却很苦。

  最后一句,她当然没加上去,他聪明得很。

  把信送出去,杜雪樱暗暗松了口气,心里升起一股满足,她也算亲手送出了一封信!

  到家了,杜雪樱下车,笑嘻嘻地说:“赵百川,你解脱了!”

  她转身要走,赵百川叫住她,递给她一个纸袋,里面是那年冬天很流行的围巾、手套、帽子、护耳四件套,粗线针织,彩虹的颜色。看到的瞬间,杜雪樱眼眶湿了,赵百川有些揶揄地说:“被人送礼物是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杜雪樱很想像电视剧演的,马上戴给他看,转个圈什么的,或者扑上去,激动地说喜欢,可她紧紧地抓着纸袋,干巴巴地挤了几个字:“谢谢你,赵百川,你真是个好人。”

  他真好,照顾她,还送她礼物,其实她想说,被人送礼物感觉很幸福。

  她错了,赵百川不是中药,他是糖,甜的!

  那晚回到家,杜雪樱第一件事是把四件套一一戴上,兴奋地跑到妈妈面前:“妈妈,好看吗?”

  她都没发现,她已经好几年没问过母亲这个问题。

  有很长一段时间,这些都是她的忌讳。

  6.我相信你小时候一定很漂亮,像小仙女一样

  赵百川太好了,好到杜雪樱舍不得。

  杜雪樱想一直和他做朋友,也想对他好。折星星、千纸鹤这些当然是不行的,她最多送他零食什么的,就算每次出现,多少会受些冷眼,她也不在意。她想,赵百川这么好的人,他们当然关心他,觉得她不配也是能理解的。

  可她真的只是想对这个温和少言的男孩好。

  杜雪樱慢吞吞地向前走,边走边想,以后还是趁没人时去吧。

  正想着,身边一阵车铃声,赵百川停在面前:“还说你骑车了?上来,我载你。”

  这路段离学校有点远了,就稀稀落落几个同学,杜雪樱跳上去,看到他单肩包的拉链没拉好,露出粉红色的一角,是信,还有淡淡的香水味。

  “又有人给你送信?”

  赵百川点头,杜雪樱有些好奇:“你统计过收到了多少封情书吗?”

  “没有,谁会这么无聊,我又没有收藏癖。”赵百川好笑道。

  听听,这傲娇的语气,她还没被人追过呢。杜雪樱冒着酸气地想,如果不是那场大火,如果没有这道伤疤,她也会有很多人追吧,说不定也有赵百川这种条件的。

  她有些兴奋地用手指戳戳他的背:“赵百川,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以前长得很漂亮的,大家都叫我小仙女呢,不信我拿小时候的照片给你–”

  那个“看”字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杜雪樱想起来了,没有照片。

  出事后,除了必要的证件照,她就没拍过一张照片,过去的照片也被她扔了,一张都没留。现在想想,她连过去长什么样都很模糊了,依稀是个清秀爱笑的小姑娘。可没了,她连一张证明她好看过的照片都拿不出来。

  她讪讪地说:“其实也没多好看,就相对现在–”

  “我相信,”赵百川回头,很认真地说,“我相信你小时候一定很漂亮,像小仙女一样!”

  7.其实我一点也不希望我爸爸是英雄

  杜雪樱小时候确实长得很漂亮。

  白皮肤,大眼睛,有点婴儿肥,爱笑,一笑鼻子就微微翘起来,比洋娃娃还可爱。

  爸爸最疼她,总是抱着她转圈,亲亲她的小脸蛋:“我的小仙女,今天开不开心?”

  “开心!”杜雪樱奶声奶气地回答,她小时候每一天都过得很开心。

  可惜,后来什么都变了,那场大火改变了一切。

  杜雪樱看着前面的男孩,赵百川的眼睛像有簇小火苗,那么温暖。

  他相信她,她在后面偷偷笑了,她真幸运,能遇见这么好的男孩。可高三了,他们很快就要毕业了,杜雪樱问:“你想报哪所学校?”

  赵百川说了一所挺有名的警校,她吓得差点从后座跳下来。

  “你怎么会想去当警察?”

  “当警察不好吗?除暴安良,还能保护人。”

  当警察不是不好,只是杜雪樱无法反驳,许久才轻声问:“赵百川,你知道我爸是怎么去世的吧?”

