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承载不了云朵的哀伤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眸眸推荐:

  这个故事最特别的就是结局,没看到最后根本就猜不到故事最后的发展。如果我们能够像故事中的女孩一样,义无反顾地去追求每一个美好的梦,能和梦中的那个人相遇,即使再也回不到最初,那也是一段幸福而有意义的旅程。

  1.她梦见的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和一个全然陌生的人。

  徐峰打来电话时,艾薇正在网上查北京到罗马的航班。他有些无可奈何地问:“你还在做那个梦啊?”

  “你以为我愿意啊。”艾薇歪着头,用脑袋和肩膀夹着手机,两只手啪啪地在键盘上敲着,“原先是隔两个月一次,后来改成一个星期一次,现在隔三岔五就梦见。”

  “你好歹也是个读过十多年书的人,应该知道做梦没什么根据的。”

  “好啦,我知道。反正我刚辞职,也闲着,就当出去散散心。”艾薇也没指望他能理解,只是将话题转移,“怎样?你跟我一起去吗?”

  “不行啊,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和你说,我这周就要出差,可能要半个月。”

  “那没事,我自己去。”

  “你自己没问题吗?你又不会意大利语。”徐峰有点担心。

  “说的就像你会一样。”艾薇笑起来,“没事的,我英语还可以啊。再说了,大不了用手机软件翻译,没关系的。”

  “那好吧,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回来之后我们一起吃饭。”

  撂下电话,艾薇订好了机票和住处。她一直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说走就走,三天后就动身。

  她之所以那么坚定地要去罗马,确实是因为一个梦。说出来没人理解,但她真的被这个梦困扰太久,什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根本解释不通,她梦见的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和一个全然陌生的人。

  说起她这个梦,要追溯到她读高三时,她确实是对建筑情有独钟,大学也是一心想考建筑设计专业,所以当她梦见教堂,她以为是考试压力太大所致。可是后来,那个梦总是缠着她,梦里还有个男孩,有时候他们在教堂外,有时候他们在教堂里面。梦见的次数越来越多,从高三,一直到大学,然后又到大学毕业开始工作。最高频率,隔一天梦见一次。

  为此,艾薇没事就在网上用各种关键词查找全球的教堂,可网上的图片都是局部的,她怎么看都不能确定究竟哪一个才是她梦中所见。可能因为她找得多了,梦也越来越稀奇,有时候她做着其他的梦,画面也会突然跳转到那里去。或者梦见其他的人,也会在下一个转角遇到那个男孩。

  她已经被那个梦搞得有些神经衰弱。

  反正她刚刚辞了职,想换个新环境,毕业后工作一年半,攒下了一些钱,想着干脆就出去找找那座教堂。提到教堂,她就想到意大利,毕竟那里有个举世闻名的梵蒂冈城。

  抱着半是寻梦,半是游玩的心,艾薇坐上了北京飞往罗马的班机。

  下了飞机,拿着旅行手册,配合着英文和翻译软件,她顺利地找到了住处。撂下行李,艾薇第一时间先去她朝思暮想的万神殿。万神殿就在罗马市中心,是古罗马建筑艺术的精髓,明明圆顶中间有一个洞,可雨水却完全不会落入殿内,是奇迹一般的建筑。

  万神殿外,有一座举世闻名的许愿池,每天都人满为患。艾薇掏出一枚硬币,背对着许愿池向内丢硬币。大概是力气小了点,她回过头,正好看到硬币落地,人群里一个男人无辜地揉着自己的额头。

  她使劲憋着笑,不停地朝那个男人抱歉。男人长着一副亚洲人的面孔,不过她不能确定是不是中国人。

  “你是哪个国家的人?”她尝试着用中文问了一句。

  “我是加拿大籍。”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可能说惯了英文,突然说中文略微有些不顺畅,“华裔。”

  “啊,你好,我从中国北京来的。”

