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有归巢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作者有话说:同行的路上,我们不仅受远方的羁绊,还被行人影响,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去接近那样的人。宇宙除了爆炸后形成了银河系,它还给了相同磁场的人同样的运气。愿你成为更好的人。

  一、她看起来像一只绿色的乌龟。

  那一年的倒春寒时间持续特别长,整个菜市场整天都是湿漉漉的。菜市场的十字路口没有交通信号灯,下雨路滑,加上交通混乱,时常发生事故。后来有人给电视台打了热线电话,一夜之间十字路口冒出了交通信号灯。

  张宜静家在菜市场开了一家水果店,平时空闲的时候她要给妈妈送饭。遇见顾朝阳的那个周日,她拎着饭盒准备过马路时亮起了红灯,她在等待绿灯时看到路中央有人冲她招手。

  向她招手的是个男生,他穿着一件绿色的马甲,胸前挂着一枚口哨,应该是个义工,此时正在做交管员。

  张宜静疑惑地想,他喊她会不会是有什么急事?她顾不上危险就朝马路中间走过去。她的腿刚刚跨上斑马线,就听到那个少年交管员很大声地吹口哨,他一边吹口哨一边兴奋地大喊:“交警叔叔,我抓到有人闯红灯了。”

  张宜静顿时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恶意,因为在那一刻她才明白这个男生要干什么,他根本不是什么义工,是闯了红灯在受罚,此时只不过是想找一个替罪羊。

  在交警叔叔的示意下,男生把马甲套在张宜静身上,他一边给她套马甲一边夸张地说:“你看起来真像是一只显眼的乌龟呢。”

  黄色雨衣,绿色马甲,她看起来的确像一只乌龟,可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头发自然卷,瘦瘦的脖子有些长,看上去像一只羊驼,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草泥马。

  张宜静正准备反唇相讥时,突然对面街上出现了几台摄影机,“都市新闻”几个醒目的大字让她生生将所有话咽了回去。

  受完罚的张宜静回到菜市场,很多家档口的电视机屏幕上都有她的身影。

  “宜静,你上电视了哟。”

  一身湿透的张宜静回到店里,她脱下雨衣,那台吱吱响的电视机里女主持人正在讲乱闯红灯的危险。新闻的末尾打出了一条标语:亲!看着你呢,别闯红灯。蓝色字体的宣传语后面,一身黄雨衣、绿马甲的张宜静特别显眼。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张宜静成了反面教材,菜市场的摊贩在教育自家小孩过马路时,总会说,你们乱闯红灯就要披着绿马甲上电视,你看宜静姐姐多丢人。

  背上恶名的张宜静暗自想,如果再遇到那个骗子,她一定将他现场正法。其实张宜静只是随便想想,茫茫人海,哪能说遇到就会遇到。

  二、蛤蟆不吃水,太平年。

  那是新学校的一场特别无聊的总结大会,作为一个低调的转学生,张宜静在会场底下用指甲刀修指甲,总结大会的最后一个环节是请学生代表上台发言。

  “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张宜静正在专心地修指甲时,听到被请上台的学生代表发出这样的感叹,手中的指甲刀不知轻重地将皮肉剪破了好大一块。张宜静并不是被这番说辞打动了,她只是恰好听出了这声音正是当天叫她乌龟的男生。

  张宜静顾不得手上的疼痛,抬头望过去,果真是他。明明就是一个骗子,一只羊驼,可这会儿站在主席台上,风和日丽,阳光自他头顶洒下,那些卷头发像是镀上了金色纺线,他那样出众。底下有女生发出赞叹的声音:“顾朝阳真好看,那头卷发更显得他的高贵气质。”

  原来他叫顾朝阳,他的发言,张宜静并没有听进去,他在一席呈词之后非常客套地问了一句:“大家还有什么问题?”

