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下的制造业,还转移么?

  一家位于东莞的鞋厂计划将生产转移出去,转移到美国,而不是劳动力成本更低廉的东南亚,这使人一时发蒙。连制鞋这种传统的制造业也无需拼劳动力成本了?其实不是,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东莞台资企业Dongguan Winwin Industrial开发出一种注塑设备来制造橡胶状鞋底和鞋帮,两名操作工人取代50名流水线上的工人。

  中国工人的薪资约为美国一线员工的六分之一,可一项发明革新就将这个巨大的差异拉抹平了。尤其当技术更进一步,机器人完全取代了注塑操作员后,中美两国制造业基于劳动力成本的差异将“归零”。当然东南亚的劳动力优势也“归零”。既然鞋厂能够迁址美国,苹果手机为什么还要在中国生产?其实也和劳动力相关,在方寸手机上安插几十个部件,其难度远超过鞋底鞋帮的注塑,故而只有更精密的“仪器”——人能够胜任。可不远的将来,人工智能机器人就会和人类一样灵活了。

  时下机器人的应用场合通常是在流水线上,进行高强度且重复单调的作业,比如汽车制造业中的焊接机器人、组装机器人。机器人是为自动化生产线专门设计的,为了某一类甚至某一种型号的产品设计的,这样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它不能满足小批量个性化的制造需求。工业机器人存在了几十年,可仅能替代人类简单体力劳动的角色一直没有改变。而人工智能产业机器人就不同了,它可以判断和推理,可与上下游协调,还将自动学习。机器人可以与主人交流,能按照主人的指令去进行生产活动。预计在2025年以后,世界上制造业强国将步入第二代产业机器人生产阶段。当然,机器人的进化不会止步,拥有自主学习能力、能够在海量的生产活动中高效率地分析判断乃至做决策的机器人必定取代工厂里的所有蓝领甚至白领员工。

  如果说机器人的逐步智能化过程还主要发生在制造业的高墙内,不为外界所感知,而我们身边已经发生了很多微小的改变,人工智能正在由点到面地渗透进来。在澳大利亚,一年前泥瓦匠还拿着7500元人民币日薪,平均搬砖1块赚得约1澳元。一年后的今天,搬砖机器人却每小时可至少搬砖1000块,砖工砌墙速度大约是人工的6倍。在西雅图,亚马逊推出了没有收银员的便利店。据普华永道研究,接下来几年内,诸如交通运输、工厂、餐饮业等,约三分之一的工作将被机器人替代。

  当机器人取代了流水线上的廉价劳动力,不难想象,欠发达国家在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优势将逐步被机器人削减,制造业的天平将向研发和市场端倾斜,而这两个利润最丰厚的部分恰恰位于工业化国家。其实,即使不考虑智能机器人的发展,长达数十年的全球化进程已经改变了全球竞争力的版图。传统理解中,拉丁美洲、东欧和亚洲大部分地区都被看作低成本地区,而美国、西欧和日本则被看作高成本地区。可通过对薪资、劳动生产率、能源成本和币值的比较,去年,波士顿咨询公司发布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揭示的却是巴西跻身制造业成本最高的经济体之一,墨西哥的制造业成本已经低于中国。即使全球制造业最有优势的印度尼西亚,成本也仅比美国低18%。

  理清了人工智能机器人将主导制造业的思路,我们也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哀叹被东南亚抢去了低端制造业是毫无意义的,真正需要做的是在人力上大笔投资。毕竟机器人是人制造的,也是由人来维修的。

  文 邢海洋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