  “我还没去过北京。”男人也很高兴,从口袋掏出一枚硬币递给艾薇,“刚刚你那枚估计找不到了,给你这个。”

  艾薇也没推辞,就接住了。

  他俩并排站着,嘴里一起数着“一、二、三”,然后将硬币丢进了许愿池。

  这座许愿池走红自《罗马假日》那部影片,它有个美丽的传说,据说将硬币同时丢入水中的男女,将收获美丽的爱情。

  2.她一早就想好,要是徐峰向她表白,她就答应。

  艾薇并没有问男人的名字,他俩一同游览了纳沃纳广场,看了很多的街头艺术,便笑着挥手告别了。

  因为倒时差比较难受,艾薇早早回去睡了。第二天直接进入梵蒂冈,她正好赶上教皇演讲,梵蒂冈人满为患。她只能在人群里向前挤着,她的关注点都在教堂上。站在圣彼得大教堂外面,作为一个建筑设计生,米开朗基罗的设计在她面前,美得她想哭。可是她在广场上各种迂回,找了半天角度,仿佛都不是她梦里的样子。

  不过这并不能打消她的热情,她在教堂仰着头看着雕花、壁画,眼睛一眨不眨,脚下却一个不留神,结结实实地踩到了一个人的脚。

  “啊,对不起。”她吓一跳,不自觉地就说出了母语。

  “没关系。”

  听见中文,她诧异地抬起头,立刻就瞪圆了眼。她面前是同样惊讶得合不拢嘴、前一天遇到的那个华裔男人。

  几乎是同时,他俩都笑了出来。

  “我叫顾深。”男人伸出手来,郑重其事地自我介绍。

  “艾薇。”艾薇伸出手,玩笑似的拍了一下他的手。男人略微有些惊讶,不过立刻就低着头笑了。

  他们同游了梵蒂冈大大小小的教堂。艾薇对建筑学上的知识信手拈来,但顾深懂的更多的是真正的历史、建筑背后的故事。他们棋逢对手,丝毫不觉得对方说的东西枯燥,一路上简直有说不完的话。

  几个抬头的间隙,艾薇总有一丝错觉,顾深这个人很是眼熟。那种眼熟是笃定的,这个人一定不是第一次见。可心里却又十分清楚,她确实不认得他。

  实在忍不住,艾薇还是说了出来:“你不要当我是搭讪哦,我真的觉得你很眼熟。”

  “大概是长得很一般吧。”

  “哈哈。”艾薇被他逗得笑个不停,“也许吧。”

  但顾深其实长得精神,一米八的身高,肩很宽,身材很好,虽然高,却不给人压迫感。在他身边,非常有安全感。

  晚上回到罗马,也差不多是吃饭的时间。顾深主动邀她一起吃饭,她也没扭捏。两个人跑了很远,找到了一家著名的意大利餐厅。餐厅很小,但意大利当地人非常喜欢这里,因为所有的原材料都出自农场。他们去时没有位置,两个人就坐在对面的路边等。

  餐厅外露天的桌子前,两个白人男女突然亲吻起来。艾薇看着有点不好意思,于是掐着眉头,低下头把脸扭到了一边。没想到顾深也突然把头扭向她,突然拉进的距离,四目相对。艾薇愣了一下,她的脸突然就烧了起来。

  她掩耳盗铃似的捂住了两颊,在心里问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她又不是十六七岁的小女生了。

  她马上就要过二十五岁的生日,虽然恋爱次数不多。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神经大条的人,所以感情的事总是循规蹈矩。她和徐峰认识三年,感情超越朋友,可始终还是朋友。她一早就想好,要是徐峰向她表白,她就答应。

  可是她对徐峰,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突如其来的脸红心跳。

  这是不是不大对劲?

