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蛙亲吻旧时光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爱丽丝推荐:

  大部分人的年少都会伴随着一些自卑吧,不够漂亮的外貌,不够时髦的衣服,不够突出的成绩,也因为这些自卑,在喜欢的人面前总感觉低人一等。其实,也许你在意的缺点,别人并不在意。

  1.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十岁那年,我跟着父母来到这座城市,他们在这里的第一份工作是收废品。

  我们家有一辆专门用来收废品的三轮车,我经常坐在上面发呆和思考人生。那时,我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别人丢掉的,所以每当我看到一些穿得光鲜靓丽的人从我的面前经过时,我就会觉得自己并不属于这座城市。

  后来我遇见了袁紫。那天她跟她妈妈来卖废品,当时她穿得像是个小公主一样,我看着她,竟然邪恶地将自己幻想成王子,不过她妈妈接下来的话,立马就将我打回了现实。

  袁紫的妈妈指了指我,然后对袁紫说:“瞧见那个男孩了吧,他就是因为不听话,才被父母卖掉的,所以现在才会坐在那辆废品车上。”她又指了指正在一旁忙活着的我爸妈,说,“那个叔叔和阿姨不仅收废品,还收小孩,你要是不听话的话,妈妈就把你卖给他们。”

  袁紫的妈妈居然当着我的面,毫不避讳地讲出这些话,我的自尊心在一瞬间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再看袁紫的表情,她先是很委屈地抱住她妈妈的腰,接着又朝我抛来一个极为同情的眼神。

  我知道袁紫把她妈妈的话当真了,可是我真的很想跟她解释:其实我才不是因为不听话而被卖掉的小孩呢。

  我跟爸妈搬到这座城市以后,租了一个一楼的房子,我没想到的是,袁紫居然也住在那个小区。由于住得很近,所以我们俩经常会碰面,有好几次她都主动地叫住我,说:“詹木,你等我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说。”可是每次我都要很辛苦地假装高冷,甚至干脆不搭理她。我的想法很简单,因为一个连“公主”都敢无视的人,就一定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虽然我内心自卑,但是我也要让她看得起我。

  我是喜欢袁紫的,确定这一点是在我们上高中的时候。我们俩居然考上了同一所高中,而且很巧又在同一个班级。虽然在她面前我一直装高冷,但当我看到喜欢她的人不止我一个的时候,我又开始着急。

  袁紫在班里很受欢迎,举个例子:袁紫是周五的值日生,她的任务是每节课后擦黑板,然而她干活的机会却很少,因为只要到周五,每堂课的下课后,总会有许多男生抢着去帮她的忙,其中属我和一个叫马寒的男生最为积极。

  每堂课后,我为了跟马寒争抢那唯一的黑板擦,经常是争得你死我活,争得我满脸粉笔灰。闹到后来,全班同学都看出了我对袁紫的小心思,每回我替她做值日时,总会有几个同学在底下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我明知道那是嘲笑,但我依然照做不误。

  可是后来马寒不乐意了,有一天课间他将我叫到走廊上,用一种十分蔑视的眼神将我上下打量了一遍,说:“呵呵,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啊。”

  我知道马寒也喜欢袁紫,即使袁紫有“公主病”。

  大家都说袁紫有公主病,因为她每天都要打出租上下学,从不喜欢挤公交车,走一点路就会喊累,体育课总是请假。可只有我了解她,她是因为从小身子弱,才不是什么有公主病呢。

  马寒瞧不起我,我也承认他长得比我帅,家庭条件比我好,所以在他的眼里,我就是一只癞蛤蟆,可即使是癞蛤蟆也是有自尊心的。于是我冷哼着跟马寒说了那句,至今都令我后悔的气话,我说:“我帮助她,是因为我看她可怜,她身子太弱了,我帮她怎么了?”

