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说话的女孩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作者有话说:

  我以为我可以把自己年少时那些“二”事都烂在肚子里的,但是为了这么多那么多的读者我在自黑的路上越走越远,几乎每一个故事都是自己往事的一个料是的,那个曾经为了引人注目而在单杠上翻身而下的人就是我不要问我是谁,请叫我雷锋。

  part.1 韩奇迹,我想让你滚出去

  高一的时候,韩豆豆每天说的话也就十来句。这个优点深受老师喜爱,于是老师就把全班上课最爱说话的男生郝翔安排在她旁边。

  郝翔刚坐在韩豆豆旁边的时候,脸上带着一种近似挑战的兴奋,他说他说遍全班无敌手,只要和他坐同桌,上课能不说话不是哑巴就是奇迹。他先是无比真诚地向韩豆豆扯开了一面友谊的大旗:“嗨,你好像不太爱讲话?以后咱俩同桌,多关照啊。”

  韩豆豆点了点头,继续看小说。

  可能韩豆豆点头的举动让郝翔觉得初战告捷,他不气馁,给了她一个来日方长的表情。

  接下来的几天里,郝翔每每和韩豆豆说话,韩豆豆要么点头,要么摇头,要么装作没听见。久而久之,郝翔企图用孤立韩豆豆来让她意识自己怠慢他的严重性。他前后转圈说话,有时候说腻歪了,在自习课的时候甚至和别人换座位说话。

  可是如果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你又怎么能让一个压根不想说话的人看见你唠叨的时候心生嫉妒呢?

  郝翔被韩豆豆这种油盐不进的态度彻底激怒了,他夺过韩豆豆的书说:“哎,好看吗?你天天拿本书看,有花吗?”

  韩豆豆不说话,就看着他。

  “我就那么让你讨厌吗?跟我说句话你会死啊?”

  韩豆豆还是不说话,就看着他。

  郝翔终于有些忍不住了,抓着韩豆豆的书狠狠地往桌上一摔:“韩奇迹!我真想让你滚出去!”

  这句话引起全班同学侧目的同时,老师刚好走了进来,指着郝翔说:“你先给我滚出去!”

  郝翔就这样在走廊上站了整整一节课。老师还夸韩豆豆临危不乱,面对恶势力不低头云云,可是韩豆豆迎来了同学们齐刷刷让她说不清道不明,只觉得心里别扭难受的目光。

  那天郝翔拖着一条已经麻木的腿缓缓地坐下,有些恶狠狠地打量着这个不善言辞、不参加班级集体活动、每天把自己整个人都缩在宽大的校服里的韩豆豆,说:“咱俩的梁子算是结下了,等着瞧,今天的仇我非报不可。”

  下了战书的郝翔迎来了第一个挫败,就是在说出了这么一句气势汹汹的话时,他清楚地看到了韩豆豆白了他一眼,依然一言不发。

  和韩豆豆结仇之后,本着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的战略节奏,郝翔开始细细地观察韩豆豆。

  他发现韩豆豆不仅不爱和自己说话,她根本就是与世隔绝。她每天晚上都顶着一副黑眼圈,有时候是捧着一本书,有时候是在一个破本子上写写画画。她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厕所,她和所有的女孩都不一样,但最不一样的是她喜欢对着飞机许愿。每一次学校上空有飞机经过,韩豆豆都要非常虔诚地十指相扣,对着天空嘴里念念有词。她表现得那样专注,以至于郝翔走过来她都没有发现。当她睁开眼睛,看见郝翔那一张大脸贴过来的时候,她吓了一个趔趄。郝翔非常严肃地问她:“韩豆豆,你是不是在许愿这飞机别掉下来砸死你?”然后得意地走了,他笑声放肆地让韩豆豆讨厌。

  Part.2 韩豆豆的蓝色秘密

  已经是夜晚十点,韩豆豆依然坐在那张比学校的书桌平整不了多少的桌面上奋笔疾书。这张桌子是妈妈上个月从二手市场买来的,韩豆豆当时高兴极了,这样她就不需要用那张只能架在床上的那张小桌上写作了,桌子放在床上摇摇晃晃的,刚开始还蛮舒服的,时间长了浑身都疼。

