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猩说它很温柔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爱丽丝推荐:

  这个故事特别有意思,几乎是一口气看到结尾,相信看完这个故事的你们,一定会觉得猴子特别可爱。话说,如果把我们编辑部的同事们做个动物划分,那么,我肯定是比较像猴子的,因为聪明,眸眸一定是像PIG,因为爱吃,不夏像一只毛发竖起来的鸟儿,因为作为“短腿男神”他心里很不服气,每天早上都努力的把头发梳的竖起来,恨不得梳个一米高,这样他的平均身高就高了

  001 这时候站出来,等于撞枪口。

  2016年8月1日,北京大学,晴。

  “浑蛋!”一声暴喝从一向忙碌却又安静的分子脑动态与脑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传出来,连带着大楼的玻璃都共振起来。

  所有工作人员低着头,绷着脸,大气都不敢出,只能静待着曾院士发泄完。

  “我是怎么说的?少和那些记者媒体来往,少整这种哗众取宠的事,专心搞科研就好。你们没事弄什么高中生来夏令营?既然来了,在外边上上课,找几个博士生演示一下实验就好了。为什么要让他们直接进操作室?还让他们那么多人同时上控制台?是谁大脑短路,下了这种浑蛋的指令?”

  偌大的实验室顿时鸦雀无声。这时候站出来,等于撞枪口。

  实验室PI项目负责人罗阳只好淡淡道:“院士,我看责任可以过会儿再追究。现在,最重要的是确保学生们没事。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这句话是对着回话的研究员问的。

  研究员使劲地擦了擦汗:“学生早上十点半参观完后,上了夏令营的大巴。现在应该在前往河南灵长类动物培育基地的高速公路上。大巴上除了司机,还有一名负责生活的女老师,姓吴。但是那名吴老师的手机大概是没电了,我们没有联系上”

  “你们确定所有人都上了车是吧?那还愣着干吗,赶紧打110啊!”曾院士急了。

  “不行,现在还不能随便报警。”罗阳阻止道。

  “到了这个时候,你们还怕媒体知道?这是瞒不住的。我们都担不起这个责任!”曾院士不满道。

  罗阳到底比较冷静沉着:“不仅是怕媒体知道,毕竟一般的警察也不了解情况。我怕他们一旦处理不当,不仅那个孩子有危险,车上的其他人也会有危险。毕竟他们面对的,不是寻常的歹徒。”

  “是啊,曾院士,而且而且您的外甥女也在车上。”研究员嗫嚅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补充道。

  “什么?!”曾院士的咆哮再度传来,头顶的天花板仿佛都震得落了不少的灰尘。

  002 What?!

  大巴上刚才还叽叽喳喳的学生,此时已经睡倒了一片。

  晃晃悠悠的座椅上,耳机里催眠的音乐忽然间被刺耳的电话铃声取代,昏睡中的子萱一下子被震醒了。

  她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一眼,无奈地接通了电话:“舅舅,你怎么这个时候给我电话。”

  电话那头的曾院士有些着急:“萱萱,你现在是在哪里啊?你还好吗?”

  子萱正有些莫名其妙,那头已经换了一个声音:“子萱,能麻烦你用耳机听电话吗?”

  “我现在就是。你是?”子萱越听越糊涂了。

  “那就好。我是罗阳,曾院士的同事,是你刚才参观的脑控实验室的PI负责人。接下来我有话要跟你说,不论你听到什么,请你保持冷静,不要声张,不要让任何人觉察到。你能做到吗?”

  这沉稳却又凝重的声音让子萱彻底醒了过来。她坐直身体,看了看旁边还在熟睡的另一个女生,把头往外边侧了侧,低声却坚定地回答:“能。”

  “很好。”罗阳鼓励道,“接下来的话,你只管听,不需要说话。今天上午,你和其他夏令营的同学们一起参观了我们的实验室,并且在我们研究人员的指导下通过脑电波控制工作台的连接,通过传感器的连接成功控制了恒河猴的大脑并支配其四肢活动。不过,很不幸的是,因为工作台的其中一条电路故障,目前我们怀疑,在你们这群同学中,有一个人的大脑被恒河猴反控制了。说直白点就是,你们当中有一个同学,原则上,现在不是人,是猴。”

  子萱停顿了两秒,才缓过神来,尽管已经给自己心理建设了半天,还是没忍住声音从喉咙里蹦出来。

  “What?!”

