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要幸福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因为今年的年会主题是“红酒晚会”,BOSS开会的时候总是要强调盛装出席。所谓盛装,无非是男生穿西装,女生穿礼服,相携着走过红毯,而后举杯祝愿。公司的女同事很早就买好服装和联系好化妆师,甚至就连我们这些男同事也纷纷激动不已,不是为自己的穿着打扮,而是想象着自己年会那天会邀请哪一个女同事成为自己的女伴,幸福的表情溢于言表。

  年会那天早上,我特意借了BOSS的卡去楼下剪了新发型,也换好了许久未穿的西装。开车去酒店的时候,却接到了一个陌生的来电。

  来自异地,却异常熟悉的声音。

  我想即便再过十年、二十年,我都不会忘记这个声音。

  我想这世上总是有一种人,生来就是让人心疼的,而阿木,就是这样的人。

  无关任何风月。

  我说:“阿木,好久不见,你过得好吗?”

  那端的女人声音低沉,说话一字一句,口齿清晰。

  “我挺好的,就是有些想你们了。”

  我叹气,想着阿木的病,应该是好了吧。

  小时候,我家和阿木家是邻居。阿木好像生来就跟别人家的小女孩不一样,不喜欢泥巴玩偶–祝家庄比较落后,漂亮的绒布玩偶是很少见的,大部分的玩偶都是我们自己用泥巴捏的–不喜欢动画片,也不喜欢漂亮的衣服。妈妈说:阿木有抑郁症,你多跟阿木说说话,也多带阿木一起玩。

  村民对阿木特别好,有好吃的好玩的,总是会拿给她。那个时候的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抑郁症,偶尔还会羡慕阿木,要是自己也有这种病就好了。

  得了病的阿木,好像得到了全世界。

  我开始跟她接近,跟她一起玩弹珠,玩积木,玩所有她感兴趣的东西。阿木总是面无表情,偶尔冲我笑一下,刹那间我竟会有想哭的冲动。我想阿木之所以会得到所有人的疼爱,只是因为她太孤单了,我们的世界有花花绿绿的颜色,而阿木的世界里,只有单调的黑和白。放学之后,我总是会去放牛,阿木也总是跟着一起去。牛安静地吃着草,我们则在竹林里玩耍。我敏捷地爬上高高的竹子,然后双手抓住竹子,双脚凌空,竹子就会慢慢地弯曲落地,像一张巨大的蓄势待发的弓。我把竹枝编织成一张简易的座椅,让阿木坐上去,像荡秋千一样摇着,荡着。这个时候的阿木,总是会绽放出最美丽、最快乐的笑容。

  再后来,阿木的父母带她去别的城市治疗,这一别,居然就已经过了二十年。而今,当我接通电话,听到她成熟低沉的声音,叹息之余,居然又想落泪。

  阿木说自己要结婚了,婚礼定在圣诞节那一天。我想她在等我开口,说那句“我会去”,可我没有,沉默良久,却只说了一句“恭喜你”。

  可是天知道,我有多想跟她说:你得幸福,不是你要幸福,而是你必须幸福。

  阿木啊,你是连老天都疼爱的孩子,如今听到你异常沉稳的声音,也猜得出你的病真的好了,可我却隐隐地难过,以至于难过到不敢再次看到你,因为在这沉稳中,我听不出你是快乐的。

  我想,阿木的生活,始终不是旁人能够参与和定夺的,她孤单的人生,也只有她自己能够伴着她一颗孤独的心,独自走完。

  恰在这时,苏陌发来短信,来要《同桌的你》的样书,于是我冲着电话那端的阿木,轻轻地说了句:“我还有事,先挂了。”

  年会最后的抽奖环节,我幸运地抽到了苹果6。我感谢BOSS,也感谢BOSS的卡,感谢来宾,感谢我勤劳的组员,鞠躬坐下的时候,我悄悄地在心里说了句:阿木,谢谢你。

  带给我幸运的人啊,你一定会幸福的,对不对?

  文/莫默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