  车一拐,差点倒下去,赵百川赶紧稳住,低声说:“知道。”

  十一年前的那场大火,震惊了这座南方小城,大家多少会有些印象。

  杜雪樱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这座城市如此繁华,谁还会记得过去的伤痛。她记得爸爸刚去世时,很多人来看她,领导、楼里的居民、好心的市民,表彰大会、追悼会,所有人都对她说,雪樱,你爸爸是英雄。

  他真是个英雄,女儿也在着火的楼层,他先去救别人,后来赶去救女儿,被掉下来的横梁砸到,当场死亡。那几天,来看她的人很多,一拨又一拨,可不到一个月,安静了,只有那个蝴蝶形的伤疤永远留在脸上,提醒着她没爸爸了。

  杜雪樱的眼角有些湿:“其实我一点也不希望我爸爸是英雄。”

  妈妈总说,雪樱,你爸爸是消防警察,做了他该做的事,他是个英雄,我们不能丢他的脸。

  她低下头,小声说:“有时候,我真想做个坏人。”

  好人除了得到一个“好”字,还有什么?她想做坏人,可以和每一个人笑她的人打架,把那些好奇的眼光全部瞪回去;去喜欢一个人,可能头破血流,可能一无所有,但起码是笑着的可她终究只能像那个难看的伤疤一样,当个畏畏缩缩、假装乐观的杜雪樱。

  赵百川望着这个悲伤的女孩,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揉了揉她的头发。

  杜雪樱抬头,在他眼里看到同样的情绪,忧伤像蓝色的海,弥漫在他脸上,他如此温柔。

  8.累点好,累点,这场漫长的暗恋就能提早结束

  高考填志愿,赵百川还是报了警校。

  杜雪樱选了个技术性很强的专业,两人分隔两地,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坐火车也要十个小时。

  赵百川先到学校报到,他挺独立的,一个人去,杜雪樱送他。

  两人坐在车站,杜雪樱望着身边的男孩,想,这次他是真的解脱了。毕业后,他们会像很多同学那样,慢慢就没联系了,从曾经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变成找话题寒暄的同学。也没什么,很多人都这样,有点可惜的是,她还是没说出那两个字。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杜雪樱的心简直如处在冰火两重天,她不甘啊,她嘴上和赵百川说个不停,可没一句是她真正想说的。火车快进站时,她豁出去了,装作开玩笑地问:“以后就可以谈恋爱了,赵百川,你说会有人喜欢我吗?如果是你,你会喜欢我这样的吗?”

  话一说出口,杜雪樱就马上后悔了,她的脸要烧起来了似的,尤其是脸上的伤疤,像被放在火上烤,她怎么就说出来了,真丢人!她觉得一分一秒都待不下去,只想逃。她讪讪地挠头发,强笑着:“我开玩笑的–”

  赵百川没回答,他把手放在她肩上,郑重而严肃:“雪樱,如果愿意,我可以当你的哥哥。”

  哥哥?学生时代最亲密的关系。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可以认他做哥哥,可能你们会有什么,可能你们永远也不会有什么,但认了,你就多了个哥哥,你所有的撒娇、天真、任性都有了理由,因为他是你哥。

  赵百川真的是个非常非常好的人,他连拒绝都这么温柔。

  不该让他为难的,杜雪樱用力地点头,可那个亲密的称呼却是怎么也喊不出口。

  广播开始催了,赵百川揉了揉她的长发,拉着行李进去。杜雪樱没追上去,她就站在原地等着等着,直到再也看不到赵百川,强忍的眼泪才落下来。她该高兴的,起码她多了个哥哥。

  上了大学,他们并没有断了联系。

  赵百川经常打电话过来,舍友都知道,杜雪樱有个上警校的哥哥,很英俊,超级帅。她把他发来的照片都收好,夜深人静时,就拿出来看,瘦了、黑了,脸上的线条硬朗而阳刚,他穿着警服,很像逝去的爸爸。

  杜雪樱希望,赵百川以后不要当一个太尽职的警察,她想让他自私点,不要那么好。

  大学比高中自由多了,杜雪樱很努力,她把时间都用在学习上。她成年了,得靠自己,这个世界还是对她竖起很多高墙,比如她还是没人追,但还是相对宽容的,会给足够优秀的人留一扇窗。

