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想你时,你在天边

  在大多数的时间里,我是一个忙碌的人,有做不完的工作、写不完的稿子,恨不得把一天的二十四小时掰成四十八个小时来用。但更多的时候,我想我的骨子里还住着一个孩子,任性就是埋在内心所不轻易露出来的性子。

  上个周末,在《小狮很忙·十年荣光2》完稿以后,我做了一件连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趁着周末双休,我放下了所有急迫的工作,一个人起了个大早,来到了郊外以前的大学。那天并不是一个好天气,冷风呼啸,细雨绵绵。因为是周末,加上下着小雨,学校里人烟稀少,我直接来到了学校图书馆的二楼。虽然是周末,但还是有少数的同学在图书馆中认真地自习。我在那个图书馆最靠窗的位子,只一眼便认出了他。

  他就是我放着工作不做,跑来这里偷闲的主要原因。见到我,原本坐在位子上的他起身,微笑着朝我打招呼。

  “嗨。”我也朝他点头微笑。

  他叫A,既不是我的朋友也不是我的读者。事实上,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坐下以后我们彼此都或多或少有些尴尬。

  半年前,我的微博里每天都会收到一个人的私信。之所以在很多私信中,只有他的能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他的内容。

  和诸多读者不同,他发来的内容既不是表达对我的喜欢,也不是向我倾诉自己青春时期的小忧伤。在后来的交谈中我才知道,他根本不认识我,而我只能算是他的一个实验对象。

  他每天晚上八点发来私信,非常准时且风雨无阻。前五百字写的全是他当天发生的一些琐事,而后五百字会和我聊天。说是聊天,其实那不过是他的自说自话,他会问我今天心情怎么样,晚上吃的什么,遇到了什么特别的事如此这般,不厌其烦。

  一开始我以为他弄错了对象,因为从第一封开始,他就像是在和一个老朋友交谈一般。我因为工作忙,并没有理会,直到一个月前,我实在忍不住,终于回了他。

  “你是不是弄错对象了?我好像并不是你找的那个人。”

  “如果你愿意我继续发下去,那么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然后我知道,他并不是只给我一个人发了这样的内容,但我却是他发私信时间最长的那一个。刚开始,他给大约五十个人发了第一篇内容,这五十个人其实是随机的,唯一的共同特点是他们全部都是那个中学毕业的。一开始,有些人因为突然被关注,和他成了好友。但是在听了他接下来的请求以后,呵呵两声,再无联系;也有些人像我一样,觉得是他发错了,并没有在意,但是不到十天,他们都回复他,“不要再发了,神经病”。总之,当初的五十人中,最终他发了半年私信的人只剩我一个了。

  “是什么请求吓跑了那些想和你做朋友的人?”后来,我忍不住好奇问了他。

  “在A中那棵最古老的松树下种一枝玫瑰。”

  聊到这里,我也很想对他说无聊,但最终还是忍住继续和他聊了下去。

  “理由呢?”

  “这是我答应最喜欢的人要做的事,那是她生前的愿望。”

  “生前?”

  “她已经死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和那个喜欢的女孩是青梅竹马,感情一直很好,但在一年前,女孩意外离世。伤心欲绝之际,他想为女孩做一些什么。后来他想到,在他们经常约会的那棵古老的松树下,他曾经说要为女孩种十一朵玫瑰花,要她和一生一世在一起,但是女孩调皮地说要别人来种才能长久。于是,年前,他开始寻找有心人,还是用女孩生前喜欢的微博方式。

  聊到那里,我倒并没有觉得他在欺骗我什么,只是觉得这件事有些浪费我的时间。但是看着他半年来每天发来的私信内容,我的心里莫名地一热。只为那份感动,于是周末的清早,我去了。

  在那棵松树下种下那枝玫瑰以后,我问他:“我是第几个来这里给她种玫瑰的人?”

  “第一个。”他平静地看着那枝刚种下的玫瑰,就像又看到了女孩一样,嘴角有着淡淡的微笑。

  “其他十个怎么办?”

  “我还会继续的。”他毫不犹豫。

  “哪怕像我一样,要等上半年?”我皱了皱眉。

  “人生很长,我有的是时间。答应别人的事,就要做到,不是吗?”

  那一刻,我愣住了,忽然觉得这趟莫名的相见并没有白来。

  有些人一辈子可能只是在坚持做一件在别人看来的小事,但是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有些人忙到昏天暗地,却不知道那究竟是为了什么。

  快要离开那里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我和他并肩站在松树下,望着那朵开得正艳的玫瑰,那里有他的青春、爱情和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刻。我拍了拍他的肩,忽然肯定地说他的这个愿望一定能够很快完成的。每一个心诚的人,愿望都会实现的,不是吗?

  回去的路上,我看到路边有盛开的野玫瑰,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心里那往日工作的疲惫像是消失了一样。我不知道我的那些愿望在此生能否实现,但有些天边即是眼前,只要能够看到,那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文/小狮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