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明溪与石敏

符慧颖

余明溪跟我说,“毕业,真是个快乐而又痛苦的事”。她再一次望着天空感叹,或许,这是最后一次在学校里看到的天空了吧。我知道她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兴许是因为吴敏。我看着她拉着行李箱的背影走出校门外……

我和余明溪是在学校自习室里认识的,我们都喜欢那个角落边靠窗的位置。一来二去,便熟识了。她常说,“相似的灵魂总会相遇。”不知她是对我说的,还是对吴敏说的。

有人说找到一个能和你分享痛苦的人很难,找到一个和你分享快乐的人更难,余明溪觉得自己很幸运,她不仅找到一个和她分享痛苦,还能分享快乐的人,这人便是吴敏。吴敏是她的同乡,更值得一提的是从大一到大四都是一个宿舍的。余明溪经常跟我提起与她有缘的这位朋友。

代写作业

她们两个应该是形影不离的吧,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去逛街,一起回宿舍……她们不知重复了这样的动作多少次,一切都结束于吴敏有了男朋友,她们开始单飞,一个放学就被男朋友接走了,一个放学就去图书馆。也正是那时,余明溪开始获得大大小小的奖状。她当然希望吴敏能陪一下她,吴敏却笑着推开了:“我哪有时间陪你啊,我可不想像你一样只过图书馆教室食堂的单调生活。”是啊,她也不能强迫吴敏跟她去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谁都有自己的生活,总不能让别人屈就你吧。毕竟她已经陪我两年了,该满足了。能够满足的人才幸福呢。余明溪笑了笑,没说话。

尔后,与她一起去吃饭,回宿舍,在图书馆相伴的人换成了我。

我们专业作业少,可一有作业,也会忙得满脑子星星。上学期有一门专业课老师说要加上期末总评,关乎学分绩点,更没有一个人马虎,大家都积极地搜集资料完成任务。“吴敏已经好几天不来上课了,第二天就要交作业了,不知道她晓不晓得这个事。”上课时,余明溪的心绪逃出了课堂,课后她打电话给吴敏。

“哎呀呀!我可爱的明溪,我正在做兼职呢,最近钱总是不够花,可不可以帮我写一下作业。爱你么么哒!”“可是一个晚上,我怕弄不来……”“没关系的,我相信你,加油啊宝贝!”吴敏匆匆挂了电话。

余明溪无奈地打开电脑,再做一次作业。那晚,余明溪苦战到凌晨两点,还是没能完成作业。最后,拖着疲惫的身躯瘫倒在床上。第二天上课,老师把作业一一地在班上展示,幸好老师给了吴敏一个刚好及格的分数,要不然她心里会惭愧的吧!午餐时,吴敏打电话来问作业的事,还好她心里还惦记着作业。余明溪弱弱地说,“小敏啊,不好意思啊,刚好及格,没过平均分。”“怎么才及格啊,你不是策划案写得挺好的么,怎么会不过平均分啊?”余明溪再次表达了歉意。吴敏才放下责备之意,“能过就好,嘻嘻,真是太麻烦你了!”正当余明溪想问她近况,顺便劝她回来上课时,这次她又匆匆挂掉了电话。

吴敏的生活确实不再单调了,从她的服饰中就可以看出来。上次她回学校填写一份文件,余明溪远远看见了吴敏的背影,可又不确定,吴敏从不穿裙子的呀,牛仔裤和T 恤一直是她的标准行头。直到余明溪听到了她打电话的声音,确实是吴敏。

说到这里,余明溪掏出手机给我炫耀,“好看吧!”照片里的吴敏,脸上化了淡妆,加上那条波西米亚长裙,有职场女性成熟的气质。

重装的系统

一不留神大四来了。同学们考研的考研实习的实习,大家都很忙。吴敏回来上课了,补回没修够的学分。而余明溪,正向当地一家企业投递简历。如果策划案打动公司,她就可以去实习了。只是这家企业的要求比较高,要不怎么是世界五百强企业呢。因为是老师推荐的,所以交策划案的期限可以延长一个星期。余明溪迟迟未交策划案,明天就是截稿期限了,她想今晚再润色一番。一天晚上,吴敏的电脑死机,借用了余明溪的电脑,自然看到了余明溪的策划案和简历。吴敏捣鼓了一阵子,突然大叫一声“啊!小溪,我不小心点了系统重装设置。”余明溪闻讯,如同救火一般迅速从浴室里冲出来,挽救未果,湿淋淋的头发滴水滴了一地。