  003 在其他人听来,就像是为即将到手的零花钱而高兴似的

  “通过脑电波仪,我们发现05号恒河猴没有反馈,用各种振幅的微电流进行刺激都没有反应,脑电波仪显示其大脑进入了休眠状态。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学生尝试用传感器控制这只恒河猴的时候,电路故障导致信号转换完全反转,虽然我们还没找到原因解释为什么回路中断后,大脑控制并未中止,但其中一名学生的大脑活动由05号猴在控制,应该是事实。”研究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曾院士打断:“我不是问你原因,我是问,怎么人都被猴子控制了,你们一点看不出来?”曾院士一边指了指无菌室里头那些搔首弄姿的猴子,一边学着它们挠痒,学着它们弓着腿,蹒跚地走路,“你们是不是吃白饭的?看到人这样走路,你们也能放出去?!”

  虽然曾院士像个大猩猩一样滑稽,但所有人都绷紧了脸,觉得一点也不好笑。研究员委屈地小声解释:“05号猴的大脑是通过基因重组和基因移植技术成功培育出来的,活动区域和人脑构造基本一模一样,它若是想要刻意隐瞒自己,也不是不可能。”

  “还刻意隐瞒,你当是动物世界的无间道啊!”曾院士的咆哮连电话这头的子萱都听到了。

  罗阳很头疼,只能在电话里头劝慰引导:“子萱,你在听我说话吗?你那边情况怎么样?请你一定要保持冷静,不要让人怀疑给你打电话的是我们,好吗?”曾院士不了解这个项目,罗阳却清楚得很。如果05号猴真的是刻意隐瞒,伪装在学生当中,那它真的很危险。

  刚才还在酣睡的女生萌萌已经被子萱的惊叫唤醒,一脸不满地看着她:“你干吗,这么吵?!”就连前排的男生也回过头来瞥了子萱一眼。

  子萱顿了一下,对着电话说:“舅舅,你答应给我五百元旅游经费的,凭什么说话不算话!”

  萌萌把头往窗子靠了靠,嘟囔了句“小点声”,接着睡去。

  罗阳松了口气:“子萱,你表现得很好。”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过了好一会儿,子萱确定没有其他人质疑她这通电话,才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也听到了。这只恒河猴根据MMSE测试评估,其智力和正常人类没有任何差异。现在我们也不知道它伪装在学生当中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贸然实施抓捕,我担心被它控制的那名学生会有生命危险。不仅是这样,一旦惹怒了它,你们也可能有危险。我给你打电话,是想要了解一下车里的情况,希望你在保证自己安全,不被人发现的前提下,用短信跟我们随时汇报车里的情况。你能做到吗?”

  “能。”子萱轻声答应,“还有吗?我还能做点什么?”

  “舅舅,我帮你把那东西找出来,回去你让我妈多给点零花钱,这总行吧?”她对着手机撒娇道。

  罗阳想要拒绝,但电话那头子萱的机智应变,让他改变了主意。如果能够尽早确认身份,知道这只猴想要干什么,对他们而言,把握就更大了。如果是这样,他们甚至都不需要报警,那么实验室也许不会引来麻烦。

  一想到实验室这些不能中断的研究,罗阳越发觉得,他或许应该相信这个小姑娘。他顿了一下,当机立断:“好。你们到基地的车程是七个小时,在这其间,你可以趁机观察一下,如果情况允许,试探一下可疑的学生。随时用短信向我汇报,一有不对劲,就立刻中止调查,一定要注意你自己的安全。好吗?”

  “好!”子萱愉快地答应,在其他人听来,就像是为即将到手的零花钱而高兴似的。

  004 鬼才想知道你的名字。

  “同学们,打扰一下。”子萱站在座位上,清脆地拍掌,把昏睡中的同学们都给唤醒了。

  “不好意思,我差点忘记了。昨天辅导员布置了一道数学题,请大家在十分钟内做完,并写上名字,然后交给我。”子萱说着,把手上刚刚抄好的二十份题目分发下去。

  身为夏令营学习委员的盼盼一脸茫然地看着子萱:“什么数学题?”

  “你昨天急着去吃饭,辅导员喊你都没听到,所以让我代发。”子萱敷衍着,把手中的题目照了张相,用短信发了出去。

  “喂,你是不是搞错了,让我们解一元二次方程?”前排的男生回过头来晃了晃手里的题目,“太弱智了吧!”