  说完以后,我就发现马寒笑得很邪恶。我回过头去一看,居然看见袁紫就站在我的身后,当时她的表情很复杂,有点失望,还有一点对我的厌恶。

  2.我发誓再也不会伤害她

  我恨马寒跟我抢袁紫,因为上次的事情,袁紫再也没有搭理过我。

  那天又是个周五,第一堂英语课下课后,老师都还没有走下讲台,我就连忙冲上去抢班级里唯一的黑板擦。我想老师一定是觉得我疯了,才会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我抢到了黑板擦,可是马寒紧接着就跑上来抢,就在我们俩争吵的时候,他居然又在我的耳边小声地嘟囔了一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成功地激怒了我,我顿时感觉到愤怒,于是就将黑板擦用力地扣在他的脸上。

  马寒的脸被我弄上粉笔灰后,那一瞬间,全班同学都沸腾起来。有的人开始起哄,有的人开始鼓掌,那一刻,脚底下的讲台仿佛变成我与马寒两个人的擂台,不过可惜的是,台下的那些观众里面没有一个人是希望我可以赢得这场比赛的。

  由于我太冲动,被班主任要求到走廊上罚站,并且从此不允许我再靠近黑板半步,否则就要我请家长来学校。

  尽管我为了袁紫受到了惩罚,但是她依然不肯理我。我知道她还在生我的气。

  我的自尊心很强,我不愿意跟她说“对不起”或者“我错了”之类的话,我只想在尽量不要做得太卑微的情况下,用行动去请求她的原谅。

  从那以后的每个早晨,我会早早地坐公交车来到学校,然后等在学校的门口,等待载有袁紫的那辆出租车的到来。等到袁紫以后,我就主动上前去要求替她背书包,我说:“你的书包重不重?要不我帮你拿到教室去吧。”

  可是袁紫不会搭理我,只会狠狠地瞪我一眼。

  体育课的时候,老师组织我们绕着操场跑圈。整个队伍男生在前,女生在后,我总是频繁地回过头去偷看袁紫,看她跑得十分费力,于是我就趁着老师不注意放慢脚步,到袁紫的身边问她:“你别跑了,要不我帮你跟老师请假吧?”

  可是她毫不领情地道:“詹木,你别多管闲事,我跑不动了自然会跟老师请假的。”

  她在体育上请假的次数非常多,所以很多同学都在背后说她有公主病,受不了一点点的苦。

  可是只有我了解她,因为在十岁那年我就知道,她的身子弱,体质非常差,她从不会像我们同龄人那样蹦蹦跳跳,也不喜欢玩那种消耗体力的游戏。

  一开始我还觉得她身子弱都是因为经常没锻炼造成的,所以有一次,我为了让她能多锻炼身体,看她出门后我就守在她家的单元门口,等她回来的时候我就骗她说,电梯正在维修中,只能爬楼梯了。于是袁紫相信了我的话,只不过她家住在二十四楼,我陪她一起爬到了她家门口。当时她已经累得脸色苍白,感觉就要晕过去了,那一刻我才忽然发现,我的想法是错的。

  后来有一次,在上体育课之前,轮到袁紫为大家搬体育器材,我看她搬得十分费力,便跑过去帮忙。我抱着一筐篮球往操场上走,她就乖乖地跟在我身后。

  那回,她终于对我说出了她的心里话,她说:“詹木,知不知道你上次说的话有多过分?我们认识这么久,我以为你很了解我。我最讨厌别人说我身子弱,说我是病秧子,那样的话令我感到很自卑,所以我宁愿让他们觉得我是有公主病”

  我突然停住了脚步,于是袁紫就从我的后面走了过去。

  我看着她的背影暗暗发誓:我这辈子都也不会再说那种会伤害到她的话了。

  3.我想给她一个惊喜

  我非常讨厌马寒这个人,因为他经常仗着自己爸爸是一名三流演员,曾出演过几部不太知名的电视剧,就在班级里、在袁紫的面前炫耀。

  高中生正是追星的年纪,我跟袁紫都喜欢一个名叫小Y的歌手,不过最主要还是她喜欢。于是只要我一有零用钱,便会去学校门口的小商贩那里买一些小Y的海报送给袁紫。

  那天我送海报给袁紫的时候,正巧被马寒看见了,他朝着我们走过来,瞅了一眼那张海报后,便问袁紫说:“你喜欢她?我爸爸曾经跟她有过合作,不过听我爸说,她素颜时的样子不是很好看哦。”

