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 TOO

打赏5-10元,获取全年PDF杂志

  最后一次见到你,是在北京。

  我心情不好,在微信上吵着要去看你。你犹豫了很久,说:“出来散散心也好。”

  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你妥帖地开始给我办理机票、酒店预订事宜。

  北京的夜晚是干冷的,我刻意穿了短裙和高跟鞋,光着腿奔跑在午夜空旷的首都机场时,整个心都是燃烧的。

  你安排的司机早早等在了出口处,而我匆匆忙忙的,连托运的一箱子香水、护肤品都忘记拿。

  夜色下,北京是静谧的。我在夜行的车里收到了你给我的短信:这几天比较忙,不能陪你了。你先找朋友玩,有什么需要打电话给我,我安排人去照顾你。

  后来我一个人待在你为我预订一晚的五星级酒店里,打开窗帘,望着大落地窗外大片大片森罗井然的建筑。

  我开始慢慢相信,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真的可以隔着山壑湖海,甚至宇宙星辰的。

  第一次遇到你,是在武汉。

  当时我正在新华社拍毕业照,而你,是排在我后面拍照的那位。当时你正在不停地逗给我们拍照、摆弄机器的那位小妹。我冷眼看着你们,没想到最后你却问我要了电话号码。

  我那时年轻又自傲,对这样的搭讪早已司空见惯,回应了一句口头禅:“没有电话号码,只有银行账号要吗?”

  可我也不知道自己那天是怎么了,极其温顺地就给你留了联系方式,甚至答应了你下午同游武汉。

  后来我们商量着去黄鹤楼。我告诉你我在武汉读了三年大学,却从来没去过黄鹤楼,因为总觉得,尚在这儿读书,时间长着呢,早晚可以去的。结果不知时间就过去了,然后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

  可惜就算在这个城市读了三年大学,天生左右不分、自带路痴基因的我还是带着你绕了好久,终于在下午五点找到了只有半个小时就要关门的黄鹤楼。你还是固执地买了票,拉着我的手狂奔上山。我记得那时下着小雨,被你拉着,一直在尖叫。

  再后来我带你去坐两块钱一趟的过江游轮,正值上下班的高峰期,熙熙攘攘的人潮里,你拉着我好不容易在游轮上找了一个靠栏杆的位置。我告诉你,这儿是我到武汉必来的地方,你看着那江波浩淼,天宽水阔,总觉得什么忧愁都没有了。

  我没告诉你,以前的每一次,我都是和曾经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人来的,后来他没有来了,是因为他不再重要了。

  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个很讨女孩喜欢的人,气质斯文,阅历博览不说,还很风趣。那天我们在江边的饭店聊了很久,当你告诉我你毕业的院校时,我笑嘻嘻地问你MBA是什么?打篮球的吗?我只知道NBA。我想你应该觉得我很无知吧!

  后来很多次我想起你,还是会觉得,一些差别和距离,或许在最初的时候,已经埋下了。即使我奋勇追赶,或许也是徒劳,因为,我穷尽追寻的未必是你想要的。因为,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那天在各自的酒店房间,我们终于恋恋不舍地挥手告别,我问你,你喜欢我吗?

  必须的。这是你的回答。后来很多人问我最喜欢男人说哪句话的时候,我的回答都是“必须的”三个字。这样果断的,带着浓烈占有性质的三个字,在我心里,是比“我爱你”更重要的存在。

  所以我笑了,只是你不知道,我之前闹着拿你的手机玩游戏时,翻看了你的相册,那里有很多张你和一个女孩的合影,那个女孩,说不上貌美,重要的是,你们在一起时,她笑得很开心。

  而那个在北京的周末,是热闹欢乐的,也是寂寞荒凉的。“霸道总裁”籽月看我一个人太孤单,闹哄哄地带着我这个“小白女主”又是逛街又是看演唱会又是吃大餐的折腾,倒也丰富。

  《蔚然成风》里收录了一篇籽月写的,名叫《承诺也是一种谎言》的文章,她说: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学会原谅,学会放手。因为那些说过爱我们的人,可能当时真的深爱过。他们陪我们走过了一段路程,看过一段风景,带给我们许多感动和甜蜜,可惜,我们和他们的缘分太浅,只能到这里。

  所以,她才能在初恋离开之后,遇见了像夏木那样的男孩。

  我登机时给你发了条短信。

  你回复我:注意安全。

  过了一会儿又是一条:我明天结婚。

  祝你幸福。想了很久,我回了这条短信,其实,我又能回什么呢?

  你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你又回了一条短信。

  ME TOO。我回复。

  文/爱丽丝

打赏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