  “嫌弱智跟辅导员说去。”子萱的话音刚落,男生已经飞快地把题目写完递给子萱,见子萱自己的答卷还是一片空白,在她接过去的瞬间,他又抢了回去:“不会是有人连这么弱智的题目都不会,想要抄答案吧?”

  他挤眉弄眼地笑,倒好像子萱真的不会做一样。初中就学过的好吗,她凭什么不会做!要不是夏令营昨天才开始,她人都认不全,又怎么会想到用这种方法来找潜伏的那只猴。

  “谁要抄你的!爱交不交!”子萱气得脸都红了。

  “喂,你真的不要吗?”男生喊着,子萱已经站起身,往后排走,把发下去的试题一一收上来。

  “一、二、十九。”子萱在心里默数着,一直数到最后一份,所有的试题上方都清楚明白地写着姓名。

  这有些超乎她的预料,那只猴子没有理由写出姓名的。

  不对,还少了一份。子萱正准备再细数一遍,才蓦地想起,刚才那个男生的试题不是没交上来吗?

  她不得不伸手拍了拍前边的座位:“你的呢?”

  男生掉转头,趴在椅背上:“你刚刚不是说爱交不交吗?”嘴上这么说着,还是把试题递了出去。

  题目上方果然是一片留白。

  “同学,你没写名字。”子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难道他会是那只猴吗?

  “一定要写吗?”男生问。

  “你不写也行。”子萱更加紧张,下意识地回答,“我的意思是,反正就二十一个人,其他人都写了,剩下的不就是你的吗。”

  她的话还没说完,男生已经唰唰地在题目上方写下了“李嘉逵”,说道:“你这么想知道我的名字,我就勉为其难告诉你吧。”他望着子萱,满眼笑意,“我的学校、生日、血型要不要写啊?”

  “猥琐!”刚才因为害怕而小心翼翼的子萱,在男生大笔一挥写下名字后顿时黑了脸。她使劲把答卷抽了过来,“鬼才想知道你的名字。”

  005 就是他了。

  为什么那只猴能写对姓名呢?子萱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她看到文具袋里头的夏令营ID卡,才恍然大悟。

  但是,就算那只猴能写对姓名又怎样?她就不信它还能解方程。

  子萱翻阅着答卷,直想擦汗。一元二次方程而已,初中就学过的,夏令营的学生从高一到高三的都有,居然还有好几个人做错,甚至连求根公式都会写错。但是当她翻到一张白卷时,全身上下的汗毛仿佛都竖了起来。没有配平方,没有列求根公式,甚至连个“解”字都没有写上。整张卷面,只有题目上方,写着两个字:殷骏,字迹十分潦草。她用笔盖轻轻圈了一下这个名字,就是他了。

  006 你是从哪来的?

  中午,大巴在服务区短暂停靠。

  同学们结伴进去点菜吃饭。子萱听到吴老师在门口喊着:“殷骏。”

  她顺着声音看过去,见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背着包一个人往外走。他穿着一件灰色的不合身的T恤,头发有一点长,也不知道是营养不良还是阳光太强,头发看起来有些微微泛黄。

  “他去哪里?”子萱忍不住问。

  “应该是去透透气吧,他说有点晕车,不想吃。”吴老师大概自己也饿坏了,急急忙忙地就去买饭。

  本来已经排到了的子萱,于是掉转头就跟了出去。

  “喂,你怎么不吃啊?”面前的人影一晃,是那个讨厌的李嘉逵,他正端着碗,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满嘴是油,“这里的饭菜真的是超好吃,超级好吃!”

  子萱忍不住看了一眼他面前的饭菜,一点热气和卖相都没有。高速路服务区的饭菜,还不如学校食堂的,他居然能吃得这么津津有味。

  “你是从哪来的?”子萱的潜台词是想说,他一定是从哪个山区来的吧。

  李嘉逵眨巴眨巴眼睛:“你看你,我就说你对我有兴趣吧!”

  子萱觉得自己就是嘴贱,她压根就不该跟这个人说话。

  子萱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李嘉逵的声音还在后边不甘地响起:“你真的不吃吗?真的很好吃啊!”

  007 子萱一个踉跄,要不是被人从后面托住,险些就摔倒了。

  殷骏一个人背对着路,坐在服务区外边的大石上。他像是在打电话,子萱小心翼翼地靠近,只听到他有些着急地对着手机低吼:“你们快点!钱少不了你们的!”

