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子们不哭!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调姐最近成立了一个组织,名字就叫“矮子王国”!组里本来平均身高就很低,这个组织名号在公司周边一瞬间就打响了。昨天中午我们一起去公司附近常去的一家饭馆吃饭,当经过一处小店的时候,店主姐姐说看到了花火二字(我们戴着工牌),然后店主弟弟就说:“名字好熟悉”想了半晌,很惊喜地叫到“就是那群矮子!”

  调姐

  调调(《十年荣光·与光同成灰》现已全国上市)

  前两天跟眸眸、爱丽丝、狸崽一起去逛街,爱丽丝那个呆瓜,突然一脸便秘地看着狸崽,有满腔的爱意又不好说的表情。

  后来她又全程盯着狸崽的脚丫子看,看到店里的镜子也不再被镜子里自己的身影迷住,说一些自己好美的话了,吓得狸崽一直在偷偷地问我,她要不要先逃了,总感觉爱丽丝会对她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诡异的气氛一直持续整个逛街的过程,最后,爱丽丝终于一脸爱意地盯着狸崽的鞋子说:好羡慕狸崽这种有身高的人,可以不用穿高跟鞋,她自己不穿高跟鞋的时候,都不敢说话,感觉自己气场弱得随时会被藐视。

  爱丽丝刚说完,一旁的眸眸已经泪流满面。看来眸眸还是懂爱丽丝的,两个矮子总能够惺惺相惜啊。

  话说狸崽也不是很高好吗?都没有一米六啊!

  唉,据说花火组被别的组取个了别名,叫矮子王国组,唉,突然心情好差

  众人:调姐不要装了,这个名字就是你取的吧!

  眸眸

  短腿男神,你为什么要拉我来写这个互动?我才不要加入你们“矮子王国”啊!

  心好累,自从被拉入这个组织之后,调姐约我逛街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原因是调姐想要聘请我做她的专属试衣员,因为她说我跟她的身高差不多,脸的形状和面积差不多,身材也差不多每次逛街的时候,调姐看上了某款衣服,都会豪气地说:“眸眸,来,去试一下这件衣服!试完我付钱!”然后我试完出来的时候,调姐一脸惊喜地望着我:“哇,不错哦,服务员给我包起来!”接着,调姐就开心地拎着我的衣服回家了

  当然,作为矮子国的一名,我根本一点都不伤心,因为我肯定不是最矮的一个!再矮还有爱丽丝在我后面呢,我怕啥!

  不夏:对,你一点也不矮!你就比爱丽丝高一厘米而已!

  (爱丽丝哭晕在厕所:为什么要如此对待我这样一个美丽的少女?)

  茶茶

  虽然我比沐沐和小左矮,但我的身高还是足以碾压眸眸和爱丽丝的好吗?作为花火组平均身高值的我,为什么会被拉过来写这个互动?

  至于“矮”的感受这个问题?我根本就没有发言权!

  虽然身高不上不下的我,既体会不到眸眸、爱丽丝她们坐公交车荡秋千的童趣感,也感受不到沐沐用身高碾压众生的自豪感,但以前上学做早操迟到的时候,只有我可以安全地躲在人群中,不会被发现有没有!

  原以为平均身高的优势会一直存在,在朋友圈被餐厅的各种促销手段刷屏之后,才发现这种中间身高也是很心酸的,吃饭的时候凭身高打折这种好事根本就轮不到我,因为离打折标准总是差一厘米

  调调:体重不过百

  沐沐:不是平,就是矮

  余言(《十年荣光·我不能让每个人都喜欢》现已全国上市)

  不夏,你们请我来谈论关于“矮”的话题?确定没找错人?

  我–哪–里–矮–了!

  我知道,你们找我就是想要自取其辱对不对?!你们就是见不得我长这么高吧!

  好吧,我就来谈谈我的感受吧!

  橘洲音乐节,大家都拼命地向前挤,一波又一波的美女们从我的身边挤过去,对话内容如下:“哎,前面人好多,看不到!”

  然后踮起脚,伸长脖子,晃来晃去还是看不到,相互招呼一声:“再往前走一走吧!”

  同伴(为了避免黑到他和我拼命,我就不暴露名字了)也在向前挤,忽然回头看我原地未动,招呼我说:“走啊,往前走走。”

  我说:“你去吧,我懒得走啦。”

  我站在那里,举目望去,一眼看到的都是大家的脑袋,那一瞬间,我有了一种居高临下、俯视众生的感觉!霸王之气再一次从心头泛起:哼!愚蠢的人类

  哎呀,别打我!是你们喊我来羞辱你们的!

  众人:这个同伴是一米四的莫老师吧?