  顾朝阳在台上轻轻弓了下身,正准备下台时张宜静看到了他的穿着:简单的圆领白毛衣,上面画了一只青蛙,然后她猛地站起来。

  “同学,你有什么问题?”

  “没什么,就是学长的衣服让我想到了一首歌,一只蛤蟆一张嘴,两只眼睛四条腿。乒乒乓乓跳下去,蛤蟆不吃水太平年。”

  对于她的嘲笑,顾朝阳尴尬地站在主席台上,静静地听她唱完。肃静的场面因为张宜静的捣乱变得混乱,教导主任一张脸变得惨白,但是张宜静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现在的学校又讲民主,对她的捣乱学校只是让班主任批评了一下并没有为难她。

  学校很长一段时间流行歌标杆陈奕迅都要为顾朝阳让路,学校里天天都有人唱:“蛤蟆不吃水,太平年。”

  顾朝阳因为这首歌被取笑了很长一段时间,十几岁的少年正是爱面子的年纪,莫名被人嘲弄有些气不顺,那天上晚自习前十几分钟,他在楼梯口拦住姗姗来迟的张宜静:“喂,你为什么当众让我难堪?”

  “你不记得我啦,那我给你几个关键词,菜市场、红绿灯。”张宜静顿了一下,然后盯着他,“我就是那只被你骗上斑马线的乌龟。”

  这是顾朝阳第一次仔细地看着张宜静,脱下了那身黄雨衣,十七岁的她身形瘦弱,一头短短的黑发露出光洁的额头,眼睛看起来无比璀璨。她面无表情地抱着书,冲他昂起头,面相稚嫩,眼神却犀利得像一只豹子。

  顾朝阳想起了那天的事,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她的样子看起来一点也不内疚,而且,她还这么理直气壮。他这会儿变得哑口无言,看着她从面前上了楼梯,急忙伸手拽住她的衣角:“你害我被笑了这么久,就这么走了?”

  “我大仇已经得报,难道还得陪你唠嗑呀?”张宜静原本是想转身奚落他,可是没有站稳脚下一滑,整个人从楼梯上栽了下来,站在下面的顾朝阳就成了她的人肉保护墙。

  学校的楼梯间灯火通明,张宜静靠在他怀里,只看到头顶光线迷离。她的脸撞在他的脸上,他的呼吸平稳,一阵阵往她鼻子里涌。那是种奇异的感觉,自己的面孔开始发烫。

  张宜静愣了一下,她明明是大仇得报,可这会儿为什么内心震荡,呼吸下沉?她狼狈地推开顾朝阳,拔腿就往教室的方向跑。

  三、那眼神让她知道,他做什么事她都可以原谅。

  当张宜静以为两人不会再有交集时,有一天顾朝阳突然拦住她,递过来一张电影票:“我妈单位做活动,她中了两张电影票,你要不要去?”

  “你为什么要请我看电影?”

  “向你赔罪啊,那次栽赃你我知道错了,还有前几天我不该把你堵在楼梯口。”

  她看着电影票上正是她喜欢的电影,也不管顾朝阳有骗人的前科,抓着电影票:“你总算还有点人性,看在这电影的分上,我就原谅你了。”

  看电影的途中,顾朝阳拿出相机,对着两人咔嚓了一下。

  张宜静疑惑地问道:“为什么拍照?”

  “拍张照留念啊,就要毕业了,也许以后就再也不见面了,我们不打不相识,好歹也是朋友。”

  张宜静觉得他说得对,好多朋友都来自不打不相识。可是第二天张宜静抱着书经过顾朝阳教室的时候,突然从里面走出来几个男生,他们拿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正是电影院顾朝阳和张宜静的合照,追在那群男生后面的顾朝阳看到她,吓得一愣。

  那些同学起哄道:“真厉害,她那样奚落你,你居然真的能约到她看电影。愿赌服输,你一个星期的饭我们包了。”

