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年少的自己

  年底的气氛总是显得热闹的,下班时分一群女孩子叽叽喳喳地从我办公室外面欢快跑过,脚步似乎都更加轻盈了些。冬日,眼睛容易干涩,我将视线从电脑上移开,闭了闭眼睛。

  其实南方的冬天也是很干燥的,皮肤偶尔会皱起,静电更是常有的,只是今日似乎稍好一些。人事部新来的经理突然敲门进来:“狮总,要下班了,我帮您把加湿器关了吧。”

  哦原来是帮我新添了一个加湿器,天气预报说这两天会有西伯利亚寒流,有可能下雪,窗户外面清冷一片,但是里面却如此温暖。

  我突然想知道外面喜庆喧闹的原因。

  从我的办公室到大门口需要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下班已经将近半个小时了,大门口却挤满人,我向来不是很喜欢在大家面前出现,即使只是礼貌地问好,我也会先整理半天说辞,朋友们都笑说,没想到狮子竟然有轻微的人群恐惧症。

  现在我出现在走廊这头,假装自己只是路过一样坚定地前往热闹的大厅。

  在今年圣诞节前夕,公司门口放置了一棵非常漂亮的圣诞树,彩灯已经挂好,围在这里的女孩子是在写心愿卡,听说心愿卡挂得越高就越容易实现。有女孩看到我,开始笑,胆大的甚至跑到我面前,眨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我,要不狮总也写个心愿吧。

  旁边已经有人配合地拿来卡片和笔。

  我要写什么心愿呢?可爱的彩色卡片似乎跟我的形象不太符合,我轻咳一声,打算悄悄放下就走,一个面生的女孩怯怯地问:你个子高一些,能帮我将卡片挂在顶端那个的枝头吗?

  将心愿挂在最高的那个枝头吗?

  好像多年前我也做过这样的事,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青涩的少年,那个时候不流行圣诞节、万圣节,春节是最过得最隆重的节日。在我的书房里有一个大大的匣子,匣子里面有一本泛黄的日记本,每年大年三十那晚我会一个人安静地坐在房里,写下新一年的愿望,然后一页页往前翻,翻看一年前、两年前写的那些愿望和梦想,实现了吗?正在实现吗?还是早就已经放弃了

  决定创业的那年,我在本子上写,希望有一天能成为赠予幸福的人。而后将那页纸撕下来,贴在了天花板上,每个疲累的黑夜,我都会睁着眼睛看看张贴的那个地方,在心里描画那张纸的轮廓。

  独立安静的小房子天花板上,挂着那个时候我认为遥不可及的心愿。

  此后走过苦痛挣扎又幸福的无数年,我依然能在脑海中清晰地想起当年写下心愿的自己。这么长的时光,我或寂寞或热闹地只在做这一件事–希望能打造好作者,希望能制作好作品,希望你们能都喜欢,希望跟着我的那些人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那么,如今我已经成为那个可以赠予幸福的人了吗?

  女孩的手还在举着,似乎是才知道我的身份,有些窘迫地想将手收回去。我突然改变了主意,微笑着接过那张写满祝福的卡片,挂在最上面的枝头上,又拿起属于自己的卡片开始写。

  致年少的自己:

  我觉得,我已经是一个可以赠予幸福的人了呢,你说呢?

  文/小狮

打赏
赞 (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