  杜雪樱变了很多,离家后,她没再像妈妈期望的那样做个讨人喜欢的女孩,她想做个真正快乐的女孩。没有好人缘也没关系,她还有一个哥哥。

  杜雪樱会省下生活费去看赵百川,并没有告诉他,就偷偷去看他,她不想让他发现她的喜欢,给他增加负担。

  警校是军事化管理,封闭式的,如果能在门口幸运地看到他,她像瞬间被充满电,全身又是满满的正能量,如果没看到,也没关系,她在有他的城市到处走走看看,想着他可能也来过这里。

  她只能待半天,晚上坐火车硬座回校,有时买不到坐票,只能买站票。

  杜雪樱站着,望着外面的黑夜,挺累的。

  累点好,累点,这场漫长的暗恋就能提早结束。赵百川是杜雪樱温暖明亮的梦想,是她无法触及的火光,她靠着他取暖,却永远触摸不到他,但她还是感谢他的,没有他,她的大学乏善可陈,哪能走这么多思念的路。

  杜雪樱觉得,火车是世上最好的交通工具,把她送到有他的城市。

  9.赵百川,你就算不情愿,也不用哭成这样

  赵百川比杜雪樱更忙,他上的警校,管理很严格。

  但他还是个很尽职的哥哥,杜雪樱生日,他会过来看她。

  每年生日是杜雪樱最幸福的一天,每次都是赵百川刚走,她就开始等明年的生日。

  赵百川一年比一年更加俊朗帅气,每次来找她,舍友都会追问他有没有女朋友。

  “我哥有喜欢的人了。”

  “谁啊,有没有照片,快给我看看是什么样的女生敢抢我男神!”

  杜雪樱说不清楚,其实她就想骗骗自己,假装赵百川有个喜欢的人,那人是她。

  大三那年,舍友陆续谈恋爱了,还“恬不知耻”地拉到单身的同学面前秀恩爱。生日前几天,杜雪樱接到赵百川的电话,说他要训练,不能来了。

  “你注意安全。”杜雪樱忍住失望,装作不在意地挂了电话。

  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她每一天都等着这一天,可他不能来。

  生日那天,杜雪樱请舍友吃饭,还点了酒,喝得有点高了,被扶着回来。

  在宿舍楼下,一眼看到一个穿着风衣的高大男孩,是赵百川!

  杜雪樱愣住了,冲过去:“你不是不能来吗?”

  “装病逃了,”赵百川的脸被风吹得有点红,“好久了,想来看看你。”

  杜雪樱不知道用了多少毅力才忍住眼泪,她带他去了一个比较温暖的地方,也算是学校的约会圣地。赵百川一脸歉意:“来得急,没给你带礼物,你想要什么,哥回去买给你?”

  杜雪樱摇头,认认真真地看他,没错,真的是赵百川!她满足地笑了,觉得人生圆满了。两人开心地说些话,酒劲上来了,杜雪樱的意识有些模糊,她笑嘻嘻地问:“赵百川,你真想送我礼物?”

  他点头,杜雪樱把脸凑过去,手指放在脸上:“你亲我一下。”

  赵百川脸一下子红了,转过头,尴尬地说:“别闹了,雪樱。”

  “真的,我都没人追,我想知道被亲吻是什么感觉,赵百川,你亲我一下试试。”

  赵百川脸更红了,昏暗的光线下,她的伤疤并不明显,眼睛含了水似的,其实要不是有疤痕,她真是个美人,眉是眉,眼是眼,正是最娇艳动人的年纪。她挺美的,赵百川拒绝不了她,无奈地说:“好吧。”

  嗓音还带着一丝紧张,他握着拳,把脸凑过来。近了,再近了!杜雪樱吓得不敢动,她看着他的脸一点点靠近,有些眩晕,意识又恢复瞬间的清醒。她猛地捂住他的唇:“等等!你和别人亲过吗?”

  赵百川只露出一双害羞的眼睛,他摇了摇头。

  杜雪樱放开手,拉开两人的距离,她说:“那算了。”

  她转过头,很认真地说:“你初吻啊,第一次还是留着跟喜欢的人比较好,不要跟我这样一个–”

  那三个字“丑八怪”她没能说出口,因为赵百川兀地低下头,捧着她的脸,很用力地亲下来。当时是什么感觉?杜雪樱想不起来,她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世界都不真实了。

  杜雪樱睁眼,看到赵百川一脸的泪水,他的眼睛被悲伤淹没,她一摸,一手心的湿润。

  她慌了,推开他,不知所措地说:“赵百川,你就算不情愿,也不用哭成这样!”

