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距离: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黄桢祎

林熙上大学时有一位十分要好的朋友,小珺。

学生时期的友谊总是起源于一起生活、一起学习的日常。

林熙和小珺的友情也是在朝夕陪伴中积累起来的。小珺是个美丽又柔弱的女孩,

总是微笑着聆听林熙诉说她的喜怒哀乐。

这让林熙心里觉得很温暖,也希望自己能够给小珺带去温暖。

大四毕业找工作期间,林熙和大家一样,一边递简历、面试、实习,一边写论文走各种繁杂的毕业程序,忙得焦头烂额。而小珺却不慌不忙,对找工作的事并不上心。大学毕业以后,林熙和大部分毕业生一样,留在大城市工作,开始了朝九晚五的生活。而小珺却始终没有工作,也并没有找房子住的意愿。小珺对林熙说:“你自己租房子是那么多租金,加上我你要付的租金也一样,我去你那里和你一起住吧!”林熙心里雖然有点犹豫,但是考虑到大学四年的友情,便将她接到自己租的房子里共同居住,而租金只有林熙一个人负担。

小珺家境并不富裕,她开口向林熙借钱,林熙便从自己为数不多的工资中拿出一部分给小珺用。那段时间,林熙时时替小珺考虑工作的事,给她找合适的面试机会,将自己的面试经验悉数教给小珺。可是很多工作机会都被小珺错过了,她说她不想过像林熙这样朝九晚五的生活,她觉得太累了。林熙结婚了,就租了一套二居室,和老公、小珺三人一起居住。

后来,小珺决定考研,在复习考研的时间里,林熙给她加油鼓劲,关心小珺备考期间的饮食营养。林熙觉得,能够共患难的友谊是弥足珍贵的。两年后小珺如愿考上了名校研究生,林熙特别高兴,就像自己也考上了一样。

小珺读研期间,经历了一段刻骨铭心的异地恋。一天快下班时,林熙接到小珺的电话,小珺说她男朋友提出分手,她要坐火车去千里之外的另一个城市挽回她的爱情,希望能见一见林熙,从林熙这里获得一些安慰和勇气。林熙着急忙慌地赶到超市,买了各种吃用物品,赶到火车站交给小珺。林熙发现,那时小珺失魂落魄,在寒冷的冬季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外套,想也没想就把自己身上厚实的羽绒服脱下来给小珺穿。望着小珺走进火车站的背影,林熙担忧不已,不知道小珺此去是否能成功挽回爱情。北方的深冬季节,凛冽的寒风吹在林熙身上,林熙才意识到自己怀胎两月,正是最怕生病感冒的阶段。

那次,小珺成功挽回了她的爱情,毕业后就嫁到另一个城市。小珺结婚后,渐渐疏远了林熙,林熙有些难过,但是小珺说:“我人生中最难过的样子你都见过,我见到你会想起那些难过时光,所以还是少联系为好。”然而,林熙仍改不了多年来替小珺操心的习惯:总是担心她的老公对她好不好?她在新的城市适应不适应?有没有朋友听她诉说婚姻的酸甜苦辣?

在友情中,我们会将朋友自然而然地包容在自我的边界之内,认为朋友是我的一部分。例如,朋友高兴我也高兴,朋友烦恼我也烦恼,朋友成功了我很骄傲,朋友遇到困难我为他/她两肋插刀等等,这些都是把朋友纳入自我范围内的表现。然而,事物常常是过犹不及的。若朋友之间的自我边界不清晰,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就容易陷入林熙的这种友情困境:不会拒绝朋友的不合理要求,对朋友牵肠挂肚。有人说,母爱是一种以分离为目的的爱,成功的母亲需要培养孩子成为独立的人。亲情如此,友情同样需要两个人即有相互依赖的部分,也有各自独立的部分。

《叔本华美学随笔》中描述了一个十分形象的豪猪理论。冬天,一群豪猪为了取暖靠在一起,可是彼此的硬刺又互相扎到了对方。因此,他们又远远的离开彼此。可是寒冷又让他们再次靠近。周而复始,豪猪们渐渐学得聪明,他们把彼此的距离控制在一个范围内,既扎不到彼此又可以互相借以温暖。友情既能跨越空间距离,也能超越心理距离。亲密关系需要两个人之间能融合并适应远和近、独立与依赖的矛盾。

责任编辑:方丹敏

打赏
赞 (2)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