  大概是感觉到背后有人,殷骏猛地回头,看到子萱站在身后,顿时一脸警惕地起身。

  子萱按捺住心里的紧张,赔笑道:“你是殷骏对吧?我看你交过来的题目好像没做所以来问问你是不是忘了”

  殷骏挂了电话,冷淡地回答:“我不会。”他重新又坐了下去。

  子萱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咦,你的电话很漂亮,是刚出的吧?”她摆出一副对手机很感兴趣的样子,“我能不能看”她的话还没说完,殷骏就着急地把手机塞进口袋,冷冷地盯着子萱:“你还有事吗?”

  子萱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说什么也要确认一下自己的猜测,依旧好脾气地笑着说:“那道题,你是哪里不会?要不我教你?你知道的,夏令营作业如果没完成,可能最后得不到A。”

  殷骏不耐烦地打断:“不得就不得,我根本就不在乎。”

  “喂,全得A学费最后打八折呢,你这么不在乎,你还真有钱。”子萱试探性地问,“你爸妈是做什么的?”

  殷骏皱了皱眉头,不耐烦地说:“我没爸妈!”他猛地站起来,这就要走。

  “是人都有爸妈”子萱的话还没说完,殷骏因被她挡着路,不由得着急地推了她一下:“我爸妈死了总行吧?”

  子萱一个踉跄,要不是被人从后面托住,险些就摔倒了。

  “喂,喂,你有没有素质啊,干吗动手动脚!”这声音–子萱一回头,才发现托住自己,竟然是那个讨厌的李嘉逵。

  “谁动手动脚了。”殷骏不满地横了李嘉逵一眼,“八卦别人就有素质了?”这句话却是对子萱说的。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子萱害怕引起冲突,都说兔子急了都会咬人,更何况猴子?见殷骏的不满都写在了脸上,她连忙道歉。

  008 女人变脸跟翻书一样快

  “为什么要我帮你去跟他道歉呢?”正在吃饭的吴老师抬头看向子萱,觉得这些小孩的世界真是麻烦。

  “就是啊,你为什么要向他道歉?!”尾随而来的李嘉逵愤愤不平地重复着,但意思却是截然不同。

  子萱白了他一眼,对吴老师说:“因为我不知道他父母都不在世了,所以说了不该说的话。”

  吴老师笑了起来:“谁说他父母不在世了?殷骏的父母都是国际知名的生物学家,前天还来北大做报告了。”

  子萱一激动,声音都变了调:“是真的吗?”

  结果已经呼之欲出,谁会咒自己的父母呢?除非他根本就不是殷骏,而他口中说的亡故的父母根本就不是人类。

  一旁的李嘉逵忍不住抱怨道:“喂,你干吗对那个冰块脸那么感兴趣啊?你怎么不问我,我都告诉你,保证不胡说八道,不信口开河!”

  子萱翻了翻白眼,扭头就走:“谁要知道你的啊!”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差。

  跟在身后的李嘉逵却叹了一口气:“喂,喂,你的态度对我跟对他差这么多。哎,人说,女人变脸跟翻书一样快,还真是的!”

  009 从这个角度拍,我左边的脸比较好看

  大巴进入多山地带,信号便不大好了。

  子萱接连两条短信都发送失败。她上车后,刻意换了个位置,坐在与殷骏并排另一边的座位上,见他不停地掏出手机来看,像是焦躁地在等待着什么。

  忽然,他站了起来,一直冲到最前排,说道:“师傅,能不能到前边的休息区停一下,我、我肚子疼,要忍不住了!”说着,他还一直捂着肚子。

  大巴不得不驶入服务区,车还没停稳,殷骏就迫不及待地跳下车。

  子萱看着手表,十分钟过去了,殷骏还没有回来的迹象。

  “老师,要不要派人去看看?”子萱坐不住了。

  “啊?”生活老师有点不理解,拉肚子也要去看吗?还没回答,子萱已经不见了。

  子萱跑到一半,忽然意识到自己总不能冲进男厕所吧,得回头找个人帮忙才行。因为车重新上路没多久,同学们大都选择留在了车上,但还有一个人也下车了。

  此时的李嘉逵正以远山为背景,摆着不同的pose,拿着手机玩自拍。

  他的长相偏阳刚,生得棱角分明,身体也很壮硕,用五大三粗来形容也不算过分。可这样的一个人,居然喜欢玩自拍

  子萱正犹豫着该怎么开口让他去厕所,李嘉逵已经高兴地跟她打招呼:“喂,过来给我拍张照,从这个角度拍,我左边的脸比较好看。”

  010 这个小姑娘是不是大脑秀逗了

  “是不是没人?”子萱在看到李嘉逵一个人走出来时,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居然让他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丢了!