  她手忙脚乱,努力安慰:“你别哭了,我错了,我不该强迫你。”

  “”赵百川伸手用力地抱住她,在她耳边哽咽着,“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10.一切都清楚了,根本没有那么多浪漫的事

  后来那晚发生什么,杜雪樱不知道。

  她只知道醒来,他们还在学校的凉亭,赵百川靠着柱子睡过去了,她身上盖着他的风衣偎依在他身边。她有些窃喜地想,她虽然没能和他在一起,但也算是和男神做了很多浪漫的事,嘿嘿,她还亲了男神。

  赵百川没多久也醒来了,他得回去了,杜雪樱送他。

  两人有默契地都没提昨晚的事,就是看到彼此时,脸都不自觉地红了,看一眼就飞快地移开。

  杜雪樱心里那些养得珠圆玉润的白鸽又在乱撞,要飞出去了。

  赵百川感冒了,嗓音有些嘶哑。火车还没到,杜雪樱不放心,去买药,她的钱请客花光了,只得拿他的钱包。付款时,她瞥了一眼钱包,愣住了–为什么赵百川会有她小时候的照片?

  杜雪樱头重脚轻地回去,她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现,但到底没忍住,咬着唇:“你怎么会有我的照片?”

  她看他,黑亮的眼睛一片清明,有隐忍的泪光。

  赵百川呆住了,本来脸色就不是很好,此刻脸全白了:“我,我–”

  杜雪樱没给他开口的机会,她一字一顿地说:“是我爸救了你,对吧?”

  赵百川说不出话来,杯子水被别人撞了下,热水溅了一手,但他像没有知觉,不安、惭愧地看着她。

  杜雪樱哭了,一切都清楚了,根本没有那么多浪漫的事。

  怪不得初见,他就叫出了她的名字;怪不得她摔坏了腿,他会那样照顾她;怪不得他相信她小时候很漂亮;怪不得他会当她哥;怪不得他们天各一方,还能是朋友杜雪樱退后一步,眼底一片血红,几乎要流出血泪,她愤恨地问:“你同情我?!”

  11.他只是个寻常的男孩,自私平凡,并没有她想的那么好

  十四年前的那场大火,当消防警察的杜爸爸赶到现场。

  身为父亲,他第一时间想救的是自己被困在火中的女儿。只是他在上楼时,听到有孩子在哭,他敌不过一个人的良知,先去救他。小孩被救出来之后,他要赶过去救自己的女儿,被横梁砸中。那个小孩就是赵百川,他活下来了,但杜爸爸死了,杜雪樱的脸也毁了。

  火灾过后,大厦不能住人,原来的居民也搬光了。杜雪樱没想到会再见到爸爸当年救下的小男孩,原来他长大后,会长成一个这么好看善良的男孩,好得让人找不到一点毛病。可他为什么会来到自己身边?

  杜雪樱不断后退,她流着泪哽咽地问:“你可怜我?”

  这么多年,她以为遇见了一个很好的男孩,他们是朋友,他们相识相知,结果他不过是报恩,他可怜她、同情她。

  赵百川摇头,他紧张地说:“不是的,雪樱,你听我说–”

  “那我问你,”杜雪樱打断他,指着脸上的伤疤,“如果不是我爸救了你,你看到我这样的女孩,你会那样帮我,你会多看我一眼?”

  “赵百川,你说实话!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从来没对我说过谎,你告诉我,你会不会?”

  赵百川的眼圈红了,有泪在眼里汇聚,他紧张得胸口不断起伏,几次要说什么都没开口,最后放弃般颓废地说:“不会。”

  不会,如果不是杜雪樱,他并不会那么关注一个不好看的女孩。

  他只是个寻常的男孩,自私平凡,并没有她想的那么好。

  杜雪樱笑了,她指着自己:“那你还说不是可怜我?”