  听到这里,张宜静心里的感激一扫而空,她愤恨地望着顾朝阳,全身绷得很紧,可最后她一个字都没有说转头走了。

  照片的事传到了老师的耳朵里,高三要以什么样子存在?冲刺,拼命学习,做机器人最好。本来她之前的事在学校留下不好的印象,这次的行为更是惹得众怒。她被老师叫到教导处,不管她怎么解释,校方还是喊来了她妈妈。

  顾朝阳永远都记得,当时张宜静和她妈妈站在走廊里争辩,大概是她说的话惹怒了妈妈,她妈妈抡起巴掌,朝她的脸扇了下去。那一巴掌打下去的时候,整个年级的同学都看到了,她不知道是被打疼了还是心里难过,蹲在走廊上哭起来,整条走廊都充满了张宜静的哭声。

  顾朝阳看着跑远的她,可能因为愧疚,他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久久没有离去。后来她没有哭了,站起来擦眼泪时看到了顾朝阳,与他擦肩而过。

  “对不起。”顾朝阳冲她的背影喊道,“张宜静,对不起。”

  她没有回答,像是没听到,蹬蹬蹬地上了楼。张宜静没有回教室,她跑到厕所,接了一大桶水,朝着楼下的顾朝阳泼下去。顾朝阳浑身被淋透了,衣服在滴水,他抱着手在楼下跳脚取暖。张宜静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她笑得很厉害,蹲在地上好久都停不下来。

  直到后来,一直在看热闹的同桌张真真说:“宜静,他好像真的是来道歉的,脸都冻得白了还不肯走。”

  张宜静止住了笑,从窗外看过去。窗外水杉林立,他那件滴水的蓝色衣服格外显眼。后来张宜静不忍心,趴在栏杆上喊他:“顾朝阳,我原谅你了。”

  顾朝阳仰着头看着她,眼睛乐得眯成一条缝,大声地说:“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小气。”

  他抬头的时候,她的眼睛和他的不小心对视了一下,她看到其中复杂的成分,别的一时分辨不清,但愧疚这一点她还是读懂了。

  十七岁的顾朝阳,因为奚落她心生愧疚。她明明应该讨厌他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那双眼睛,她就觉得他做的事她原来都可以原谅。

  四、大胃王

  高三最后两个月,张宜静被各种习题弄得头晕沉沉的。一个周末的下午,张宜静决定去散散步,清醒一下。

  她在学校游荡,穿过不远处的树荫,突然听到歌声。歌声来自学校正在整修的旧教学楼,空荡荡的屋子外面搭了若干脚手架。她踩着那些架子翻身进去,找到飘出歌声的那间教室,里面抱着吉他的赫然就是顾朝阳。

  他正在摇头晃脑地唱歌。她站在窗台上,听得入神,结果不小心从窗台上笔直滚落下去。

  “哈,你偷窥我,活该。”

  张宜静睁开眼睛,顾朝阳的脸在眼前放大,为了掩盖自己内心的慌乱,她跺脚说道:“谁说的,我才没事呢,你看我,强壮得可以和骆驼打一架。”只是她的话未说完,疼得眼泪哗哗地流下来,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你就逞强吧。”顾朝阳放下吉他,在她面前蹲下来。

  她站在他背后,呆呆地看着他雪白的长袖T恤,那片雪白晃了她的眼睛。他失去耐性,拉过她的手,指着自己的背:“笨蛋,我背你去看医生。”

  她趴在他的背后,明明是初夏,她怎么会觉得这么闷热?她的汗从额上大滴大滴地滚下来,耳朵到颈脖烫得不得了。

  从医务室出来的时候,他拧开胶袋,指着红色的药丸让她一次吃两粒,消炎止痛。白色药膏一天擦一次,去肿。末了,他神色疑惑地问她:“你确定你记住了我的话?”