  等到有座位时天已经有些暗了,小小的餐厅里亮了灯,姜黄色的墙壁,蓝色的格子桌布,异样的小情调。他俩点了比萨和意面,两个人用叉子卷一盘意面,总是绕到同一根。一顿饭下来,两个人完全是笑着吃完的。

  “你明天计划去哪儿?”顾深突然问。

  “先去斗兽场,然后下午火车去佛罗伦萨。”

  “那”顾深拉长了尾音,“你介意明早我们碰头吗?”

  艾薇愣了一下,然后急忙点了点头。

  顾深举起杯子,他们两个像是在庆祝什么一样,在视线还靠上的半空中煞有介事地碰了杯。

  艾薇的心随着杯中的饮料一晃一晃的,她知道是真的有什么不一样了。

  3.在那之后的一路,他们一直勾着手指,没有放开。

  到佛罗伦萨已经是傍晚了,他们办好了入住手续,一间套房,里外两间。然后他们趁着天还没黑,赶着去米开朗基罗广场。站在广场上,借着暮色,看着玫瑰色的房子,和圣母百花大教堂的圆顶,艾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在想什么?”顾深微笑着问她。

  “我说了你不要笑我。”

  就在米开朗基罗的大卫雕像前,艾薇对顾深讲了她经常做的那个梦。她指着远处的教堂说着说着,天黑了下来,四周亮起了灯。她的话被这突如其来的璀璨打断了,她淡淡地抬起头,看见顾深阴影中的侧脸,心中突然轰隆隆一阵巨响,仿佛一扇紧闭的石门被推开了。

  她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可她却真的想起来,之所以看着顾深眼熟,是因为他就是她梦里的那个人。

  没有错,就是他,一次次突然出现在她的梦里,站在她身旁的男人。

  “那回头我陪你多逛逛,看能不能找到。”

  顾深转头看向她,却发现她眼睛闪亮亮的,像是灯火,也像是一层眼泪,他不自觉地屏住呼吸。

  在威尼斯,艾薇脚下不小心绊了一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她下意识地抓紧了身旁顾深的胳膊,低头一看,鞋带已经完全散开了。她背着包,脖子上又挎着相机,蹲下去很不方便。她摘了包,想让顾深帮着提一下,她的话还没说出口,顾深已经蹲下去,帮她系了鞋带。

  她眼睛睁得很大,整个身体都僵了。顾深抬起头看见她这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男朋友没帮你系过鞋带吗?”

  “我还没有男朋友。”艾薇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以前的没有过。你这样女朋友会被你宠坏的。”

  “我也还没有女朋友。”

  “真的?!”

  艾薇第一反应就是特别吃惊,因为在她眼里,顾深是那么优秀,所以她觉得,他一定有女朋友。

  大概每个人都是这样,喜欢上某个人就容易自卑,总觉得对方太好了。

  可她一不小心就这样喜形于色,好在顾深没揭穿她。

  经过河上面一座小拱桥时,石砖有水,很滑,顾深绅士地向她伸出手,她也就把手搭了上去。走下桥后,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停住了脚步,他们的手还握在一起,都有点想收回,可又都没有动。就在艾薇一点点把手往回撤,就快要分开时,顾深突然勾住了她的两根手指。

  在那之后的一路,他们一直勾着手指,没有放开。

  从佛罗伦萨到威尼斯,从威尼斯到米兰,从米兰到比萨,最后又回到罗马。圣母百花大教堂、圣马可大教堂、米兰大教堂、比萨大教堂顾深当真陪着她,逛完了几乎所有教堂,可她就是找不到梦里的感觉。

  在米兰大教堂外,艾薇突然想起这一路他们都没有拍过一张合照。她因为觉得太重没有带三脚架,只好拦住了身边一个比较像是欧美人的女孩,用英语拜托人家,幸好人家听得懂。

  起先他们有点拘谨,就是僵硬地并排站着,但在按下快门的前一秒,顾深搂住了她的肩膀。

  女孩把相机还给艾薇。艾薇看着里面的照片,顾深揽着她,微微向她这边倾斜着身体,后面是教堂正面的哥特式铜门。

  她觉得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她的生活像是被按了暂停键,然后她被拎出来,放进了这个不属于她梦幻般的境遇中。