  她把杯盖扔过去,冷声说:“赵百川,以后你不是我哥,我们,我们连朋友不是!”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12.他吻她时,心是疼的

  赵百川要追过去,追了几步,却发现没有追的立场。

  他蹲下来,捡起杯盖,这保温杯是她刚才买的,让他在火车上装水喝,她说感冒要多喝水,他还记得她的语气,亲昵的、关心的,脸红红的。赵百川突然再也抑制不住满腔的情绪,他抱着杯子,无声地哭起来。

  十四年前,他也只有六岁,着火了,到处都是火,他吓坏了,只会哭。哭得嗓子嘶哑时,有人冲进来,救了他,抱他到安全的地方。

  “乖,听叔叔的话,勇敢点,自己走下去,叔叔要去找我家小仙女!”

  赵百川鼓起勇气,自己走下去,走了几步,他听到后面一声巨响,他回头,看到刚才高大威武的叔叔被砸得奄奄一息。他吓傻了,一动不动,叔叔拼着最后一口气喊:“跑!快跑!”

  一个钥匙扣滚到脚边,赵百川捡起来,疯了似的跑出去。他被救了,后来他听说,那个叔叔死了,他六岁的女儿在楼上,严重烧伤,动了好几次手术。

  他打开钥匙扣,里面有张小小的照片,眉目如画的小女孩笑得很甜,像叔叔说的,是个小仙女。赵百川让妈妈带他去看她,想把钥匙扣还给小仙女。他看到她,她躺在病床上,头上缠着着绷带,连眼睛也被包着,听到是爸爸救的小男孩来看他,她哭着大喊:“出去,出去!我不要见你!”

  他永远记得她当年的话,她说,“我恨你!我不要爸爸是英雄,我要爸爸活着。”

  后来她长大了,她还是这样跟他说–我一点也不希望我爸爸是英雄。

  他从来不敢告诉她,他是当年的那个小男孩。

  他怕,他怕一说出来,他们就完了。其实这么多年,她躲躲藏藏的心意,她当作玩笑说出来的喜欢,他全都清楚,可他从来不敢回应,也不敢去想,他很怕,怕她失望,怕她最后发现,喜欢的人其实是一直恨着的人。

  这么多年,他藏着这个秘密待在她的身边,做她的朋友、哥哥。

  从一开始他想对她好,报达叔叔的恩情,到现在,他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算什么。

  他只知道,她说亲她当礼物,知道他是初吻又说算了,他吻她时,心是疼的。

  13.原来,她半生渴望,不过三个字,在一起

  后来,赵百川打电话给杜雪樱,也来找过她。

  她不接,不见,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杜雪樱终于消化了这个事实。她心平气和了些,在电话里跟他说:“我们就这样吧,赵百川,我要的,你给不了。”

  她要的是喜欢和爱,不是同情和可怜。

  她换了号码,新号码没发给他,他找不到她。

  两人就这样,像许多曾经要好的朋友一样,散了。

  很快就到了大四,六月毕业,杜雪樱最后一次坐火车去他的学校,和过去一样,她没告诉他。她来和她的青春作个告别,这一次,他们的故事真的尘埃落定。

  杜雪樱没看到赵百川,她在那座城市待了一天,回来买的是站票。她站了一夜,流了很多苦涩的泪水,来来回回唱一首歌“多年以后,你回到我身边,不安全充满了你疲倦的眼睛,看着我,也告诉我,你是否,也相信着童话”

  其实,她是很愿意去相信童话。她总想,会有那么一个人,不介意她的伤疤,看到她敏感、渴望爱的心,温柔地对她,免她惊扰,免她忧。如果是这样,她就算穷尽一生,也要为他做个美好的人。

  原来,她半生渴望,不过三个字,在一起。

  过去,她总奢望,赵百川能给她一个童话,现在,她清醒了。

  她真的要和他说再见了,她所有的思念都洒在那条铁轨上,被来来往往的火车碾碎成灰。

  她不知道,这条路,这一年,赵百川也来来回来走了好多遍。

  他来看她,却和她一样,一次也没敢叫住她。

  14.现实太沉重,她和脸上的蝴蝶一样,都飞不起来

  再后来,毕业,找工作,工作。

  杜雪樱的人生循规蹈矩,她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到赵百川。

  又是很寻常的一天,杜雪樱遇见赵百川,这次他穿着正式警服。她毕业一年,成熟多了。其实赵百川也没做错什么,只是她自尊心作祟,以前骂她的人也没说错,丑人多作怪,只要谁敢稍稍挑衅她的自尊,她简直要冲过去和他决斗。

  两人在街边的咖啡厅坐了一会儿。

  杜雪樱看着几乎可以给人民警察作代言的赵百川:“你当上警察了?”