  韩豆豆听见妈妈轻微的脚步声,她迅速合上了那本淡蓝色的本子,放进桌洞里,拿出已经准备好的演算纸解答那本数学题册。妈妈走进来,亲切地摸了摸韩豆豆的头,说:“孩子,累了就休息吧。”

  “妈,才十点,我不困呢。”

  “豆豆,妈妈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但是成绩一直不好,可能是因为学习方法不对,不如,妈妈给你找个家教吧。”

  “不用的,妈妈。我从小理科就不好,补习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扭转的,我自己努力就行了,再说再说考不上大学又不会死。”

  “你说什么呢?”妈妈站起来拍了一下桌子,愤怒又揪心地指着韩豆豆说,“你爸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你有出息,不考大学怎么有出息?我每天早出晚归地工作,供你上学是为了什么?你不许跟我说那么丧气的话,听到了没有?”

  “听见了”韩豆豆努力憋住眼泪。

  “累了就早点休息吧,你这些天就去打听打听哪个家教好,要请就请个好点的。”说完,妈妈就从屋里走出去了。

  韩豆豆重新展开她那本已经有些残破、被文字填补得密密麻麻的淡蓝色本子,那厚厚的本子是父亲生前送给她的。从此本子成为韩豆豆最好的伙伴,她寂寞了和本子说话解闷,她有梦想了就和本子许愿,希望有朝一日能梦想成真。她想爸爸了也和本子说,她只要安静地想,真诚地说,仿佛就能感受到父亲在静静地和她对话。

  韩豆豆没有爸爸,只有一个给人当保姆的妈妈,她学习不好,不漂亮,不讨人喜欢,所以她不喜欢和任何人说话。但韩豆豆不觉得寂寞,不觉得自己可怜,因为她有这个本子,她就有了全世界。

  韩豆豆看着这个已经快要写完的本子,叹了口气,抱怨自己为什么有那么多话要说,这个本子用完了,她要怎么办?这晚她是在这种焦虑和担心中不安睡去了。

  part.3 韩豆豆对着飞机许愿的真相

  一转眼东北迎来了第一场大雪,同学们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大家草草吃个饭就迫不及待地到操场上打雪仗。韩豆豆吃完饭想去上厕所,厕所在室外,外面太冷了,她磨蹭半天才穿着羽绒服走出去。还没到厕所就听见一个人喊:“她在那儿,打她,打她!”

  没等韩豆豆反应过来,她已经被人绊倒在雪地里,雪球像沙包似的丢在她的脸上和身上,她被埋在大雪里,雪球一个接着一个,她睁不开眼睛。忽然一个人又喊:“啊,这是韩豆豆,打错了,快跑!”

  韩豆豆费力睁开眼睛,看到一群人呼呼地跑了,她不知道被谁打的。她好不容易从雪地里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好几个雪球顺着脖子流进了后背,韩豆豆觉得更冷了,被雪打透的羽绒服瞬间被冻得硬邦邦的。

  韩豆豆到教室的时候,全班看到她都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此时身上雪已经化得差不多了,她的衣服和头发全都湿透了,冷得她直打哆嗦。郝翔在一旁一面笑一面幸灾乐祸地说:“算你倒霉,竟然和晓雪穿一样颜色的羽绒服,哈哈–”

  韩豆豆不说话,默默地把羽绒服脱下来,放在附近的暖气上烘。是的,算她倒霉,韩豆豆没有觉得委屈,也没有觉得不公平。从父亲离世的时候她就明白,倒霉这样的事情和幸运是一样的,只是概率问题,有人幸运,就一定会有人倒霉,否则那样罕见的空难怎么会落在父亲的头上。

  下午自习的时候,韩豆豆又小心翼翼地拿出那个淡蓝色的本子开始写。郝翔和别人说话说累了,身子还没有正过来,扭头看了看韩豆豆,说:“哎,你每天在这个破本子上到底写啥呢?”