  可为什么,时间又像是加速,一转眼,他们就要分开了。

  七天六夜,他们在罗马最后的半日,哪里也没有去,就待在窗外就是罗马街道的酒店。艾薇坐在窗台上,想着回到北京之后,她就要马不停蹄地找工作,开始和从前一般无二的日子。她自然知道不能一直玩,这样的地方,一生大概也来不了几次。她素来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可这次却无论如何也释怀不了。

  “在想什么?”顾深递了水给她,就倚着墙站在她旁边。

  “你回去之后,做什么?”

  “我?我是放假,回去要继续考学位。你呢?”

  艾薇摇摇头:“我没什么可说的,很无趣的生活。”

  “生活有没有趣,是要看自己的。”顾深突然伸出小指,“等我再放假,去北京找你玩。”

  艾薇一下子来了精神,从窗台上跳下来:“真的?”

  “真的。”

  顾深摆了摆他维持着勾小指动作的手,艾薇把小指放了上去。窗外的阳光照进来,洒在他俩的身上,地上延伸出两个勾着手的影子。

  4.她不再期待这场告白

  飞机刚在北京落地,徐峰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确认她的安全。换成从前,艾薇会很开心,可现在她却有点别扭,只是淡淡地应着,就撂了电话。

  顾深飞往加拿大的飞机比她早三个小时起飞,还是她陪着一起去的机场。在罗马最后的那半日里,他们聊了很多有关于自己的事情。她提了徐峰,这些年对她颇为照顾,而顾深,提了自己的同学,一个英文名叫Alice的加拿大女孩。女孩很活泼,有些黏人,顾深始终拿她当妹妹看。可女孩颇为主动,不断示好,顾深进退两难,于是在这次来之前,和她承诺了回去会给她一个答案。

  那一刻艾薇就明白,他们的生活相距甚远,彼此都有需要抉择的事。这七天六夜,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场美丽的意外而已。

  再美丽的梦,醒了之后就消失了,看到的还是自己的生活。

  可顾深要过关口时,她还是哭了。她觉得丢脸死了,可她控制不了。

  “我忘了和你说,”顾深没有安慰她,而是突然想起什么事一样的表情,“我也梦见过你。”

  艾薇一下子就止住了眼泪。

  “逗你的。”顾深放下了手里的包,“不过,我之后一定会梦见你的。”

  说完,他张开手臂,紧紧地拥抱艾薇。

  在顾深走后,艾薇一个人在机场等待的这三个小时里,她的脑袋里反反复复想的都是在这里发生的一切。糟糕了,她心血来潮的一趟旅程,注定要打乱了她的生活。

  因为,她的心被偷走了。

  艾薇回到北京之后没几天,徐峰也回来了。她每天举着手机,盼着顾深的消息,徐峰却撂下行李,风尘仆仆地来找她吃饭。

  今天是她的生日,她也不怎么在意,不过她知道徐峰是因为自己的生日赶回来的,所以她还是去赴约。

  是他们常去的一家西餐厅,装修华丽,灯光昏暗,但食物其实并不是什么正宗的西餐。不期然而然,艾薇想起了她和顾深在意大利去过的那些店,她连吃饭的胃口都没有了。

  “玩得怎样?”显然,徐峰并没看出她的失意。

  “啊,还好。”艾薇缓过神来,“还挺好玩的。”

  “找到了吗?”

  找到了,找到了那个人。艾薇在心里说。嘴上却还是说:“没有。”

  这结果本就在徐峰的预想之中,所以他一点也不惊讶。两个人吃到中途,餐厅的灯突然全暗了。艾薇吓了一跳,慌张地问徐峰:“怎么了?”