  赵百川点头,杜雪樱由衷地欣赏:“真帅,有你这样的警察,女同胞都会觉得安全。”

  他很不好意思地笑了,杜雪樱想,也没多难受,你看,她还能开玩笑。

  赵百川说:“以前你不是问我为什么想当警察吗,其实要谢谢你爸。”

  叔叔救了他,从那天起,他就想当个警察。

  杜雪樱的眼眶有些热,她说:“我爸是个英雄,可赵百川,我希望你好好的。”

  当警察并不比消防警风险小,到处都是危险。

  他们用咖啡碰了杯,一切都在无言中。赵百川问:“你呢?”

  杜雪樱很想用网上很流行的一句话回他,我很好,还是一个人,没变成一条狗,想想又算了,她没必要在赵百川面前张牙舞爪。她说:“挺好的,我的专业不难找工作,工作一年,存了笔钱,想去做手术。”

  她有些自嘲地说:“以前家里条件不好,妈妈叫我不要在意,我也不好意思提,想大不了一个人过。可看着别人成双成对,而我长这么大也没人追,还是希望有人喜欢。医生看了,说挺难,但现在技术比过去好,应当会有些改善。”

  她絮絮叨叨讲了很多,赵百川一句话都没说,悲伤地看她。

  他还是有着和过去一样的眼神,干净的,透明的,忧伤时像蓝色的海洋。杜雪樱差点伸手去捂他的眼睛:“别这样看我,我只是想活得轻松一点。”

  她有英雄的父亲,也幻想过美好如童话的人生,但现实太沉重,她和脸上的蝴蝶一样,都飞不起来。

  15.就算蝴蝶飞不过沧海,她也想和他有一次刻骨铭心

  手术的那天,杜雪樱一个人去的,她没有告诉妈妈。

  走到门口,她看到赵百川,他一脸坚决地看着她。杜雪樱径直走进去,走到半路,手被拉住,他的手有点抖,却很果断很有力。这是他第一次拉她的手,他拉起她就走。

  杜雪樱蒙了:“赵百川,你想做什么?”

  他没回答,就拉着她向前走,仿若医院是洪水猛兽。直到出了医院,才说:“雪樱,你还相信童话吗?”

  杜雪樱愣住了。

  那一年,他们还年少,她坐在他的单车后架唱《越长大越孤单》,唱到“你是否也相信童话”,她问赵百川“你相信童话吗”,只要是好女孩就能获得幸福的童话般的生活。

  他反问她,她说信,赵百川回答:“我也相信!”

  杜雪樱没回答,赵百川看着她的眼睛,眼里有泪,他又问:“那你还相信我吗?”

  杜雪樱看着他,熟悉的眉眼,赵百川还是赵百川,他没变,他还是那个正直善良的男孩。她的眼睛有点酸,嗓子有些堵,她有点想哭了,她发现,就算他们分开这么久,她还是愿意去相信他,相信他会给她一个奇迹。

  她点点头,赵百川笑了,他拉着她,一直往前走,往前走。

  他发现他早就想这样做了,在那年少懵懂的岁月,在那白衣如歌的时光,在那他徘徊于她身边不知所措的两年,她不知道,他在初二之前就认出了她,他不敢靠近,总是躲在暗处,偷偷地看着她、跟着她。

  后来,这变成了习惯,就算她说他们连朋友都不是,他还是习惯在她看不见的角落看着她。他看着她找工作,看着她一个人努力,一个人坚强。如果想起一个人,看着她却不能靠近,心是疼的,这不是喜欢不是爱,那会是什么?

  分开以后,赵百川才发现,他是想她的,想她坐在单车后座的歌,想她俊秀的笔迹说他和中药一样苦,想他们接吻时,他颤抖的心,她眼睫的泪光,原来不知何时,她已住在他心底,他想牵着她的手走下去,一直走下去。

  一切都不重要了,杜雪樱不知道赵百川要带她去哪里,无所谓了。

  她只知道他牵着她,他们走的一每步都开出花,她心上的那只蝴蝶终于展开双翼就算他们都长大了,就算他们不再是相信童话的年纪,她还是愿意去相信,相信赵百川,就算蝴蝶飞不过沧海,她也想和他有一次刻骨铭心。

  文/麦九

打赏
赞 (32)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