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下敏妈妈的帽子

王敏

宿舍里的妹子都乖称我“敏妈妈”,原因是我比她们大了两三岁,又经历过很多,总唠叨着她们要添衣加被,总说要记得多喝水,总在不经意的瞬间,给了她们像妈妈一样的踏实与温暖。

有一日,婕子收拾东西时,不小心磕到了床角,眼角处受伤流血,急得丹一跑到楼道里叫“敏妈妈,婕子流血了。”我一听,这还了得,吓得赶忙放下手中正在搓洗的衣物,冲了手就往宿舍跑,“婕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婕子吓得脸色惨白,捂着眼睛告诉我:“眼睛流血了。”边说着,眼泪就在眼里打着转。我一想,这眼睛流血可不是小事,得去问医生,我边说边换了衣服,穿着凉拖鞋,带着婕子去校医院看急诊。

那条短短的小路,在那晚的我们看来,像是走了一条荆棘丛,磕磕绊绊的小石子,宛如松石林立,绕了十八弯,终于见到了医生。在医生的叮嘱下,又及时敷了冰袋,我再一步一步搀扶着婕子往回走,“抬脚、當心、有石子、好,放心走……”我一路上无数次重复着这些话。婕子又悻悻地问我:“我会不会瞎呀?不然我们还是去市医院吧!”被她这么一问,我怔住了:小婕子可能是真的怕了。

“那你先坐下歇会,我问问市医院在哪。”扶她坐在学校路边的长椅上,我赶紧查好市医院的具体位置,又赶回宿舍拿了些零钱,给婕子拿件衣服,匆匆赶往市医院。路上收到丹一、园园以及其他室友发来的问候:“怎样了?有看到医生吗?”急切的问候语,给受伤的婕子莫大的安慰。即便远在他乡,依旧有一群可爱的室友关心着她。到了市医院,我去给她挂了急诊,陪她到21楼看了眼科。看着我焦急的目光,医生笑了一笑:“快回吧,她这就是磕到了,产生点瘀血,连药都不需要吃!”在一旁的我,满脸无奈地松了一口气,总算有惊无险。哎,我得回去把床脚用软垫包一下了,不然下次可就没这么幸运了!然后,我又将婕子从21楼,慢慢扶着出了医院。

回到宿舍楼下,婕子哭着说:“敏妈妈,你等等,我一定要抱你一下!”说着,就抱住我,趴在我的肩上,抽泣着:“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今天要怎么办了!敏妈妈,今晚你就是我的眼睛,谢谢你!”被这种伤感的情景感染了的我,一下子也鼻子酸溜溜的:“好啦,以后敏妈妈陪你!”然后,我搀扶着她,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回到了寝室,室友们一看到我们,就问:“敏妈妈,婕子还好吗?”我给她们报了平安之后,立刻给她弄了冰敷,又替她理好床铺,直至她睡下,已经夜里十二点多了,再看看其它室友,有的已经酣然入睡,有的还在约一场游戏,有的也在目不转睛看电视。我的心中,免不了一些无奈。

上个月,学校大检查,要求收拾宿舍,整理卫生,想想我们宿舍也是有几个月没有大扫除了。正好借此机会,好好清洁一下,和室友约好中午收拾宿舍,我提前回到宿舍,撸起袖子说干就干。先是各自整理书籍,然后擦桌子,扫地,待这一切都完成了之后,该擦地板了。我和婕子看其他几人,有的抱着手机打游戏,有的拿着水果,还有的则坐在电脑旁,不动声色。我看不下去了,说好的事情,难道只有我和婕子在干?我说:“你们没事干啊?我要擦地板了啊?”然后丹一说:“那我们去阳台吃水果吧,让敏妈妈擦地板!”我蹲在地上擦地板的时候,她还真的在外面晒着太阳吃着水果沙拉。还好我们擦到一半的时候,园园看不下去了:“你看看敏妈妈在干嘛。丹一,你这样好吗?”然后园园也便帮我干起活来。

自大学以来,我带着这顶“妈妈”的帽子,做着一切能做的事,扫地,倒垃圾,擦地板,生病时给她们买药,期末时替她们买早餐。直至如今,我像是生来低了她们一等的佣人,她们把我一直以来的迁就,当成了放纵自我的习惯。一丝丝的罪恶感油然而生,我若真是她们的“妈妈”,我不该这样的。我自是不介意为她们做些什么,也是十分期待我们成为互相尊重的朋友,可如今,我却正在扮演一个小丑一般的角色。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故意怠慢了平日里该做的事,不倒垃圾,不扫地,不会嘘寒问暖,也不再给她们做这做那。再多的责怪也不及循循诱导来得有效,过了大概半个月,在我故意不问世事下,园园和丹一开始做了些琐碎的小事,其他室友也及时处理了自己的垃圾,偶尔也扫扫地。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丹一也会哄我,婕子也会听我叨叨。我们不再不分彼此,却更加亲密了。

责任编辑:方丹敏

打赏
赞 (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