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生活教给我的事

  一个日光倾倒的午后,朵爷站在我对面泡奶茶,问:“那个稿子你看得怎么样了?”

  “还好吧。”我说,“本来觉得很难看,现在看了太多遍,觉得……”

  “更难看了对不对?”朵爷开玩笑道。

  “哈哈,没有,就……勉强能接受了。”

  “妥协了吧?你看,生活就是这样,不断地处在妥协里对不对?”说着,朵爷抱着她的奶茶回去了,话却让我韵味了半天。

  生活是这样子啊,不如诗。

  一个普通的工作日下班后,我去楼下蛋糕店给自己挑了个小蛋糕,然后回家,边吃边看电影,安静地过完了二十三岁生日。相比十几岁过生日时和大家聚在一起的热闹,如今的状态似乎更让自己感觉舒服。

  我十五六岁的时候特别生猛,想要的很多,要闪亮的裙子和化妆品,要钢琴和吉他,要许多许多朋友,要明亮的梦想,要远方和诗,要爱,要钱,要美好和快乐。我的日记里记下的都是现在读来有些可笑又可爱的理想主义,对世界充满了好奇与热忱,常常大放厥词,可恶却快活得不得了。

  那时候想象自己的二十二三岁,应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也组建了自己的家庭,日子过得熨帖又流畅,永远地生猛下去。

  但生活没有让我顺遂。当世界掀开了它的一角,我才发现,它一点都不酷。

  于是很长一段时间,我陷在抑郁的情绪里出不来,天天处在绝望之中。每天都轻易被一些小事莫名其妙地打败,比如打扫,比如吃饭或是睡觉,那些从前坚信的东西崩溃得不成形。我怎么也不明白,生活怎么能让人一呼一吸都这么疲累。

  于是我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过上了十一点起床,等我妈下班煮饭吃饭刷社交网站,直到每一个网站都没有动态更新,再开始躺在床上发呆的日子。我每天花非常多的时间望着天花板,听自己的呼吸声,脑子里没有任何只言片语。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丧失了表达欲,写不出东西来。

  这对一个要和文字打交道的人来说,实在是一件噩梦般的事情。

  可能是经历过这样一个灰败的阶段,当我从这样的情绪里走出来后,一些从前被忽视的细节反而变得异常温暖。

  然后就仿佛打开了第三只发现美的眼睛。

  春天的花,秋天的月,夏夜的凉风,冬天的雪,每一个都令人欣喜。这些孕育在大自然里的力量,原始而纯粹,淡化了生活的戾气,成了生命里的欢喜馈赠。

  直到这时,我才开始真真切切地明白生活。

  一开始因为无知,无所畏惧地在长辈打下的小天地里横冲直撞,所以快活。后来失去了父母的庇护,暴露在复杂的世界里,轻易被打到后便被灰尘蒙蔽了双眼,只看得到坏的、丑陋的、消极的,忘了所有的春花秋月和凉风冬雪。

  而在成长的这几年,经历了父母的老去、亲人的病痛、经济的窘迫后,我终于体悟到,其实生活一直是这样的。她静静地立在那里,无所表达。矛盾又简单,残酷又温情,有多丑恶就有多美好。

  今年我二十四岁,除了工作,什么都没有。日子过得促狭又混乱,但捡回了曾经丢弃在疲惫生活里的英雄梦想。

  生活不如诗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依然在顽强地生存且生活着。撕去伪善的面具,这个世界依然在大踏步朝前。永远有人在失去,在受难,在经历生离死别;也永远有新鲜的面孔出现,有新枝在抽芽,有苦难开出花。那些禁忌与灰暗,都将成为昨日旧往。

  生活的勇士,将不惧怕,横刀立马,浩气千山。

  文/张美丽

赞 (5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