  徐峰没回答,只是笑了一声。紧接着,有火光一点一点亮起来。艾薇惊讶地看见,周围桌的客人全部举起蜡烛,朝他们这桌围拢过来。餐厅里突然响起了小提琴拉的《生日歌》,服务生从里面推出一个蛋糕。

  艾薇震惊地看着这一切,一时之间大脑一片空白。她清楚的是,她并不高兴,她只是慌张。

  可惊吓和惊喜,喜极而泣和伤心,外人有时候是分不清的。徐峰随着蛋糕走到她面前,继续自己准备好的台词:“我一直想,还是需要个好的时机,郑重其事地和你说,艾薇,我们在一起吧。”

  周围的人们发出热情的起哄声,催促着艾薇答应。她手足无措地站起来,眼眶烧得火热。

  她确实一早就想过,只要徐峰对她表白,不需要那么麻烦,就简单说一句,她就答应。可偏偏就晚了那么一点点,她遇到了顾深,所以她不再期待这场告白。

  “我很感动,真的真的。”艾薇慌张地表达,“可是对不起。”

  徐峰的表情硬生生地僵住了,他那么有准备,有把握,他不知道究竟哪一步错了。

  “不是你的错!是我!”

  艾薇抓起椅子上的包,跑出了餐厅。

  沿着街道跑了一会儿,艾薇回过头发现徐峰没有追上来,才终于软绵绵地坐在了路边。她一动不动地盯着掌心里的手机好半天,又调出顾深的手机号码瞪了半天,伸出一根手指按了下去。

  响了三声,通话接通,她却梗着喉咙说不出话来,直到她听见那边顾深充满笑意的声音说:“嗨,回来之后一直在忙,没生气吧。”

  生气啊,简直要气死了艾薇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却笑着摇头:“没有,我哪有那么小气。”

  只要听到他这句话就值了。等待也值了,失望也值了,甚至抛弃了可能是更安稳的选择,也值了。

  5.她就是不相信,他们只有那七天六夜的缘分。

  顾深回到加拿大,刚一落地,就看见了Alice,这让他有点措手不及。他们从出生就是邻居,自然熟得很,又一路一起读了很多年的书。Alice虽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但也是个善良的好女孩。因此,他在飞机上想了一路,有没有更好一点的说辞能减少对她的伤害。

  可他没想到Alice会逼得这么紧,一见到他就跑过来挽着他的胳膊,问他考虑得如何。

  “Alice。”顾深吸了一口气,心想既然如此倒不如干脆一点。于是他停住了脚步,就在机场吵吵嚷嚷的大厅里面,尝试着开口,“我对你的喜欢,只是朋友,或者说是亲人,并不是异性之间的感情。”

  其实这种话他不是第一次说,而Alice也像从前一样,丝毫不介意地回答:“可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啊,你不是还没有真正喜欢的人”

  换成往常,顾深无言以对,可这次,他终于打断了Alice:“我有。”

  “你骗人!”

  Alice根本就不信,这么久以来顾深身边出现过谁,她一清二楚。

  “我在意大利遇见了一个女孩。”

  “你不过去了七天”她怎么会输给七天。

  “我知道这很难解释。”顾深自顾自地笑了一下,“但是遇到她之后,我觉得感情跟时间没有关系。”

  Alice看到他的笑容之后就知道这次她真的输了,那是陷入爱河里的人才有的笑容。可她不甘心,她撂下一句“我才不会祝你幸福”,就一个人跑出了机场。

  顾深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果不其然,等他回到家,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他父母都知道他出去玩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女孩。他也只好讲了前因后果,并且非常认真地诉说了自己的愿望。他的父母没有斥责他荒唐,而是让他找时间带到家里坐客。

