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你如风裹裳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前两天收到一个读者的来信,说把我当成邻家哥哥,有什么烦恼或者开心的事全写成小故事发我微博私信。我忽然想起,在我小的时候,身边真有一位这样的邻家哥哥。

  我小时候的性格很内向,十一二岁时还常常低着头走路。我清楚地记得,那时候小伙伴们都是三五成群、二四结伴地玩,他们排斥我。后来听说是因为我成绩太好,不招他们喜欢,他们也就更不会拉我一起玩。所以有一段时间我总是一个人上学,一个人下课时坐在教室里,一个人去食堂吃饭,一个人看他们欢声笑语而不敢吱声。

  忽然有一天,在放学的路上,邻家哥哥骑着拉风的自行车喊着我的小名对我说:“XX,我知道一个好地方,一起去玩不?”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我如仰望着夜空繁星一样仰望着骑着自行车用单脚支地的他,然后我点了点头。

  邻家哥哥大我五岁,平时穿着很随意,长得虽然好看,可家里条件并不好。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爸妈,他和他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后来听邻里闲言才知道,他爸妈全都在牢里。在我爸妈眼里,他是那类他们不许我靠近的人。可是那天以后,我成了他的跟屁虫,他无论去哪都带着我。

  他的世界,是我从未见过的。时值青春年少的他,带我去的地方也全是网吧、游戏厅、台球室那些被家人称为不良之所的地方。我见他在各种地方都玩得如鱼得水,连和人打架的姿势都很帅。都说少年心里都会有个仰慕的英雄,我的英雄无疑就是他。

  英雄哥哥虽然带着我玩,却对我看管甚严。一起去网吧的话,他玩游戏的时候若是见我也在游戏,就会摘下我的耳机,拍一下我的肩膀对我说:“想让我再也不带你来了?”于是我只好默默地退出游戏,眼巴巴地看着他玩。我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在台球室,一些高年级的同学拿球杆故意三番五次地碰我时,他突然像一头豹子一样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那人也生气地看着他:“他是你什么人啊,你这么护着他?”

  他紧紧地将我护在身后,冷冷地对那人说:“他是我弟弟!”

  那样的日子大概持续了将近一年。

  那一年高中毕业时,发生了两件事。一是他没有参加高考,虽然听说他的成绩很不错。二是和他相依为命的奶奶去世了,而他,去了别的城市。临走前,他像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一样,在我们学校门口停下自行车,然后送给我一个光盘:“送给你的礼物,但是悠着点玩。”然后,他朝我挑了一下眉,便像风一样骑着自行车,呼啦呼啦地消失在盛夏的尽头了。后来打开光盘我才知道,那是我以前跟他去网吧时,他为他玩的那款游戏一点一点收集起来的通关秘籍。

  后来,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那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一段时光。虽然他没有教过我什么人生哲理,更没有带我很好地成长,但因为他,我渐渐打开了自己人生的一扇门。他普通而真实,让我的眼睛蒙上了一层名叫青春的彩虹颜色。

  没有一个人的青春应该是苍白和毫无波澜的,那是我从他的身上看到的最深远的东西,而他后来的波澜是我没有想到的。

  前不久偶然在饭店相遇,多年未见,青春的尾巴都已从我们的身边溜走。我们的样子都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他却一眼认出了我。但那一次,他并没有喊我的小名,而是客气地同我打招呼。他脸上有明显的伤疤,我没有问伤疤的来历,也没有问他这么多年过得如何。

  闲聊几句以后,我们都沉默了。虽然当初我是他的跟屁虫,可如今光阴却将我们隔得越来越远。我记得在快要分开时,他突然冲着我微笑地感慨——“真好呀,你走了这么远的路,而我留在了原地。”

  离开时,他身边拥簇的朋友那么多,可是我看着他的背影,却觉得他孤单得就像荒漠中的一棵树。

  不知道以后我们还能否再见到,真希望有那么一天,而那时候他还能像在我十二岁那年遇到的时候那样,像少年一般飞驰。

  文/小狮

赞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