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到墨玉,韩老师从“位移”教起

陈思++陈姬姬

时隔近五年,韩老师依然清楚地记得,去新疆那天他们一行人早上8点10分从北京经乌鲁木齐飞往和田。

“下了飞机,不管是哪儿,全都是土,连树叶上面都是土,风沙刮得厉害。”

教学生——物理课也是语文课

初到墨玉,韩志强被分配到墨玉当地最好的学校——墨玉一中教授高中物理。在墨玉这个维吾尔族民众占绝大多数的地区,墨玉一中里基本都是维吾尔族孩子。孩子们说的维吾尔语他听不懂,而自己上课的内容孩子们也是一知半解。第一节物理课韩老师讲的是高一物理中“位移”这个知识点,他举了个例子:从北京到乌鲁木齐再到和田,两段距离加起来是总路程,从北京到和和田两点之间距离的变化,叫位移。坐在讲台下的学生都脸上一片茫然,完全没有听懂的样子。韩志强马上意识到,语言关是自己必须攻克的第一个难题。“这就涉及到汉语水平有限这个问题了,维吾尔族同学连距离这个词还没完全理解透,位移這个概念自然无法进一步理解。”

渐渐地,韩志强探索出了解决方法。在上物理课的同时,也会教孩子们学语文。平时教学中,尽量把知识点细化,降低学习梯度,小步走多反馈。此外,他开始践行双语教学,自己先把上课内容讲给当地的维吾尔族老师听,再由维吾尔族老师教授给孩子们。

教老师——十几个乡镇,一二百公里外

韩志强更重视的是如何手把手教会当地教师怎么备好课、上好课,带出一批骨干教师在当地任教。“我感觉去墨玉最大的作用是把那边的老师培训好。”

按照原定安排,韩志强援疆时间为一年。但是由于韩志强经常去与墨玉一中仅隔着一条马路的墨玉二中帮忙讲课,第一年援疆结束时,二中的校长极力挽留韩志强留在墨玉二中帮忙讲课并培训一些新来的老师。那年,墨玉二中来了一批从新疆附近地区招来的特岗教师,他们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没有接受过师范类培训,校长希望韩志强能够留下来帮忙带带这批老师。“既然人家需要,我也确实想帮他们做点事儿,发挥一点作用。”没有丝毫犹豫,韩志强同意继续留在墨玉再援疆一年。

“我教给学生二十个知识点,他们能否真的理解并记住,我力所不能及,但是如果我帮维吾尔族老师备好两堂课,这就有用多了,毕竟维族老师和学生间交流起来比我们容易得多,而且他们才是未来会一直待在这里教学的人。”

援疆第二年,韩志强的目标是在各学科里培养出一名教学骨干,再由他们去提升当地的教学质量。“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你得教会他们做老师的基本功。”培训期间,韩志强带维吾尔族老师和新来的老师们一起分析教材知识点、教学大纲以及重难点,跟他们分享自己十多年的教学经验。

除了培训所在学校的老师,在墨玉工作期间,韩志强还了解到墨玉下属有16个乡镇,乡镇的老师更渴望在业务上有所提升,于是主动和当地教育局取得联系,组织援疆教师定期下乡听、评课。“他们上课我去听,我上课他们来听,这样分享一下经验,就能发现问题出在哪里,怎么去解决。”一年下来,一辆面包车,韩志强和他的教师团队足迹遍布墨玉周边地区,远的去到过一二百公里外。

责任编辑:陈思

采访手记:

与韩老师约定的采访地点在他工作的北京第六十六中学,韩老师身穿一件蓬松的黑色棉夹克,缓步走来。到了会议室准备开始采访前,韩老师拿出了自己事先打印好的采访提纲,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答题思路,态度像是小学生对待期末考试一样严谨认真。

两个小时的采访中,韩老师始终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跟我们讲述他的援疆经历,并一再强调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教师,即便到了新疆,能做的实在有限,援疆两年自己并没有发生什么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工作上班而已。

打赏
赞 (1)

目录