  Alice没想过会这样,她一直觉得顾深的父母对她很好,却没料到,她并不是顾深父母心目中合适的儿媳人选。

  她觉得自己遭到了戏弄,一心想见见顾深喜欢的女人究竟长什么样。

  艾薇换了新工作,也换了手机号码。她不知道怎么面对徐峰,她知道自己改变得太大,从餐厅离开得那么唐突。她有太多太多的抱歉,可又担心徐峰生她的气,于是只好做鸵鸟,躲起来。

  顾深要再过三月才有假期,到时候会过来找她,她心心念念只盼着这一天。他们在电话里并没有表明心迹,她没有说她已经拒绝了徐峰,而顾深也没有多言自己的情况。

  时间能改变什么,他们都一清二楚,所以他们必须见到对方才能确信。

  好不容易终于熬到顾深放假,他订好了飞往北京的机票,并把航班号和时间都发给了她。因为是红眼航班,清晨才落地。那一夜艾薇辗转反侧,一直没有睡熟。她早早就到机场等待,远远地却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起先她以为听错,可声音越来越近,她回过头,徐峰拉着行李箱朝她走来。

  “你怎么在这儿?”避无可避,艾薇只好弱弱地开口。

  “出差。”徐峰笑她明知故问,“换号码了?”

  艾薇不知该怎么回答,只是一味低着头。

  “喂,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徐峰突然开口问,艾薇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那是好事啊,干什么一副做了错事的表情。”

  艾薇没想到徐峰会反过来安慰自己,他们两个仅仅是错过了时间而已。也是一次出差,就那样分开了他俩的距离。好像两根本来就要会合的线段,突然改变了方向。

  “我要登机了。”徐峰摆了摆手里的登机牌,“等我回来,有机会介绍我们认识吧。”

  艾薇笑着点头:“好。”

  徐峰走后,她看了眼时间,顾深的航班也快落地了。她站在出口,很是焦急地望着,可过了落地时间,却没听到那趟航班降落的广播。

  同是接机的人们开始焦躁起来,又过了一会儿,他们得到消息,那趟从加拿大飞来的航班中途失联。

  人群炸开了锅,很多年纪大的人立刻哭了出来。艾薇站在闹哄哄的机场,却感到从未有过的安静,眼前突然走马灯一样闪过意大利的那一幅幅风景。

  她不信!她终于回过神来,第一反应是买最快的去加拿大的机票,不顾工作人员的安抚。

  她就是不相信,他们只有那七天六夜的缘分。

  6.原来她所有的爱,都等在这儿。

  顾深的电话打来时,离艾薇开始登机还剩十五分钟。她坐在座位上,不自觉地发抖。

  看到手机上号码的那一瞬间,她丧失的五感突然回归了。她站起来,哆嗦着落了泪。

  顾深在去机场的路上,吃了个早饭,结果把随身的小包忘在了桌子上。包里有手机、护照、身份证等一切重要的东西,到了机场他才意识到,于是慌忙回去找。幸好店主帮他收了起来,但等他赶回机场时,已经误了登机时间,只好改签下一班。

  “你不要动,我飞过去。”艾薇哭得周围人都看着她。

  “你确定?”顾深知道她吓到了,却没想到她会决定去加拿大,“工作没问题吗?”

  能有什么问题,什么都没有你重要。艾薇在心里想。可她是个不懂得表达感情的人,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艾薇就这样飞到了加拿大,因为事出突然,顾深也没来得及和家里打招呼说她要来。看到新闻,顾深的爸妈也一样吓坏了,顾深只能先安抚他们。

  在等待的时间里,顾深替她订好了住处,在手机记事本里仔仔细细规划了游玩的线路,预定了吃饭的地方。

  有句话说得很对,想确定是不是爱一个人,就要去见他,马不停蹄地去见他。只有看见他,才能确定是否想念他,是否想一直看见他。假如连去见他的勇气都提不起来,那不是真的爱。艾薇下了飞机,远远看见顾深的那一秒她就明白,她的选择没有错,她想与他走更远的路。