  我看到袁紫瞪了马寒一眼,不过马寒接着又说:“我可以帮你弄到她的签名照片哦。”

  “真的吗?”袁紫的眼睛瞬间就笑弯了。接着,他们两人就开始聊起关于小Y的故事,我插不进话,于是就悄悄地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我没有一个做演员的爸爸,也不能给袁紫拿到小Y的签名照,那一刻,我感到十分失落。后来我又听说,一个月后小Y要来我们这里开演唱会,当时袁紫还兴奋地跟我说:“如果能弄到一张演唱会的门票那就太好了。”

  我不能满足她的这个愿望,因为我没有钱,于是我只好回家去跟我爸妈要。

  那天,我回到那间总是充满垃圾味道的房子里,虽然我爸妈他们现在已经换了工作,不过收废品依然是他们的副业,所以我总是感觉家里有一种非常难闻的气味。

  我向妈妈开口要钱,可是被她果断拒绝了。于是我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不过还好爸爸看出了我的心事,居然答应我:“假如你能在下个月的硬笔书法比赛中拿到学年第一名的话,那么我就会答应你的这个愿望。”

  当时我兴奋到不行,要知道硬笔书法是我唯一的长项。可我没有料到的是,每个班级只有五个人可以参加比赛。班主任亲自挑选了四个人之后,又问我们说谁自愿参加,结果,我跟袁紫都积极地举了手。

  那堂课下课后,我找到袁紫。我对她说:“可以将最后的一个名额让给我吗?”

  我没有告诉她,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她,而且我还有一个必须要参加比赛的理由,那就是我想赢得比赛,只有那样,班里的同学才会对我另眼相看。可是,我却看到了袁紫眼里的失望,她还问我,为什么要跟她抢?不过最终她还是答应下来:“好吧,机会就让给你吧。”

  我觉得自己很没有绅士风度,而且我还被马寒冷嘲热讽了一番。他说:“你不是喜欢袁紫吗?我看你根本就不是真心的。”

  我是想给袁紫一个惊喜,到时候我可以拿着两张小Y的演唱会门票来到她面前,我想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那天,我带着一支新买的钢笔去参加比赛,可是当我写第一个字的时候就发现,明明灌满了墨水的钢笔却写不出字来。那天我向监考老师说明情况后,她居然说我准备不充分,对比赛不重视,然后直接将我赶出了教室。

  当我回到班级以后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马寒在背后搞的鬼,他趁着我不注意,偷偷将我钢笔里的墨水给挤了出去。

  于是我的计划就这样泡汤了,我发誓永远都不会原谅那个叫马寒的家伙。

  4.我不想输给马寒

  不过我没有放弃,因为我不想输给马寒。

  就在小Y来开演唱会的当天早晨,我趁着爸妈不注意,悄悄地拿走了放在柜子里的两千元钱。我拿着钱溜出了门后,又找了一个公用电话亭给袁紫打电话,让她晚上一定要来演唱会现场。

  那天我在举办演唱会的体育场门口的一个黄牛那里买了张价格相当高的门票。当袁紫兴冲冲地过来找我时,我就将门票递到她的手中,说:“进去看吧,座位还是前排的呢。”

  袁紫接过那张票,脸上又惊又喜,接着疑惑地问:“怎么只有一张?难道你不进去吗?”