  韩豆豆立刻把本子合上,愤怒地看着郝翔。

  郝翔被她的眼神惊呆了,他觉得韩豆豆太奇怪了,说她,骂她,甚至用雪球打她,她的眼神里都没有这样的愤怒。郝翔好像突然意识到,这个本子对韩豆豆的重要性,他不动声色地扭过头继续和身边的人说话,暗暗幻想着失去这个本子的韩豆豆脸上痛苦不已的表情,他就觉得过瘾极了。

  就在那天放学前,郝翔趁韩豆豆去倒垃圾的时候,偷偷地从她的书包里拿走了那本韩豆豆看得比命还重要的本子。

  晚上刚到家,郝翔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从韩豆豆哪儿偷来的笔记本:“又不是哑巴,每天不爱说话,就在这上面写啊写的,我倒要看看这里面写的什么”

  在本子的扉页竟然率先写了一则失物招领:你好,如果此刻你拿到了这个本子,那一定是因为我的粗心大意把它遗失了,这个本子对你来说可能毫无意义,但对我来说却是全部,请你还给我。最后留的是韩豆豆的联系方式,只是学校的地址,从小学到初中,最后到高中,做了非常详细的更正。

  郝翔兴奋得不得了,如获珍宝似的,开始往下看。

  “今天是我的生日,爸爸送给我这个笔记本。爸爸送我本子的时候说,豆豆从小就爱写,说不定以后可以当一个作家呢。我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我真的想当一名作家,虽然我现在刚学习写作文,但是最近一次征文比赛我获得了二等奖!爸爸,我会用你给我的本子写出最动人的故事。”

  郝翔一面跷着二郎腿一面说道:“嘁,当作家?就你?不爱说话还能当作家?”

  “我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姑娘,也从来不会打扮自己,因为打扮自己是需要花钱,我没有那么多钱。爸爸妈妈每天要很辛苦地工作,才能供我完成学业,我怎么能拿着那些钱去挥霍呢?唯一抱歉的事情是,我对学习这件事情丝毫不感兴趣,尤其是数理化。可是我必须在老师和父母面前装作我很努力的样子,让他们觉得我只是笨,这样我至少可以不会伤他们的心。”

  郝翔撇了撇嘴:“还真有写作的潜力啊,谁的父母不是辛苦供孩子念书啊,这是小气的借口吗?”

  “今天是爸爸第一次坐飞机,他被公司派到日本交流学习。爸爸是我的榜样,他没有高学历,因为家境的原因,高中就辍学了,但是他努力学习技术,成为工厂里最优秀的工人,去年还被提升工厂的车间主任,我为有这样的爸爸感到骄傲!”

  “爸爸已经失联二天了,工厂的领导给妈妈打了很多次电话安慰她,可是看到妈妈近似绝望的眼神,我的心好痛,爸爸,你别吓我,你快点出现!”

  “昨天晚上又梦见爸爸了。我梦见我好小,坐在爸爸的肩头,爸爸把自己当飞机,爸爸说,豆豆,你看,飞机就是这样的。爸爸张开手臂,飞呀飞呀,我在爸爸的肩头咯咯地笑着。突然我从爸爸的肩膀摔下来,我就被惊醒了爸爸失联的第三天,希望爸爸平安无事。”

  “今天终于证实飞机确实出事了。这一定是一场梦,可是不管我怎么打我自己,梦都醒不过来。爸爸,你为什么走得那么急呢?你还没有看见豆豆长大,没有看到豆豆成为有名的作家,你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跟我郑重地说一句再见。爸爸,我还从来都没对你说我爱你。爸爸,你回来吧。我求求你了”

  “郝翔真的很讨厌,我讨厌他总是那么多话,可我最讨厌的就是他竟然说对了,我真的在许愿飞机不要掉下来,我不想让更多的孩子像我一样失去最爱的爸爸。”

  看到这里,郝翔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严重的错误,原来表面那么木讷的韩豆豆,竟然有这样一段身世。郝翔不能马上喜欢和亲近韩豆豆,但是至少,他决定从明天开始再也不和韩豆豆作对了。