  子萱有些着急,正要拨手机,李嘉逵却说道:“人不是在那儿吗?”他指了指她身后的一片树林。

  “你确定?”子萱虽然什么都没看见,但还是下意识地往树林里走。渐渐靠近时,隐约能看到殷骏那件灰色的T恤。

  “喂!冰块脸!”跟上来的李嘉逵直接就大大咧咧地打招呼,子萱想要阻止也已经来不及。

  眼见殷骏的目光投向这边,子萱正准备编个理由,殷骏却率先喊了起来:“快来,快来救我啊!”

  什么情况?!子萱这才注意到殷骏的一左一右还有两张完全陌生的面孔,都是凶神恶煞的表情,一个人挥动着刀子,另一个人则把匕首搁在了殷骏的脖子上。其中一个人朝靠近的子萱和李嘉逵恶狠狠地怒吼道:“想要他活命,就别过来!”

  这是什么状况?绑架?抢劫?从未见过这阵仗的子萱一下子蒙了。

  “啊,抢劫,是抢劫啊!”见大家迟迟未归,下车找过来的吴老师万万没想到会见到这样的情景。吴老师下意识地就要掏手机,几乎是同一时间,歹徒和子萱同时制止道:“不准(能)报警!”

  手机啪嗒一声掉在地上,眼见那匕首往殷骏的颈部又靠近了些,吴老师连忙把手举了起来:“没没报警我手机没电了,真的没电了。”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周围,这里离大巴有段距离,偏偏又是在服务区旁边的树林里,如果不走进林子,外面的人根本就看不清这里的情形。指望其他人报警,似乎是有些指望不上了。

  “你们想要什么?千万不要伤害他。”吴老师祈求道。

  “打电话给他的父母,穿得这么好,家里应该不少钱吧。让他爸妈立刻赶过来!”歹徒A拍了拍殷骏的脸,发号施令。

  “好!好!”生活老师回头看到了李嘉逵的手机,这就要拿过来,却被子萱一把按住:“不行,不能打!”

  歹徒一怔,怎么有个这么不懂事的丫头,他们只好使劲揪了揪殷骏的衣领:“你信不信我在这小子身上留点口子?!”

  “不要!不要!我们这就打,这就打!”吴老师脚都吓软了。她只是一个女老师,这个时候,能做的,当然是先稳住歹徒的情绪。学生要有个三长两短,她可担不起这样的责任啊。

  “子萱,就按他们说的办,先通知殷骏同学的父母。”吴老师命令道。

  “不行!现在还不是打电话的时候!”子萱毫不留情地否定。她看向歹徒,见两人只是反手抓住了殷骏的手腕,忍不住问道,“你们有绳子吗?要不要把他绑好点,不怕他这样会跑掉吗?”

  天底下的人千奇百怪,但是要求歹徒把人质绑好一点,还真是头一次听说。所有人都愕然地看着子萱,觉得这个小姑娘是不是大脑秀逗了。

  子萱掏出手机:“你们不就是要钱吗?我这就打电话,让人给你们送钱来。但是你们得答应我,先把他给绑好了,一定不能让他跑掉!”她不知道这里怎么会突然有绑匪出现,但在看到殷骏被捉住后,她却觉得豁然开朗,好像冥冥中自有天意。

  歹徒拿刀子的手都有些不稳了:“你–这是玩什么花样?!”

  “我没有玩花样!我是认真的,你把人看好!”子萱生怕歹徒一不留神就让殷骏脱逃了。

  吴老师觉得无法再放任下去,她拉住指手画脚的子萱,对两歹徒道:“这里我说了算,我们这就给他家人打电话,你们别乱来!”说着,她便示意一旁的李嘉逵拨手机。

  “不要啊!你们不能打电话。他现在不是人,他真的很危险!”子萱脱口而出。这个时候,子萱也知道是瞒不住了,“我接到了分子脑动态与脑控制实验室负责人罗阳叔叔的电话,是他亲口说,我们这些进行了脑控操作实验的学生中有一个人被猴子反控制了。殷骏就是被那只猴子控制的人!所以,他很危险!现在唯一能做的,是务必看好他,让脑控实验室的专家们带走他,而不是报警,更不是找他爸妈来。吴老师,你如果不相信,可以打电话去问!”