  “没、没有。”

  “真是笨蛋。”他又重复说了一遍吃药的方式。

  她才不蠢,只是他轻声责备的样子、惊慌失措的表情、絮絮叨叨地提醒她吃药时的啰唆,这样的他乱了她的心神而已。

  后来很多次张宜静都想找顾朝阳拉近关系,多说几句话。可是高三学习都好忙,有时候看到顾朝阳的身影,还来不及打招呼他就钻进教室攻各种习题。

  有一次两人在学校食堂碰到,顾朝阳加了菜,是一份小鸡炒蘑菇,他招呼张宜静:“我们一起吃吧。”

  她没有小女生应有的矜持,满脸通红地拼命点头:“好啊。”她怕顾朝阳看出她的欣喜,那一刻她表现得像个吃货。

  顾朝阳看着她的吃相,莞尔笑道:“看不出来你还是大胃王啊。”

  他不知道张宜静并不能吃,那天她撑得胃痛了好几天。

  五、嘴巴被猪啃了。

  老师在黑板上写上倒计时,很快就到了黑色的六月。高考完,学校像炸开了锅,有人将好几年的教科书习题撕成碎片,然后从楼顶撒落,像一场缤纷的秋雨。

  张宜静班上文艺地组织了一场毕业旅行,她们旅行的地点是一座靠海的城市。在大巴上张宜静突然看到了顾朝阳,她指着他:“你、你怎么会在我们班?”

  “我自费啊,再加上我嘴巴甜,你们老师就答应了。”

  张宜静没有吭声。

  旅行的第一站是在海滩上自由活动。他们都是在内陆城市长大的,第一次看到海所以很兴奋,很多会游泳的男孩子一股脑钻进海里。

  顾朝阳抱着泳衣,看着坐在沙滩上的张宜静:“你这么迷糊,一定不会游泳吧,海水这么美,对旱鸭子来说真是可惜。”

  “谁说我不会。”张宜静赌气地买了一套泳衣,跟在他后面。

  她以前和一帮小学生在小区的游泳池游着玩,水深不过一米左右。她跳下去,只觉得海水有一股劲一直把她往里面卷。

  “张宜静,你属猪的啊,那是深海区不能去。”顾朝阳在水里急得大喊。

  她也知道自己这是猪脑袋上身,可是海水这样凶猛,心里越慌越不知所措,她的两条腿越来越麻木。她最后的意识里是顾朝阳把她拖上了岸,把她扔在沙滩上,拍打她的脸:“你醒醒。”

  “不要吓我,张宜静。”

  “你腹腔进水了,我要给你做人工呼吸。”

  然后有温柔的唇盖在了她的唇上,她只觉得有很多清新的空气涌进了那颗憋闷的心脏。她一睁开眼就看到了顾朝阳亮晶晶的眼睛,她感觉到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明明只是人工呼吸,可是她心里乐开了花。她还犹记得他嘴唇上的香味,那味道如一拳击中她的心脏,那酥麻的致命的感觉。

  后来一整天张宜静都恍惚不安,不停地用手背擦嘴唇。

  “张宜静,你再擦,嘴唇就被你擦破了。”同桌张真真看着她的举动,问道,“你怎么了?一整天都怪怪的,不停地擦嘴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被猪啃了。”

  “我是被猪啃了,要你管吗?”张宜静狠狠地擦了一下嘴唇。

  站在她身后,端着一碟海鲜的顾朝阳脸色变了变,什么话都没有说,默默地将海鲜放回去,不远处的张宜静坐在那里,仍旧不停地摩挲着自己的嘴唇。

  旅行的最后一天,大家来到海边的一个许愿池许愿。据说这里的许愿池很灵,张宜静也买了一块木牌,拿水性笔一笔一画地写着。

  顾朝阳见她握着笔写了很久,凑过去想窥探一眼:“你写的什么?”