  Part.4 从此我们是过命的兄弟

  第二天一早郝翔早早来到学校,趁人不注意的时候迅速把蓝色的笔记本丢在韩豆豆的座位底下。

  当韩豆豆顶着黑眼圈来到学校时,还是没有逃过同学的一番哄笑。郝翔仿佛看到了昨夜因为丢失了那么重要的笔记本而哭了一夜的韩豆豆,内心的愧疚无处宣泄,统统化作一腔愤怒,他啪地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你们都有病啊,打扰人家自习了不知道啊?”然后指着班长吼道,“你这个班长是干什么的?班级这么乱你不管啊!”班长是个女孩,哪受过这样的委屈和指责,眼睛里含着泪花,咬着嘴唇离开了教室。同学们不再嘲笑韩豆豆,都开始暗地里骂郝翔是疯狗。

  郝翔看着韩豆豆没精打采地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丢了魂儿似的对刚才的骚动全然不觉,她没有看到自己座位底下的笔记本。郝翔在一边急得要死,心里骂着韩豆豆:韩豆豆,你是不是瞎了?

  郝翔没办法,心生一计。他把自己的笔碰到了地上,然后弯腰去捡:“呀,谁的本子啊?”然后捡起笔记本,冲着韩豆豆问道,“哎哎,这是谁的本子啊?不要我扔了!”

  韩豆豆看到本子的那一刹那突然回过神来,她一把夺过笔记本,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郝翔看糊涂了,这不是找到了吗,怎么还哭呢?

  这时韩豆豆做出了一个让郝翔好久都没办法忘记的动作,她一把抱住了郝翔,说:“郝翔,谢谢你,你救了我,我会报答你的。”

  郝翔连忙推开韩豆豆说:“女施主请自重啊,以身相许小生受不起啊!”

  韩豆豆奋力地睁开哭肿的眼睛说:“郝翔,你脸呢?”

  郝翔学着韩豆豆眯着眼睛说:“韩豆豆,你眼呢?”

  早上郝翔怒斥班长的事件到了第三节课就已经传到隔壁班李胖子的耳朵里。李胖子暗恋班长史倩好几个月,苦于没有方式表忠心,当天晚上放学就召集了他们班另外两个胖子在校门口对郝翔进行了围堵。李胖子气势汹汹地对郝翔说:“今天你欺负我的女人,不找你兑命就是我怂了。”

  郝翔看着三个胖子,腿直打哆嗦,问李胖子:“她啥时候成你女人了?”

  “那是早晚的事,反正你欺负她就是不行!”

  “那你说你想咋办?”

  “我说了,找你兑命。”

  “李胖子,你是不是古惑仔看多了,就你那身材一屁股就给我坐死了,你这是兑命还是要谋杀啊?”

  “你知道就好。想让我不揍你也行,你现在当着我的面,给我的女神认个错,我就放你一马。”说完,他冲旁边那个胖子使了个眼色,胖子点了点头,拿出手机。

  “调出来没呢?”

  “等会儿,有点慢。”

  “哎呀?等会儿哎呀,我去,咋回事儿啊”

  “你那啥破玩意儿啊,行不行啊?”

  “大哥,等会儿,死机了,你等会儿,我重启一下子啊”

  “滚一边重启去!”说完他踢了胖子一脚,然后冲着另外一个胖子说,“你拿你的!”

  被指派的胖子无奈地说:“大哥,我的手机上午被老师没收了。大、大哥,你的呢?”

  “哼,跟了我这么长时间,你们看我拿过手机啊?你们都是废物吗?郝翔,不是我不帮你,今天我必须揍你。”几个人刚要动手,刚才重启的那胖子突然大叫:“大哥,行了,大哥,我拍了。”

  “我都要揍人了,你拍个屁啊,上啊!”

  几个人想要揍郝翔,郝翔已经捂着脸,缓缓地蹲下去,做好了被揍的准备,却突然被一个声音喝住,大家一看竟然是史倩。史倩走到李胖子面前,指着他说:“我告诉你,死胖子,今天就算你把他打死了,我也不会喜欢你,你死了这条心吧!赶紧回家,别在这儿丢人现眼!”说完就走了。

  刚把手机收起来的那个胖子又凑过来问李胖子说:“大哥,咱还打吗?”