  感觉到手腕微微松了些,子萱急忙把手机递给吴老师。手机微微一震,显示短信来了。

  011 居然数学还不如笼子里的猴子

  罗阳给子萱短信通报测试结果的时候,曾院士正无语地看着面前两沓交上来的答卷,左边是百分之九十的正确率,另一边则有一半答错。

  “看看,看看!全世界脑控顶级的科学家,居然数学还不如笼子里的猴子。”曾院士已经不忍心再看下去。

  为了确认这些猴子会不会解方程,罗阳在收到短信后,就出了相同的题目给无菌室里其他恒河猴解答。百无聊赖的曾院士顺道让在一旁的科学家们做题,美其名曰“对照组”。于是,就发生了这样丢人的悲剧。

  “这种一辈子用不上的求根公式,谁这把年纪了还会记得啊。”研究员不服地嘟囔,却始终不敢大声嚷嚷。

  但这种嘀咕还是被曾院士的耳朵捕捉到了,曾院士的咆哮功再度发作:“本事没有,抱怨倒挺多。我看不如把笼子打开,我干脆就雇这些猴子,还好些。”

  他的咆哮声太大,以至于无菌室里的猴子们听到后都无一例外地“吱吱”叫起来,表示附和。

  忽然传来一声突兀的惊叫,是负责饲养的初级实验员。他从无菌室里冲出来,朝着罗阳的方向大声喊道:“不好了!13号领导,你们快来看看13号”

  012 李嘉逵一怔,笑容很快就在他的脸上弥漫开来

  “哦,你是说,他不是人,他是被猴子控制了?”短暂的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歹徒A才有些歇斯底里地说道,“这都是编得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们到底还要不要救人?!”

  歹徒B也是无语地拍了拍殷骏的肩膀:“你跟他们说,到底还要不要叫你爸妈来?”

  殷骏的脸色很难看:“这位同学,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麻烦你给我爸妈打电话,告诉他们我被绑架了,行吗?

  “是啊,子萱,你是不是弄错了?还是先打电话给殷骏的爸妈吧?救人要紧。”吴老师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再加上眼前的殷骏怎么看也不像只猴啊。

  子萱还在纠结那条迟来的短信,解不了方程并不能作为他被恒河猴控制的证据。她弄错了吗?可交白卷难道不可疑吗?

  “你为什么不会解那道题?”

  “我说了我不会做。我在美国上的高中,没学过,不行吗?”

  “那你为什么说你爸妈死了?”子萱咬了咬唇。

  “现在不是他爸妈死了,是他要死了!你们到底打不打电话?!”歹徒是真的没耐性了。只是他这句话还没说完,头顶忽然被什么东西砸中,犹如被敲了一记闷锤,瞬间眼冒金星,整个身体犹如棉花糖一样软瘫下去。

  他的同伙连忙抬头看,这一仰头,却是吓了一跳,只见一团黑影从天而降。他忙不迭地扔掉刀子就要躲避,却是避无可避,直接被那团黑影砸倒在地,骨头架子都要散了。

  “快抓住另一个!”歹徒背上的李嘉逵说道。

  根本没人注意到刚才还站在一旁的李嘉逵是怎么突然间爬到树上,等反应过来时,只看到李嘉逵从天而降扑向歹徒,把歹徒结结实实地压在身下。

  李嘉逵的勇猛鼓励了吴老师,她一边抄起旁边的板砖就坐在了另一个被高空扔下来的手机砸得七荤八素的歹徒身上,一边命令着呆立在一旁的子萱和殷骏:“快去喊人来!”

  两个人还没跑开,地上的歹徒就已经求饶道:“不要喊人,不要喊人,我们是闹着玩的!”

  “闹着玩?谁信啊!”吴老师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此时气势十足,因为板砖就举在歹徒的脑袋边。

  “真是闹着玩的。殷骏,殷骏,你倒是快解释一下啊!”歹徒狗急跳墙,居然求起被绑架的人来。

  刚才被绑架都很淡定的殷骏,这个时候脸上却带了一丝紧张的色彩,尤其是他看到被李嘉逵压在身下的歹徒一动不动,连忙上前把李嘉逵驾开,着急地推了推那人:“喂,你没事吧?”

