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飞人不会飞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哎,毕夏,你不就在2012年搭车去了西藏,有必要这样一次次地写那时候遇到的人和事吗?你没厌倦,我们都看得厌倦了。

  不好意思,又让你们失望了。这次,我写的还是在西藏遇到的人。

  这次的主人公,叫老高。老高不老,之所以叫他老高,仅仅因为他的年龄比我大,不过话说回来,2012年老高也才二十八岁。

  我是通过一个叫巴飞的男生认识老高的。巴飞是我在拉萨相见恨晚的好兄弟,有天他带着我去机场接来西藏之前在驴友群里认识的朋友。那个朋友就是老高。

  我在拉萨贡嘎机场门口看到老高的时候,我着实被吓了一大跳。身高一米八的他穿了件亮黄色的冲锋衣,背着个红色的双肩包,那“绝美”搭配下的画面实在太美。更让我忍俊不禁的是,当他从二十米开外向我们走来的时候,我看到他的两个鼻孔里都塞着纸巾。

  在带他去吃饭的路上,我们问他为什么不选择坐火车,这样就对高原反应有一个循序渐进的适应过程。谁知道他想都没想就说:“坐飞机快啊,省时间。再说我习惯坐飞机了。”那一刻,我和巴飞额头冒出三根黑线。

  可没想到的是,老高带给我们的黑线远远不止三根。

  老高在来拉萨之前在五星级酒店订了房间,当天晚上十二点多我和巴飞接到了他的夺命连环CALL,当他告诉我们他做出这样激烈的反应是因为在枕头下发现死去的蟑螂后,我和巴飞恨不得一秒钟跑到他面前揍他一顿。后几天,老高的高原反应越来越严重,每天他都要去医院吸氧。所以我们给他买的布达拉宫的门票、给他付的去羊湖去纳木错的包车费全部浪费了这所有的一切都让我们抓狂不已。我们怎么都想不到一个身高一米八、身材魁梧的男人胆子那么小,体质那么差。但是,这不妨碍我们和老高成为无话不说的朋友,这其中的原因,除了老高每天都会请我们吃饭之外,更多的是我和巴飞对老高生活的向往。

  在和老高的闲聊中,我们知道他在上海的一家外企上班,过得是西装革履、皮鞋铮亮的生活。他的月收入很丰厚,一个月的房租都要上万。他经常和上流社会的人接触,朋友圈散到各个行业。他工作很忙,一个月有二十天都在飞机上2012年,我和巴飞是还在象牙塔里享受大学生活、对未来没有多少设想的穷学生,老高的故事像一个渐次铺开的画卷在我们的面前呈现出一个瑰丽的新世界。我们欣羡老高的生活,我们向往老高的生活,那个时候,我们把老高当成最崇拜的偶像。

  旅行结束,坐火车回家,在上海和老高分别时,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见面的我在火车站哭得泣不成声。

  前几天,距离两年之后,我再一次见到了老高。老高来我所在的城市出差,我看到他朋友圈发的消息,立马约了他吃饭。

  老高在约定的时间过了一个多小时候才赶过来,穿着西装的他一坐下就连说好几声对不起。他告诉我从早上九点一直开会到现在,这样的生活还要持续好几天。

  两年不见,老高变得越发成熟和睿智,已经毕业工作的我问了他好多工作上的事情,他一一给我解答。

  吃饭的间隙,我出去接了一个电话。电话持续了十分钟,挂了电话回到座位,我发现老高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他松开了脖子上的领带,眉头紧皱着,嘴里轻声呢喃着什么。

  几分钟后,他醒来发现自己睡着的窘境,又跟我说了几声对不起。

  “很累吗?”我问老高。

  老高拿出手机来给我看他的行程,这个月他要去十三个城市出差,他在上海自己家停留的时间只有一个晚上。

  “毕夏,现在你还羡慕我吗?”说完,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我突然间就想到了在拉萨时对老高的崇拜,可此刻,这份崇拜却像一团棉花般堵住了我的嘴。我看着老高,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转过头,望向窗外。车水马龙,霓虹闪耀,来来回回低头奔走的人,是刚下班准备回家还是怎样呢?

  我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但在此刻我非常确信的是,在每个光鲜亮丽外表的背后,一定会有别人看不到的一面。那一面,是肮脏、是困惑、是疲惫、是隐忍、是无奈、是妥协

  想要成功,想要活得漂亮,一定要付出些什么吧。

  我想,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文/毕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