  张宜静紧紧地握着手上的木牌:“不要看,看了就不灵了。”

  许完愿回酒店的路上,当地的导游给他们唱了一支关于许愿的小曲: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张宜静在车上跟着轻声唱,坐在她身边的顾朝阳捂住耳朵:“拜托,五音不全就不要学人唱歌。”

  张宜静沉默地闭上嘴,专注地看着窗外的风景,好像刚刚的一切真的只是一时兴起,随便哼哼。

  六、人生的路太窄,狭路相逢。

  张宜静的父母一直希望她读理科专业,可她瞒着父母偷偷填了志愿,那是一所艺术院校,她凭着十几年的舞蹈功底顺利考上了。学校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父母气得在家里直跳脚,她非这所学校不上,为了不让她荒废学业,父母最后只好妥协。

  在学校她装作和顾朝阳偶遇:“真巧,我们两个居然是校友。”

  “是啊,人生的路太窄,狭路相逢。”顾朝阳朝她挤挤眼睛。

  其实哪里有这么巧的事,只不过是她知道他喜欢唱歌,想读艺术系,于是暗自打听了好久才知道他会来这所学校。

  舞蹈班特别累,她十几年的舞蹈功底在艺术学校简直是不值一提。她待在练功房苦练,将身体扭成各种形状。训练出奇残酷,因为动作不规范,她常常受罚,有时候连晚饭都吃不上,在深夜空荡荡的练功房对着镜子练习各种动作。

  有一次顾朝阳找她一起吃饭,找了好久发现她还在练功房,他生气地说道:“这么晚了还练,我帮你找学校申诉。”

  张宜静坐在地板上,自嘲地说道:“谁让我的胳膊和腿像木头一样,除了训练,难道让我再回娘胎重塑一回吗?”

  “也是哦,都说学舞蹈的女生像水一样,我觉得你像秤砣一样,那次溺水,我就发现你好沉。”顾朝阳取笑道。

  “给我滚开。”张宜静伪装生气地推开他。

  顾朝阳也不气恼:“吃货,我去帮你买吃的。”

  这是他第二次叫她吃货,想起那份被她吃得精光的小鸡炒蘑菇,她的脸又一次变得通红,还好他没有察觉。

  顾朝阳跑去帮她买了好几盒薯片:“以后不要不吃晚饭了,对胃不好。”

  学舞蹈的女生,薯片被列为禁食品。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把顾朝阳送的薯片藏在被子里,练功的时候偷偷带进练功房。从来没有一种零食像薯片一样,能填满她整个胃。

  七、从此以后不能体面地做他的朋友了。

  大学两年,张宜静忙得水深火热,顾朝阳却过得风生水起。

  有一天,他从大街上带回一大沓资料:“今天我在路上碰到了一个自称经纪公司的人,她给了我一张报名表,让我去参加选秀。”

  他什么时候长这么高了?又是什么时候这么出众了?

  她又不是他什么人,只好这样官方地给他建议:“想去就去吧。”

  “等我红了,你就做我的经纪人吧。”

  这一年,张宜静二十二岁,她在机场送别自己喜欢的人开始人生新的启程。机场的大厅灯光明亮,那灯光落在顾朝阳身上,那真的是他最美好的年纪,他已经长成一米八的个头,瘦却不干,眉目如画。

  一个暑假的时间,那场选透比赛红透了大江南北,电视里,顾朝阳越发瘦弱。

  有一个冬夜,张宜静已经睡着了,突然被电话铃声给吵醒。电话那头是他虚弱的声音:“张宜静,我饿了。”

  他坐在小摊子前大快朵颐,他告诉她因为上镜的关系每天都吃不饱,经纪公司每餐都是营养师给配好的。

  两个人聊得正开心,暗处突然冲出好几个人,他们对着张宜静和顾朝阳咔嚓咔嚓按相机的快门。有女记者给顾朝阳下套:“这么冷的天,肯陪你出来吃夜宵的人,对你来说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

  是啊,这样的冬夜很冷,她因为急着出来见他穿得很单薄,脸被冻得通红,脚一直在桌子底下跺着才没有冻麻木。可他吃得高兴,她就不喊半个冷字。

  顾朝阳拍着她的肩膀说:“这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从高中到大学都是好朋友,如果要发生点什么早就发生了。”