  吴老师这时候也看出些不对劲来:“殷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老师质问的目光让殷骏焦灼难耐,他也知道是瞒不住了:“对不起,老师,他们是我花钱找来的。我我从小到大都在寄宿学校,这次放暑假从美国回来就是想待在我爸妈身边,可是他们却一点也不想我,说我妨碍他们搞科研,非给我报个什么夏令营打发我。我一时气不过,才想用这种方式引起他们的注意。我我对不起”

  “我们真的就是他花钱雇来的。说好打个电话,他爸妈一来,我们就走。老师,你能不能把那个砖头拿开点?”歹徒朝坐在自己身上的生活老师提议道。

  “真是荒唐!”吴老师拎着砖从“歹徒”的身上站起来,对殷骏说道,“对父母有意见,应该试着好好沟通,怎么能用这种方式去骗取家长的注意力?且不说如果把警察叫来,你这是涉嫌妨碍扰乱公共秩序和安全,是要受刑事处罚的。就算不报警,你这样做,也很危险。你没看到刚才李嘉逵同学为了救你,从那么高的树上跳下来,万一他受伤了,怎么办?”

  “我完全没事,喏,你们看–”李嘉逵为了证明自己四肢完好,使劲地捶了捶两条腿,他笑着抬起眼,却发现气氛像是在一瞬间冷却下来,所有人的面孔都挂着古怪的神情。

  李嘉逵的身后是一株大概有三层楼高的梧桐树,方才他从树上一跃而下的矫健身影深深地印刻在所有人的脑海里。

  这,不是人类会有的敏捷。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反感他的子萱居然有些不愿相信。这个嘻嘻哈哈,讨人厌的李嘉逵,危急关头奋不顾身去救人的李嘉逵,他的身体里装着的怎么会是一只猴的意识?

  “喂,李嘉逵?你能不能说一下你爸妈是”她居然会在这个时候问出这样的问题,潜意识里,她真的希望李嘉逵能够回答他。

  “嘿嘿,你看,我就说你对我感兴趣吧!”他故作轻松地一笑,这一次子萱没有翻白眼。

  “李嘉逵,爸爸是骨科医生,妈妈是中学老师。O型血,白羊座,最喜欢的游戏是《三国志》”他竟如数家珍地说起来,就在子萱眼里的光渐渐亮起来的时候,他却戛然而止,“他们没有告诉你,一旦大脑被控制,海马组织当中负责记忆的神经元也同样可以被掌控吗?所以,你这样问,是根本找不出来的。”

  “那你为什么不继续假装下去?”子萱住了口,如果不是为了救殷骏,他或许会继续隐藏下去吧。

  “算啦,再这样下去,估计实验室都该天翻地覆了吧。”李嘉逵苦笑道,“他们把我想的也太可怕了,我有那么危险吗?我也不是故意要跑出来的,但谁知道仪器怎么就发生故障,我的意识反而能控制人类的身体。”

  “我也没别的目的,就是有点好奇,想要真正体验一下当人的感觉。”李嘉逵说着,深吸了一口气,山间的空气比起无菌室里循环的空气自然是要清香得多,“你们一定觉得我异想天开,一只猴居然还想要当人。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算不算猴。你说我是猴吧,但是我的大脑组织有一部分是完全克隆人类的。可算人吗?从我有记忆起,就待在那个实验室里,每天做着各种测试和训练,用一只猴的身躯模拟着人类的活动。”

  “你”吴老师欲言又止,善解人意的猴子已经接过话来:“你是怕我想要一直控制他的思想,赖着不走吧?放心,我终究还是当不了人。人能称为人,首先得有家人,有爸妈。就像李嘉逵,我能感受到他的记忆,感受到他父母家人对他的爱,我真要是赖着不走,他们家人一定会来找我拼命。”说着,他看向殷骏,“还有你,之所以搞这些事,是因为你知道自己真要是被绑架了,他们肯定会第一时间赶来找你。其实你心里很清楚,他们是在乎你的,关心你的。所以,有什么问题,还是跟他们直接说吧。就像吴老师说的,你跟他们对着干,只会害他们担心,最后也伤了你自己。”

  殷骏有些惭愧地点了点头,抬头看着李嘉逵,他的脸上只是失落。

  “不像我。我没有家人,稍微干点出格的事,得到的唯一反应,只是把我当成一级危险,害怕我会危害社会。”他指的是那些朝夕相处的实验员们。在他的心里边,或许曾想过把他们当作家人,但在他们的眼里,他始终只是一只实验猴罢了。

  “或许他们也担心你呢?”子萱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开始安慰起他来,“我的意思是,他们怕你危害社会,也是怕你闯祸,这也是一种关心,对吧?”说着,她自己都没有底气起来,就算他有人类的智力又如何,在人类的心目中,始终不会把人的生命价值与猴划等号。

  李嘉逵对着子萱笑了笑,也不知信不信她的话:“你给他们打电话吧。”他已经做好了要回去的准备。毕竟把真正的李嘉逵还回来,是他唯一的选择。

  “你想不想吃西餐?”