  我怎么可以说实话呢。我摸着已经空空如也的口袋,说实话太丢脸了,我的自尊心叫我不要说实话:“嗯,今晚我还有点事,就不陪你了。”

  我看着袁紫眼里的失望,接着,她就一步三回头地进了体育场。

  那天晚上回到家后,我早就预料到会有一番审问正在等着我。事实也的确如此,爸妈发现了柜子里面的钱丢了,接着我就遭到了我爸的一顿骂,还有我妈的一顿打。

  不过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第二天,我终于可以在马寒的面前挺直腰板。而在袁紫的面前,我装作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一脸神气地故意大声问她:“昨晚的演唱会,你看得开心吗?你要是喜欢的话,下回我还请你看。”

  袁紫的脸上还挂着没有消去的笑容,当我们俩的对话被马寒听到后,他用一种特别惊讶的目光盯着我看了半天,仿佛不相信我能做到这一切似的。

  我觉得我赢了,因为就算马寒的本事再大,他的爸爸是个三流演员,但他也只能给袁紫拿到小Y的签名照,可是我却带着袁紫去看了小Y的演唱会。

  结果那天中午,我又被马寒叫到教室外面的走廊上。我猜他又准备骂我是癞蛤蟆了,不过这一回他却没有。他也没有问我关于演唱会的事,只是凑近了我,在我的校服上面闻了又闻后,接着突然捏住鼻子说:“你身上是什么味道?”

  我低下头去闻了闻。我知道,那是我家里的味道,是一些废品垃圾的味道。

  “詹木,原来你是乞丐啊,不然你身上为什么会有乞丐的味道。”

  这个可恶的家伙,居然再一次成功地激怒了我,他总是用语言来刺激我,一次次地挑战我的底线。然而这一次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愤怒,因为我觉得乞丐还不如癞蛤蟆好听。

  “上回你把我钢笔里的墨水给挤出去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所以我劝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

  马寒的嘴角上挑,露出一丝坏笑:“你能把我怎样啊?”他接着又说,“你就是一个臭乞丐,癞蛤蟆,你以为袁紫真的能看上你吗?人家可是公主,是天鹅呢。”

  马寒他没有看到,我的两只手已经握成了拳头,可是我并不准备打人,因为如果真的动起手来,我还不一定能够打赢他。我绝不打没有胜算的仗,我可不想输给他。

  可是他的话却句句戳中我的内心,假如我就这样承认我喜欢袁紫的话,那么就太丢人了,于是我对他说:“她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她呢,你以为我真的喜欢她吗?我愿意帮助她,那是因为”我曾发过誓的,今后再也不提关于她身子弱的话,“因为我喜欢征服别人的那种感觉。”

  说完,我连忙环顾了一下四周,还好没有发现袁紫的身影和她那双失望的眼神。我就像是说了很多的谎话,又侥幸没有被人揭穿,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5.他们的副业让我觉得很没有面子

  虽然说我们不可以嫌弃自己的家庭,还有自己的父母,但有时我是真的希望自己可以出生在像马寒那样的家庭里,那样的话,说不定我的性格就不会是现在这样的,自卑又不服输。说不定我也可以成为能够配得上公主的王子,每天都在班里很神气,跟所有人耀武扬威,在袁紫的面前也可以更加自信,甚至我的命运都会随之而改变

  高二那年,我的数学成绩突飞猛进,由于袁紫的家跟我家住得很近,数学又是她的弱项,所以那时候她总是会来我家找我对数学题。

  我很愿意帮助她,但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每当她来敲我家的门,我为她开门后,都会叫她先等一下,我没办法请她进来,因为家里到处堆放着各种塑料瓶子、纸盒子等一系列废品,还有一股难闻的味道。

  我进屋去拿书,然后陪她坐在楼道里一起对数学题。楼道里又脏又冷,可我依然觉得比去我家强。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许多的不满,她问过我很多次,为什么不请她进去坐坐,可我没办法跟她解释,因为我觉得很丢人。

  那天送走袁紫后,回到家我终于决定将我的心里话说给我爸妈听,我希望他们不要再收废品,他们的这个副业让我觉得很没面子。同学们都在背后嘲笑我,马寒也在嘲笑我,袁紫也可能是这样的,而且因为家里的那种味道,我每天从学校回到家,必须要先将校服脱下来放进一个袋子里装好,不然第二天我都不敢穿出去。