  第二天,这件事立刻上了新闻,还有记者不辞辛苦地将张宜静的家世查了个精光,得出的结论:水果店灰姑娘自不量力夜会选秀新星。

  后来顾朝阳常常会找张宜静吃饭,有时他也会带她去看他们公司的演出。可他总是戴一顶黑色的帽子,遮住他微卷的头发,遮住他的眼神,她只能看到他的脸和露出来的洁白牙齿。

  张宜静不喜欢这样的会面,像做了坏事的小孩子,躲着见不得光。可每次他找她,她都会去,她心里不停地替他辩解:他现在是艺人,也许是公司规定的。

  八、就像吃糖,吃的太多,就会长虫牙。

  有一天有个漂亮的女生来找张宜静,女生上下打量着她,然后惊讶地说道:“你就是张宜静?”

  张宜静认出来这个女生是最近很红的一个电影明星,她疑惑地问道:“有什么事?”

  “我喜欢顾朝阳,你不觉得他像一只羊驼。像我这种女孩子,一直在外面漂,就喜欢他这种带着治愈能力的男生。”

  真是奇怪,张宜静反问她:“你喜欢他去找他呀,干吗来找我?”

  “他们都说顾朝阳身边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孩。”女生得意地看着张宜静,“我原以为是多漂亮的女生,跟你比起来,他一定会选我。”

  “为什么?”

  “我手上现在有一个电影合同,他们给我找了很多搭档,我都不喜欢。只要顾朝阳点头,这份合约我就会找他签,这么好的合作机会,很多新人都求之不得。”

  她喜欢的男生一定不是一般人,他一定不会接受这个机会。可是没过几天,张宜静接到他的电话,他在那头高兴地说:“呵呵,我得到了一份电影合同。你晚上来我家我们一起庆祝下。”

  她来到他家时有点晚,门居然是虚掩的,而顾朝阳已经睡着睡梦中还在傻笑,她蹲在他面前,轻声道:“你喜欢张宜静吗?”

  “你们别八卦了,她是我的好朋友。”顾朝阳以为她是记者,翻了一个身,迷迷糊糊地说道。

  张宜静灰溜溜地离开他租住的老房子,下楼梯时因为精神恍惚,一脚踩空,整个人滚下了楼梯。楼道很黑,她摸了好久才勉强站起来。坐在漆黑的楼道,她哭了,她明明是个柔弱的女生,渴望被人疼,被人爱。

  她出事只告诉了张真真,她的腿伤得很严重。病床上的张宜静因为不能下床,只能在网上搜索有关顾朝阳的消息,其间顾朝阳打电话给她:“我可能要出外景,不能陪你吃夜宵了。”

  她一边挂着吊瓶一边说:“没事,我一个人照样能吃。”

  他在电话那头轻笑,声音温柔:“吃货,一个人不要吃太多,你是学跳舞的,小心变成肥天鹅。”

  脑海里大概想象得出他此时的样子,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顿了一下:“那就这样,我要练舞了。”

  网上依旧会有顾朝阳的消息,他和他的新搭档每天都有新闻。

  拍电影期间,他回来了一次,给电视台录节目。知道他回来的那几天,张宜静在病房很暴躁,总是找张真真吵架。张真真受不了,给她出主意:“你既然忘不了他,就坐着轮椅去见他吧。你告诉他是因为送他回家才废了腿,他如果可怜你,也许会和你在一起。”

  张宜静真的坐着电动轮椅去找顾朝阳,只是她没有见到他,在电视台门口她偷偷回来了,因为现在的顾朝阳浑身光芒,电视台门口很多歌迷将他包围着。

  她和顾朝阳之间就像隔着一条河,就算她威胁他,最后如愿抵达幸福,日子也不会长久。就像吃糖本身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可一旦贪心,糖吃多了,就会长虫牙。