“怎么办?你不能去那家公司实习了。”吴敏低下了头。

看到吴敏这样愧意连连,余明溪说:“算啦,你不是故意的。”

“可是明天就要交了,怎么办啊?”

“这家不行还有其他的嘛。”余明溪安慰着她。她有时甚至讨厌起这样温柔的自己,恨不得打自己几巴掌。谁会无缘无故会触碰启动重装系统设置呢?她很想生气,很想暴跳如雷,可为什么发不起火来,因为吴敏是她大一到大四的室友兼同乡?即使这样,也找不回丢失的文件了吧,还破坏她跟吴敏的感情呢。

策划案

大四下学期,大家都忙着写毕业论文,找工作,余明溪也不例外。因为策划案的事错过了秋季校园招聘,看着身边的同学们都去实习了,余明溪心里不免有些焦虑。不久,她在网上看到一份实习工作,恰好专业符合要求。她瞧见吴敏也为实习的事烦恼,于是叫上她一起去面试。面试当天要提供几份在校的优秀设计作品。当余明溪拿出自己的设计作品时,面试官拿起她的简历粗略地浏览,对她说你被淘汰了。之后又对她说我们公司是不会招一个不诚实的人的。这句话她听得云里雾里,怎么不诚实了?这明明是我在大赛中的获奖作品啊!难道不可以要获奖作品来面试?不容余明溪说半句话,面试官便叫了下一位。奇怪的是平时不学习的吴敏却被录用了。这怎么可能?!自己拉去的室友选上了,自己却没选上。命运使然?

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被说成不诚实,事后她找了其中一个面试官。面试官的话令她大跌眼镜。她不敢相信竟然是吴敏告诉面试官说她是抄袭而获得的奖。余明溪无奈地笑了,这笑容明显跟以前的不同,夹杂着失望与冷静的悲凉。

就算再怎么不相信,在她的生活里还是发生了,不是吗?接受现实吧!接受吴敏是这样的一个小人么?接受她为了工作不惜毁掉这么多年的感情么?余明溪猛然想起自己电脑里的策划案兴许也是她故意删掉的吧?电话那头传来冷冷的声音:“我没逼着你帮我写作业,这是你自愿的,电脑的事你不怪我,也是你自愿的,至于面试官是怎么想的,不关我的事。”余明溪无力地握着手机,手垂了下来。她确实应该给自己扇一个耳光了,是她的错,全都是她的错。是她不该帮她赶作业,不该拿自己电脑给她用,不该拉她一起去面試,不该交她这个朋友,不该认识她,不该跟她好……所有的不该,全都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呀!

说这些的时候,余明溪拉着我的手,无奈地埋下了头,齐平的刘海遮住了过往的明媚。这算是成熟长大的标志么?来自好朋友的教训。

盛夏,操场上的晚霞绚烂多姿,仿如高脚杯里的红酒,一晃,浓郁的酒香便溢了出来,看过这晚霞的人,似乎就饱尝了法国红酒的滋味,酒香醉人……回忆完这些细节,余明溪眼神里的忧伤反而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坚定,一种明亮的成熟。

“你知道吗?受伤的人不应该看天空。”

“为什么?”

“因为,心会痛!”

责任编辑:方丹敏

她有时甚至讨厌起这样温柔的自己,恨不得打自己几巴掌。

谁会无缘无故会触碰启动重装系统设置呢?

她很想生气,很想暴跳如雷,可为什么发不起火来,因为吴敏是她大一到大四的室友兼同乡?

打赏
赞 (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