  “女神都走了,还打个屁啊,不行,我必须跟史倩说明白,跟我撤!”

  郝翔在散去的人群里看到站在那儿笑得快要岔气的韩豆豆。她走过去,蹲下来说:“吓傻了吧?”

  “是你去叫史倩来的?”

  “刚放学就赶上了,本来想叫老师的,怕治标不治本。”

  “你还挺聪明的。我那么欺负你,你咋还救我?”

  “我说了,我会报答你的。”

  “行,够意思。以后咱俩就是过命的兄弟了,你帮了我,我也要帮你。”

  “帮我啥?”

  “帮你找自信。”

  Part.5 改造韩豆豆计划

  为了帮助韩豆豆建立自信,郝翔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制定了一个“改造韩豆豆计划”,并且忍痛拿出攒了好几年的压岁钱三百元作为经费。

  第一步就是要改变韩豆豆的形象。郝翔带着韩豆豆去了自己经常理发的那家理发店,拿出事先选好的发型说:“剪这个!”

  韩豆豆捂着头说:“不行不行,我这头发都留了好几年了。”

  “人家留头发是为了美观,你看你这头发,跟稻草似的。我早就想跟你说了,你要没时间洗头发就别留那么长,我妈的头发都比你时尚。听我的,没错。剪瞎了,我给你买顶帽子。”他的话音刚落,理发师在郝翔的怂恿下剪掉了韩豆豆留了七年的长发。

  剪完头发,韩豆豆看着镜子里的齐耳短发,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她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头那么清爽过。郝翔对着韩豆豆啧啧称赞:“嘿,你还别说,这么一看,你还挺漂亮的!”韩豆豆对着镜子,脸红得像太阳。

  剪完头发,郝翔又带着韩豆豆来到表姐开的服装店:“姐,交给你了,怎么好看怎么打扮。”

  表姐心想这小子总算有良心,终于肯介绍生意给自己了,卖力地给韩豆豆拿衣服。韩豆豆其实身材不错,人靠衣装,加上表姐的改造,活脱脱一个小萝莉啊。郝翔看着改造完的韩豆豆满意地点了点头:“行,就这身了,把她那些旧衣服包起来。”

  表姐忙活得一身汗,笑吟吟地对着郝翔说:“这是你同学吧,我算便宜点,这一身一共四百五元。”

  韩豆豆面有难色地说:“还是算了吧”

  郝翔一把抓过韩豆豆,一面把韩豆豆的衣服和包都一件一件递到韩豆豆手上,一面说:“姐,你看啊,这事是这样的,这身衣服呢,先记在我账上,今年压岁钱我就不要了!”说完他拉着韩豆豆迅速跑出了商场,表姐追出来骂道:“郝翔,你这个小兔崽子!她那吊牌还没剪呢!”

  郝翔和韩豆豆跑出来,气喘吁吁地互看了一眼,韩豆豆问:“接下来我们干什么?”

  “我得先把你这些吊牌什么的弄下来,要不让人看见真以为咱俩这是抢来的。”

  “本来就是抢来的”

  “韩豆豆!我这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你!”

  “我知道,你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

  “哎,你那有剪刀或者指甲刀什么的吗?”

  “没有”

  郝翔一面拽着她的吊牌一面抱怨:“没有剪刀我原谅你了,一个女孩子不随身带个指甲刀,你好意思吗你我靠,一个吊牌搞得那么复杂,线怎么那么粗”

  “哎,郝翔,我早就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别生气啊。”

  “问吧。”说完,他准备想用牙咬掉吊牌。

  “你为啥叫郝翔?你妈不知道翔是屎的意思吗?再好,也是屎啊”说完,韩豆豆就跑开了。刚用牙齿叼住吊牌的郝翔被突然一拽,牙齿差点被拽下来,但是吊牌总算掉了。

  “韩豆豆,你来,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part.6 继续改造韩豆豆计划

  韩豆豆从来没有这样期待过第二天的到来。

  第二天她梳着新发型,穿着从郝翔表姐哪儿“抢来”的衣服早早来到学校。

  同学们看着韩豆豆款款走进来,啧啧议论道:“哇噻,韩豆豆,你大变活人啊?!打扮得这么漂亮是要去选美吗?”