  这世上,不只她一个张宜静,还有多少女子爱而不得,她们把喜欢这粒种子埋在心里,以朝露和阳光作为肥料,却仍然开不出一朵爱情的花。

  九、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顾朝阳没有收到张宜静的请柬,他是听同学们说张宜静和张真真订婚了。还有人开玩笑说起高中时那首很红的歌:“可惜宜静最后没有嫁给朝阳。”

  这世上所有的长相厮守都需要勇气,而他不够勇敢。如果当初在娱记拍到他们时,他不撒谎,在众人面前大胆地说出他喜欢张宜静。如果当年他告诉她,请她看电影并不是为了和同学打赌,而只是她报复自己时的样子让他觉得喜悦心动。如果他告诉她,那次请她吃小鸡炒蘑菇并不是偶然,其实是他埋伏了好久两人才遇上的。如果他告诉她,那次出游是他厚着脸皮求她的班长,又求了她的班主任才得来和她同游的机会,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只是这些假设都没有了意义,因为不够勇敢,他已经失去了所有机会。

  他的新电影终于拍到了尾声,最后一个拍摄外景的地方是他们当年来毕业旅行的海滩。顾朝阳想起那个许愿池,他蹲在池子里捡了一天的木牌。他也不知道自己着了什么魔,细细翻看了很多愿望木牌,终于找到了张宜静的那块木牌。那上面是她的字,木牌上写着:我喜欢顾朝阳,让他也喜欢我可好?

  回酒店的路上,顾朝阳听到当地的阿婆在唱小曲: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他听到那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时,想起当年在车上张宜静也唱过这首曲子,只觉得心沉沉地往下坠。

  十、梁上的燕子会归巢,他的张宜静一定会回来的。

  就算知道这一切,顾朝阳仍然没有去找张宜静,因为他不想打扰她宁静的生活。

  有一天顾朝阳经过一条街,看到咖啡馆里张真真和一位美女在吃饭,他冲上前去一拳打在张真真的脸上:“你这样对得起宜静吗?”

  被揍得脸青了半边的张真真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我相亲和宜静有什么关系?”

  “你们不是订婚了吗?”

  张真真像是听到一个很好笑的笑话,夸张地笑起来,眉眼充满了讽刺:“她心里喜欢别人会跟我订婚吗?”

  顾朝阳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你知道吗?她为了你断了一条腿。”张真真怒视着他,将张宜静受伤的事说出来,接着还特别鄙视地说,“听说你这次合约是那个女主角帮你拿到的,你这样的人还真配不上宜静。”

  顾朝阳并不知道中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也没有机会解释电影合约是公司替他争取的,根本和女主角没有关系。

  “那个傻瓜一直喜欢你,知道你的戏拍完了一定会去找她。她怕你因为她的腿同情她,怜悯她,所以才在朋友圈和空间里编瞎话,说我和她订婚了。”张真真苦涩地笑道,“她的瞎话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我这样出众的人都要靠相亲才能谈恋爱。”

  “她人呢?”

  “她们全家去了外地,听说那里有一个老中医理疗很厉害,宜静去那里治腿了。”

  知晓了这些事情,顾朝阳终于难过地弯下腰,用手捂住自己发涩的眼睛,热泪滚滚而来。

  那部电影最后没有火起来,顾朝阳也厌倦了做明星,把一举一动都暴露在大众眼前。他赔了钱,和经纪公司解了约,几个月后再也没有人提起他的名字。顾朝阳回到当年读高中的小城,找了份稳妥的工作,周末就在菜市场的十字路口做义工。

  他想,再等等,一定会看到一个穿着黄色雨衣的女生,然后冲她招手,用轻佻的声音跟她说:“亲,看着你呢,别闯红灯哟!”

  远行的人儿会归乡,梁上的燕子会归巢,他的张宜静也一定会回来的。

  文/调调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