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天亮就起身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近日,我的新书《十年荣光·与光同成灰》终于上市,我的失眠却又严重了。

  为了摆脱这折磨人的失眠,爱丽丝特意去买了对失眠有帮助的香薰送我,还详细地跟我解说了用法,我却因为懒,一直没用。

  这几日我实在熬不住,在床上辗转到凌晨,还是把香薰点起了。我趴在床上,看着床头摇曳的微弱烛光,掏出手机,给D先生发了条信息:我想去厦门玩。

  没想到,这个时间点,他还能马上回我的信息:要不要我陪你一起?

  我给他回了一个“少来了”的表情,说:我想天亮了就走,你有时间?

  他马上回复我:当然,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是随传随到。

  我关了手机,没有回信息的欲望。

  D先生确实一直都随传随到,但是,仅限于手机,这个游戏规则,我还是知道的。

  那是2007年的冬天,我在南方的一家知名杂志做策划编辑。当时的主编得知我能找到最畅销作者D先生的联系方式后,跟我说:“只要能约到他的稿子,不管写得如何,都能过终审。”

  得到主编的指示,十分钟后,我就拨通了D先生的电话。

  带着一股年轻人的热忱和对自己身为畅销杂志编辑的骄傲,我做了自我介绍,并提出了约稿的邀请。

  谁知却遭遇了对方的冷淡,D先生只是轻笑一声,说:“小姑娘,我现在一本书几百万的稿费都懒得写,你竟然跟我说什么给你们杂志写稿,而且稿费千字一百五十元起?”

  我当即表示不服气,说:“我们杂志的销量你肯定也有所耳闻,这不仅仅是稿费的问题,相信对你的名气提升也有很大帮助。”

  D先生这次笑出了声,说:“你觉得你们杂志的销量,跟我现在主编的杂志销量相比,如何?”

  没错,D先生除了是当前畅销书作家外,还是销量上百万的期刊的主编。我之所以能要到他的联系电话,也是求了很久他的小编才要到的。

  我肯定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杂志销量比别人家的杂志销量弱,拿着话筒,硬生生地憋了半天,憋出一句:“不相伯仲。”

  电话那头似乎更开心了,说:“我很喜欢你,加我的QQ细聊。”

  挂了电话,用QQ联系上后,我们之间的沟通也多了起来。我虽然没有约到稿子,但是能结识一位圈内大神,感觉也不错。

  直到某一天,D先生再次提起:“我很喜欢你,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或者你可以选择去我的的杂志社上班。”

  我说:“我很喜欢自己现在的工作,也很喜欢现在的工作氛围,我现在的男朋友还没工作,能不能让他去上班?”

  D先生再次笑了,说:“我只喜欢你,不喜欢你男朋友,我不管他。”

  我说:“我没有什么愿望,或者你可以答应我,以后无论任何时候,我给你发短信,你都要回复我。”

  他当即爽快地答应了,说:“以前他的恋人也对他提出过类似这样的要求,但是他从来没有承诺过,跟一个从未见面的行内小姑娘,有这样的约定,感觉还挺特别的。”

  后来,我的那位没有工作的男朋友离开了那座城市。再后来,我也离职,孤身一人回到了长沙。这其间,我给D先生发的信息寥寥无几。他谨记承诺,每条必回。可能他直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有个小姑娘会想对陌生人有这样的约定吧。

  他怎么会知道,我的那位没有工作的男朋友,因为经济的压力和缺乏安全感,总是选择一个人面对痛苦,在情绪低落的时候,总是不愿意接我的电话,也不愿意回复我的短信。

  有一位愿意敞开心扉,随时随地都回复自己信息的男友,是多少女孩最卑微又最难言的愿望。

  这种愿望又不能对相爱的人直白地提出来,因为一旦提出,如果对方难以做到,就会陷入尴尬的境地,所以只能跟陌生人提出来,发泄一下而已。

  失眠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比别人多出很多时间,所以当天亮的时候,我已经将行李准备好,出门拦了一辆的士,直奔机场。

  这么多年的生活经验告诉我,趁着自己还想,就要去做,谁说一个人不能出去旅行呢?我从来就不是一个下课后需要跟女同学结伴,才能去上厕所的女生。

  厦门,我来了。

  文/调调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