  我还说:“只要你们肯答应我,以后不再搞这个副业了,我就愿意一天只吃一顿饭,为家里省钱。”

  我以为我这样说,爸妈肯定会骂我一顿,因为他们对我的态度从来都是那样强硬,可是那天他们却什么都没有说。

  到了晚上,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正准备关灯睡觉的时候,却听到隔壁房间传来的动静,我妈和我爸小声地聊着什么,接着我妈就哭了,我爸就开始劝她。

  那一夜,我完全没有合眼。第二天起床后我到客厅一看,堆放在客厅的那些废品居然全都不见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些东西是被他们给卖掉了,就连那辆三轮车也被卖了,他们是不准备再收废品了。

  当天晚上,在外面帮人打工的妈妈回到家,她跟我说:“詹木啊,以后你就放心地请同学到家里来玩吧。你看,我跟你爸都把家里给收拾好了。”

  那一刻,我心里酸溜溜地疼,并且我为自己这段日子以来,想象着跟马寒交换家庭的想法而感到可耻。

  我觉得这一切都要怪马寒,是他一直不正经地叫我的名字,总是喊我癞蛤蟆和臭乞丐,才会让我变得这么没自信。

  6.我只是希望她能够挽留我

  高三那一年,我是在别人的嘲笑中度过的。

  在袁紫这件事情上,我算是彻底赢了马寒,因为袁紫宁愿忍受别人异样的目光,也要跟我走得很近。那段时间,她经常找我对数学题,每天中午跟我一起去学校的食堂吃午饭,每个周五她做值日生的时候,从不允许别人替她擦黑板,只愿意将黑板擦交给我,让我帮她擦。

  我感觉到了她对我的态度有所改变,也看到了马寒那副嫉妒我的表情,可是我并没有高兴,因为就在临近高考,我跟爸妈商量到底要考哪所大学时,他们却对我说:“儿子啊,自从我们抛下收废品这个副业之后,每个月的工资就只够生活,我们并没有攒下什么钱,就连你上大学的钱也”

  从那一刻起,我开始迷茫了,因为我不知道我的未来会是怎样的。

  当袁紫跟我说“不如我们考同一所大学吧”的时候,我表面上爽快地答应了,可是我的心里却十分明白,即使我考上了,家里也没有钱供我上大学。

  后来我只好跟袁紫说了我家里的情况,我说:“我不准备考大学了,我准备去当兵,因为听说只要去南方当兵两年,回来的时候就会有很多的钱可以拿。到时我再用那些钱去读大学,虽然晚了两年,但这也是我目前唯一的办法了。”

  袁紫听到这里,一脸难过地问我:“你真的要去吗?这么说来,我有两年的时间会见不到你?”

  就在高考前夕,我得到消息,袁紫喜欢的歌手小Y又要来我们这里开演唱会了,那天袁紫还兴奋地对我说:“詹木,高考结束后就是小Y的演唱会,这次我请你看,到时你一定要来哦。”

  后来,我还是参加了高考。我只想是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考上袁紫想去的那所学校。

  再后来,小Y演唱会的当天,其实我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而且我还有一种特别强烈的预感,袁紫会在演唱会上对我说些什么。比如对我告白之类的话,我相信自己没有自作多情。

  可是就在我临出门前却收到了马寒发来的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令我改变了决定,因为短信上面写道:詹木,你究竟能给她什么?你家那么穷,你连个大学都上不起,袁紫的身体不好,她出门不能多走路,你能给她买辆车吗?还是说你以后能花钱给她请个保姆照顾她,将她照顾得像个公主一样你以为她是真的喜欢你吗?我告诉你吧,其实她只是可怜你罢了,这是她亲口跟我说的。