  韩豆豆第一次备受瞩目,坐到座位上,冲着郝翔眨了眨眼,偷偷地对郝翔说:“突然这样,还真有点不太习惯呢。”

  郝翔得意地说:“慢慢就习惯了,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从那以后,大家明显地发现,韩豆豆的笑容多了,也越来越喜欢和大家交流了,至少中午吃饭的时候她不再形单影只。

  初战告捷,郝翔马不停蹄地进行了第二步计划,他偷偷地把韩豆豆写的东西寄到了杂志社。

  第三步也就是最关键的一步,郝翔找来了三班最好的哥们华强追求韩豆豆。

  “为什么是我?我俩都不认识啊。”

  “不认识才好下手啊,而且我觉得你俩是那种彼此不来电的类型,这个人非你莫属啊!”

  “那你还让我追?这不浪费时间啊!”

  “我让你追她是想让她建立自信,你就当作了个好事。”

  “这么好的事你咋不去?”

  “我俩是哥们啊,她要是知道我是假装追她,以后还怎么愉快地玩耍了?”

  “不行不行,这种事怎么能假装呢?”

  “你就当你是去演戏不行吗?”

  “演戏哪不得有出场费啊?”

  “哼,看你那样。”郝翔翻出了一百元钱啪地拍在桌子上,“一百元钱,可比群众演员贵多了!你爱干不干,你不干我就找别人了。”

  “别啊!”华强一面把钱收起来一面对他说,“这可就是追她的钱,接吻啊,拥抱啊,这些都得再加钱的。”

  “想啥呢?臭不要脸的,你要是敢碰她,咱俩绝交。”

  郝翔神秘兮兮地拿着一封情书交给华强说:“今天晚上放学,你就把这封信交给她。”

  华强拿着信,对着郝翔重重地点了点头说:“行!”

  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郝翔和华强蹲在韩豆豆放学的必经之路等待她。

  “来了来了,就是她。”郝翔指着韩豆豆,让华强快点过去。

  华强有点打退堂鼓,对郝翔说:“不行啊哥们,我没干过这种事,现在有点紧张啊。”

  “紧张个屁啊,没追过女孩啊?”

  “追是追过,没这么追过啊,这合适吗?”

  “别废话了!”说完,郝翔狠狠地踹了华强一脚,把他踹到了韩豆豆面前。

  那是一条老街,只有昏黄的几盏路灯,韩豆豆没见过华强,突然蹿出来一个人她快吓死了:“你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你你别怕。哎,你别说,还挺好看的妞,你给爷笑一个?你要不愿意笑,爷给你笑一个?”

  韩豆豆快吓哭了:“你你是要耍流氓吧?你劫财还是劫色啊?我没钱,我真的没钱。”

  “我都不要,我要你”

  韩豆豆心想,好啊,你这还是要劫色啊。她蹲下去抓起个石头,闭着眼睛冲着华强就一顿乱砸。郝翔眼看局面失控,连忙从暗处跳出来:“韩豆豆,冷静!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part.7 遇见更好的自己

  华强揉着浑身都疼的身子,对郝翔说:“这事我干不了了,你看谁能干找谁去吧。那一百元钱我是不能退给你了,这给我打得,万一打出内伤了这钱还不够呢!”他把那封情书拿出来交给郝翔,“这个倒是可以还给你。”说完,一瘸一拐地走了。

  韩豆豆看了看郝翔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出钱、出力让他跟你表白,这小子太没有职业道德了!一辈子当不了演员!”

  “你有病啊,花钱雇他跟我表白?我在你眼里很缺爱是不是?”

  “不是我这不是要给你找自信吗?”

  “我要是知道你是拿钱求着人家追我,我才能得到爱情,我还能有自信吗?再说我干吗没自信?我什么都不缺,不就是不太爱说话而已,这是天生的,性格使然,你”

  “韩豆豆!你别装了,我其实早就什么都知道了!”

