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时光,不过与星同眠

  小时候,我曾经是一个混身带刺的人,用那时候同学的话来形容,“像一棵身上长满利剑的树,开枝散叶,散发出来让人不敢靠近的信息”。但我一直觉得,这样的话应该是用来形容我认识的一个朋友的。

  从我开始决定写作的时候起,他的身影便在我的脑海里不停地浮现出来,他的孤独和绝望更是在悄无声息中从风中飘来,好像从未离开一样。完成短篇合集《情书·时光纪》以后,熊仔一直没有催我,而我知道,是时候提笔写一写他的故事了。

  在故事里,我保留了朋友的姓,为他取了一个新的名字——许卓乔。认识他的时候,他并不是一个混身带刺的人,只是不爱说话,最常做的事是一个人坐在那里沉默,眼睛里写满了恍惚与荒芜,像一棵安静的树。

  然而,许卓乔却因为长相帅气招惹了不少桃花,根本做不了一个安静的美少年。自读书伊始,即使他的眼睛里透着生人勿近的信息,向他明里暗里表白的女生依旧数不胜数,最特别的是两个叫韩小依和安可的女生。前者性格张扬,炙热如火,对许卓乔的追求也是轰轰烈烈;后者性格乖巧、听话,却一样对许卓乔义无反顾。

  但不管是哪种性格、采取哪种方式追求他的女生,许卓乔对她们的态度都异常冷淡。

  但是任谁都看得出来,虽然许卓乔对安可极力抗拒着,可是有时候他看她的眼神里藏着一种东西。他甚至有时候会偷偷去看她,眼角还有不经意的异样。事后我才知道,原本许卓乔与安可早就相识,是他故意不去认她。究其原因,则是令人唏嘘的过往。

  早在许卓乔十二岁的时候,被爸爸送至乡下的他认识了与外婆相依为命的安可。两人原本相交甚好,可一场意外的火灾让失去外婆的安可和重新被接回城里的许卓乔从此分别。

  虽然他们彼此承诺过,再次相见便好好地在一起,但是谁也不清楚许卓乔为什么在五年后的重逢时故意不认她。

  安可只知道,还是大学生且刚刚成年的许卓乔在拒不认她的时候,摇身一变成了商厦的老总。没有人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只是这样一个刚刚成年的商厦老总却时常被人追债;没有人知道深夜在网吧楼顶的旧房屋入睡的他,对着月光睁开眼后,蜷缩成一团,谁也不敢去喜欢。

  有人告诉我,他的妈妈几年前死于一场车祸,是他亲眼看着她失去呼吸的。

  他变成一个荆棘般的少年,悲痛和孤独只得留在午夜被自己舔舐。看着那个问自己静静索要承诺的女孩子,他只能伪装成一棵长满利剑的树,在她每次靠近自己的时候,就朝她的心扎一下,最终只能偷偷地看一眼她的背影,留下所有的深情望向满天的星辰。

  据说,有一颗星星上专门居住着一个我们可以想念的人,那里是他最后的寄托。

  谁也没有想到,那样一个少年在终于放下所有的悲苦打算与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时候,却意外离开了人世。

  我听到许卓乔出车祸逝世的消息时,一直不敢相信那是真的,毕竟那些剧情是三流电视剧里才有的。

  可是,他到底是不在了,在他生命中最好的时光里,去了那颗专门居住着我们可以想念的人的星星上。

  我之所以到现在才动笔写下他的故事,是因为那一天我去看他的时候,刚好是他的祭日。我不过是他生命中一个不起眼甚至根本想不起的配角,不能为他做些什么,也不能为那个独自留在世上、常常去为他扫墓的女孩做些什么。我什么也做不了,就只能写下它。

  真实的故事并没有小说精彩,我也无法根据些许听说和经历去还原他最真实的人生。稿子发给熊仔的时候,他告诉我,他读完故事后已是深夜,却久久不能入睡。他还站在窗前望着夜空满天的星星,对着那颗最亮的星星说了一声晚安。然后他告诉我,书名就叫《与星同眠》吧。

  对此我们没有任何的异议。想来人生苦短,最好的时光不过与星同眠。唯愿我们星光永伴,都被世界温柔以待。

  文/夏栀

赞 (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