  于是她换上笑脸,冲上去,和顾深来了个久别重逢的拥抱。

  飞机上的饭吃不习惯,她饥肠辘辘,顾深先带她去吃饭。加拿大的鱼类很出名,当然还有龙虾,可惜他们的菜都还没上齐,顾深的电话响了。艾薇注意到,他看完屏幕,眉头皱了一下。

  她突然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什么?”顾深接起电话,没过几秒钟突然站起来,因为太过激动,带动了桌子,艾薇手里的叉子落到了瓷盘子上,发出很刺耳的声音,惊得她心里一抖。

  “我我现在必须回去一趟。”放下电话,顾深的声音都是颤抖的,“你”

  艾薇站起来,走到他跟前,发现他眼眶开始有些发红,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Alice她”

  事情的发展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顾深完全不知道,Alice知道他乘的那趟航班,就跟着买了票。她或许只是想去看看艾薇长什么样,又或者真的想去捣乱。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并不知道顾深没有上飞机,而她,真的上了那架无法降落的航班。

  Alice的父母甚至都不知道她去哪儿,只知道她出去玩,直到在电视上看到那份遇难者的名单,才后知后觉。

  而顾深却还在这里,Alice的父母只是想确定他知不知道这件事,并不知道内情。他是可以装作与己无关的,可他做不到。

  “你去吧,这件事也与我有关。”

  艾薇知道,顾深一定得回去面对,而她不能出现。此刻她只能躲得远远的,不能火上浇油。

  顾深给她写了酒店的地址,就急着去叫车。站在车门前,他又急匆匆返回,抱了抱她。

  “我去看看有没有帮得上忙的,就会回来找你。”

  艾薇知道,他是在安慰她,也是在安慰自己。

  顾深走后,艾薇没有去酒店,她查找线路,想一个人到处逛逛。毕竟,这是她第一次来加拿大。她很清楚事情不会处理得那么快,顾深会长时间被自责困着,他们想象中的愉悦的携手同游,短时间内是无法实现了。

  虽然强打起精神,可艾薇还是一点游玩的乐趣也感觉不到,粗粗地逛了一下,她就回了达尔姆广场酒店。就在她离酒店越来越近时,却隐隐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直到她看到诺特丹圣母大教堂,她被那突如其来的熟稔击中,站在原地久久都缓不过神来。

  她被那个离奇的梦困了那么多年,她也寻找了那么多年,在梦里她都在问自己:那个等待她的地方究竟在哪儿?

  原来在这儿,原来就在她爱的人生活的地方。

  原来她所有的爱,都等在这儿。

  7.在梦里,一切都是最美丽不过的虚惊一场。

  艾薇睁开眼睛,第一个看见的是徐峰,她有点纳闷。

  徐峰满脸担忧地看着她。她环顾四周,灰白色的,是她最不喜欢的医院。

  明明刚刚她还站在诺特丹圣母大教堂的外面,她的感觉那么真实,她觉得自己拥有了全世界。可为什么她现在会躺在医院里,为什么会看见徐峰?

  “还好吗?”徐峰问她。

  她只觉得脑袋木木的,不想用力想。她很好,她很好,让她回到梦里去。

  艾薇没有回答,闭上了眼睛,眼泪却从眼角一滴滴淌下来。

  其实她都记得,从梦里醒来的那一刻,所有痛苦的记忆全部浮现出来。

  那天,顾深坐飞机来找她,她在机场,知道飞机失事的消息。她等在机场,等到找到飞机残骸,等到确认死亡名单,等到她确定顾深不会再来了。顾深和Alice一起随着那架飞机,陨落了。

  她一遍遍拨着那个关机的号码,脚下一个踏空,就摔在了地上。她顺势昏了过去,就这样昏昏沉沉地过了三天。

  她只想逼自己钻回梦里去。

  在梦里,一切都是最美丽的虚惊一场。

  可是回不去了。

  那之后,她再也没有梦见过教堂与顾深。

  文/默默安然

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