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是我情长的答案

  大概在某个我睡懒觉的上午,或者在某个我突然连上网的下午,总之我打开QQ,看到编辑对我说要写专栏,主题是:喜欢一个人到底有多久。

  我差点脱口而出:你管我有多久

  可能不会太久,心动是很不靠谱的东西。

  但我知道,这并不是《良辰多喜欢》这个故事的初衷,而故事里的乔唯也肯定不会这么想。

  她喜欢祝良辰整整十一年,从某种意义上讲,我很羡慕这种感情,至少在我的生活中还没有遇到一个这样长情的故事。

  暗恋,听起来就很悲情的两个字,可在乔唯这长达十一年的暗恋里,她从没有一刻因为爱而不得感到难过,她是那么快乐。

  大概她自己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暗恋成真。假如祝良辰没有决定开始他们的故事,我相信她会把这份美好的喜欢放在心里,然后她过属于她自己的生活,谈恋爱,结婚生子。

  就像望着天上遥不可及的星星,摘不到,也擦不掉。

  对于乔唯来说,喜欢一个人,可以和星辰一样明亮。

  我没有乔唯的这项暗恋的能耐,我只会写字,所以我把这项能耐赋予我最喜欢的小姑娘。

  我不太相信口头协议的人,也不相信人心可以束缚人性,所以我身边有谁谈恋爱我都催人扯证。很多人就是因为这一纸证书,才一路走到了白头。

  爱情不会总是一帆风顺,偶尔也会有那么一点不尽如人意,又会有那么一点出其不意。每每开头时,我们都计划着天长地久和细水长流,但变化总会突如其来,于是便有人不辞而别,有人一拍两散。

  也许在我知慕少艾的那会儿,会觉得我一生都不会忘记这个人带给我的怦然心动,就像当初乔唯对祝良辰那样,惊鸿一瞥,至此一生难忘。

  现在回忆起来,我已经完全不记得当初当让我怦然心动的第一人到底是谁,可能是隔壁的姐姐,她总是抱着一只白色的卷毛狗,也可能是我的班长,她总是帮我抄作业。

  谈恋爱的年头太多,就会变得油嘴滑舌。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脑洞多深有多深;你问我爱你有多真,真金白银那么真;你问我爱你有多久,三生三世执子之手。

  话可以随便说,吹嘘着说,好像谁真的经历过三生三世似的。

  等说再见的那一天,翻脸比点钞机还快。

  不遵守誓言是不会遭雷劈的,雷公没那么闲,还要管别人不遵守誓言。

  可真心是不会说谎的,那些娓娓动听的情话说出口时,没有半句是假的,只是谁都没料到结局是分离。

  我们猜不到未来,算不到未来,那就在每一段感情开始的时候,努力付出真心。在爱着的时候,就去相信那是真的爱情,别管未来是否会受伤,就算伤透了,也在你爱上别人时随之遗忘。

  我们可以不那么勇敢,也可以不那么虚伪,离开的时候说声“对不起”,被抛弃的时候说声“谢谢”。谢谢你爱过我,也谢谢你离开我,让我开始下一段旅程。

  走出《良辰多喜欢》这个故事,你来问我喜欢一个人到底能有多久?

  不是海枯石烂,不是至死方休,而是,在我们分离之前,在我的有生之年。

  这就是我最真实的、有关情长的答案。

  文/原城

赞 (1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