  一瞬间,韩豆豆这几年辛苦打造的一面可以捍卫自己的壁垒仿佛轰然坍塌,她害怕郝翔再多说出一个字,但郝翔还是说了:“其实那个蓝色的笔记本当时是我偷的,知道了你的遭遇,我觉得很自责”

  “别说了。”

  “韩豆豆,其实你挺好的,真没有必要这样,你看你现在不是很好吗?没了爸爸”

  “郝翔,我让你别说了!原来你为我做的一切都只是因为同情,原来你早就知道我一无所有,你在看到我写的那些荒唐的梦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很可笑?这么长时间,我原来不过就是你的一个消遣。我还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好朋友,我真的太可笑了。”

  郝翔看着韩豆豆瘦弱的背影,突然有一种心痛的感觉。不是的,不是同情,不是可怜,如果说一开始有过,那么现在已经不是了。他重新认识了韩豆豆的勇敢,善良,知恩图报,有理想,有目标,面对命运的不公她不抱怨,尽管她无力反抗

  他这才发现,自己的初衷虽然是好的,但是方法错了。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来弥补,这时候的郝翔想要好好珍惜和韩豆豆的友谊,只是他不知道是否来得及。

  第二天一早,上课之前班主任就把郝翔从韩豆豆旁边调走了,这次他被安排在第一桌,坐在一位学霸旁边。同学们说,是韩豆豆请老师换座位的,原因是郝翔上课喜欢说话,严重影响她的学习。

  从那天起,韩豆豆和郝翔没再说过话。但是韩豆豆的变化却是有目共睹的,她已经不再沉默寡言,在班级里的人缘也慢慢变好,连集体活动也开始场场不落地参加,她开始和人落落大方地谈笑风生。到了高二,她甚至还去竞选了班级的语文课代表。郝翔看着韩豆豆的变化,心里默默地为她高兴,却也学会了不去打扰这份宁静,大家发现,从这学期开始,郝翔反而不太爱讲话了。

  那天班级里发生了一个大事件,就是韩豆豆的文章竟然被刊登在杂志上,一时间,韩豆豆竟然成为全班同学心中的偶像。大家都看到了她写的那篇文章,连老师也开始重视韩豆豆。可是,韩豆豆却不知道那篇自己偷偷写下的文章怎么会神奇地出现在杂志上。

  那天韩豆豆做值日,在郝翔的桌子上发现了那本杂志,韩豆豆好奇地拿起来看,在她发表的那篇文章里,竟然夹着韩豆豆的手稿,郝翔用红笔标注了编辑老师比照原文都有哪些修改。这时郝翔站在韩豆豆身后,不好意思地说:“本来想标注好了偷偷给你的。”

  “是你把我的文章发给编辑部的?”

  “我是真的觉得你写得好。再说梦想要靠行动,每天自己偷偷地写,梦想啥时候能实现啊?”

  “为什么为我做这些?”

  “韩豆豆,我承认我原来同情过你,但同情这事不丢人,有些人是值得同情的。怕被同情的人,本来就说明那个人没有自信。”看见韩豆豆不说话,郝翔继续说,“韩豆豆,我知道我做了很多不应该做的事情,但我总算帮过你,你跟老师告状,让我和你分开坐,害得我每天坐在老师眼皮底下,我都要被憋死了。这个事让我很伤心,我觉得你有点恩将仇报,真的。”

  韩豆豆被郝翔的样子逗笑了:“咱俩既然是过命的兄弟,你把我变得那么好,我当然也要为你的改变尽些力。确实是我找老师去谈的,但是你没发现,你上课说话的毛病改了吗?郝翔,我感谢上天,让我在最糟糕的时候遇见了你,谢谢你为我带来的改变,才能让我看到这么好的自己。”

  那天下午,阳光从窗子里折射到教室,落在地上,落在尘埃上,落在桌椅上,落在韩豆豆明亮的眼睛里,好几次郝翔都想对韩豆豆说:韩豆豆,我有点喜欢你。其实当时那封情书写的全是他的肺腑之言,但他没有勇气对她说。最后他决定,就让那封信暂时成为一个谜吧,在变成更好的自己以前,他隐下这个秘密,默默地守着韩豆豆也挺好的。

  文/草莓多多

赞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