  莫默(《十年荣光·时光盗不走孤独》现已全国上市)

  个子矮是硬伤,长得再帅也白搭,个子高的,即使长得丑点也没关系,和一白遮百丑同理,一高也能遮百丑。有一回我听到一个摄影师抱怨,说有个作者确实很有钱,但是一碰上拍照也只能让摄影师各种找角度,摄影师个子还不能太高,否则腰都会累断。有时晚上开车,往旁边一瞅:哇,驾驶室是空的,可是车却在行驶,着实吓了一跳。再仔细一看,勉强可以看到一个头顶–原来是个矮个子在开车。心想,个子矮的话怎么不把位置调高一些呢?转念一想,位置调高了,脚会够不着油门或者刹车吧?这么想想,那些一坐在驾驶室就看不到人的矮个子驾驶员也真是醉了。个子矮的人颈椎容易出毛病,因为老是要仰着头看世界;个子高的人颈椎也容易出毛病,因为老是要低着头看世界。总而言之,无论高矮,都是矫情。(PS:余总编口中的同伴绝对不是我,你们不要乱猜!)

  小狮:好啦好啦,我们都知道是你啦

  不夏:果然是太矫情

  毕夏(《如果可以戒掉坚强》现已全国上市)

  当不夏把这个互动题目发给我的时候,我在心里翻了一千个白眼的同时立马把聊天窗口给关了。你矮也就算了,可你为什么还要用这种方式来羞辱自己,顺带伤害我!为什么矮?为什么矮?你问我干吗,你去问我爸妈啊,要我把这个互动摔到我爸妈面前吗?不想说了,反正各种自卑、各种低人一等。说几个实例吧,大学的时候,一个学姐在我生日时笑着送了我一个神秘礼物。我打开一看,脸都绿了,因为里面是一双增高鞋垫。那一刻,我有种想把增高鞋垫甩到她脸上的冲动。大家都期待着让我拿出礼物来,我立马把礼物塞到包里,去招呼另外的朋友。后来再参加一个晚会的时候,皮鞋太大,我就把增高鞋垫放了进去。谁知道!上头的空气那么清新!我好像一下子就看到了曙光,看到了希望,找到了人生新的方向。于是,我认真地写稿,因为我要赚钱去做增高手术啊!

  眸眸:来跟我唱,我的未来不是梦,我的个子也不会再长

  不夏:你还没我高好吧!

  籽月(《蔚然成风》现已全国上市)

  我身高一米七,很多个子矮的都叫嚣着要我把身高给她!嘁,你们不知道个子高的悲剧啊!从小排座位总是最后一排!这都算了,高中时我们班男生比女生少一个,广播操比赛的时候,我总是被排到男生那一排填人数!因为这样我还收过女生的情书!运动会各种体育项目都叫我上,因为我高,看起来体育就好!这是什么破理由!大学毕业后,相亲哪些个矮男骗我他们一米七的时候,我心里冷哼,比我还矮,怎么可能一米七!

  爱丽丝:哼,我也有一米七呢!(籽月:大姐,你放过我吧!)

  谢宁远(《许你晚风凉)》现已全国上市)

  作为一个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长期占领班里长腿(美?)少年霸主地位的高个儿男子,当蠢(萌?)到家的沐沐找到小爷写这期互动时,我以为自己的眼瞎了,并痛苦沉思了整个中午。请问:矮是一个汉字吗?怎么读啊?打滚求教大家,什么叫矮啊嘤嘤嘤–话说有一次,小爷到编辑部找沐沐和不夏男神玩,某长腿男子,也就是我东跳西跳怎么都找不到公司的电梯,于是沐沐下楼来接我。我盯着她愣了三秒,然后与她执手相看,泪眼好半天,她可能以为我是期盼相见太久所以太激动吧,而我只想颤抖着说:一个微信语音听着那么活生生御姐范儿的女人,怎么会和初中小萝莉一样高?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以上都是腿长两米的不夏威胁我写的!他恐吓我只准黑我家沐沐)

  不夏:嗯,小伙子,你这句“腿长两米”我很是满意。

  沐沐:楼上滚!

  语笑嫣然(《时光走了你还在》现已全国上市)

  这张照片啊摄影师一定是嫌我太高,所以把我拍成了一个矮胖子,但我还是觉得矮胖矮胖,萌萌的有没有?平时照镜子都看不见自己这么矮萌的样子你们能理解一个走在人群里,经常能看见很多男人头顶的我内心的孤独吗?头顶有什么好看的?很多还秃着呢!(真的不是炫耀!)矮又有什么不好?男人矮是悲剧,但女孩子矮就可以萌呀。每次长辈见面,都说,哎哟,瞧这姑娘长得高高壮壮的(你才壮壮,你们全家都壮壮!就不能换个形容词吗?!)那种滋味才酸爽

  小狮:这短腿

  不夏:这自黑

  众人:够酸爽

  结束语:

  刚进公司的时候,我总是嘲笑沐爷上身太短,然后对比眸眸,还有爱丽丝,才知道人家那是腿长

  好了,在本期节目的最后,经过大家的一致投票选举,爱丽丝荣幸当选花火组最矮女神(经)但是作为本组公认的自信姐,她说她只想藐视众生,高傲地来一句:“不要笑话我们矮,我们只是为了不想长大!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

  主持/不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