  那天我没有去演唱会的现场,我想袁紫她很可能在那里等了很久。

  第二天我就给她发了一封邮件,我在邮件里面写道:袁紫,我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对不对?其实我配不上你,我不能给你想要的未来,我更不想耽误你。

  邮件发过去好几天,我都没有收到她的回信,。那段时间正好袁紫搬了家,她没有来找过我。

  我明知道她看了那些话后会对我失望,但我还是将邮件给发了出去。她一定不知道,我这么做只是希望她能够挽留我,我是想让她亲口告诉我,其实我在她的眼里不是一只癞蛤蟆。

  7.失去是必经的一个过程

  我与袁紫再也没有联系过。经过了一个漫长的假期,我在一个同学那里得知,袁紫成功地考上了A大,跟她一起考上的还有马寒。

  接着又过了一年。某天,我终于鼓足勇气到A大的门口溜达,希望能够碰见袁紫。没想到还真的看见了她,不过当时她的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个男孩,只见那个男生长得高高壮壮的,一看就是可以保护她的那种。而且我一路跟着他们,我发现那个男生完全不介意袁紫有“公主病”,他甚至还将她背在背上,从学校一路背到了离校门口很远的一家饭馆。当袁紫从男生的背上跳下来时,男生都没有喘气,身体相当好。

  她终于找到了适合她的人,我觉得自己并没有太难过,因为我觉得,只要她身边的人不是马寒就行。

  然而,其实在这之前我也骗了所有人,我并没有去当兵,因为当兵是需要毅力和体力的,我对自己并没有那个信心。当时我只是觉得,“当兵”听起来比“打工”要酷得多,而我现在却是在到处打零工,希望有一天可以存够上大学的钱。

  在从A大回家的路上,我居然碰见了马寒。他也考上了A大,只不过他没有追到袁紫。

  马寒见到我很惊讶,他居然一改往常对我的轻视态度,问我:“你知道袁紫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一直既嚣张又神气的马寒,居然也会叹气:“哎,詹木,你努力了那么久,也跟我争了那么久,为什么因为我那几句刺激你的话,就这样白白放弃了呢?”

  “马寒,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讲这些,是你一次又一次地用语言刺激我,才造成了如今这么一个内心自卑的我。我是因为自卑,所以才放弃了袁紫。”

  可是马寒接下来的话,却让我再也说不出话来。他说:“詹木,是你自己瞧不起自己,所以才觉得所有人都瞧不起你!”

  我没有理他,迈开腿就往家的方向走。

  到家以后我点开邮箱,不知有股什么力量竟然令我点开了“垃圾箱”,我看到了一个令我后悔终生的东西,那是袁紫在一年前发来的邮件,也不知她究竟添加了什么附件,才让那封信直接跑到了垃圾箱里面。

  只见袁紫在信里写道:詹木,就算你是癞蛤蟆,而我并不是公主。我希望你能够自信起来,不管你能不能上大学,我依然喜欢你。如果你还喜欢我的话,那么就请你来见我。如果你不来,那么我决定放弃你了,因为我讨厌胆小懦弱的你。

  我后悔没有早一点看到这封邮件,直到这一刻,我才发现自己确确实实地已经失去了她。

  直到现在我依然清楚地记得,袁紫曾对我说过,她之所以会那么喜欢小Y的原因。其实小Y并没有多大的名气,她没有一个好的出身背景,所以在追逐梦想的过程中十分坎坷,但是她从没有放弃过,无论多么困难,她的脸上永远都挂着笑容,她的自信就是袁紫喜欢她的理由。

  当她对我说这些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意识到,袁紫她话里面的意思。

  所以我不能怪马寒,也不怪袁紫她没有等我,我只能怪我自己。

  假如,当初的我可以再勇敢一点,努力一点,那么结果是否就会变得不一样了?

  再假如,没有遗憾的青春不能算作青春的话,那么我想,失去一个喜欢的人,或许也是青春里必经的一个过程吧。

  现在,我只愿她能够幸福,可以成为真正的公主,永远都被她的王子呵护。

  文/刘妮娜

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