  李嘉逵不解地看着她。

  “听说我们晚上是吃西餐,我帮你跟他们说,你吃完西餐再回去,也不迟啊。”子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知道说出这句话后,心情舒畅了许多。

  李嘉逵一怔,笑容很快就在他的脸上弥漫开来。

  013 什么?!还有一只猴?

  “罗叔叔–”子萱正组织着语言该如何为李嘉逵开脱,听筒里却传来了曾院士的声音。

  “萱萱?是你吗?你还好吗?你现在是在哪里?”

  子萱愣了一下,觉得自己的舅舅是闹哪样,一天两个电话,说的话是一模一样。

  依旧是罗阳接过了电话:“是子萱吗,现在是什么情况?”

  子萱说道:“我已经找到了被控制的同学,是”

  “我们都知道了。”罗阳打断子萱的话,“你是在车上吗?你还安全吗?其他同学呢?”

  “你们都知道了?我们很安全。”子萱看了李嘉逵一眼,“其实,是你们多虑了。他只是一时贪玩而已,并没有什么坏心的。”

  “贪玩?子萱,你是不是搞错了,你在车上吗?”罗阳的话让子萱蒙了,正在此时,吴老师忽然惊叫起来:“车?我们的车不见了?!”

  罗阳的话从那一头飘过来:“真是万幸,你们没在车上。现在事情有点严重,一共有两名学生的大脑被控制了,另外一只猴子还劫持了夏令营的车,要跟我们谈判。”

  “什么?!还有一只猴?”

  014 是人为,还是猴为?

  “领导,原来13号猴的芯片是一直贴在隔壁12号猴那儿,难怪会避过我们的监控。”实验员把圆圆的传感器芯片交在罗阳手中,要不是负责饲养的实验员发现13号猴一直沉睡不醒,他们挨个排查,根本就不知道,居然会被猴子瞒天过海。

  负责检修的技术员面色凝重地走过来:“有两条线路被反接了,应该是人为做的手脚。”

  “是人为,还是猴为?”罗阳看了一眼无菌室隔间里那些恒河猴,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些猴会聪明到这个地步,“也就是说,这是一场预谋已久的事件。它们一早就算好了,要利用今天这次夏令营,是我们太大意了。”

  “领导–电话–”死寂一般的实验室传来突兀的电话铃声。

  曾院士怒道:“火烧眉毛的时候了,还接什么电–”

  “是13号打来的”

  015 最近刚看完《猩球崛起》,把自己当猴王了!

  “我要求,必须立即释放实验室以及培育基地所有的实验用猴,由政府划给我们一块自治区,并保证不对我们实施抓捕”刚刚上传就已经占据各大网站榜首的视频中,萌萌一脸慷慨激昂地说着,隐约可以看到大巴上其他的学生们都昏睡在座位上。

  “一定是13号!这家伙就是个美剧迷,最近刚看完《猩球崛起》,把自己当猴王了!应该是从实验室盗取了麻醉剂。我知道他会去哪儿,我们得马上制止这个笨蛋!”李嘉逵一脸无奈,收起手机,就准备找车去追,却看到其他人都原地不动,情绪复杂地看着自己。

  “你们不去吗?”李嘉逵说着,看到吴老师往后退了退。

  他看出了她的顾虑:“我说的是真的,这家伙真的是缺根筋,我和他不一样”李嘉逵解释着,可只说了一句,就没有再说下去。信任,即便是陌生人之间都难以建立,更何况人和猴?看完视频后,他们更加不会相信它们是没有恶意的。

  他自嘲地笑了笑,收起来笑容的时候,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会去证明的。”

  “喂,我跟你一起去!我信你!”望着他的背影,子萱脱口说道。

  李嘉逵停住了脚步,欣喜地回头,见子萱正朝自己赶来。背后,殷俊已经从“歹徒”的手中抢过车钥匙,朝两人说道:“那我们还等什么?”

  此时已是正午,阳光强烈得有些刺眼。但有一辆银色的小轿车,载着两个高中生,以及他们特殊的“伙伴”,迎着这刺眼的阳光,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文/孤钵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